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魏柔雅冷静下来仔细想了想,她的仙术是仲星晖教的,仲星澜也是会仙术的,他怎么可能不教给身为他未婚妻的江雪?

    这么想着,魏柔雅心头的恨意舒缓了几分,江雪也未必是她的对手,仲星晖可是夸赞过她是得天独厚的体质,修炼起来事半功倍。

    魏柔雅迫使自己放平心态,她不跟江雪废话,朝着江雪施了噬魂法,她期待着江雪能化为肉泥血水,从这个世间消失。

    奈何,魏柔雅的愿望是不会实现的,江雪的赤金盾可是绝顶的护身法门,一击未中,魏柔雅不死心,接二连三地对着江雪施展各种阴毒的术法,都被赤金盾逐一挡下。

    魏柔雅喘着粗气停了手,她下意识地看向躲在盾后的江雪,魏柔雅发现江雪看她的眼神带着嘲弄,那是她最恨的表情。

    魏柔雅攥紧了双拳,厉声喝道:“你躲起来算什么本事,敢不敢出来跟我硬碰硬?”

    江雪摇头轻笑:“不敢,我怕你死的太快。”

    “你!魏江雪,你欺人太甚!”魏柔雅的表情因为极度的气愤和强烈的嫉妒扭曲,可怖的面容上,涂的鲜红的嘴唇一张一合,控诉着在魏家遭受的不公正待遇,以及江雪带给她的伤害。

    江雪耐着性子听完后掏了掏耳朵,表情无辜神色疑惑:“合着,我优秀是我不对了?魏柔雅你自己不行,就把怨气转移到我身上啊?”

    “我在外征战击退强盗的时候,几次都差点死在战场上,而你不过是在机械室模拟几次战斗,就在这里叫苦连天了?”

    江雪夸张地指了指魏柔雅的脑袋:“哎呦,魏柔雅你的脑回路还真是常人不能企及啊。”

    魏柔雅可不管这些,在她心里,没能跟江雪地位持平,那就是江雪的错,魏家的错,至于江雪为了那些付出了多少努力,流过多少血泪都能忽略不计。

    江雪收起赤金盾,正了正神色朗声道:“现在,该我反击了,魏柔雅,你要为你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

    魏柔雅还没来得反应,一击雷电就劈中了魏柔雅,魏柔雅登时跌落在地上呕出了一大摊鲜血。

    江雪并没有要了魏柔雅的性命,她要让魏柔雅活着,失去仙术,失去魏家的庇护,孤立无援的活着。

    这是比死更适合魏柔雅的惩罚。

    江雪唤来心腹将魏柔雅押了下去,那一击她用了十成的力气,受了重伤的魏柔雅且得些日子复原呢。

    解决了麻烦之一的魏柔雅,江雪和星澜同时将目光转移到了仲星晖身上,仲星晖深觉不妙,登时就要施法远遁,他的嘴角微微扬起:“爷不奉陪了,咱们后会无期!”

    仲星晖化作一团光影疾速而去,星澜挪到江雪身边冲她咧嘴一笑:“不急,让他跑一会儿,你打算怎么处理魏柔雅?”

    江雪替星澜拂去肩头的灰尘,温柔笑道:“毁了她的灵根将她赶出魏家,让她眼睁睁看着她最嫉妒的魏江雪坐拥一切。”

    星澜颌首揉了揉江雪的脑袋,轻快道:“解决完仲星晖任务就完成了,我们再留一段时间好不好?”

    江雪闻言望向星澜,看着星澜期待的样子,江雪不由地笑着点了点头,她对即将到来的那件事情隐隐多了几分希冀。

    仲星晖绕来绕去发现自己始终没有离开继任大典的现场,他慌了阵脚,他就知道星澜不会那么轻易放过他。

    见识到了星澜的可怖修为,仲星晖不敢露面了,哪怕他不能离开这个地方,他也隐匿了身形躲在不起眼的角落。

    仲星晖打算等星澜和众人离开后,直接舍了这肉身划破虚空而去,这个世界他不能再待下去了。

    江雪不像星澜那样有耐心,她眉头刚刚蹙起,星澜便心领神会,弹指一挥,仲星晖的身形显露出来,不受控制的朝着星澜飞来。

    仲星晖已经放弃了挣扎和抵抗,他面无血色的脸透露出一股衰败的气息,仲星晖的脑海里闪过无数个念头:

    是听天由命断送在此地,还是赌一把当着星澜的面元神出窍逃离,亦或是自爆金丹拉着星澜一起死。

    仲星晖绝望的发现他遇到了一个死局,他不甘心赴死,哪怕有万人陪葬,他这般惜命的人也不想死。

    可元神出窍后神魂薄弱,仲星晖怕他还没来得及撕裂虚空,就已经被星澜打的魂飞魄散。

    “你到底是谁?你这样的修为,为何偏偏要和我过不去?不若我们两个联手,只要你能放我一条生路,为奴为仆我心甘情愿。”

    仲星晖匍匐在地姿态卑微,他恨他现在这番没有骨气的话,可眼下最重要的是活下去。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个世界遍地是天材地宝,星澜的修为未必会一直比他强。

    星澜跟仲星晖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但仲星澜可不一样了,仲星澜明明白白的告诉过星澜,他要仲星晖死。

    所以,星澜不会对仲星晖手下留情,他懒得同仲星晖争辩,直接抬掌朝着仲星晖拍去,这一掌下去仲星晖会化为齑粉,身魂俱灭。

    仲星晖看星澜没有要放心他的意思,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在绝对的实力压制面前,一切小手段都无法达成。

    就在掌印即将落在仲星晖身上的时候,陡然间山崩地裂,狂风大作雷电齐鸣,白昼漆黑如夜,沧桑浑厚的声音从云巅传来:

    “主神大人,恳请你留小儿一命!”

    星澜收掌撤法脸色铁青,他把江雪拉至身后,声音阴沉的好似能滴出水来:“天道,你怎可口出妄言!你作出如此大乱会害了多少人的性命!”

    地面上深不见底的裂缝落进去许多人,还有的人被飞石砸中稀里糊涂的送了命,星澜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天道是如何衍生命运,但他能笃定,刚才发生的事情决不在推衍之中。

    这些死去的人,是因为天道的擅自变动而无辜丧命。

    星澜执掌主界一方秩序,向来公平公正,对于这些因为一己私利而迫使世界动荡,造成万人丧命的事情最为痛恨。

    所以,哪怕天道肩负着这个世界的重担,星澜也没有好脸色给它。

    江雪倒是很震惊,小儿?她的眼神锁定迷雾中的仲星晖,星澜只要取仲星晖一人的性命,仲星晖是天道的儿子?

    天道的儿子?!

    江雪的表情有些不受控制,她做任务者多年,跟不少世界的天道都有过交集,可它们是一群天地衍生的规则,肩负着一个世界的秩序,是无形的,哪里来的儿子?!

    江雪扯了扯星澜星澜袖子,对着星澜耳语:“天道还能生孩子吗?”

    星澜猛然间回头,江雪仰着头脸上是旺盛的求知欲,星澜一滞,这种事情。他该怎么跟江雪解释呢?

    说实在的,其实他自己都不太明白,天道生子这件事情,他也就在古神注上看过。

    星澜没有说话,他拍了拍江雪的手以示安抚,端起主神的架子沉声质问:“仲星晖是你的儿子?你既然能幻化出人身,还不快用人身来见我。”

    “是,遵大人法旨。”

    话音刚落,一个身着长袍的中年男子就出现在星澜眼前,两鬓斑白,眼角布满了皱纹,看着就十分虚弱。

    星澜曾在古神注上看过,天道妄动化而为人,其嗣不为天道所容,灭之。

    如果仲星晖真的是天道的儿子,又怎会存活至今?天道看着如此衰败,莫非是用了什么手段,保住了仲星晖?

    比星澜和江雪更懵的是仲星晖,天道?他只在修仙典籍中看过,他是天道的儿子,开什么玩笑,如果是真的,他下场怎会这般凄惨。

    天道是他爹的话,在这个世界他该横着走才是,眼看他都要死了,才跑出来说他是天道之子,扯淡。

    天道对着星澜拱手作拜:“见过大人,恳请大人能饶小儿一命,他尚未犯下过错,求大人网开一面。”

    星澜板着脸质问:“你既然身为天道,自然知道这世界的原本走向,仲星晖手段凶残,害了无数人,让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星际和平毁于一旦,他有多大的罪过,你心里最清楚,怎敢开口替他求情?”

    天道叹息一声,仍旧为仲星晖开脱:“大人有所不知,这一切都要怪我,要不是我妄动凡心机缘巧合化成人形,又与一人类女子相爱生下孩子,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天道走到仲星晖身边将他从地上扶起,眼神复杂地看着仲星晖轻声道:“你长得像你的母亲,我们父子阔别三千余年,今日终于再次得见,儿啊,我是你父亲。”

    仲星晖:???!!!

    他今年满打满算拢共才一千二百多岁,他们三千多年没见?

    仲星晖疑惑地望着天道,再看看神情肃穆的星澜,仲星晖挠了挠头,该不会是他们联合起来欺骗他吧?

    星澜听天道说完恍然大悟:“你自仲星晖一出生,就将他送往了别的世界,他多次轮回后将身上来自天道的气息洗净,你才再次出手将他引回原本的世界。”

    这个办法不可谓不精妙,虽然骨肉分离三千多载,但至少仲星晖能活下去。

    喜欢快穿之带着主神去打怪请大家收藏:()快穿之带着主神去打怪搜书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