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官员们考试完毕,回家换了身衣服,拖家带口地来参加侯府的喜宴,有些收到了请柬,有些没有请柬,也带着厚礼来了。普通人家纳妾,一般人是不愿参加的,更别说随礼了,可薛富贵不同啊,他是薛平平的父亲,薛平平是谁?手握着他们升官发财的命脉啊!

    趁着薛富贵纳妾这个机会,赶紧走动走动,拉拢拉拢,说不定就走上光明大道了呢!

    侯府前院,早已人满为患,还有人陆陆续续的往府里涌,一些女眷见前院人太多,便去后院散步。

    其实她们想找机会接近薛平平的夫人,要是能碰到她,认识认识,拉拉家常,以后就可以经常走动。

    夫人们的交情,有时候也能发挥大作用的,听说薛平平是个唯夫人是从的人,连瑶华公主都拒绝了,她夫人的耳边风,绝对比巴结薛平平本人有用。

    薛平平还在宫中,他和皇上等着最后一人交了卷,等着皇上换了便服,才邀请皇上到侯府去吃杯薄酒。

    薛富贵不知道,所有人都不知道,他的纳妾宴,也成了这次考核里的一道题。

    当薛富贵牵着秦娇娇,挤开人群,走进前厅的时候,看到万金兰坐在上首,还有片刻的愕然。他心虚地说了一句:“夫人,你起来了?”

    万金兰面无表情地瞪着他看,薛富贵却闪躲着转开头,又碰上秦娇娇正横眉竖眼,让他心发慌。

    梦菲菲见薛富贵半天没动静,在盖头底下问:“老爷,到地方了吗?”

    薛富贵慌乱地应着:“嗯,到了,到地方了。”

    秦娇娇从椅子上站起来,忽然冲到梦菲菲面前,扯下她的盖头,扔得远远的,讥笑道:“怎么?你还想跟老爷拜堂不成?你只是妾,没资格搞这么多花样!”

    梦菲菲一看,府里这么多宾客都看着,她这样被秦娇娇也太丢面子了,便昂着头回道:“我是妾,你难道不是妾?老爷愿意以正妻之礼迎我进门,你嫉妒了?”

    秦娇娇被梦菲菲的一句话,点中了死穴,她就是嫉妒了,可她怎么会承认?她不屑地一笑,说道:“老爷的正妻就在上首坐着呢!以正妻之礼迎你进门?老爷还许了我平妻之位呢!”

    薛富贵看到许多人在看热闹,两个女人又没完没了,又臊又怒,低声喝道:“都别吵了!有什么事,明日再说!”

    可两个女人斗得正起劲,哪听得进他的话。

    “平妻?凭什么!”梦菲菲不服地吼道。

    “你说凭什么,当然凭我肚子里的孩子!”秦娇娇骄傲地摸着肚子,露出得意的笑。

    “那有什么稀奇的!你肚子里有孩子,我也有!平妻之位凭什么给你?”

    梦菲菲这句话,又如一声惊雷,震得秦娇娇险些站不稳。她也有孩子?那么巧,一次就怀上了?

    薛富贵也被梦菲菲的话给轰呆了,不过片刻他就开心地咧开了嘴,自己原来这么厉害呀!

    他关心地问梦菲菲:“今日辛苦你了,累不累?有了身孕,不宜久站,快敬茶吧。”

    秦娇娇一口气哽在心口,难受得想哭。薛富贵见她脸色难看,也关心道:“娇娇,你快坐下吧,身子要紧。”

    薛富贵走到上首,坐在万金兰旁边,等着梦菲菲敬茶。

    秦娇娇忍着那口气,去次位坐下。

    下人端来茶,梦菲菲跪下,先敬薛富贵:“老爷,喝茶。”

    薛富贵笑着接过去喝了,梦菲菲说道:“喝了妾的茶,恩爱不分家。”

    梦菲菲又敬万金兰,万金兰什么话也没说,下人接过茶递到她嘴边,她只沾了沾唇。虽然她中风了,可她心里什么都清楚,只恨薛富贵花心好色,不过刚才看到两个小妾争风吃醋,倒是精彩得很,以后府里也会热闹得多,够薛富贵受的!她看看热闹就好。

    梦菲菲敬完万金兰,就准备起身,秦娇娇咳嗽一声,直直地盯着薛富贵。

    薛富贵只好对梦菲菲说:“菲菲,娇娇比你先进府,以后同住一个屋檐下,你该敬她一杯,我希望你们今后情同姐妹,相处融洽。”

    梦菲菲挤出一个笑容,回道:“老爷说得是!”

    她转身面向秦娇娇,端着一杯茶递过去,“秦姨娘,喝茶!”

    等秦娇娇正准备去接的时候,梦菲菲提前松了手,茶水泼在秦娇娇的华服上,她立即跳起来,拍打着身上的水渍,愤怒地吼道:“敬个茶都不会!你是猪吗?”

    “对不起,秦姐姐,你怎么不端稳,有没有烫着?”梦菲菲一脸无辜地问。

    “你少给我装模作样!咱们走着瞧。”秦娇娇很生气,但衣服湿透了,贴在身上,在宾客面前很失仪,还是赶紧去换身衣服。

    看着秦娇娇狼狈地逃跑,梦菲菲得意地笑了,小样,跟我斗!

    随后,她被下人送去了新房休息。

    薛富贵去招待应酬宾客们,听着众人的恭维祝贺,满面春风,难掩喜意。

    梦幽幽和顾妍根本不想去凑热闹,可一下午,就有好多人走错路,走到她院子里来了。既然是来府上的客人,也不能喝斥,还得客气地寒喧几句,让她和顾妍根本不能清静。

    一会管家来禀客人太多,前院摆了二十桌坐不下,菜品准备不够!

    “去春风楼定现成的,报我的名字,让他们准时送过来!”

    一会小厮又来报,罗家和李家的孩子打架了,两家夫人吵起来了!一会又来禀刘家小姐落水了

    这些事本来该找秦娇娇,她当着侯爷的家,可是侯爷想着她有孕在身,怕她太操劳对孩子不好,又或者是怕她吃醋闹事,所以全都交给她管。

    梦幽幽没办法,只好起身去处理那些突发事件。

    “你儿子打伤我儿子,该赔偿!”一个夫人怒吼。

    “是你儿子先动手推我儿子的!”另一个夫人也气愤地说道。

    梦幽幽看到他们面前的两个孩子,一个衣服上满是污渍,一个脸上流着鼻血,都在打量着自家娘亲的神色,吓得不敢说话了。

    “两位夫人先别吵,还是先给孩子收拾干净吧。”梦幽幽走上前去劝到。

    两位夫人见到梦幽幽,全都收敛了气势,朝她行了个礼。

    这是首辅大人的夫人,在别人家里,怎么也要给主人点面子。况且,她们本就是想来结交她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