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虽然没有和这位师姐相处过,但是同样的命运将两颗心的距离拉近,楚喧禾对这位师姐的遭遇有些感同身受,有些失落,转而开口问道:“那三师兄呢?”

    萧慕岚自从那年被许子游派出去寻找林破天之后,便再无音讯,这些年也曾尝试用传讯玉简联系过他,但是都没有成功连接到萧慕岚,那么只有一个可能,萧慕岚所在的地方没有百器宗的门店。

    因为萧慕岚强大的修为,众人倒也爱你不担心他的安危。

    许子游开口道:“你三师兄那年外出寻找你和大师兄,至今未归,不过不用担心,能伤到他的人不多。”

    楚喧禾微微心安,虽然入门已经多年,但是一直呆在问心路上,还没有好好了解过雾宗,眼前这位老者不用多言,想来便是自己的二师兄许子游了,也是曾经在魂醒神游之际救过他的人。

    宋未已经有所了解,大师兄林破天自然更加不用介绍。一一见礼之后,楚喧禾本以为自己可以随着他们一起好好看看宗门,却不料宋未已经开口:“师弟,先将处罚之事完成吧。”

    林破天和许子游尴尬的笑了笑,这种事情宋未一向如此,两人先一步离开了,宋未紧随其后也消失在场间,本身众人便是感觉到了楚喧禾神游,才前来护发,因为他们也不知道楚喧禾会遇到什么情况,毕竟他才是真正的网外之人。

    众人离开之后,只留下楚喧禾一人呆呆的站在原地,苦笑叹息一声,走向石碑坐下,宋未已经为他留下了纸笔,等待着楚喧禾开始抄写门规。

    半个月之后,楚喧禾摇了摇有些酸痛的手,若是普通的抄写,自然不会如此,只是宋未留下的笔明显并非凡品,小小的笔见,竟然重有千斤,楚喧禾起初还十分不适应,到了后来才慢慢流畅。

    刚入破虚还很生热的灵力运转,此刻居然变得十分娴熟。

    一千五百遍门规抄写已经完成,厚厚的一沓纸堆在面前,楚喧禾心声豪迈,这么写字这还是第一次,虽然是修行中人,但是小时候的文化课也没少做,但是像这样的写还是第一次,若是被他启蒙先生知道会不会对楚喧禾这一手歪字感到骄傲。

    宋未的身影出现在场间,在楚喧禾完成的那一瞬间,他便已经感知到了。

    “师弟,走吧,带你看看宗门。”宋未在看过楚喧禾这一手歪字之后微微不满,但是还是收下了这些纸张。

    说完之后两人腾空而起,一跃而下。穿过了脚下云海。

    相比上来时候的艰难,下山则是显得十分轻松,下山之后来到雾宗的内,宗门的建设并不是分奢华,因为能卖钱的东西,早就被李封和林破天变卖。

    一片清澈见底的湖水中央,一块如弯月一般的小岛,雾宗的建筑便都在这上面,月牙尖两头是两处阁楼,一处是雾宗的藏器阁,一处是李封的个人住所。弟子们都在两座阁楼之间住下,中间一座座小院,大多无人居住,这么多年来,雾宗一向如此,人言稀薄。

    宋未为楚喧禾挑选了一个紧挨自己的小院住下,便离去了,这些年自己似乎离踏出那一步越来越近了,他或许会成为继李封之后雾宗第二个迈出第九境的人。

    楚喧禾一人坐在房间内,院内的摆设十分简单。房间内墙上挂着一个大大的静字,笔走游龙,仿若真有一天真龙藏于其内。

    楚喧禾一时间看的有些入神,再清醒时已是一身冷汗,这个字绝对不简单,楚喧禾如今破虚的修为,居然能被摄到心神。

    楚喧禾不禁感慨,雾宗果然如是人所说,强的离谱。

    一人坐在房内吐纳,没人打扰,这种安静的氛围令楚喧禾十分喜欢,他从来都是个喜欢热闹的人,三五师兄弟,简单的修行路,修行本就是个简单事情,他呃呃呃人生亦如此,为了自己的目标前进变好。

    时间匆匆过去半年,这一天楚喧禾被林破天从吐纳中唤醒,他的婚事终于被提上了日程,本想等待萧慕岚归来,毕竟是雾宗这么多年来第一个姻缘喜事,当然要众师兄弟都在才好,但是无奈萧慕岚这么多年过去了,依然渺无音讯。

    林破天可以等,但是夏宁语等不了了,她虽然修为有成,加上藏香阁独特的功法有延长寿元之效果,但是她等待林破天的日子,已经占据了她的大半生时间。

    虽然雾宗一众师兄弟有些寒酸,但是这种时候怎么能掉链子,事关宗门颜面问题,和大师兄的幸福。

    为了给林破天的聘礼添加一份重量,许子游这边来无一鱼获,但是前几日为林破天送上一条金光闪闪的泥鳅。

    这可不是楚喧禾入门时被强迫吃下的那种普通之物,这是一条真龙,一个已经存在在传说中的物种。

    宋未也没有吝啬。这半年来,一直在画一把剑,一张看起普通实则不普通的纸上,一柄秀气的小剑安静的躺在上面,林破天修为还只恢复到域游中期,再看向小剑时,居然感到眼睛一阵刺痛。

    楚喧禾这边则是显得有些寒酸,因为他真的好像没什么手艺在身,而且他身上那点家当,恐怕真的拿不出手,只好舔个老脸和林破天一同前往神都去接未来嫂嫂。

    这次进京都一定要去找南怀,楚喧禾心中这样想着,因为吕布的事情真的已经脱了许久,再不踏入修行,将会很大程度上影响小爱。

    离开宗门之后,两人御空而行,脚下风景不短远去,楚喧禾不禁感慨,离家五十余年,自己居然已经成长到这种地步,楚雄应该也已经突破到天觉了吧,不知道他知道自己已经超过了他什么表情。

    楚喧禾不禁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林破天看了他一眼,有些莫名其妙楚喧禾笑什么,没有理会。

    楚雄若是现在已经到了天觉,那么就会有一个新的问题,普通人天觉之后。便会被大道抽走一丝灵魂,不完整的灵魂将无法在寿元大限之后,转世重生,想到这里,楚喧禾不禁有一些无奈,似乎问题又回到了原点。

    头顶哪位,自己见过的那位,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若非生灵,为何会有情绪?这一点楚喧禾已经从林破天口中了解,李封的猜测他自然也知道。

    哪位,或许是因为怕,掌控之外未知的东西,总是让那些已经十分强大的人恐惧。

    可是若是哪位也是人,那么他的修为又走到了那一步,自己需要什么样的实力,才能让自己骨肉不至于分离?

    楚喧禾也曾想过像李封一样为楚雄逆天改命,这样便可以利用宗门的轮回鉴,即是将来楚雄寿元大限,也可以再重新来过,但是虽然师兄们同意这个事情,但是却没有一人可以做到李封那样,现在的宗门内,并无第九境界的修行者。

    似乎一些问题又回到了修为上来,看来自己的速度还是慢了些,若是按照现在这个速度,就算自己可以踏入第九境界,但是那时候楚雄也一定早已经寿终正寝了。

    楚喧禾忍不住摇了摇头,叹息一声,林破天再次转过头来,对于这个师弟一会自顾自的笑,一会自顾自的叹息,令他有些莫名其妙。

    “师弟?”

    楚喧禾知道自己失态了,微微一笑开口道:“没事。”

    “你不对劲。”

    “我挺对劲的,赶紧赶路吧,嫂嫂该等着急了,哈哈。”

    林破天也随着一笑,自从决定了要迎娶夏宁语,这些年哪位女子的身影在脑海中似乎也变得越来越靓丽起来。

    “那师弟你可要跟上了!”说完之后。速度激增,化作一道流光显示在楚喧禾眼前。

    楚喧禾呵呵一笑,有些期待,大师兄并没有用全力,他的全力应该是用阵法跳跃传送,那么现在只比林破天低一个境界的他,不一定追不上。

    楚喧禾取出雪峰,虽然这把剑已经对他来说有些不够用了,但是宋未曾说过,剑道的特点便是一个字,极致的极。无论表现在那个方面,比如极致的快。

    没有普通其他人一般踏空而行,楚喧禾像一个凝丹境的小修,御剑追去,速度居然与林破天的速度相差不多,甚至更胜一筹。

    林破天感知到身后不断靠近的楚喧禾,嘴角露出一抹笑容,微微加大了灵力输出,速度更快了一些。

    楚喧禾当然感知到了林破天的速度更快了,但是他同样还没有使出全力,此刻不再保留,反正有大师兄在,不会有人能伤到自己,此刻使出浑身解数,灵力尽数传至脚下雪峰,速度激增。

    两人化作两道流光,快去划过天际,下面偶尔会有修行者看到。

    修行者五感都是远远超过普通人,虽然两人的高度很高,但是因为没有刻意隐藏身影,所以他们也看的清楚,楚喧禾脚下的剑令众人惊疑不定。

    “这是什么凝丹?这是人御剑的速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