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本想就此离去的楚喧禾却突然停下了脚步,破境之后的天地感悟机会终于在迟到了许久之后此刻涌上心头,立刻打坐在原地,微微鸡婆,上一次感悟还是在破境凝丹的时候,现在的自己已经到了破虚境,不知道今天再去母亲那里会是怎样的一番场景。

    神游天地,果然片刻之后,他的身影出现在了那个熟悉的崖边,这一次的楚喧禾身形可以说是完全的凝实了,在他出现在的那一刻李清墨错愕的转过头来,泪眼朦胧。

    在这里没有时间的概念,但是他知道距离自己的孩子上一次来这里已经过去了很久很久,五十多年没有破境换在其他人身上或许正常,但是若是在楚喧禾身上,那么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至少在她看来是这样,日复一日的等待渐渐的让这个女子心上绝望,绝望的不是没人再来救自己,而是绝望楚喧禾的境遇。

    “娘”

    楚喧禾缓缓喊出这个称呼,这个称呼自从七岁那年踏入修行后,李清墨不再是李清墨之后就再也没出现在他口中。

    李清墨听到了,也看到了,眼前这个少年个头已经超过了自己,干净的脸上虽然没有胡须,倒是岁月的痕迹终究在留在了那双清澈的眼睛里。

    “喧禾”

    虽然历经了问心路上无数世的轮回,本以为自己会表现的很成熟的楚喧禾,还是忍不住哽咽,原来自己不管走到哪一步,在自己母亲面前依然是个孩子。

    不再如之前见面时候那般歇斯底里,楚喧禾迈着坚定的步伐向李清墨走去,因为这一次李清墨已经站不起来了,锁在她身上的锁链明显比以前更加沉重了些,锁链之上的复杂的铭文也明显比之前更加强大。

    一步、两步、三步,每一步的踏出,楚喧禾都承受这撕心裂肺般的痛楚,这里很高,高的似乎伸手便可能触摸到天,无尽的煌煌天威若如实质的压在楚喧禾身上,这一点李清墨似乎反而感触不深,这股压力似乎只针对外来者。

    在楚喧禾走到李清墨身边的时候,凝实的身体已经变得透明,李清墨看着眼前倔强的少年,没有开口,因为她真的很累,那一声喧禾已经花光了她所有的力气。

    楚喧禾停下脚步,他能感觉到,下一步迈出,自己将彻底消失在这里,仰头不让自己的泪水流出,楚喧禾脸上带起一丝笑容,“娘”

    李清墨想要开口,却说不出话来,这些年身上的锁链明显比以前更加紧了,这种束缚,不单单是肉体上的捆绑,灵魂之上更是宛如被套上了沉重的枷锁。

    心中一阵刺痛,楚喧禾对此感同身受,“娘,很快,我很快就会来救你。”

    李清墨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脸上带着笑容,眼里带着宠溺。她更希望眼前的少年活的轻松快乐。

    楚喧禾还要开口,头顶之上传来轰鸣声,一个男子自天空中缓缓落下,双脚悬空,立于崖外,一袭白衣飘然,身上无半点尘世烟火之气,双眼紧闭,依然可以隐隐感觉出那双眼睛里藏着日月星河。

    在楚喧禾的眼里是这样的,但是在李清墨的眼里,那个男子是睁着眼睛的,只是他的眼睛里看不到前面的楚喧禾。

    楚喧禾没有说话,只是死死的盯着眼前之人,若没有意外,造成这一切的便是这位了,那个是否口中的“那位。”

    男子开口,话音之中隐含无尽天威,“汝乃罪人!”

    “罪人?所以你这是用我母亲在替我负罪?”楚喧禾看向男子,丝毫不惧反问道。

    男子点了点头,开口道:“汝若愿自废修为,一切可以重来,回到五十七年前的那个夜晚。”

    “你觉得我会信?”

    “天无戏言。”

    “我要是不呢?”

    自称为天的男子将手指向李清墨身上的锁链,没有说话。

    楚喧禾顺着他的手看去,来到这里这是第三次,锁链有着明显的变化,魂醒时李清墨尚且可以行动自如,走到自己身前,凝丹时候虽然也可以,但是明显比魂醒时艰难了几分,而这一次则是完全不能再行动自如,甚至已经无法起身。

    楚喧禾渐渐明白他的意思,随着自己的修为越来越深,李清墨身上的锁链也会越来越沉重,越来越紧。

    “窃天地灵气者,为罪。”

    “窃,天下修行人无数,为何我偏偏有罪?说到底是不在你的掌控之中吧?”经历了问心路之后,楚喧禾早已心无所惧,眼之所见皆是前路,强大的心无比坚定,那里是他人几句话便可以动摇。

    “天道掌万物,此乃天地法则,也是为了众生,汝乃罪人。”声音中带着雷鸣之声,震耳欲聋,楚喧禾忍不住开始想自己是不是真的是罪人,心中渐渐萌生出一股想要自杀以谢罪的念头,但是这股念头很快便被抛之脑后,若是没有走那一遍遍的轮回,一遍遍的在问心路上老死转而新生的经历,或许此刻真的便会自裁谢罪,但是很明显现在的楚喧禾不会为他人所左右。

    “这天地灵气是你的?”

    男子没有说话,依然将手指向李清墨身上的锁链,意思很明显,你可以不谢罪继续修行,但是李清墨将会随着楚喧禾的修为提高,处境日益艰难。

    楚喧禾苦笑一声,自嘲开口道:“说实话你给的选择真的不怎么样,我的修行路将会一片傥荡,前路无限,而你却让我重回七岁转而做个凡人,但就是这样的决定,我却十分想答应。”

    “有个来自其他世界的姑娘,告诉过我一个故事,大概就是将一直蟾蜍放在水中,然后下面慢慢加热,直到最后这只蟾蜍被沸水煮熟在水中,而这个过程因为缓慢,以至于蟾蜍居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处境。”

    楚喧禾往前迈出了半步,想离李清墨更近一些,他能感觉到自己似乎要离开这里了,但是迈出去的脚却在空中消散,楚喧禾遗憾的看着李清墨,再次抬头看向男子,接着说道:“所以,你觉得我会是那只蟾蜍?”

    男子没有说话,身影缓缓上升,重归于天空之中,楚喧禾收回目光,看向李清墨,“娘,孩儿不孝,您在等等。”一条腿的消散似乎是让他有些站不稳,楚喧禾跪倒在地上,冲着李清墨拜倒,再抬头时,眼里已经没有了儿女情长,只有这个对未来的坚定。

    李清墨笑了,他看到了一个长大了的楚喧禾,而且这个孩子似乎要比他爹楚雄出息上许多。

    在李清墨的注视下,楚喧禾的身影缓缓消散在场间。

    意识离开这里,并没有直接回到身体,而是游荡在天地间,楚喧禾看到了脚下的芸芸众生,为了自己的生活而奔波努力,这一切似乎很美好,但是每一个人头顶都带着一条长长的小线,和其他的交错在一起,最终汇聚成一条十分粗长的绳子,绳子的那一天穿过了云霄,播控在那个自称为天的人手上。

    “一世修行,所见所看所遇皆是受人安排,你以为自己我命由我不由天,殊不知这一切也是那位安排。”

    “我也不想当什么救世的英雄,我其实挺胆小的,胆小到夜里无人之时,只能用修炼来转移注意力,因为我挺怕一个人躺在寂静的院子里的。”

    楚喧禾的意识将注意力放在头顶的天空之中,继续开口道:“所以你为什么要逼良为娼呢?你是真的觉得自己天下无敌了?”

    “我会亲手掀开你这虚伪的道。”

    意识回到身体,楚喧禾睁开眼睛便看到了包括大师兄在内的众人,收了收之前的情绪,脸上带起笑容,“诸位师兄好。”

    林破天点了点头,想了想决定还是开口说这件事,“师弟,你的情况,那年在回宗门的路上的时候我曾说过宗门内似乎有人和你情况相同,如今我已经尽数想起了往事,你的情况我们也知道了。”

    楚喧禾的笑容僵在脸上,最终苦笑一声开口道:“前路艰难!诸位师兄也是同样的命数?”

    林破天那摇了摇头,许子游开口说道:“我们的情况不一样,本是网内之人,被师傅逆天改命如今也算网外,但是没有经历那种分离之痛,有和你一样经历的只有你五师姐,祁奚宁。”

    这是楚喧禾第二次听到祁奚宁这个名字,有些好奇这位师姐为何到现在还没有看到,还有那到现在也没有出现的三师兄萧幕岚。

    “师姐她人呢?”

    林破天和许子游两人听到楚喧禾询问师妹,两人都沉默不语,这是他们心中的痛,他们到现在也没有帮上那个女孩什么,记忆离只有那个女孩离去的身影,那个身影曾是那么的孤独和落寞。

    宋未对祁奚宁宠爱不在两位师兄之下,开口说道:“我曾去了许多地方,也曾离开这片大陆,但是这个世界太大了,我找不到她。”语气中罕见的带上了自责的情绪。宋未似乎一向不温不火,很少有情绪出现在他身上,除了皱眉和不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