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时间流逝,转眼就到了晚上,楚喧禾身体之外的灵气风暴依然未曾散去,天觉到破虚这个过程十分漫长,尽管在问心路的加持下将这个过程无限缩短了,但是依然到了夜半时分,气海之内的道果此刻脸部的轮廓才慢慢变得清晰可见,相信用不了多久道果凝聚的小人将会睁开眼睛,楚喧禾将会透过这双眼睛看到一个真实的世界。

    林破天三人一直未曾离去,眉头渐渐越皱越深,“楚喧禾”身上的气息越来越陌生,属于自己师弟的气息渐渐察觉不到,眼前的“楚喧禾”绝非他们所熟悉的师弟。

    “怎么办?”林破天将目光看向许子游,李封不在之后,宗门内若是遇事不决都是由他来拿主意。

    许子游何尝不着急,但是却能十分理智的去思考这件事情。

    李封离开宗门的时候曾留下一抹神识,新入门的弟子也是因为这一抹神识的首肯才能开始修行《太清内息决》,李封的神识不可能不发现楚喧禾体内住着另外一个人,所以既然师父并没有给自己什么警示,那这个人一定是师父认为对于楚喧禾来说,没有什么危害之心的才对。许子游想到这里微微心安。

    “静观其变吧。”许子游无奈叹息一声,眼前也只能静观其变,楚喧禾此刻正值破境的关键时刻,是万万不能打扰的,尽管现在这个“楚喧禾”并非真正的楚喧禾。

    宋未一直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楚喧禾的气势在不断的壮大,若是楚喧禾的气息不能回到他的身体,那么他的剑必然会穿过楚喧禾的肉身进入到楚喧禾识海之内,将他十分看好的师弟从虚无中找回,他的剑可不止是只能用来伤人。

    自天觉入破虚的过程还在继续,终于在第二天午时,楚喧禾身上一股凌厉的气势冲天而起,然后又慢慢重归与体,如宝剑藏匣,锋芒暗敛。

    楚喧禾换换睁开眼睛,陌生的气息消失,属于他自己的气息重新回到体内,看见三个师兄都在,楚喧禾脸上缓缓漏出一抹笑容,这种强大的感觉,让他甚至隐隐有种错觉,自己现在可以力战三位师兄,这个念头刚刚萌生,就迅速的被他压下,别闹了,眼前这三个哪一个不是融元巅峰的存在,即便是现在还处在恢复期的大师兄林破天那也绝对是可以一只手随意碾压自己的存在。

    “三位师兄!”楚喧禾恭敬行李,此刻问心路已算是彻底走完,现在的他算是雾宗真正的弟子了。

    许子游脸上带笑,宋未神色平静,只有林破天脸色有些不对劲,但终究带上了笑容。

    “上前拜见雾宗的各位先贤吧。”还是许子游率先开口,林破天有些担忧,因为楚喧禾的修为进展速度实在太快,这并不一定是好事,特别是楚喧禾体内还寄存这一个自己不知道身份的存在。

    宋未上前为楚喧禾整理了一下略显凌乱的衣衫,带着楚喧禾向一座石碑走去,这上面刻着许多名字,这些名字便是已经逝去的雾宗先贤,也正是这一代一代人的努力,才在李封这里彻底爆发,一举突破了八境到了第九境,也为雾宗弟子的未来,拓宽了路。

    有些好奇林破天为什么也会在这里,因为在踏问心路之前林破天不便已经被夏宁语抓去了神都完婚,楚喧禾微微一笑,一点也没有羞愧自己当时的狗腿子行为,因为他也觉得夏宁语十分不错,大师兄能去完婚,那是好事。

    正打算开口询问,见宋未眉头微皱,楚喧禾赶忙闭嘴,乖乖走上到石碑之前拜倒。

    问心路尽头是一片平台,登到山顶之后才会发现此山究竟有多高,云海已在脚下,头顶是一片璀璨的星空。

    “弟子楚喧禾,得大师兄赏识,代师收徒进门雾宗,特在此立誓,今日定行善举,光大我雾宗门楣。”诚恳说完之后,对着石碑三拜九叩。

    宋未满意的笑了笑,“师弟来这边。”

    楚喧禾闻言起身,跟着宋未来到石碑后面,上面密密麻麻刻着无数的小字,虽然刻下的痕迹已经历经多年,带上了些许历史的韵味,但是和前面的那些名字相比,明显是后来刻上去的。

    “我们宗门规矩不多,再次之前更是没有,这些规矩都是在得到师傅首肯之后定下的,师弟你已经正式拜入了宗门,以后切记要守规矩。”

    楚喧禾闻言向石碑上望去,一行行清秀的小字映入眼帘。

    弟子规,圣人训。首孝悌,次谨信。泛爱众,而亲仁。有余力,则学文

    “这大师兄不是说过骂我们雾宗的规矩是不偷不抢吗?这个是?”楚喧禾有些傻眼,因为自己还有一个惩罚一直没完成,按照宋未的性格,想要逃脱这个惩罚,那几乎是没有可能的。

    “大师兄说话并不严谨,不过这两条规矩倒也没说错,也在其内。”说完指向石碑中间的某处,熟练的程度令楚喧禾问问牙疼。

    果然在宋未指着的地方找到了这两条规矩,看着眼前密密麻麻的字,楚喧禾一阵头疼,一千遍,这要写到什么时候去!还没来得及向宋未狡辩什么,宋未已经开口,“师弟你便在这里好好被门规,以免日后犯错,什么时候背过了门规,并且完成了一千遍的惩罚,再下山吧。”

    林破天和许子游纷纷向楚喧禾投去了同情的眼神,可怜的师弟,雾宗哪有什么规矩,历来先贤都是平本心做事,若真是有规矩,那么肯定便是宗门里谁的拳头大谁便来定规矩。

    很不幸的是,自李封走后,现在的雾宗,宋未的拳头虽然不是最大的,但是他的剑却是最锋利的。

    两人同情的看了楚喧禾一眼之后,同时选择了离去,再不离去怕宋未等会要检查给他们是不是还记得门规了,两人自崖边一跃而下,穿过云海消失不见。

    “那个那个师兄,我刚刚破虚,境界还不是很稳,你看要不门规之事稍微等等?”

    宋未闻言上下打量了一番楚喧禾,这一眼让楚喧禾心生一众被看透的感觉,那双凤眼如同两柄利剑,虽然没有锋芒,但是却把映照的清清楚楚的出现在宋未眼中。

    “师弟,你的修为十分稳定,不需要花时间稳固,欺上瞒下,再加五百遍。”

    宋未认真的神情令楚喧禾明白,眼前这位师兄没有和自己开玩笑,急忙闭嘴,再说下去怕是要上到两千遍,急忙在碑文前坐下,开始摇头晃脑的念碑文上的内容,心底十分无奈。

    眼下已经是破虚初期,但是似乎在宗门内好像完全没有高手的感觉,要知道现在的自己若是回到乱妖岛,已经可以称霸乱妖岛,到这楚家走向前所未有的辉煌,但是在宗门内无论是哪个师兄发话,自己似乎都只有乖乖听命的份。

    宋未见他开始背诵门规,微微颔首,转身离去,身影消失在此地,宋未前脚刚走楚喧禾就站了起来,“哈哈,老”

    “师弟,老什么?”楚喧禾的得意被被不知从何处传来的宋未的声音打断。

    楚喧禾对着云海,恭敬施礼,开口道:“没什么师兄,老想你了。”

    宋未淡淡的嗯了一声,再无声音。

    楚喧禾蛋疼的看向石碑,开始背文,若是凡间书籍,以楚喧禾现在修为过目不忘,轻松便可以拿下,但是这些文字佛若又魔力一般,无论楚喧禾如何记忆,都是转头便往,似乎字里行间被带上了某种禁制,另楚喧禾十分不解。

    “不用疑惑了,和你的《太清内息决》一样,这些规矩之中暗含某种规则之力,我也说不上来,但是肯定是要你完全理解这些文字,不然的话过目便忘。”小爱出声,为楚喧禾解开了心中的疑惑。

    楚喧禾眉头深皱,长叹一声时也命也,看是认真的去观看每一个字,仔细去分析其所代表的含义。

    这一看便是十五日,终于这一天楚喧禾将碑文的内容完全记在了心里,即使现在自己闭上眼睛,石碑上的内容依然在脑中清晰可见。

    值得一提的是楚喧禾发现这所谓的规矩更像是一篇神通,并非其字李行间的内容,而是刻字的剑,剑走游龙之势,一笔一划间尽是锋芒。

    雾宗中弟子中只有宋未一人深谙剑道,楚喧禾的《御九剑诀》虽然是出自万剑山的哪位前辈之手,但是哪位前辈又算是四师兄的半个徒弟,如此说来哪位前辈反倒是现在成了自己的晚辈,想到这里楚喧禾会心一笑,略显得意。

    碑文内容已经完全记在了心里,楚喧禾有些坐不住了,手掌一番一个令牌出现在手中,正是影杀的刺客令,虽然是个铁牌的刺客,但是好歹是自己的工作,自己还要指望这个糊口呢,现在需要用到金钱的地方实在太多了,虽然在问心路将小爱的消耗完全降低到了微不可闻的程度,但是终究还是在消耗,为吕布开启修行迫在眉睫。

    楚喧禾左右环顾一周,神识四下探查了一番,现在的他,探查的范围已经可达方圆三十里,这个范围已经超过了小爱的能力。

    片刻后一抹笑容,渐渐出现在楚喧禾嘴角。

    宋未不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