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浮世三千,吾爱有三,日月与卿,日为朝,月为暮,卿为朝朝暮暮。”林破天本就生于帝王家,从小接受着最好的教育,他的文笔其实丝毫不差于白鹿书院和山河斋那群人,所谓不善言辞,更多的是不屑言辞。

    林破天也有些以为居然可以从大师兄嘴里听到这种话,小脸一红,合着原来自己才是雾宗最粗鄙的那个。

    夏宁语尽管身居高位多年,但是每当她在林破天面前时,依然还是曾经那个少女模样,在林破天一翻话语之下,她终究还是没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泪水夺眶而出。

    纤纤玉手轻轻放在林破天伸出的手上,“我愿意”

    一言出,满座居惊。

    “不是夏阁主下的追杀令吗?现在怎么又成双成对了?”

    “你懂什么,这林破天修为不凡,夏阁主定是料定了无人能拿他怎样,这是变相的为他扬名立万呢。”

    “说的也是,毕竟是雾宗弟子,修为怎么可能差的了,而且这雾宗真是好手笔呀,出手便是一条真龙。”

    夏宁语将这些话听在耳中,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将愣神的林破天搀起,“发什么楞呢?”

    林破天起身,微微一笑,摇了摇头,“并非发愣,只是没曾想居然会走到这一天。”

    夏宁语佯怒,娇嗔道:“怎么?你想反悔?”说着手中长刀已现。

    林破天尴尬一笑,急忙道:“怎敢反悔,怎敢反悔。”话音一转,接着说道:“不如我们去内阁说话?就这么被人看着有些别扭。”

    夏宁语心情不错,自然依了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如此,的确显得有些不合时宜,带着林破天和楚喧禾向内阁走去,只留下众人猜测纷纷。

    楚喧禾两人身后,心中颇为感慨,大师兄和夏宁语的感情长跑时间跨度可以用千年来做单位,自己哪位天命之女什么时候会出现呢?

    如今的他早已经不是曾经稚嫩懵懂,虽然他的年龄在这个修行盛行的王朝里算得上非常年轻,但是这并不妨碍楚喧禾情窦初开。

    “吃了把狗粮,就跟着一起思春了?”

    楚喧禾和小爱可谓心意相通,小爱自然知道他在想什么,有些不屑的在楚喧禾识海内开口。

    楚喧禾尴尬一笑,“没有,没有,只是好奇而已。”

    “思春就思春了呗,有啥不好意思承认的。”小爱无所谓的接着说道:“你还是先为吕布找功法吧,再拖下去,他很难赶得上你了,赶不上你的修为,还能帮到你什么。”

    这件事楚喧禾自然有所打算,这次来神都自然已经考虑好了,南怀哪里定然有合适的功法。

    进入内阁,林破天问出了心中的疑问,至少在藏香阁时,虞子川将夏宁语的藏香令收了回去,现如今为何夏宁语似乎还是阁主。

    “你的藏香令不是被收走了吗?为何还是阁主?”

    夏宁语知道他们雾宗弟子一向和世界脱节,这几十年里大虞发生的事情,想来这二位是一无所知了。

    “藏香令的确是被收走了,可是神皇委任的副阁主莫名暴毙了,神皇震怒,彻查了藏香阁和神都,甚至在整个中州都没能幸免,但是一无所获。”

    “后来又接连委任了好几位皇室成员来,但是无一幸免,都是莫名暴毙了。”

    林破天微微皱眉,并非同情心泛滥,而是有些震惊,神都城下的大阵,他可以说是当前世上最了解此阵威力的人了,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在神都这个地方,不惊动手握针眼的虞子川,而且还除去自己的目标。

    一个猜测渐渐浮上心头,能做到这一切的,那自然便只有同样了解,并且可以游走于大阵内且轻松自如的其他皇室成员了。

    能被委以重任的虞氏女子,修为自然不会差,虽然可能和夏宁语比起来仍有差距,但是这个差距不会很大,可以做到这一切的那边只有同样为融元境界的皇室成员。

    林破天没有做到过神皇那个位置,虞氏的很多隐秘他也不清楚,他能想到的只有一个人可以办到,自己同胞弟弟,虞硕海。

    夏宁语对当年的隐秘也有所了解,对于这件事的看法和林破天一致,有动机也有能力办到的人里,最有可能得便是当年被虞子川夺去皇位的虞硕海。

    见林破天不说话,夏宁语开口说道:“不止这些,你走后国师南怀曾来找过你一次,后来便离开了神都,不知去向。另外这些年影杀的悬赏榜出现了变化,大量的赫连王朝高手被人悬赏在榜之上,虽然幕后出资的人不知是谁,但我隐隐猜测可能是哪位!”

    楚喧禾听到这里,心中微微一叹,南怀不知所踪,等于吕布的事情又要被搁置了,此事真的无法再拖,看来只有去一趟白鹿书院寻找人联系南怀了,相信白鹿书院内定然有人可以联系到南怀。

    夏宁语接着说道:“这些年两朝边境摩擦不断,大大小小的战役发生不少,各有所伤亡,不过总体来说还是没有真正开战,这些战役也都是以个人名义开打,两朝似乎都还有所忌惮。”

    哪位,自然指的便是当今神皇,虞子川野心勃勃,早已不安于和赫连共处一洲,这只年轻的老虎早已经蓄势待发,这是夏宁语这么多年来早就发现的事情。

    本来是来娶亲了,现在扯到这么多事情上来,林破天不愿多想,话音一转开口道:“跟我回宗门吧,这些事情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呢?”

    夏宁语在这种选择上,从来都不会犹豫,当下点了点头,笑容重新出现在脸上,不管是谁在背后下这盘大棋,她可以在这盘棋上大放异彩,也可以掀桌子说走就走。

    “好。”夏宁语眉眼带笑,双眼眯成两条好看的月牙,若是有外人在此,定然惊为天人,这还是那个大虞最强者之一的藏香阁阁主?这分明就是个小女孩,哪里有半分巅峰强者模样。

    林破天看向四周,虽然以后可能没有机会再花天酒地,但是既然是夏宁语的心血,那自然也是他的,他在来的路上,就已经打算好了如何处理藏香阁。

    “那我们回宗门,现在就走!”

    楚喧禾听到这里,开口道:“师兄,我有事可能要暂时留在神都。”

    林破天微微诧异的看向楚喧禾,他对于楚喧禾足够了解,楚喧禾自乱妖岛而来,在这神都能有什么事?不过林破天并未多问,而是点了点头,如今楚喧禾修为有成,虽然破虚境在这藏龙卧虎的神都内算不得什么,不过只要不惹到皇室中人,乖乖呆在神都内,倒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