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见寒鸦在听了他的话后很是不解,风无意就先和他说了这些。

    然后,等他回过神来,问他那件事是什么时,这才回答他道:“许是因为第一楼传出来的那个颠倒黑白的故事,然后我就被邢袅袅的忠实爱慕者给盯上了。”

    邢袅袅毕竟是一国公主,就算她的性子再恶劣,脾气再不好,在她的大向朝里,爱慕她的贵公子富少爷还是多的数不清。甚至还有很多她的忠实维护者。

    所谓忠实维护者,说白了就是想借着邢袅袅的身份,走向那条发家致富的道路罢了。

    从莫秋阁那里拿到的消息说,风无意被她的一个忠实爱慕者给盯上了。而且,如果消息可靠的话,那个爱慕者还富甲一方。

    所以,若是他坚定一下自己要教训风无意,从而讨好公主的心的话,那他肯定不会心疼银子。

    只要有银子,而且是多的数不清的银子。那想必千影阁应该不会做出顾虑到他的身份,而不接下那个委托的事。

    “所以现在,我们就要等那位大把大把的花钱了。”风无意将最后的决定说出来,然后将吃剩下的果核,扔到了一旁的垃圾箱里。

    寒鸦听他说完,总觉得心头有一种不怎么好的预感。但他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朝他点头应了一声。

    若是要他来说这件事的话,那他觉得与其他们这样等着,还不如他换一个模样,去找那千影阁下委托。

    现在这样的情况,若是那个邢袅袅的忠实爱慕者临阵脱逃的话,那他们可就得重新想办去了。

    重新想,自然就得浪费时间。所以寒鸦觉得,那是一个特别得不偿失的决定。

    见他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风无意就挑了下眉头,和他说道:“想说什么你就直接说出来,说不定你想到的刚好就是我没想到的。”

    知道那让他犹豫起来的事情就是方才他和他说的这件事情,所以风无意就引导着他将他的想法给说出来。

    本来寒鸦是不打算说的,但听了他这话,他就觉得还是说出来比较好了。

    “风公子,与其等着那位去找千影阁下委托,我换个模样去下不是更快吗?”他将自己的疑问问了出来。

    “是更快没错,但不说银子的花费了,若是你去的话,因为气息无法改变的情况,所以还是很容易就会被发现的。”风无意是考虑过这件事的。

    一开始,他也有想过让寒鸦换个模样去找干影阁下这个委托,但就是考虑到气息的情况,所以他就打消了那个念头。

    虽然道理的确是这个道理没错,但寒鸦还是觉得这样做特别浪费时间。

    “可是风公子,若是到时候那个人半途而庞,放弃了那个想法,那我们岂不是就又要重新想办法了嘛!”

    “想办法这只”

    “或许我可以帮这个忙。”

    风无意的话刚说到一半,就有一道声音突然响起,然后打断了他的话。

    在这道声音响起的同时,正在说话的两人就不约而同地将视线移到了一旁的桌子上。

    声音就是从那里传来的,只不过和他们平日里听到的那道声音,有些差异。

    见他们都把视线落在了自己身上,严期就又道:“不要这样看着我,我是说真的。若是你们觉得合适的话,我应该可以帮这个忙。”

    方才打断风无意的人就是他。

    听他又重复了一遍刚才说的那句话,两人并没有接过他的话继续说些什么。

    桌子上坐着的这只小老虎,依旧是之前他们认识的那个小老虎。但,他的声音,却已经不是他们熟悉的那道声音了。

    很快,风无意的疑问就出了口:“这是你的原声吗?”

    若是没有猜错的话,这道声音才是严期原本的声音。而他之前和他们说话的那道,是他刻意装出来的。

    在风无意将那个问题问出来后不久,严期就看着他们点了点头。

    风无意的想法是完全没有错的,之前他和他们说话时的那道声音,就是他刻意装出来的。而现在这道,才是他的原声。

    见他这样的行为,寒鸦就觉得他可能是打算要和他们说说他的事情了。

    对此,寒鸦当然是高兴的,就是目前还不知道,他的这个想法准不准确。

    现在不是问这个的时候,所以寒鸦就没有说什么,只听着他们两个在那里说话。

    “你要怎么去找千影阁下这个委托?”难道就以现在这副模样吗?一只小老虎!?

    风无意有些想不明白这个问题,虽然他没了修为,但还是能感觉得到,他的修为并不好,甚至可以说是有些虚弱的。

    以他现在的修为来看,他可是丝毫都不具备幻化成人形这个能力的。

    那他,要如何帮他的忙呢?

    严期知道他的疑惑点在那里,于是就没有说什么废话,而是直接和他说道:“虽然我确实不能幻化成人形,但是我可以附身。”

    附身,便是以魂魄的形态附身到其他人身上。若是被附身的那个人没有什么修为的话,那在这期间是根本不会耗费自己多少灵力的。

    只不过,因为这个术法比较邪,所以很少有人会。

    就拿风无意来说,当初他修炼的时候,学会的也就只有操控了。

    所谓操控就是字面意思。它和附身是完全两码事,唯一的相同点就是用被施法的那个人的身体,以及名义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所以,在听到严期说他可以附身的时候。风无意就被惊讶到了。

    “你会附身这种术法?”不等脸上诧异的表情散去,他就直接问了出来。

    “嗯。”严期应了一声,而后停顿了下,这才继续和他们说道,“正是因为这道术法,所以我才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的。”

    这下寒鸦可以确定,他是真的有要和他们说起,有关于他以前的那些事情了。

    只不过现在不是说那个的时候,他们得先把去千影阁下委托的这件事,给解决了。

    风无意好像明白了些,他说那话是什么意思。

    “你是想找到那个人,然后施法附身到他身上,借着他的身体和名义,去千影阁下委托吗?”

    风无意问的这个问题,就是严期心中所想。

    于是,他便在风无意问完之后,看着他点了点头:“嗯。我就是这个想法。

    若是他们知道那个人是谁的话,这的确会是一个好办法的。只是,花知夜只和他说了有那个人的存在,但至于那个人是谁,他还并不知道。

    想了想,他便道:“等花知夜回来之后,我们再商量商量看吧。”

    现在花知夜还没有回来,他们就算是说好了,没有他的帮助,也是做不成的。所以,在风无意说出这句话后,他们就没再说这件事。

    严期重新趴回了桌上,他已经不饿了,但却又开始困了。

    困意来袭后,没一会儿的功夫,他可就睡着了。

    等寒鸦扭头朝他看去,打算和他说话的时候,结果就发现他已经睡熟了。

    “怎么现在清醒的时间越来越短了呀!”寒鸦微微皱起了些眉头,看着他嘟囔了句。他的声音不算是太大,但也足够让风无意听见了。

    虽然没听清楚他说的是什么,但当风无意扭头朝他看去,发现他正盯着严期看的时候,就知道他是在说和严期有关的话。

    “怎么了?”风无意问了句。

    听见他的声音,寒鸦扭头朝他看去,然后皱紧了眉头:“风公子,在你回来之前,严期他才刚醒没多久。结果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可就又睡着了。”

    之前莫秋词让他给严期查明情况的时候,他也在场,所以就很清楚他这不是正常现象。

    “那在我回来之前,你可有问出来些什么?”风无意和他一起,将视线落在了已经熟睡的严期身上。

    关于他的来历,肯定不怎么简单。要不然的话,他也不可能会“附身”这种术法,甚至还说出了那样的话。

    “他那时候没有要跟我说的意思,还是在你回来了之后,他才慢慢有了那样的意思。”

    寒鸦停顿了下,继续说道:“本来在风公子你说了等花公子回来的时候,再说关于去干影阁下委托的那件事之后,我是打算趁热打铁问他的。但我属实没想到,他居然又睡着了。”

    这期间根本没有隔多久,但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刚才还在那里说话的严期,就失去意识,陷入了沉睡。

    若不是知道这是有原因造成的,那他就不得不佩服一下他的这项秒入睡的能力了。

    “那没办法,还是等他醒来的时候再说吧。”风无意没有再继续看他,他回过头来,将视线落在了院子门口。

    在他移开视线不久,寒鸦就也在一片无奈中,将视线给移开了。

    说起来,莫秋词他们出去已经很久了。按理说这个时候怎么也该回来了,但在这城主府周围,却是一直都没有出现他们的气息。

    寒鸦瞥了眼风无意,在看到他将视线落在院子门口时,也跟着将自己的视线落在了那里。

    于是,他们两个就坐在那儿,一起等待着莫秋词他们回来。

    喜欢穿书指南之翻身做女主请大家收藏:()穿书指南之翻身做女主搜书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