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从今以后,不再设丞相之职,却多了个内阁,而内阁以薛平平为首!

    随后皇上便重重赏赐了王大将军和薛平平,还有在此次肖来福事件中有突出表现的人。

    秦校尉也如愿升职,成为了秦统领,以后负责京城的治安巡防。

    退朝之后,官员们的心思都活络起来,就算有不甘或不满,此刻,也都压在心底,寻思着如何能跟首辅大人套上近乎。

    御书房里,皇上跟薛平平说起官员的考核选拔。

    “这些位置很关键,这次选拔官员,一定要把好关,挑一些能干事,干实事的人。不过,他们的品行一定要正直清廉,心系百姓,忠心朝廷。”皇上经过肖来福等人的事,终于明白了,不是顺着他讨好他的就是好人。

    “皇上说得是,品行和才干是关键,所以考核的题目,就得以事实为基础,看他们真的遇到问题时,是如何面对如何解决的。”薛平平提出了考核题目的范围。

    “薛爱卿,拟考题的事,就交给你了,到时候交给朕过目就是了。”皇上顺水推舟将事情撂给了薛平平。

    “是。”薛平平也应得干脆,皇上真是不爱操心啊,这么重要的事就这样交给自己,就这么信任自己?

    “薛爱卿这几天辛苦了,手不要紧吧?”皇上关心起薛平平来,要靠他给自己办事,为自己分忧,适当的关怀是必不可少的。

    “谢皇上关怀,已经用过药了,养养就好了。”

    “如今你是一品大员了,上次朕赐给你的府邸,已经配不上你的身份,朕着人把之前的丞相府重新修缮一番,赐给你住。你也好安心为朝廷效力,为朕分忧。”皇上说得云淡风轻。

    薛平平却一阵心慌,肖来福才倒台,自己就当上了内阁首府,如今皇上再将他的府邸赐给自己,这也太招人嫉妒了吧。

    “皇上,臣并无什么功劳,不敢要如此重的赏赐,上次的宅子臣很喜欢,正准备挑个好日子就搬进去。臣谢皇上爱重之心。”薛平平跪下磕了一个头,拒绝皇上的好意,也不是那么容易,搞不好皇上觉得他不给面子,可能会动怒,他心中很忐忑。

    “爱卿嫌弃那是肖来福住过的?那朕让人将旧宅拆了重建!”皇上说道。

    “臣不敢!只是受之有愧,也会招人话柄,请皇上体谅。”既然拒绝了,那就拒绝得彻底一点。

    “你以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位极人臣,只要朕不说,谁敢说什么?朕赏赐你,倒还让你为难了!”皇上对于薛平平的拒绝确实有点不悦。

    这果然拒绝也是罪,那只有接受了!

    “如此,臣谢主隆恩!”

    “嗯,起来说话。”皇上这才语气温和地扶他起来。

    “谢皇上。”薛平平站起来,皇上给他赐了坐,有宫人端来茶点,皇上请他喝茶。

    “王大将军此次带了多少兵马回来?”皇上闲聊一般问薛平平。

    “臣并未亲眼见到王大将军带的兵马,他是半路遇到逃跑的肖丞相,押着他到农庄与我们会合的。”薛平平如实地回答着。

    “肖来福身居高位多年,据朕所知,他这些年收受各方官员的好处,加上朕的赏赐,他手里的财富,至少有三车!你说,还有一些可能会在哪?”

    皇上看似随意的一句话,却让薛平平心惊胆战,原来,皇上什么都知道!

    既然知道肖来福收受贿赂,为何早不处理?还继续养虎为患,如今眼看着他要造反了,才动手!皇上这是在养猪吗,养肥了再杀?

    现在皇上问自己,肖来福的财富会在哪?还不如亲自去问肖来福呢!

    “皇上,我们赶到农庄时,肖来福已经得知了消息,带着财富逃窜了,还毁了农庄里的一处建筑。若想知道他的财富藏在哪,不如去审一审他便知了。”

    皇上点着头,伸手招了一下,黄公公小跑着来到皇上身边,俯首附耳,皇上在他耳边耳语了一阵,黄公公便匆匆出去了。

    别人信不过,黄公公可是皇上最信任的人。

    皇上端起茶杯,用盖子撇着沫子,“薛爱卿,朕的儿子中,你看好谁?”

    皇上的话,又让薛平平一惊,关于立储之事,皇上向来都不喜有人提起。可现在竟主动问他,皇子们他也不是全认识啊!

    “皇上,恕臣愚昧,臣并未见过所有皇子,不好回答。”保险起见,还是什么都别说。

    “那你认为齐王如何?”皇上又问。

    “齐王丰姿聪颖,行事多变,臣看不透他,不敢妄言。”薛平平简单地回答道。

    “哈哈哈,薛爱卿呀薛爱卿,你可真是个滑头。”皇上说了这一句,便不再说什么。

    薛平平也不知道皇上对自己的回答到底满不满意,这一关暂且算是过去了吧。

    有宫人禀报,柔嫔求见。

    “皇上,那臣就先告退了,选拔考核的选题,臣得去查些资料。”薛平平适时告退。

    皇上说了几句客气话,便让刘公公送他出去。

    在门口与柔嫔擦肩而过,柔嫔还向他行了一礼,他只轻轻颔首。柔嫔打扮得富丽妖娆,却带着一股凌利的气势,再不是当初那个没身份的柔弱女子阿娇了。

    八抬轿将他抬到宫门口,他才换了马车,往府里赶去。

    一路上,他已经想好了,考核就以这次淮南的灾情为题,洪灾,瘟疫,暴乱,百姓,多的是问题,到时就看谁的答案合乎皇上的心意了。

    到了府门口,却看到府门口有许多人,他很疑惑,让车夫去问问怎么回事?

    原来,这些人都是来拜访他的。

    这些人,或是其他官员的家眷,或是仆人,人人都拎着大大小小的礼品盒,一个个去找管家通报姓名,管家已经让人去通知了老爷。

    此时管家陪着笑脸,耐心接待着源源不绝的来访者,让他们稍等,还送上点心瓜子茶水。

    薛平平不想面对这些人,一个个看着笑容可掬,可他们是来办事的,一定难缠的很,况且,他们只是听命行事,也没什么拉不下面子的,所以他根本不打算见他们,就在马车里窝着,他们等不到人,自己就会走了。

    这些官员知道他成了内阁首辅,又负责考核命题,便想来讨好他,想拉关系走后门,在他这门都没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