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临南城已经平静很久了。

    这份平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已经有些记不清了。

    记忆中唯一深刻的便是他继位那一年,站在高台之上,冷冷的看着我,对我说出的那句“花知溪,你真令我恶心!”

    恶心?

    他说我令他恶心。

    我怎么就令他恶心了呢?明明前不久他才告诉过我,我是他在这没有一丝安稳的乱世中,唯一的一点儿安慰,这才不过几日过去,为何我就成了令他恶心的人?

    我想不明白。

    从我被关到这阴冷的地牢开始,已经很多年过去了,我也想了很多年,但却依旧想不明白。

    和他最熟悉的那些年里,他曾告诉过我,如果遇到解决不了的事,就要学会寻求帮助,不要瞎逞能。

    我记得他是最讨厌那样的人的,很不凑巧,从前我就是那样的人。但在知道了这件事后,很快我就改掉了这个习惯,然后对他更加依赖了起来。

    如今遇到这个问题,我想了那么久都想不出来答案,也算是他说的遇到了解决不了的事,所以我就一直在等着他来。

    但这么多年过去,我再也没有见过他,一面都没有。

    甚至完全可以说是一点儿消息都没有。

    与其说我是被关进了地牢,不如说我是被关在一个密不透风的铁盒子里。

    因为这里除了我之外,再没有其他人的存在,甚至就连一只老鼠都没有。

    我是这里唯一的活物,但是现在,我也快活不下去了。

    这里什么都没有,我没有任何食物,从被关起来的那一刻开始,我没有吃过任何东西。

    不过这里的水,倒是多的很。

    每隔一个时辰,它们就会上涌一次,从地面开始,经过我的脚踝,漫过我的头顶,然后再往更高的地方涌去。

    从它们漫过我的头顶,到它们开始散去,整个过程长达半个时辰。

    夜以继日,周而复始。

    我一点都不喜欢水,但是它们却成了我活下去的必需之物。

    我不止一次站在冰冷的水里想起他,他可真是残忍啊!

    “阿溪,近来我得到了一件宝贝,你可有兴趣?”

    “这个啊,这个是仙府赠予的辟谷丹,我听前来赠丹的小师父说,吃了这个可以保持十几年不饿,是不是很神奇?”

    “阿溪,今日我把这个交给你,你帮我试试功效吧!”

    “诶诶诶,阿溪你不要生气啊,我没有嫌你吃的多,你一顿才吃多少啊,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我怎么舍得让你十几年什么东西都不吃!好了,不要生气了,我带你去三途坊玩,给你买好吃的!”

    “你真的要吃?我只是开玩笑的,你没必要好吧,既然你执意如此,那我便依你了。”

    “诺,辟谷丹。”

    想来那时我真的是傻的可以了,居然被他三两句话说的心甘情愿吃了那颗辟谷丹,现在想想,他那时怕是已经想好了要怎么处置我,可怜我还一点儿都没有察觉到,先是如他所愿吃下了辟谷丹,然后在什么都不清楚的情况下,被他关在了这里。

    可能在吃下那颗辟谷丹的时候,我心里是有赌气的成分的,但不管如何,都算是我自愿吃下的,这件事只能怪我傻,怨不得别人。

    可。

    可我还是想要一个答案。

    我就是想问问,问问他为何要这样对我,问问他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居然让他觉得我觉得我恶心!

    除了那些令我讨厌又不能或缺的冰冷的水之外,那颗辟谷丹是唯一能支撑我从这里出去的东西,它可以保证我在这里活十几年,但是

    我活不了那么久了。

    因为长时间泡在水里的缘故,我的身体已经浮肿的不成样子,脸也肿的像是挨了揍一样,但这并不是我说那句话的主要原因。

    呵!

    反正已经没有那个能让我生出在他面前呈现出最好的模样的念头的人了,我还在乎什么样貌啊!

    真正让我活不下去的原因,是因为左胸膛中那颗曾经为他剧烈跳动的心脏,开始慢慢停止了。

    溺水的窒息感一次接着一次袭来,再加上被他废去了一身护体功法,那颗心脏早就已经不堪重负。

    原本在几年前我就应该死了,但也许是因为心中执念太深,它又支撑着我活到了现在。

    我等了他那么多年,太累了。

    水流声在我耳边响起,它们漫过我的脚踝,漫过我的膝盖,漫过我的腰际,在经过我的心口时,我闭上了眼。

    终于。

    不用再等下去了。

    当熟悉的感觉传来时,我已经感觉不到心口那道微弱的跳动了。

    我的意识开始慢慢消散,迷迷糊糊之际,远处响起了锁链碰撞的声音,紧接着我听到了急促的脚步声。

    不知是不是错觉,周围的水好像没有了,我又能呼吸了,但是,已经不需要了。

    意识彻底散去时,地牢的门打开了,然后,我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那份温暖曾经让我痴迷,现在依旧如此。

    我知道是他来了。

    他终于来了,但我已经不想再见他了。

    幼时相伴三载,分离,再见,他说他需要我,我便留在了他身边。

    接着相知十年,相恋,生怨,他说他恶心我,我便再留不下去了。

    想我也曾是名动江湖的一代佳人,最后却落得个这样的下场。

    罢了,这辈子就这样吧。

    爱恨一场皆匆忙,如若有来世,我再也不要来临南,再也不要留在你身边了。

    少城主,知溪走了,你多保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