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他们盯着寒鸦看了没多久,寒鸦就将落在严期背上的手收回,然后把视线落在了莫秋词脸上。

    见他此时微微皱起了些眉头,莫秋词心里就顿时生出了一种特别不好的念头来。

    她紧跟着皱起眉头,看着他问道:“怎么样?他的妖丹是不是真的出现了什么问题?!”

    本来寒鸦的脸色就不是特别好,听见她这个问题后,他的脸色就更是不好了。

    见状,莫秋词就明白,事情肯定就像是他们说的那样,严期体内的妖丹出现了什么问题。

    “寒鸦,你要实话告诉我。”见他一脸欲言又止的模样,莫秋词就又开口说道。

    这下,寒鸦没有再迟疑,他舔了舔嘴唇,看着莫秋词说道:“小秋,如果没有看错的话,他的妖丹被人切走了三分之二。所以,他才会变成现在这副总是睡不醒的样子的。”

    就在他施法给他检查的时候,很快就发现了这其中的问题。

    按照常理来说,每个妖怪的妖丹虽然大小可能不一样,但一般情况下肯定都是完整的。但,严期体内的那个妖丹,却是少了至少三分之二。

    虽然不知道他的妖丹为什么会少了那么多,但寒鸦知道那少了的妖丹绝对是被别人强行切下的。

    “妖丹少了三分之二!?”莫秋词闻言顿时疑惑了起来,“为何会少三分之二?!”

    “关于这个原因我不是很清楚。”寒鸦说着朝她摇了摇头,紧接着又道,“不过可以确定的是,那少了的三分之二是被别人强行拿走的。”

    目前为止,他们能知道的信息也就这么多。至于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是什么,那就得等严期醒来之后,问过他才能知道了。

    众人没有再说什么,先安心吃了早饭,然后才再次开始商量起今天要做的事情。

    邢袅袅自城主府离开之后,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但有一点他们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她并没有回去。

    只要她一天没回去,那关于她的这件事情,就是他们值得在意的事情。所以,莫秋阁里的人就开始帮忙找起了人。

    说完了这件事后,接下来就是风无意的事情了。

    花知溪说要出去转转,复江寒便带着她出去了。当然,和他们一起的还有墨映弦,以及莫秋词。

    寒鸦原本也是要去的,但因为严期的事,他就不打算和他们一起去了。想着等严期醒来的时候,好尽快了解一下让他丢了那三分之二妖丹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花知夜自然也留下了,毕竟风无意的事,还需要他帮忙。

    不过在他们走的时候,他却是将钱袋解下,强行塞给了花知溪。

    刚开始花知溪是不打算要的,但因为之前让元朝帮忙的时候,她身上的银子全部都给了他。然后她又想着她们去外面转,可能会买什么东西,所以她就接住了。

    尽管,莫秋词和墨映弦身上都有银子,但她还是想着要给她们买东西。

    等他们出去之后,寒鸦就将严期放在了一旁的凳子上,然后听风无意和花知夜说起了他的那个打算。

    他们已经在一起待了好久了,所以关于对方的事情他们都是有所了解的。

    当他听到风无意说需要找个厉害些的人帮忙的时候,他就自请要帮忙。

    “风公子,你觉得我可以帮你这个忙吗?”他看着风无意,试探性地问道。

    “我们几个平日里总是待在一起,关系太亲近了。”风无意扭头看着他,朝他摇了摇头,“你完全没有那个理由对我出手啊!”

    听他说完,寒鸦一想也是,于是就将这个想法抛出了脑海。

    “那你觉得谁合适?”花知夜在他说完后,就问了句。

    在他看来,此时他心里肯定已经想好了那个合适的人选。而且,那个人肯定还和自有关系。要不然的话,他就不会拉着他,和他说起这件事了。

    风无意收回落在寒鸦脸上的视线,看着他回答道:“顾淮。”

    他没有丝毫迟疑,直接将心里最合适的人选说了出来。

    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花知夜顿时皱起了眉头,他看着风无意,一脸“你不是在开玩笑吧!”这样的表情。

    但很显然,风无意并不是在开玩笑。

    他盯着花知夜看了会儿,见他还是那副难以置信的表情,就笑看问了他一句:“你看我像是在和你开玩笑吗?”

    他这样哪里像是在开玩笑的意思,花知夜闻言顿时合上了因为惊讶而微张的嘴,而后皱起眉头不解地盯着他问道:“不是,你为何会想到他呢!?”

    花知夜不是很理解,让风无意想到请顾淮帮忙的原因是什么。他甚至根本不能理解,他想请谁帮忙不好,为何偏偏是顾淮!

    风无意当然知道他和顾淮之间是个怎么样的情况,但若不是实在想不到合适的人选了,他也不可能来和他说这件事。

    “花知夜,我知道你小时候总是被他欺负,但今时不同往日,你这都已经长大了,他肯定不会再像小时候那样对你了!”他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先说了这么一句,尝试着用这样的方式来劝他答应帮忙。

    若是其他的事情的话,花知夜肯定义不容辞,直接就答应他了。但这件事和别的事情不一样,这是关乎于童年阴影的情况,所以花知夜就丝毫都没有要帮他的意思。

    “这次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可能帮你去和他说的。”他的态度特别坚决,在说完之后,甚至直接起身,快步离开了院子。

    速度快的让风无意还没来得及喊他,他的身影就消失在了他的视线中。

    “真是的!一遇上顾淮的事,比谁跑的都快!”风无意在看见这种情况后,没忍住吐槽了一句。

    这话传进了寒鸦耳中,而他又看到了刚才花知夜的反应,所以就好奇了起来。

    “风公子,为何你说到那位顾淮的时候,花公子的反应会这么大?他是真的觉得挺好奇的,因此就问了出来。

    风无意闻言扭头将视线落在他脸上,然后笑着回答他道:“因为那人是花知夜的童年阴影。”

    童年阴影!?

    听见这个回答,寒鸦顿时皱起了眉头。

    很快,他就又听风无意和他解释道“这个顾淮就是之前我们来临南的时候,遇见的那批杀手的主子,也就是千影阁阁王。而他呢,又是花知夜小师叔云双的心上人。所以在我从花禅派离开之后的那几年里,他在青源山的时候,就总是会被顾淮欺负。”

    刚开始被欺负的时候,他就总是躲着顾淮。但没想到顾淮还闲着没事干,在他故意躲他的时候,专门跑去将他给找出来。然后,继续欺负。

    次数多了,他干脆就也不躲了。每次顾淮去青源山找云双的时候,他就紧紧跟在云双身边。最初只是寻求一个庇护,慢慢的他就找到了窍门,有时候甚至还故意捉弄他,让他在云双面前不好过。

    当然,他这样做会得到什么样的后果,那可就是不言而喻的了。

    每次只要他在顾淮和云双之间捣乱了,顾淮就不会轻易绕过他。

    他做的越是过分,顾淮就做的比他还要过分。久而久之,他就成了花知夜的童年,不,应该说是少年阴影。

    直到现在,只要一提起顾淮,花知夜就避之不及。就像是刚才,瞅准了机会他可拔腿就跑了。

    风无意对此很是无奈,不过在他无奈的同时,还觉得有些烦。

    这花知夜要是不帮他的话,那他该怎么和顾淮说这件事,然后让他帮忙啊!

    “唉!”随着一声长叹出口,一个念头在风无意脑海中生了出来。

    其实根本不需要花知夜去找顾淮的,既然千影阁是江湖中有名的杀手阁,那他只要找人去做一个委托,不是就可以了嘛!

    在这个念头生出来的瞬间,风无意就不觉得愁了。但当他准备说给寒鸦听得时候,新的问题就又生了出来。

    说起来,在上次的事情之后,顾淮肯定就知道他们都是谁了,所以因为他身份的缘故,他就有些担心千影阁会不接关于他的委托。

    除了这个之外,剩下需要担心的事情就是,若是千影阁能接下这个委托的话,怕是需要花上很多银子。

    不过钱不钱的对于现在的风无意来说,根本不重要!

    在他看来,只要是能将自己的力量给拿回来,那不管花上多少银子,他都是愿意给的!

    所以,他此时需要考虑的问题,就是千影阁会不会接下这个委托了。

    见他本来都已经舒展的眉头,再次紧皱了起来,寒鸦就问他:“风公子,你是想到了什么解决的办法吗?”

    他试探性地将这个问题问出口,当风无意听见时,就回过神来,把视线落在了他身上:“嗯。确实是想到了一个可以解决的办法。”

    还不等寒鸦给他祝贺,他就又道:“只不过,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成。”

    这世上不确定的事情多了去了,但不能因为不确定就不去干啊!

    风无意自然也是明白这个道理的,所以他就在和寒鸦说完后,不等他问什么,就把自己的想法,说给了他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