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在萧幕岚说完之后,一个个小小的禁字,自他手中而出落在了那些弟子身上,消失不见。

    雾宗弟子各有天赋,他的天赋是封印,虽然和林破天的有些相似,但是却又不同,林破天用来封印记忆拿的那些手段都是学自他手。

    那些弟子张着嘴却发不出声音,脸色惊恐,因为他们发现似乎传音入耳也用不了了,书写不知道可不可以,但是无论怎么看,从今往后他们这张嘴可能真的便成了摆设了。

    唯一一名长老看萧幕岚没有下杀手感激涕零,若是萧幕岚要痛下杀手,他一定立刻主动帮萧幕岚动手解决自己这些后辈,然后再逃离荆州。

    齐笑春当然也在被禁声的行列之中,一行清泪自脸上划过,恶毒的看着萧幕岚,超过了天觉的修为威压他并不知道意味这什么,因为到了一定程度在他眼里已经没有区别了,所以他并不认为萧幕岚是什么惹不起的人。

    站起身来,一手指向萧幕岚,面色狰狞,嘴巴不停的张合,但是却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萧幕岚淡淡一笑,不在理会他,而是转身走向白轩,白轩此刻的害怕丝毫不必其他人弱,因为若是萧幕岚修为在天觉,哪怕是破虚他也不会如此,可是消灾萧幕岚表现出的实力他已经看不透了,这样的高人怎么可能呆在自己身边,定然另有所图,说不定真是什么有特殊癖好的前辈。

    难道是自己这张脸引起了萧幕岚的注意,难道自己从今以后要沦为人妻这样的角色?因为他是在想不出来他有什么地方可以吸引这样的高手,除了他自认为还不错的这张脸。

    萧幕岚见他一副惊恐的样子,微微叹息,“果然还是要低调些好,没意思了。”

    白轩根本就没有听进去萧幕岚说的话,而是和溪遥宗的弟子们一样跪倒在地,虽然这是一个飞黄腾达的机会,但是他真的只想当个翩翩公子,若是能踏足巅峰当然更好,但是若是将此男人身当女儿身用,他无法接受。

    “萧萧前辈,我”

    萧幕岚见他支支吾吾,感到一阵无趣,开口道:“你不赖账吧?”

    白轩不解,赖账?“前辈说的是?”

    “修为越高,价格越高!这可是你说的原话。”

    “晚辈怎敢!前辈说什么便是什么,绝无怨言。”

    萧幕岚眉头微皱,怎么搞的像是他在抢一样,这明明是自己的工钱,叹息一声,一手抓住白轩离去了,飞往南望城,他要去结账了。

    两人的离去,只留下惊魂未定的溪遥宗众弟子还有远处偷偷查谈这边的其他人,对于把这些人而言大多数连域游都没有见过,融元更是遥不可及,这样的存在在他们眼里是不会来荆州这种地方的,殊不知这一年里萧幕岚已经是第三个了。

    眼下众人已经暂时没有探秘这天澜古墓的心,各自回到宗门或者家族报告今天的所见所谓去了。

    齐笑春此刻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因为在他看了一个封印而已,回到宗门之后自然就有解开的办法,那长老带着一众弟子也急急忙忙离开了这里,只留下孤零零的天澜大墓,默默的躺在下面,等着人们下一次探索。

    萧幕岚的速度很快,没过多久便出现在了南望城内天宝拍卖行内,楼主白千秋已经从儿子口中知道了方才发生的事情,此刻微微诺诺的站在萧幕岚身前,等待萧幕岚先开口。

    萧幕岚感到一阵无趣,很多时候隐藏修为就是害怕这种情况,“把我的工资结一下吧,白老板。”

    白千秋长长松了一口气,只要是钱能解决的问题,那就不是问题,此地他的修为最高,也不过堪堪破虚中期而已,在修为和有可能是融元的萧幕岚面前,真的不够看,虽然这城下的大阵或许可以保护自己的安全,但是这样的高手怎么可能没有大虞的避阵令。

    “您开玩笑了,我们那里配让您在这里做工,这就为您取来孝敬,您看多少合适?”

    白千秋自认为这番话说道没有问题,但是落在萧幕岚耳中就变了味道,怎么又像是在抢一样,这一切明明是他应得的。

    “该是多少便是多少,休要再提孝敬之事。”

    白千秋也知道如何给这位爷出钱,若是拿出黄金万两显得很没诚意,而且还有侮辱前辈的嫌疑,天宝拍卖行宝物众多,他灵机一动匆匆离去。

    不一会去而复返,手中多了一个长条形状的匣子,灵气四溢,明显绝非凡品,白千秋双手奉上,不敢多言。

    萧幕岚接过匣子,淡淡的瞄了一眼,打开后是一把扇子,扇子的一面是一副山水画,另一面则是大大的三个字,山河扇。

    萧幕岚目露满意之色,二品中阶灵器。虽然看起来很一般,但是应该够换万两左右银子。笑了笑将其收入袖里乾坤内,看了一眼唯唯诺诺的白千秋,以及依然惊魂未定的白轩,叹息一声,扬长而去。

    直到萧幕岚离去很久之后,白千秋才缓缓站着了身子,如大病初愈。

    “以后不要再随意招纳供奉了,万一在找进来什么脾气怪异的前辈高人,为父可就没东西给你收拾烂摊子了,安安分分给我呆在城内,那也别去了。”说完之后白千秋也离去了,只留下依然愣神的白轩。放在哪个东西他当然知道价值,那把山河扇是白千秋花了数三千万两白银还四处打点才得到的,本是为他将来进入天觉后准备的护身之物。

    白轩长长叹息了一声,只道自己识人不明,无奈的坐下,有些沮丧。

    正当他懊悔自己得冒失之时,萧幕岚又一次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了房间内,白轩看到他脸上的笑意,惊恐万分。

    “你”

    萧幕岚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别害怕,我的意思是这样,要不你给我折现吧,这东西我留着也无用。”

    白轩心中一惊,这萧幕岚显然是来敲诈来了,不过好在不是来掳走自己,微微放下心来,急忙问道:“萧萧前辈想折现多少?我们家实力有限,不过一定全力准备。”

    “意思让我开口?”萧幕岚脸色微微惊讶,还有这种好事?

    “前辈慧眼如炬,我并不知道此物具体价值。”

    萧幕岚来了兴致,还记得之前在另一个城市被天宝拍卖行开除的事情,自己的眼光明明是没有问题的,他们怎么就是不认同呢?

    楚喧禾将匣子打开,此刻认真的打量起这把山河扇,但是越看越是摇头,在他眼里这种地实在是拿不出手,这要是同门切磋,自己拿这么个垃圾会被笑话的。

    萧幕岚想了想觉得此物价值一个月万花楼开销,缓缓说出了心里的数字:“一万两。”和之前在其他城池拍卖的那件二品灵器一样,在他眼里这东西只值一个月花酒钱,这还是开高了。

    白轩有些难以置信的看向萧幕岚,然后便是满眼感动,“前辈。”原来萧幕岚前辈是拿自己当朋友的,这是给自己白送回来了。

    萧幕岚:“???”

    白轩大手一挥自怀内取出一张万两面额的银票交给了萧幕岚,本来想多拿些,但是一想到萧幕岚视钱财如粪土,将山河扇一万两又白送给自己,自己多拿钱银两岂不是羞辱前辈?急忙打消了这个想法,而且萧幕岚就算是神启,作为护卫每个月也会有五万两银子的月银供奉,很明显,萧前辈绝非爱财之人。

    萧幕岚不知道白轩心里的碎碎念,心满意足的将银票收好,这是这半年以来为数不多的几次拿到工资。

    萧幕岚又一次离去了,这次走的很干脆,在白轩感激涕零的目光中离去了,白轩急忙给白千秋传讯刚刚发生的事情,两人决定一定要在家中为萧幕岚立碑,清晨夜晚都要上香,这样的好前辈,哪里找?

    离开天宝拍卖行的萧幕岚并没有去万花楼立刻消费,而是独自一人出了城,去往了天澜古墓。

    天澜古墓外的结界方才在他的威压之下居然没有应声而碎,这样一个历经数万年时光早已残破不堪的结界可以做到这一点,让他十分好奇,那下面葬着的是一位什么样的高人。

    萧幕岚默默的看着眼前的墓碑,和其他人无法近前不一样,他的步伐轻易的穿过了重重迷雾走到了碑前。

    大碑无文,只有一道精妙的封印在上面,但是不是用来伤人的,而是将墓主人的一生藏在这封印之中,萧幕岚眼神渐渐明亮,这个封印的手段之高明,居然还在他之上,他隐隐又中感觉,若是自己破开了这道封印,他的封印之道将会开启一个新的篇章。

    战斗力一直以来都是他的短板,虽然有强大的实力傍身,但是他的封印之道更适合用来收尾,而不适合用来对敌,萧幕岚眼神愈发明亮,一条对于封印全新的理解在他的眼前缓缓铺开,如一位高人在不断的为他讲解封印的用法,而这位高人对于封印一道的理解远远超出了萧幕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