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星澜到来的这个节点,仲柏已经患了重病时日无多,仲柏的子女们对最高指挥使的宝座虎视眈眈,二子仲星晖还没有被异界灵魂顶替。

    “星澜,我死以后,你的弟弟妹妹们就托付给你了,他们不懂事,你这个做大哥的可得好好照应着。”

    病床上的仲柏发出了剧烈的咳嗽声,他的脸颊消瘦不似人形师全然没有以往意气风发的样子。

    星澜没有说话,他往仲柏身后垫了一个枕头,仲柏知道亏欠了这位长子,叹了口气不再多言:“好了,咳咳,你出去吧,我要歇一会儿。”

    星澜听话的关上门出去,仲星月和仲星云立即围了上来,表情警惕质问道:“大哥,父亲跟你说什么了?可是交代了指挥使的位置要由谁来继承?”

    “没有,父亲只是让我照顾好你们而已。”星澜摇了摇头声音清冷,他是实话实说可惜

    仲星月和仲星云不信:

    “你确定吗?你可不要趁着和父亲单独相处的时候,让父亲把位置给你!”

    星澜冷笑一声,他绕过挡路的仲星月直接离开了,笑话,他会稀罕一个小世界里的小小指挥使的位置?

    要不是答应了仲星澜,他根本不会放在心上,仲星月和仲星云两个蠢女人,她们只是想要权势而已。

    她们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有没有那个实力,指挥使不光要掌握一个星际的子民,更得有傲人的实力做后盾。

    她们俩没有什么作战经验不说,等级才是d级,还敢肖想指挥使的位置,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星澜压根就没把这俩人放在心上,她们没实力没计谋,很快就退出了内斗,真正有威胁的是仲星晖和仲星夜。

    被人夺舍的仲星晖自然不必多说,仲星夜实力强横生性狡猾,哪怕在仲星澜即位后,也时不时地给仲星澜找麻烦。

    但是,仲星夜是个很有眼色的人,当假仲星晖表现出强横的实力后,他很快夹起尾巴倒戈,对仲星晖展现出了绝对的臣服。

    二人联手歼灭了仲星澜和他的手下,成了星际的新主人。

    从仲星澜的记忆中看,顶替仲星晖的人应该是一个高阶修仙位面来的人,他使用的手段都是仙家法门,所以,星澜也能在这个世界动用神力。

    他可是能移山填海,掌管世界秩序的主神,仲星晖哪怕是得道金仙也绝不是他的对手。

    星澜正盘算着什么时候求婚,婚礼什么时候举行,一拐弯就遇到了满肚子坏水的仲星夜。

    仲家的五个孩子母亲各不相同,仲星澜的母亲出身高,其余的都是因为长相出众被仲柏收入囊中,所以这几个孩子长得都极好。

    仲星夜生得一双桃花眼,嘴唇削薄鼻梁高挺,他见到星澜哼了一声直接走过,仲星夜仗着他是最得宠的幼子,向来不把这个大哥放在眼里。

    仲星夜还赶着去仲柏跟前儿拍马屁,哄的老爷子把指挥使的位置给他,他才没有功夫在星澜身上浪费时间。

    星澜也不稀罕搭理仲星夜,他来这的主要目的是跟江雪谈一场甜甜的恋爱,求婚,结婚,其余的都是顺道的事情。

    江雪却不同了,她主要是完成任务,顺带着和星澜谈一场恋爱。

    江雪去保卫部视察的时候,魏英耀刚巧要找她说一些事情,就直接把江雪带到了办公室,江雪恭恭敬敬叫了一声父亲,魏英耀微微颌首道:

    “坐吧,我是想跟你说一下你妹妹的事情,她现在还是a级吗?”

    江雪点了点头:“是,训练一直不起效果,恐怕,妹妹这一生都无法升级了。”

    魏英耀叹了一口气,他对魏柔雅这个女儿实在没什么好感,他从不与她亲近,要不是龚心宜拦着,他会直接把魏柔雅送到收容所去。

    在魏英耀看来,他肯把魏柔雅留在魏家,给她魏家二小姐的待遇,允许魏柔雅叫他父亲,他已经做的足够好了,魏柔雅再要求别的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魏柔雅毕竟是他的血脉既然生活在魏家,总不好一直对她视而不见,魏英耀知道魏柔雅实力底下,他也不指望魏柔雅为魏家争光,打算寻个合适的人家把魏柔雅给嫁出去。

    魏英耀看上了一个武将,跟魏柔雅年龄相仿,家中关系简单,是个很有前途的人,魏柔雅嫁给他也不算辱没了。

    等到将魏柔雅嫁出去以后,他也算尽职尽责了。

    当魏英耀开口跟江雪说这件事情的时候,江雪佯装思忖了一会儿才开口道:

    “父亲,我建议您先开口问一问妹妹再做打算,毕竟是她的人生大事,总得她同意才行,我当初订亲的时候,您也是先问过我的。”

    魏英耀皱起了眉头:“她怎么能跟你比,你是爸爸最心爱的女儿,我自然要事事顾及你的感受。”

    江雪笑了笑撒娇道:“我知道爸爸最疼我了,但柔雅也是爸爸的女儿,虽然她的出生有些不愉快,可她身子里毕竟流着爸爸的血,您多少疼疼她。”

    魏英耀闷声不语,半天才挤出一句:“好了,我知道了,你去忙吧,你先不要告诉她,我会亲自去找她说这件事情的。”

    江雪乖巧地带上门去巡视了,她并不是真心想替魏柔雅说话的,但是这样会激起魏柔雅的怒火,凡是能揭露魏柔雅真面目的事情,江雪都乐意去做。

    魏英耀思来想去,觉得江雪说的有道理,婚姻大事还是两厢情愿的好,他决定是去找魏柔雅问个清楚。

    魏柔雅见到魏英耀的时候有些意外,她对这个冷漠的父亲早就不抱有期待了,他轻易不来找自己,这次来是想干什么?

    “父亲,您怎么来了,您找女儿是有什么事吗?”魏柔雅的眼神中带着满满孺慕之情,样子就跟一个渴望父亲关怀的孩子没有什么区别,除了她是装出来的这点而已。

    魏英耀嗯了一声兀自坐下,他环视着魏柔雅房间内的摆设,不禁对龚心宜更加愧疚,魏柔雅的东西全都价值不菲,有的比江雪的还要好,龚心宜是真心把魏柔雅当作亲生女儿养的。

    “我找你的确是有事情,我给你看了一门亲事,你准备准备,明日见一见,合适的话就定下来。”

    亲事?魏柔雅有些错愕,但随即又多了几分喜悦,她有些期待地问道:“不知道父亲替女儿看的是谁家的?”

    魏英耀板着脸沉声道:“不是谁家的,是一个武将,他是s级战士,配得上你。”

    武将?!

    魏柔雅的表情有些失控,魏英耀竟然想让他嫁给一个武将?!那么多跟魏家门当户对的人他不选,偏偏选了最危险的武将?

    武将地位是不低,可跟那些世族比起来根本不够看,还需要冲锋陷阵,指不定哪天就没了。

    魏英耀安的是什么心?他想要自己年纪轻轻就变成寡妇吗?

    魏柔雅的脸有些扭曲,她看向魏英耀的眼神中是毫不掩饰的怨毒,凭什么?都是他的女儿,魏江雪能跟指挥使的长子订亲,她却只能嫁给一个武将?!

    魏英耀未免也太偏心了!

    “父亲,您怎么能把我嫁给一个武将!我可是魏家的女儿!是您的孩子!您把我嫁给一个籍籍无名的武将,不觉得面上无光吗?!”

    魏柔雅想起父亲从小对她就和魏江雪差别对待,心头的委屈和愤怒一下子涌了上来,对着魏英耀质问。

    魏英耀脸上阴云密布,他对魏柔雅可没有那么多包容性,他冷声道:“武将怎么了,我魏家就是武将出身,我并不觉丢脸,你要是不想嫁就直说,没有必要借着我的名头。”

    魏英耀能当上大将军,靠的不仅仅是实力,他察言观色的本领乃是一绝。

    当初邢水悦挺着肚子上门装的楚楚可怜,他一眼就看出了邢水悦心术不正,哪怕龚心宜心软想让邢水悦进门,他都坚决不同意。

    有这样的劣性根在,魏英耀对魏柔雅便多长了个心眼,他很快就发现魏柔雅也不是个善茬,心里的弯弯绕绕多得很。

    魏英耀对魏柔雅更加疏远了,也提醒过龚心宜对魏柔雅要多长个心眼,可龚心宜说哪儿有母亲提防自己的孩子,加上魏柔雅伪装的一向好,所以她并不把魏英耀的话放在心上。

    魏柔雅被魏英耀戳穿了小心思,恼羞成怒将心里的话不管不顾地说了出来:

    “我当然不愿意,父亲,我和姐姐一样都是您的女儿,凭什么她能嫁给指挥使的儿子,我却要嫁给一个武将?!”

    “我知道您比较喜欢姐姐,可您也不能这样对待我,这一点都不公平!”

    魏柔雅的双目猩红,她瞪着魏英耀有一种他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就要把魏英耀吃了的感觉。

    魏英耀冷笑一声,说的话毫不留情面,直扎到魏柔雅的痛楚:

    “江雪是r级战士,任保卫部第五科科长,作战经验丰富,她外公是保卫部总督长,母亲是装备部副部长。”

    “你呢,你除了是我女儿,还是什么?”

    喜欢快穿之带着主神去打怪请大家收藏:()快穿之带着主神去打怪搜书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