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一想到这里,风无意就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但他很清楚莫秋词对于元朝说的那些事,是怎么样的一个想法,所以就在心里长出了一口气,将那种感觉给压了下去。

    “阿言,你要不要听听关于元朝的那些事情呢?”他看看莫秋词,勾起唇角朝她淡淡地笑了笑。

    听见他的声音响起,以及他的问题。莫秋词就抬起头来,朝他看了去。

    在看清楚风无意此时脸上的表情时,她就微微皱起了些眉头。

    她好像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了,但就是有一些不太确定。

    “风无意,你是不是还想着让我去和元朝谈一谈关于漠星的事情?”莫秋词在开口回答他那个问题之前,先和他传了个音。

    她得先问清楚自己想知道的事情,然后才能回答他的问题。

    听见她的声音在自己脑海中响起,风无意就同样用传音的方式,回答她道:“我确实有这个想法,但这件事主要看你。你若是不想那样做的话,就按照你的意思来,不用理会我的想法的。”

    他这话的意思,就好像是在说,我的意见仅供参考一样。

    莫秋词听了他的回答,片刻之后,就开口回答他道:“嗯。你说吧。”

    她回答了风无意之前问的那个,关于她要不要听听和元朝相关的那些事的问题。

    闻言,风无意就愣了下,然后很快就回过了神来,看着她笑了下:“好。那我便跟你们说说他吧。”

    莫秋词是什么意思他已经很明白了,她参考了他的意见,又遵从了自己内心的想法,最后就决定要找个合适的机会,再去一趟沉香苑,和元朝好好谈谈关于漠星的那些事情了。

    此时的元朝还不知道自己还能见到她,他原本以为,经这一次后,风无意肯定不会再让她到他那里去了,但谁承想,就在当天夜里,他们就又来了。

    对此,元朝自然是十分乐意而又感到激动的。但在生出这些情绪之前,他先是在看到风无意带着莫秋词进来的时候愣住了。

    一直到他们两个在他面前停下,他才反应过来,疑惑地朝风无意问道:“你你们怎么又回来了?”

    他原本是想问,风无意为何还会将莫秋词带来见他。但他觉得现在问这个是完全没有一点儿意义的,所以他就在问出口之际,快速更换了问题。

    此时,他依旧在院子里的凉亭中坐着,只是原本摆放在他面前的那三杯茶,已经没有了。

    在他们走后,元朝就将杯子里剩余的茶给泼了。然后又将杯子涮干净,放回了原本的地方。

    如今,风无意和莫秋词又来找他来了,那他就再次取出了两个杯子,给他们倒了水。

    风无意拉着莫秋词在他面前坐下,而后回答他道:“来和你说说关于漠星的事情。”

    他如实将他们两个现在来此的目的说了出来。

    本来元朝在看到他们来的时候,就已经觉得很惊讶了。那惊讶的情绪好不容易散去,现在听了他这话,他就再次惊讶了起来。

    他着实没有想到,他们这次来,居然是为了漠星的事情而来!

    不过,元朝在惊讶的同时还疑感了起来。

    那这是不是就代表着,莫秋词相信了他之前说的那些话,并且认同了关于她其实就是漠星的这个情况。

    看见他的情绪瞬间变得激动了起来,风无意就知道他这是想到了什么。

    “别这么激动,阿言她只是来了解一下情况而已,并没有生出你以为的那个想法。”为了不让他想那么多不切合实际的东西,他就传音跟他说明了情况。

    元朝听见他的声音,就瞥了他一眼,淡淡道:“以后我这院子里屏蔽的一切通过传音联系的术法,应该把你的也算上。”

    自古以来,他这沉香苑里是不允许有任何术法的使用的。当然,这其中并不包括他自己,以及风无意。

    所以早些时候,当花知溪在发现柱子上有血腥味传来的时候,传音问他有没有感觉到,其实根本就没有传给风无意,因此他才没有任何反应。

    本来关于这件事花知溪还是记得的,但在经历了花知夜的事情,然后从沉香苑走出去之后,她就将这件事给忘了一干二净了。

    都不记得了,自然就没有再和风无意说起这件事,要不然的话,风无意肯定会告诉她,他当时为何不传音回答她的问题,甚至是关于那根柱子上,存在着血腥味的这件事。

    听了元朝的话,风无意顿时就不乐意了:“你要是真的这样做的话,那我以后可就再也不来找你了。”

    其实原本在最开始,在他这沉香苑里能成功使用术法的人就只有他一个,但因为之前风无意的事,所以他就也允许了风无意可以在这里使用术法,虽然他那时候已经不能像他那样再随心所欲地使用术法了,但传音至少还是可以的。

    见元朝不搭理自己了,风无意就又道:“本来我也就只能传传音了,难道你现在就连我这唯一一项能使用的能力也要剥夺吗?”

    他说着语气里就带了些许委屈的意味,元朝闻言顿时白了他一眼,然后风无意就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了。

    他们两个没再继续传音下去,在将注意力收回之后,元朝就先是问了他们一句:“你们晚上吃过饭了吗?”

    此时天已经黑了,时间也不早了,按理说他们两个应该已经吃过饭了,但元朝还是在和他们说正事之前,问了他们这么一句。

    他在将这个问题问出口的时候,视线是落在莫秋词脸上的。

    看见这样一副情况,风无意就伸手在他面前打了个响指:“不要这么赤裸裸地看着我的阿言。”

    不管他和那个漠星是什么关系,而莫秋词在这个世界里的身份又和漠星是什么关系,现在的她就只是他的,是完全属于他一个人的阿言。

    莫秋词从坐下后,就一直低着头在喝水,本来她根本没有要抬头看他们的意思,但在听见他这话的时候,却是不自觉的抬头朝元朝看了去。

    感觉到她的视线,元朝就扭头再次将视线落在了她脸上。

    两人这一对视,莫秋词的脑海中顿时就响起了一道让她觉得很是熟悉的声音。

    “阿朝,今天我又被师父骂了。他说我就是一个小废物,总是练不好清心咒。”

    就在这道声音响起的同时,另一道熟悉的声音,就又紧跟着响了起来。

    “你不是小废物,而是小傻子。以后他若是再骂你的话,你就说你再也不要陪着阿朝了,你要离开这里,然后他绝对就不会再骂你了。”

    之前的那道声音,紧跟其后响起:“那还是让他继续骂我吧。”

    “为何?你不是觉得被骂了很伤心吗?为何还想着让他继续骂你?”

    “被师父骂的确很伤心没错,但相比于这个,对于我来说,若是离开你的话,我会更加伤心的。所以,就让他继续骂我吧。”

    “”

    “阿朝,我会永远陪着你的,就像以前跟你保证过的那样,永远都不会从里身边离开。”

    “好。那漠漠既然这样说了,可得说话算话,永远都不能离开我。”

    “嗯嗯!”

    伴随着一道坚定的声音响起,那两道声音瞬间就从她的脑海中,消失不见了。

    莫秋词愣住了,她皱起眉头紧紧盯着面前那人。

    方才她听到的那两道声音,其中一道就是此时坐在她面前那人的声音,而至于那另外一道,如果没有听错的话,是她自己的声音。

    那个她曾梦到过的,叫作漠星的姑娘,原来不仅和她长得像,说话时的声音,居然也和她如此想象。

    其实,若是说的准确点儿的话,并不是想象,而是完全一模一样。只是不知为何,莫秋词心里对此特别排斥,一点儿都不想承认这个事实。

    她的视线让人根本忽视不得,而且因为元朝本来就是看着她的缘故,见她那样,他就也跟着皱起了眉头。

    既然他们两个互相打量起了对方,风无意就没有打断他们,就那样沉着脸坐在一旁,端起茶杯往自己嘴边送。

    只是刚将茶杯送到嘴边,他就一点也不想喝了,于是就又将它放回了桌上。

    莫秋词和元朝对视了好久,但只有他们两个知道,莫秋词虽然是看着他的没错,但她的注意力却是并不在他身上。

    她在透过他想什么事情,而且那件事就是和他有关的。

    意识到这一点,元朝的心里就生出了些许欣喜之意。他觉得她肯定是想到了他们以前的那些事,所以才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的。

    事实证明,他想的完全没有一点儿错误,但因为莫秋词并不愿意承认的缘故,在她回过神来之后,就没有再将视线落到元朝脸上,甚至一点儿要和他说话的意思都没有。

    见状,元朝心里原本生出的那点儿欣喜知溪,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失落。

    原本他以为,等莫秋词回过神来之后,肯定会和他说起以前的事情的。就算她不这样说,再不济也会和他说说话。谁承想她不仅没有要和他说话的意思,甚至根本理都不想理他。

    元朝觉得失望极了,他满心欢喜地等待着她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起,期待着她和自己说起以前的事,甚至是再朝他叫一声“阿朝”,但最后到头来,这一切不过是他的一片奢望和幻想罢了。

    莫秋词非但不会这样不说,现在会不会理他都是一回事了。

    因为风无意并没有参与他们之间的这件事,所以他就是三人之中,思绪最清楚的那一个。

    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在看到他们两个互相变了脸色时,他就知道他原来的那个想法是对的了。

    莫秋词在这个世界里的身份,应该就是她之前梦到的那个,元朝说叫作漠星的姑娘。

    只不过,他还是什么都没有说,依旧保持着那副旁观的架势,一边坐在那里喝着茶,一边等着他们开口说话。

    喜欢穿书指南之翻身做女主请大家收藏:()穿书指南之翻身做女主搜书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