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恋上你看书网,大神老婆求别虐

    在驿站休息了片刻,王大将军见薛平平的事处理完了,便继续上路。

    满天星辰已经淡去,天边露出一丝银白,渐渐的银白扩散开来,一轮红日冉冉升起,给天边的云霞,渡上一层绚丽的红。

    皇上带着大臣们,在城门外等候着,齐王也站在皇上身边,翘首企盼。

    终于看到一群人迤逦而来。

    王大将军看到皇上亲自来迎接他,激动得老泪纵横,不等马车停稳,便从车上一跃而下,薛平平也单手撑着车沿,跳了下来。

    王大将军踉跄着奔到皇上面前,跪伏在地,哽咽着给皇上请安。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薛平平也跪下呼:“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人都下马,跪地叩首请安:“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雄壮在力的请安声,震耳欲聋,穿透云宵。

    “平身!王爱卿快快起来,一路辛苦了!”皇上也动容地去扶王大将军。

    众人拥着皇上和王大将军进了城,士兵们回各自的营地。

    肖来福等一干叛贼,早已被堵上了嘴,押入大牢,听候发落。

    皇上上了轿,王大将军才上了宫中备好的轿子。

    “起轿!”有公公喊着口令,两辆轿子慢慢移动起来。

    薛平平跟梦幽幽轻声交待着,“我要进宫向皇上禀报肖来福一事,你先行回府,路上小心。”

    梦幽幽点点头,不放心地嘱咐道:“你当心些,别碰到手上的伤。”

    “我知道的,你放心吧。”

    “那我走了,回府等你。”梦幽幽说完便转身离开。

    薛平平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她的身影,直到她转过街角,消失不见。

    一转身,就见齐王站在他身后,学着他痴迷的的模样,目视前方,阴阳怪气地说道:“依依不舍,难舍难分啊?”

    “齐王殿下,皇上的轿子走远了!”薛平平想绕过他去追皇上。

    齐王伸手拦住他,问道:“手怎么回事?”

    “不小心弄伤了,养养就好了。”薛平平简单地回答道。

    “你手伤了不能骑马,坐我的轿子!”齐王的语气不容拒绝。

    可薛平平还是拒绝道:“我步行就好,谢谢殿下的好意。”

    齐王听到他拒绝自己,一股怒气涌上来,不由分说,揽着薛平平的腰,就将人打横抱起,快速钻进了轿子。

    薛平平大惊,可这是在大街上,也不能喊叫,不然会引起更多人注意。

    还好,除了齐王的侍从,其他人都已经走了。

    只有秦校尉交待士兵回营之事,落在后面,正好看到了这一幕,惊讶地张大了嘴,然后又赶紧将嘴闭上,左右看了看,没人发现他看到了什么,便装作什么也没看到,打马去追王大将军。

    “起轿!”侍从一声令,轿子开始晃悠起来。

    “殿下为何每次都如此越矩,您可是王爷,旁人看到会怎么想?”薛平平真是恼怒,齐王每次都搞得自己很没安全感,非常尴尬。

    “知道我是王爷还敢拒绝!”齐王也火气大盛。

    “可这于礼不合,我怎么能坐王爷的轿子!”薛平平想跟他讲道理。

    “本王说能就能,谁敢置喙?”

    齐王霸气地反问,让薛平平彻底无语了,老拿身份地位说事,能不能在意一下当事人他的感受?问一问他的意愿?

    可这话他没敢说出来,还是身份地位不如人,不得不低头啊!

    只是他皱着眉嘟着嘴的样子,让齐王看了,莫名有些噪动,好想给他捋平啊!

    这样想着,齐王真的伸手在他的剑眉上刮了两下,薛平平后知后觉地往后躲,更不高兴了。

    这齐王到底怎么回事,能不能不要动手动脚的?

    齐王看他哭丧着脸,红润的嘴唇都撅起来了,他暗暗吞了口口水。

    薛平平见齐王盯着自己出神,立刻将头转向窗外,用那只完好的手掀起一角窗帘,背对着齐王,装作看外面的风景。

    齐王按捺住心中的蠢蠢欲动,闭上眼睛调整呼吸,想尽快平静下来。

    他自己也很吃惊,为何自己会对男子心动?是因为薛平平长得太美了吗?每次见到他都会失态,现在都快要失控了!这实在不是一件好事。

    身为皇子,王爷,在坐上那个位置之前,绝不能让人知道他有断袖之辟,否则,他绝不会被允许坐上那个位子!

    可是,自己的心,已经不受控制了,每次见到他,都莫名其妙地会冲动,因他而动怒,甚至想欺负他,轻薄他,占有他!

    理智告诉自己不能这样,可自己常常失去理智,总想着将他据为己有。

    要想实现愿望,那就得尽快坐上那个位子,到那时,就没人敢再说什么了!

    今日的早朝,格外的清静,以前以肖来福为首的那些官员,一夜之间,都已被清除出去,如今少了那些人的上窜下跳,才真是一派和谐景象。

    王大将军先是汇报了他去淮南抗灾赈灾的取得的成果,灾情已经控制住了,灾后重建工作也在有条不紊地开展着,淮南现今的局势稳定,民心安稳。

    皇上听了,十分欣慰,对王大将军大加赞赏。

    随后薛平平也汇报了抓捕叛贼肖来福等人的经过,肖来福已经关押候审,他的私兵已经解散收编,他的窝点也清剿捣毁。

    王大将军当堂让人拉出一车黄金宝物,“皇上,这正是肖来福逃跑途中所携带的,应该是他这此年贪污受贿,买官卖官所敛的钱财,现在这些都交给皇上处置。”

    皇上十分高兴,当即让人将这些充入国库,黄金二十箱,其它珍稀宝物若干,正好填补淮南赈灾的亏空和这几年无法税收的问题。

    此时许多人纷纷站出来指证肖来福的罪行,还翻出了安国公和梦太傅的死因,原来皆是肖来福所为。

    皇上听到这里,龙颜大怒,当堂给肖来福定了十宗罪,桩桩是诛九族的大罪,命人拿去让肖来福签字画押!

    如今六部中,除了远在淮南身染瘟疫的户部尚书,其他几人都因跟肖来福牵扯太深,而丢了乌纱帽,关入了大牢。

    许多人看着那空着的高官之位,跃跃欲试。

    许多事需要人处理,太后的寿辰眼看着近了,皇上也急,可也不想再重蹈覆辙,更问起了薛平平的意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