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梦幽幽当然也不是全然为薛富贵办事,她同时也在给顾妍准备嫁妆呢。

    顾妍并不知道梦幽幽是在为自己选嫁妆,还以为都是候爷要送给梦菲菲的,每当梦幽幽问她,这个怎么样,那个好不好时,她还不是很乐意,梦幽幽只好说是自己看着喜欢,反正出来一趟顺便买了,她才欢欢喜喜地给出意见。

    这一天终于到来了,也真是巧,薛富贵当天也要参加官员选拔的考核,所以他早上出门的时候,在朝服里面套上了喜服,打算一考完,就去接人。

    这大热的天,为了纳个小妾,候爷也是挺拼的。

    府里下人们也欢欢喜喜地准备好了一切,挂了红绸,布了喜堂,只是这一切,都没有让秦娇娇插手。

    秦娇娇之所以这么老实,自然是薛富贵许了她好处,答应等梦菲菲进门的时候,让梦菲菲给她敬茶,她代替夫人,坐上首受跪拜礼。

    这也就是说,以后梦菲菲在她之下,受她管束。也好,就让梦菲菲进门,好好受她的搓磨吧!

    薛富贵坐在文华殿里,汗如雨下,面前的矮桌上,试卷还一片空白,他抓耳挠腮,半天才写下几个字,往四周看看,却只看到画有梅兰菊竹的屏风,将他的视线严严实实地阻挡着。

    他心里着急呀,看着试卷上的题目,他感到头晕目眩,在心里把儿子臭骂一顿,这出的是什么题啊!

    比如这一题:有三个女人你选谁当夫人?A美貌贤淑身份低下,B家财万贯长相一般,C权势滔天脾气一般。

    这让他怎么选?就没有一个完美的吗?

    还比如:灾后如何让百姓对生活对朝廷重建信任重拾信心?面对百姓的怨愤应该做些什么?是应该重视生产发展,还是应该注重教化礼仪?

    这些问题关他什么事?这不都是皇上做决定下达旨意,下面的人去按章去办就行了吗?他操那门子心干什么?可这些问题薛富贵从来都没想过,他哪写得出答案来!

    还有一题更是让他心惊肉跳:假如你当了皇帝,你最想做的事是什么?

    这么大逆不道的问题,叫他如何下笔?搞不好就是杀头的大罪!

    可是已经进来了,总不能交白卷吧?薛富贵绞尽脑汁,避重就轻,竭尽所能,写了一些赞美皇上的话,反复读了几遍,没有什么不当言论和冒犯之处,才交了卷。

    走出大殿,看看外面太阳都偏西了,他匆匆出宫,看到外面等着的媒婆和喜轿,还有一些担着喜礼的小厮,明显他们等得久了,都有些无精打采的,他赶紧脱了汗湿的朝服,翻身上马,催促队伍出发。

    梦菲菲一早就穿好了喜服,盖好了盖头,等着薛富贵的到来,虽然他哥哥梦长庚跟她说了,今日要举行选拔考核,让她不要急,可她待嫁的心情,他哥怎么会明白!

    她等到中午,也不见薛富贵来,索性扔了红盖头,吃了午饭又睡了一觉,还不见薛富贵来,心里有些急了,他不会忘了今日娶她的事吧?

    这样一想她就更着急了!本来她还很得意的,想着秦娇娇仗着肚子对她的羞辱,她今天要原原本本的还回去,可要是薛富贵不来,她可怎么办?

    她摸着肚子思量片刻,决定自己走过去,就算薛富贵不来,侯府的门她也进定了!

    刚走出大门,就看到薛富贵穿着一身红衣,骑着马带着迎新队伍,往府里来了,她立即调头往里跑,她得回去找盖头。

    梦幽幽一早就给下人们各自安排了差事,端茶送水的,迎客跑堂的,厨房帮忙的,总之没有一个人闲着。也不知薛富贵请了些什么人,竟然要摆十来桌!反正事情都交待下人去做,她和顾妍就躲在自己的院子里绣花下棋。

    前院里已经陆陆续续来了许多客人,第一个到的,是薛富贵的女儿薛芸芸。

    上次她来,还是薛平平受伤卧床的时候,梦幽幽躲着没见她。

    这一次,她可有底气多了,因为她终于怀上了,婆婆派了好几个仆妇保护她,她也威风凛凛的摆开了架势。

    她先去舒兰院看了她娘,万金兰经过一个金月的康复治疗,已经好了很多,虽然说话不利索,好歹能简单地表达出她的需求,嘴还有些歪,手也不停地抖,有时还能下地颤巍巍地走几步。

    薛芸芸给她上了正室夫人的妆,穿戴的十分正式隆重,毕竟有些日子没见人了,正房夫人的派头得摆足足的,不能让人轻视了。

    收拾妥当,薛芸芸让下人扶着她娘,往前院正厅走去。

    刚到前院,就碰到一身华服,打扮得分外妖娆的秦娇娇。

    秦娇娇见到万金兰和薛芸芸,吃了一惊,怎么万金兰出来了,她不是瘫痪了不能动吗?

    薛芸芸见秦娇娇不向她娘行礼,且她的打扮也不合规矩,斥道:“怎么了,见了夫人连礼都不知道行吗?”

    秦娇娇只得福了福身子,问道:“夫人怎么出来了?身体不好就好好歇着呀,何必凑这热闹,反而看了心烦。”心里却想着,万金兰出来了,那她就不能坐上首了,梦菲菲也不用向自己茶了,自己还怎么在梦菲菲面前高人一等?

    “喝茶!”万金兰吃力地说道,她虽然中风了,可不是傻了,看秦娇娇这个妖艳贱货,明显是想抢他正室夫人的风头。

    “喝什么茶呀,是喝醋,你还是别去找刺激了,万一一个不好,又中风了怎么办?”秦娇娇说话一点也不客气。

    “要喝醋你自己慢慢喝,我娘是正房,我爹纳妾,她得去受礼。”薛芸芸刚说完,就听到大门外响起鞭炮锣鼓声。她也懒得再跟秦娇娇废话了,扶着她娘往前厅走去。

    秦娇娇气得咬碎银牙,可也没办法,只好跟着往前厅去。

    秦娇娇看薛芸芸扶着她娘坐到了上首位,自己只能在次座上坐下,一抬头,就见薛富贵一脸喜色地牵着新人进门,他对梦菲菲还真是体贴细心啊,怕她不知道有门槛,在她耳边叮嘱着。

    秦娇娇心里打翻了五味瓶,想着自己当初就那样悄无声息地跟了他,什么也没有,委屈难受得不行,看到薛富贵对别的女人好,她愤怒又失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