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南飞这幅样子令白轩面色十分难看,今日之事若是就此揭过日后定然会沦为这南望城这些二代口中的笑柄。

    此刻的他才开始后悔没有多带几个供奉出来,现在自己加上萧幕岚也完全不是眼前溪遥宗这些人的对手,脸色变换不停,不知道如何处理。

    当他还在思考的时候,那南飞再次开口了:“你,叫什么名字来着?哎呀不重要了,来给我们家少宗主道歉,不然的话今天怕是要免不了一顿皮肉之苦了。”

    白轩被这南飞三番五次的挑衅,此刻已是怒上心头,“道歉?抱歉,白某人是个讲道理的人,没发觉自己哪里做的不对。”

    有了南飞前面摇身一变成了执法队的前车之鉴,其他弟子急忙踊跃开口,生怕错过了这个飞黄腾达的机会。

    一时间各种讥讽声开口,但是大多数都很克制,并没有出言辱骂,终究是仙门子弟,唇齿相讥可以,但是如泼妇一般破口大骂是不会的。

    白轩一人说不过他们,脸色十分难看,这个梁子已经结下了,此刻若是不解决心中愤意难平,拿出了传讯玉简。

    “呦!姓白的,要叫人?哈哈,你没开玩笑吧,是把你们店里的伙计也叫来?还是你身后这种小白脸叫些?”

    对于他们之间这种嘴仗萧幕岚一直饶有兴趣的看着,宛如一个身外之人,他的原则很简单,他是护法之人,又不是打手,那边没动手,且就算动手只要不伤白轩性命,他都不会出手,这是原则问题,直到此刻那边有人喊出了他,说他小白脸。

    萧幕岚脸上的笑容依然看起来令人温暖,但是若是林破天再次一定会默默为方才说话之人默哀,愿天堂没有萧幕岚。

    “这位小兄弟,为何叫我小白脸?”萧幕岚脸上的笑容,那人没有察觉到危险,反而觉得萧幕岚好欺负。

    “就是想叫!需要理由?”

    萧幕岚的样子看起来当然不像是一个仆从,不知情的人都以为是白轩的哪位公子哥朋友,但是看萧幕岚一直站在白轩身后,对于萧幕岚的定位自然就清楚了,某个小城来的公子哥,估计应该也是天宝拍卖行的。

    萧幕岚摇了摇头,没有理会他的挑衅,再次开口道:“不可以的,这是辱人的话,况且你也没有理由。”

    南飞见他说话了,扯着嗓子开口道:“长成这样还不是小白脸?”

    萧幕岚虽然不如宋未那边长相完美的惊世核俗,但是这张脸反而更添一些风尘感,加上他的披肩长发显得十分洒脱。

    “你觉得我是小白脸,但事实上我这张脸并不是很白,而且若是我是小白脸,那我哪位师弟的脸岂不是在你眼中更白?这样不好。”

    “原来是个宗门子弟,看来你们宗门全是小白脸呀?不会是专门为那些有龙阳之好的修士提供温暖的地方吧?哈哈哈哈。”

    此话一出连四周的看客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的确,萧幕岚的样子很出众,而大虞也的确有这种门派存在。

    白轩看到萧幕岚脸上的笑容依然和熙温暖,看起来并没有被激动,悄悄提醒萧幕岚,待会若是打起来,看起手势,说跑的时候就一起跑,回到城内就安全了,今天这场子改天在找回来。

    虽然难以咽下这口气,但是实力差距在这里,白轩不是不识时务之人,匹夫的无能狂吠有什么意义呢?眼下和溪遥宗众人比起来确实有些势单力薄。

    萧幕岚善意一笑,感谢了白轩的提醒,开口道:“老板,你们族内除了保护你安全还帮你打架的那些长老是什么价格?”

    白轩不明白他说这个干什么,开口道:“供奉们并没有具体的价格,都是看个人修为的,约为越高要求越少,做什么事情都是看供奉们的心情,并没有对打架这个事情定价。”

    “按修为定价格的呀?看来我还是太低调了,你回去要给我补上缺银。”

    白轩闻言面色狂喜,早就听闻族内有长老说萧幕岚的修为绝对不是神启,但是大家每人能看出深浅,也就只当萧幕岚的修为是神启处理。

    “好,我们白家,别的没有,就是钱多。”

    在白轩眼里萧幕岚的修为应该在天觉左右,进来来的溪遥宗弟子中并没有达到这个境界的,也只有人群中哪位跟着的长老应该有此境界,如此一来局势那就不一样了,有了抗衡的资本。

    萧幕岚缓缓上溪遥宗的众人走去,其实一点一点的崛起,他的修为一直是隐藏的,因为若是不这样,走到哪里都会引起围观的。

    气势渐起,魂醒、凝丹、神启。溪遥宗弟子一阵嗤笑,“这小白脸莫不是傻了?给我干他!”齐笑春虽然没有这个实力,但是见识还是有的,自然之道萧幕岚此刻身上散发的气势也直到神启,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比宗门内其他神启看起来强了不少,但一定还在神启范畴之内。

    有人急忙出手,生怕被别人抢去了讨好齐笑春的机会。

    剑起,连绵不绝的剑芒斩向萧幕岚,出手便是溪遥宗成名绝技之一,《三千水泽》。若是楚喧禾在此,定然认出来这边是自己也会的《三千水泽》不过明显这位子弟施展《三千水泽》和他们楚家内的功法是不一样的。溪遥宗的《三千水泽》威力更大,且更加绵长。

    队伍里唯一一位长老微微颔首,很满意这个弟子的功力。

    萧幕岚并没有避,剑芒在靠近萧幕岚之后便自动消散在了天地间,他的气势还在上涨,转眼跨过了神启,来到了天觉。

    现场一片惊疑,那出手的弟子脸色铁青,自己全力一击对方居然连出手都没有,被其气势就化解了。

    那长老眼神寒光微露,“隐藏了修为?小小天觉就想尝试挑战一下我溪遥宗的权威?”满是皱纹的老手大手一挥,林子上空乌云密布,地面开始变得泥泞。

    “水泽国度,是水泽国度!”一众弟子喊出了声来,刚刚被萧幕岚压倒的气势再次回来,这是《三千水泽》的最高境界,门内也只有那些长老才能施展出来,年轻的弟子里还暂时没有人可以做到。

    弥漫在空中的水汽在空中聚集成一个个人形,这些人影打散了会在重新凝聚发动进攻,每一个都有施展这全力一击的威力,这是这门功法神通强大的地方。

    萧幕岚看着这一切,脸上的笑容并没有什么变化,但是落在溪遥宗那些人眼里却变成了强颜欢笑,他们觉得萧幕岚此刻内心定然已经慌得一批。

    白轩脸色也是微变,他也没想到溪遥宗这小队伍中居然藏着这样一位长老,这种长老定然是那修为已经摸到了破虚的门槛那种,怎么会轻易出现在这里,不过想到这只小队伍中那个齐笑春,也就能想通了。

    “萧兄,今日之事我算我们认栽,此事没完!我们先回城吧。”只要萧幕岚还没败,现在退下便不失面子,白轩及时开口道。

    萧幕岚回过头来,淡淡一笑:“记得你说的加钱!”说完之后身上气势冲天而起,天觉、破虚、域游、融元,似乎还有再往上的趋势,但是最终定格在个融元巅峰。

    场间众人目惊口呆,看客们纷纷远离了这里,不在围观,只留下直面威压的溪遥宗众人,他们引以为傲的水泽国度,在萧幕岚面前不攻自破。

    “你你”溪遥宗弟子们在这股威压下,瘫坐在地,无力起身,口中支支吾吾不知道怎么说话。

    那长老此刻已经是吓破了胆,更多的是无语,索然、暗他不知道这股气势是融元,但是他可以感知到这绝对远远超过了宗门隐藏最深的哪位老祖,哪位老祖修为已到了域游初期,但是和这位比起来就像个孩子。令他无语的自然是这样的大能,你不去名山大川闭关成仙,你跟着这群孩子闹腾什么?

    他知道萧幕岚的修为绝对到了大虞十大高手的融元境,或许这萧幕岚就是那十大高手之一也未尝可知,当下立刻勉强爬起来,双膝及地跪下,“前辈饶命!”

    萧幕岚不喜欢这样的场景,觉得十分没意思,收起来浑身修为,看起来又宛若一个凡人,这样完美的收放让人一度怀疑方才是不是自己的幻觉,眼前的萧幕岚身上真的感知不到半点修为再身。

    之前那几个又开口侮辱萧幕岚的弟子早已趴在地上,深深的跪着,脸色惊恐,换做是谁也想不通,这样一个人混在他们中间,还和他们打嘴炮。

    萧幕岚将目光看向之前说自己小白脸的人。“你说我们宗门都是小白脸?”

    “前辈饶命啊,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小人该死,小人该死啊。”

    萧幕岚摇了摇头,开口道:“那不至于,你不会说话,以后就别说话了吧。”

    那弟子还要再开口,感谢萧幕岚的不杀之恩,张开嘴却发现自己无法再发出声音,和他一样的还有还几个人,都是之前曾开口用小白脸三个字说过他的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