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仲星晖的挑衅是蓄谋已久,他偷袭失败后,在魏柔雅的提醒下惊觉星际法还有这项规定,于是他默认了继任大典的举行。

    在万众瞩目的典礼上打败仲星澜,得到指挥使的位置,没有比这更能证明自己实力的事情了。

    这举动是为一箭双雕,既将仲星澜赶下神坛,又能震慑众人,即使那些不服他上位的人意图造反,也要掂量掂量自己有没有那个实力。

    “仲星晖,你疯了吗?!”

    几个总督长满目慌乱,他们注意到台下观礼的民众已经开始交头接耳,交换了一下眼神压低声音朝着仲星晖怒吼。

    质疑法自从颁布以来从来没有实行过,历届指挥使都是实力最强横的人继承,所以这条星际法等同虚设。

    今日若不是仲星晖提起,总督长们乃至民众都记不得这个条例。

    “怎么?星际法第一百三十二条有明文规定,是我星际子民无需遵守法规,还是,”仲星晖似是漫不经心的望着星澜讥讽:“他仲星澜不敢应战?”

    仲星晖的举动并没有让星澜脸上泛起一丝波动,他神色自若从法律部总督手中接过戒指,将它轻轻抛给江雪,这才转过身来对着仲星晖说了一句:

    “废话真多,来。”

    仲星晖料定仲星澜会应战,他那些话不过是为了羞辱仲星澜,而且一开始他并不打算使用那些仙家手段。

    他要用星际的机械战甲,仲星澜最擅长,最引以为傲的东西打败仲星澜,这样的打击才更深刻,才称得上是毁灭性的。

    可仲星澜这样猖狂的态度让仲星晖很是不喜,仲星晖眉头紧锁旋即又舒展开,不过一个蝼蚁罢了,让其得意一会儿也无妨。

    毕竟,其寿将尽。

    仲星晖扯了扯嘴角,面上浮现出凉薄的笑意,手掌上下翻转,腕间的手环抖动,金色的机甲瞬时便覆盖了他的全身。

    那金色大气磅礴,刺眼的阳光下熠熠生辉,晃得人睁不开眼。

    习习微风拂过,仲星晖额前遮挡的碎发分至两旁,眉心的星纹俨然是最幽深的墨蓝色,边缘隐隐泛黑。

    “天呐,那是至高星纹!”

    台下有人惊声高呼,众人望着那墨蓝色的星纹出神,虔诚地将双指贴近胸口朝着仲星晖行礼。

    至高星纹只在初代星际指挥使身上出现过,而那位指挥使,以一己之力统一星际,制定了星际法则,是被誉为救世主的存在。

    那些被流放的星际强盗和激进派被赶出星际联盟,退居至星际联盟之外的星球,但他们在不断壮大,手段狠烈凶残,每每来犯给星际带来了不少困扰。

    为维护星际和平而牺牲的战士数不胜数,民众们失去亲人朋友痛惜无比,他们虽然感激这现世安稳的日子,但更希望没有战乱。

    时隔数百年又出现了至高星纹,这是不是意味着,至高星纹的主人,能平定战乱?

    民众的眼神无比炙热的望着仲星晖,也许,仲星晖就是他们渴望的新任救世主。

    仲星晖很享受这样崇敬的眼神洗礼,在他原来的世界,他就是个喜欢鼎盛香火的人。

    奈何座下香火实在不丰,否则他也不会因为信仰之力匮乏而渡劫失败,阴差阳错来到这个世界。

    江雪在仲星晖显露星纹的时候,下意识地望向了魏柔雅,果不其然,魏柔雅不再遮掩她的星纹,深蓝色的星纹鲜艳妖冶。

    魏柔雅的双眼明亮,脸颊因为抑制不住的兴奋而泛红,脸上满是对作战的渴望,紧攥着拳头跃跃欲试。

    江雪眼神幽暗,看来,这一场仗,是非打不可了。

    江雪将戒指收起,调动起全身的注意力,星澜对付仲星晖,她看紧魏柔雅便是。

    星澜的机甲是湛蓝色,如同浩瀚的海洋,纵使民众们在仲星晖露出至高星纹后,有倒戈支持仲星晖的意思,星澜也浑不在意。

    他只想速战速决,搞定仲星晖这个不安分的因素,完成继任大典后,把星际外缘的威胁扫除。

    然后,愉快地迎娶江雪,过上跟媳妇儿耳鬓厮磨的小日子。

    星澜自持主神之威,纵然在这个世界发挥不出原来实力的万分之一,那也是主神,对付一个渡劫失败的散仙,自然不在话下,他要仲星晖死,仲星晖便不能活。

    可是,凡是总有例外,而星澜遭遇的这个例外,是自他有记忆后,鲜有耳闻的,可以被载为主界史册的例外。

    星澜和仲星晖开始交手的时候,一切都很正常,机甲撞击的声音,激光炮,镭射线什么的都是小场面,这场战斗平淡无味。

    就在仲星晖想着仲星澜实力不过如此的时候,星澜玩儿腻了,他不想同着仲星晖浪费时间,仅仅一击,仲星晖胸前的能量石就碎成齑粉,金色的机甲应声而裂。

    仲星晖瞳孔一缩,胸口闷疼,喉头涌出猩甜的味道,糟了,他要吐血了,仲星晖目光扫视台下众人,他不能在这些有归顺意图的人面前露怯。

    那口血,仲星晖生生咽了回去。

    “倒是有几分实力嘛,怪不得老东西想将指挥使的位置交给你。”仲星晖似笑非笑,眉毛高挑眼中平添了两分杀气,话音一转:

    “本座要开始认真了,不知道,这一招,你能扛得住吗?”

    仲星晖双手结印嘴中念念有词,一把宝剑凭空出现,化为千百个分身带着破空的架势,朝着星澜呼啸而来。

    眼看这招万剑归宗要将星澜穿成个马蜂窝,仲星晖露出狰狞的笑容,他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着这个胆敢伤他的人,会付出怎样惨痛的代价。

    忽而,仲星晖的笑容僵在了脸上,他不可置信地望着那面拔地而起的石墙,他的剑被石墙挡住掉落,剑身布满了裂纹。

    他的剑毁了!

    仲星晖双目赤红,那是他亲自打造的法器,用的是最好的陨铁,喂了他的精血,如同他的手臂一般,就这么毁了?

    抬手召回宝剑,仲星晖看着密密麻麻的裂纹勃然大怒,他凌虚踏步行至星澜面前,眼中惊疑不定喝道:

    “你不是仲星澜,你是谁!可是修仙之人?”

    民众的眼珠子都要瞪出眼眶了,他们从未见过这样的战斗方式,一个人,怎可不借助机甲凌空而立,又怎能凭空变出宝剑,石墙又怎会拔地而起?

    这不是修仙之人又是什么?

    星澜收起机甲神色平淡:“我的身份你不配知道,你并不是仲星晖,安分点,兴许我可以饶你一命。”

    仲星晖心间浮现出无数个念头,以刚才的情况来看,他眼前的仲星澜绝不是仲星澜本人,可能和他的情况一样,壳子是原本的,内里已经换了主人。

    这该如何是好?

    仲星晖摸不清对方的底细,他本来以为自己是天之骄子,这个世界独有的一份儿,现在多了一个跟他一样的修仙之人,那

    一样的条件,一样随之可见的天材地宝,他们两个究竟谁更高一筹?

    更别说,对方还担了个未来指挥使的名头,原本的身份就要比他高一头,仲星晖有些犹豫,要不要求和平分星际,或者,干脆些一战到底?

    魏柔雅坐在台下,将仲星晖的举棋不定尽收眼底,她的心高高悬起,她将全部的指望都压在了仲星晖的身上,如果仲星晖退缩了,她长久以来的努力和渴望就会化为泡影。

    这样的结果,绝非魏柔雅所愿。

    魏柔雅望向最前排的江雪,她发现哪怕这个时候,江雪的脸上都没有泛起一丝波澜,坐的仍旧笔直,举止得体。

    魏柔雅甚至觉得江雪嘴角挂着笑意,是对仲星晖的嘲笑,还是看仲星澜实力强横而露出的得意的笑?

    魏柔雅的指甲在掌心留下深刻的红痕,她做了一个决定,她再也找不到能在万众瞩目之下,将江雪狠狠踩在脚下的机会了。

    继任大典上,她必须跟江雪对战,为自己正名造势。

    魏柔雅要让众人知道,她魏柔雅比江雪要强上百倍,她要将那些怜悯唏嘘的目光,统统还至江雪身上。

    她会成为星际最闪耀的星星。

    魏柔雅稳了稳心神,对仲星晖传递密音,这是主仆契约带给他们的联系纽带,她的声音焦急中带着体贴:

    “大人,民众已经开始怀疑您的实力问题了,您若是错过了这次机会,恐怕再也不能赢过仲星澜的声望了,民众会以为您害怕仲星澜呢。”

    “大人,您可要三思啊!”

    仲星晖接到消息后不露痕迹地望向民众,看见他们当真在窃窃私语,原本对他崇拜的神情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质疑和好奇。

    不妥,若是不能一战成名,往后夺位可就不是那么名正言顺了。

    仲星晖不想被人当作谋逆之辈,他继任指挥使的位置后,要建立庙宇供奉自己,享受这些人的香火,获得信仰之力使修为大增。

    若是名声不好,这信仰之力怕是难得啊。

    仲星晖权衡利弊后,决意与星澜对战,在这得天独厚的条件之下,如果不能成为这个世界的主宰,真是白白来此走了一遭。

    喜欢快穿之带着主神去打怪请大家收藏:()快穿之带着主神去打怪搜书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