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两人一前一后,跨过山河湖川,此时正值秋高气爽时分,肆意翱翔于九天之上,好不快哉。

    一个月后,两人站在了神都城门城门之前,以林破天的尿性两人本应该是传送而来的,不过两袖空空,只能选择亲自赶路。

    神都犹如一只匍匐在这一片平原之上的一条沉睡的巨龙,安静却令人生畏。

    这是楚喧禾第一次踏足神都,从北门进入城内,映入眼帘是一片人生鼎沸,哪怕是刚刚入城门,离闹市还远,但是其繁华程度就已经远远超过了过往所见过的所有城池。

    两人的身影穿梭于人群之中,不时有一股股强大的气息被楚喧禾感知到,凝丹遍地走,神启多如狗,这就是楚喧禾对神都的第一印象。

    林破天前世自小在这座城池长大,自然对于这座雄城了如指掌,两人在街上随意行走着,黄昏时分才堪堪走到藏香阁前。

    京都内充斥着各方势力的眼线和驻扎点,楚喧禾出现并不会引起人的注意,但是林破天就不同了,一道道传讯发出,无数双眼睛开始窥视着两人的去向。

    藏香阁和百器宗的悬赏令他变成了一件行走的神器,任何一个宗门对于神器的渴望都是疯狂的,这是提升宗门顶尖战力的最快办法。

    两人踏入藏香阁之后引起了无数势力的诧异,若是没错的话,悬赏追杀林破天的不就是藏香阁和百器宗吗?林破天这是自寻短见?

    林破天和藏香阁真正的关系,知道的人并不多,在他们眼里这就是林破天想不开了,在神都城里,任你有通天本事,又怎么和藏香阁叫板?

    一个个身影若无其事的也跟随者两人,进入藏香阁之内。

    林破天踏入藏香阁的那一瞬间,远在内阁自己闺房的夏宁语就睁开了眼,眼里充满着欣喜,这一天,终究还是让她等到了,尽管这个过程如此漫长。

    “师弟,你看着藏香阁如何?”林破天呵呵一笑,没有理会身后的“尾巴。”目光转向楚喧禾问道。

    藏香阁十分大,因为是这神都内唯一的烟场所,前庭后院,林林总总加起来足足有数十亩地面积。富丽堂皇的装修,来来往往的人群,尽情的在这里挥金如雨,看的楚喧禾微微咂舌。

    楚喧禾老实说道:“朱门酒肉臭呀,师兄这是嫁入豪门了。”

    林破天纠正道:“不是嫁,是娶!娶明白吗?带回去那种!”

    “知道知道,将嫂嫂带回去嘛!”

    林破天满意一笑,补充道:“嗯,不过这藏香阁也要带走。”

    楚喧禾有些不明所以,开口问道:“师兄的意思是?”

    “就是讲这藏香阁也带回去呀!”

    楚喧禾摇了摇头,“恕师弟愚钝,不理解师兄意思。”

    林破天笑了笑,没有解释什么,“等会你就知道了。”楚喧禾也不再问,他此刻有些人在曹营心在汉,到了神都,他在想一个人,自己的老板,南怀。

    两人在前庭逛很久,一个熟悉的身影,已经出现在眼前。

    夏宁语眼里满是期待的看着林破天,这一天她等了如此之久,没有像凡尘女子那般喜极而泣,而是静静地看着眼前的男子,等待着他开口。

    林破天迎上她的目光,他本就不是能言善道之人,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略显害羞一笑。

    “我来接你了。”

    “好,我跟你走!”

    什么大虞十大高手,什么天下最大销金窟,和眼前男子比起来,夏宁语的选择永远是后者,哪怕这个选择会让她面临刀山火海。

    一语出,满座惊,两人对话很简单,意思也明确。

    名动天下的藏香阁阁主,要嫁人了!而且是嫁给这个曾霍乱天下万花楼的老赖!这两人不应该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各种各样的想法在众人的心中,两人没有理会其他人心里的想法,知道了也不会在乎,林破天如此,夏宁语亦如此。

    林破天从怀中取出一个锦囊,锦囊是普通的锦囊,但是上面流转的阵法让它变得不在普通,至少暂时可以用来储存一些惊天地泣鬼神的东西。

    袖里乾坤不能长期存放活物,所以许子游送的那天龙,便被放在了这个锦囊之内,林破天打开锦囊,那黄泥鳅扭动着身躯向外飞去,身形逐渐变大,冲出阁楼那一瞬间已化为一条真龙,金光闪闪,虽然被压制,但是体型依然令人,足足有数十丈之长。

    “龙?”小爱的惊疑声在楚喧禾识海内响起,龙这种生物,不管是在这里,还是在地球,都是绝对处于食物链顶端,存在于传说中的生物。

    场间众人见那黄泥鳅飞出的一瞬间已经隐隐有所猜测,但是当真正看到一条真龙时,还是忍不住一阵惊叹。

    龙,妖兽内最强大的种族之一,一身是宝,若能顺从于人,可作个阵族神兽,保护一族平安。

    若不顺从,身躯炼丹可供修为一日千里,龙鳞炼器,绝对稳居神级,龙角更是天然便是神器,为世间最坚硬的物品之一。

    金龙飞出阁楼之外,眼神露出一抹欣喜,腾空而起便欲离去,林破天屈指一弹,锦囊飞去,一股吸力传来,金龙满眼绝望再次被收入了锦囊之中。

    场间响起一阵倒惊叹,大多数人都没有见过这种传说中的妖兽,虽然这条龙看起来并非成年巨龙,但龙便是龙,即便是游于浅滩,也不可能被虾戏,众人眼中带着凝重看向林破天,林破天的实力或许并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林破天早些年被夏宁语提刀追了数万里,这事情很多人都有所耳闻,所以对于林破天的修为大多数人认为也就域游巅峰左右,虽然已经强横无比,但是还不至于让整个大虞修真界震动,毕竟但是那时候夏宁语才刚刚踏入融元,就能追着林破天满世界跑。

    眼下来看,或许林破天在这千年里,也成功走进了融元境。

    夏宁语眼神闪烁,从来没想过林破天居然还能拿出所谓的彩礼,脸上笑意更浓,她开心的不是什么神兽,而是这条龙所代表的林破天的态度。

    林破天叫她笑容动人,微微得意,这可是二师弟花半年多时间才弄来的,虽然他觉得不值钱,但是还是可以拿得出手的,手掌一翻一张白纸出现在手中,纸张中间一炳小剑安安静静的躺在纸上。

    夏宁语好奇的看向那张纸,心中微惊,那炳剑虽然好像是画上去的,但是剑中传出的滔天剑意,居然令她的灵气旋转微微迟滞,可以想象若是将这一剑打出,威力何等惊人。

    其他人虽然离得远,但是那张纸拿出的那一瞬间,场间有佩戴剑类灵器的修士都震惊难言,他们手中佩戴多年,跟随自己征战无数的剑,居然传出了臣服的低鸣声。

    “那是什么东西?”

    “不知道,好像是画了一把剑在纸上,应该是某位剑修大能,将自己的剑意附着于纸上了。”

    “这是什么样的剑仙才能有此手笔?是万剑山?”

    “有可能,这世间除了万剑山,还能有那个宗门有此用剑强者。”

    楚喧禾被这么多人看着有些不习惯,尽管这些人的目光其实都是聚集在林破天身上,轻咳一声开口道:“师兄,低调一些,又不是什么值钱东西。”

    林破天闻言收起了两样东西,将锦囊和画卷交给了夏宁语,夏宁语没有推脱,随意收了下来,眼里只有林破天。

    楚喧禾的话自然也被其他人听到,险些让听到的人土吐出一口老血。

    龙不值钱?剑仙剑意不值钱?的确不值钱,因为无价。

    “那个年轻人是什么人?”

    “我有消息,应该叫楚喧禾,是这林破天的师弟。”

    “这么说来,也是雾宗的弟子了?雾宗又现世一个弟子,看来大虞修真界的格局要变了。”

    这些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有些人也是已经不知不觉的溜出了人群,去向背后的势力传递消息了。

    林破天看向夏宁语,虽然难以启齿,但是有些话还是得说,有些仪式必须得走,这是他欠这位女子的。

    “你你愿意嫁给我吗?”

    果然如此,虽然有所猜测,但是林破天开口之后,众人才彻底确认,这两人的关系,并非表面的那么简单。

    “不愿意!”

    “啊?”林破天不解,夏宁语不是一直等着这一天?难道自己听错了,有些难以置信的看向夏宁语。

    夏宁语莞尔一笑,灯火之下的露出一抹抱怨,但是这一抹抱怨又恰到好处的转成了一丝俏皮,现场佳人众多,毕竟是大虞神都,藏香阁的姑娘,质量远非一般城池的万花楼可比,但是纷纷都在夏宁语这一抹娇羞中失去颜色。

    “你都不打算行求亲之礼?就这么站着问我?”

    虽然这里衣着打扮,礼仪和华夏古代类似,这是好的是没有男尊女卑这一说,求亲,是要单膝下跪的。

    林破天闻言这才想起来自己有些失礼,夏宁语似乎很在乎这个环节,他也不扭捏,单膝跪下。伸手右手,再次开口:“你愿意嫁给我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