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恭祝太后福如东海,寿比南山!”薛平平走到殿中央,跪下给太后磕头。

    “薛爱卿,你送太后的是什么礼?”皇上问道。

    有公公接过薛平平的礼品,呈上去给皇上和太后看。

    皇上看着玉雕的兰花,形似真花,神态舒展,仿佛还有幽幽香气,确实是件不错的观赏品,可皇上却面色一沉,厉声喝道:“大胆!太后寿辰你竟敢送这等东西,是想干什么!”

    皇上声音一落,吴王带着许多御林禁卫军冲了进来,将跪在殿中的薛平平团团围住,薛平平还搞不清状况,这是怎么回事?

    就算自己送的礼不合太后心意,不是那珍稀名贵,可好歹也是请名家花了几天时间才雕刻完成的啊,怎么说这艺术价值也是有的啊!

    薛平平看看皇上,看看群臣,再看看吴王,一个个都冷冷地看着他,没有任何人,觉得有什么不妥,就连他爹薛富贵,此时也仿佛一个陌生人一般,冷静地观察着局势,随时都可能跟他撇清关系。

    除了梦幽幽一脸焦急。她刚站起身,就被两个禁卫给押住了。

    不对劲!薛平平感觉自己被针对了!一直以来,他相信只要站在皇上那边,讨好了皇上,他就能一飞冲天,他也确实借着皇上的宠信,立于万人之上。可此时,皇上却冷冷地看着他,仿佛在等着他给一个解释,可他都不知自己错在哪,又如何解释?

    “皇上,臣祝愿太后永保青春,就像这花儿一样,永远不会枯萎!这花,臣觉得很美,很适合太后,又听说太后喜爱玉器,便雕了这个玉百合摆件”

    咣当!皇上扔了手中的班百合,在石阶上摔得粉碎。

    “好大的胆子!敢如此大不敬,将他押下去,听后发落!”皇上下令,御林军便将人押下去。

    薛平平犹如做梦一般,看着皇上脸上的冷寞凝重,渐渐变得松缓,似乎还对露出一个旁人无法察觉的笑容,他却彻底清醒!

    他没有喊冤枉,也没有挣扎一下,认命一般被扔进了大牢里。

    喊冤枉有什么用?冤枉自己的人就是皇上啊!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可是皇上为什么突然动手?自己是哪里做得不好,让皇上动了要除去他的念头?

    薛平平苦思冥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只能归为薛富贵的纳妾宴,收礼送礼之事,让皇上担心再出一个肖来福,所以才有此举。很快,梦幽幽也被关进来了,两人牢房相邻,两双手隔着栏杆握紧,薛平平心中愧疚不已。

    “对不起,幽幽,是我连累了你。”

    “说什么连累,我们本是夫妻,要同甘苦共患难。皇上误会了,等误会查清楚了就会放我们出去,不会有事的。”梦幽幽根本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还以为是不是皇上对他有什么误会,等误会解开了,自然会放他们出去。

    “哈哈哈哈哈”对面牢房传来一阵狂笑。

    薛平平看过去,竟是肖如风,不过十多天的时间,肖如风已经完全变了一个样,蓬头垢面,瘦骨嶙峋,全身溃烂

    “你也有今天呀!老天真是公平,让我肖如风平生还能见到仇人遭报应!哈哈哈

    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吧?卸磨杀驴,兔死狐悲,这些故事你听过没有啊?哈哈哈

    还想出去,做梦!这是死牢,死了才能出去!告诉你,那些被你们抓的人,都死光了!到了晚上会有吃人的老鼠,毒蛇,出来啃咬你的皮肉,筋脉,骨头,过不了几天,你不是中毒而死,就是崩溃而死,哈哈哈”

    肖如风恶毒的话语传过来,薛平平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而梦幽幽却不由自住地颤抖。

    吴王回殿向皇上复命,皇上满意地点点头。

    马上轮到薛富贵上前祝寿了,他有些犹豫,自己手上这尊玉佛,不会有事吧?

    刚才眼睁睁看着儿子被禁军带走,他却不敢开口替他求情,皇上一向宠信儿子的,也不知这一次是哪里犯了皇上的忌讳,竟当着满朝文武的面,把薛平平给押走了。

    皇上悄悄问太后:“母后,儿子的礼物可还喜欢?”

    太后心领神会地笑道:“喜欢!你们的礼物,母后都喜欢!尤其是你的,最合母后心意。”

    皇上也笑得神秘莫测。两位王爷不明原由,看到皇上的笑,感到一阵寒意。

    “微臣祝太后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薛富贵呈上玉佛,公公接过去,皇上和太后只瞥了一眼,懒得再看第二眼。

    “薛富贵,你可知罪?”皇上冷声问道。

    薛富贵心里咯噔一声,叫道:完了!

    “皇上,臣冤枉,臣不知有何罪?”薛富贵匍匐在地,大声喊道。

    “勾结朝臣,收受贿赂!押下去!”禁卫军将薛富贵押下去了,跟薛富贵一起来的秦娇娇,慌张地躲到安国公身后,弄得安国公也心神不宁起来,生怕牵连到自己。

    秦娇娇不知道,此时已经有御林军去侯府搜查了,她珍藏的那些好宝贝,全都被朝廷征收充公了,包括梦幽幽的库房,也被搜刮一空。

    留在府里的梦菲菲还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平日里秦娇娇总爱在她面前显摆自己的库房钥匙,此时见到有人来强硬地撬开她的库房,心里不知道多爽呢!

    薛富贵被堵了嘴,扔进了大牢,在里面见到薛平平和梦幽幽,急忙跑过去。薛平平取掉他嘴里的布,他号啕大哭起来。

    “儿子,这是怎么回事啊?你可是首辅啊,皇上这是要干什么?昨天我还对别人夸下海口,今天就下大狱,儿子,你做错什么了,你跟皇上认个错,认他放我们出去!放我出去啊!”

    “爹,没用的,皇上下定决心要除掉我们,求他还不如求老天爷呢!”薛平平也不报任何希望了。只是,害苦了梦幽幽,如果能让她活着出去,自己死而无憾。

    薛富贵仰天大哭:“老天爷!求求你放过我们吧!只要能让我出去,我什么都不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