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本来在听了她最开始说的那些话时,复江寒就已经觉得有些尴尬了。谁承想,她居然又走到他身边,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这让复江寒直想抬手捂脸,却因为花知溪在身边的缘故,又捂不得。

    于是,他那张长原本还尽是慌乱和惊慌的脸上,就只剩下难堪以及绝望的表情了。

    回想起刚才自己那个极力解释的样子,复江寒就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真是的!原来是他会错意了!真是让人尴尬!

    花知溪此时就站在他身边,自然很快就感觉到了他的情绪。所以,她就在拍了拍他的肩膀之后,手快速下落,轻轻捏了下他垂在腿边的手。然后,就顺势牵住了他的手。

    在她牵住的瞬间就感觉到一道有些大力的力道从手上传来。

    风无意回握住了她的手,然后将自己此时的情绪,更加清晰地传到了她心里。

    莫秋词也不是没有眼色的人,见状,她就笑着和他们说道:“本来是有些介意的,但在听到那位小小姐是谁后,就不介意了。”

    闻言,复江寒和花知溪就同时将视线落在了她脸上。

    “为何在知道小小姐是谁后,就不介意了呢?”复江寒还是没有回想起关于莫秋词身份的那件事,所以当他听到她这么说时,心里还是有很多疑问。

    “因为我知道齐幽幽和风无意之间真正是什么关系。”莫秋词回答了他的问题,而后又加了句,“同时,我也知道她原本的结局是什么。”

    听到她说“她原本的结局”时,复江寒就瞬间想到了什么。他猛地意识到,莫秋词和他们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要不然的话,也不会发生刚才那个情况了!

    复江寒真是服了自己的脑子了,但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而且莫秋词并没有在那件事情上多说什么,而是转移了话题。他就知道,她是什么意思了。

    既然话题都已经不一样了,那他也就没有再觉得尴尬什么的。

    “闻姑娘,小小姐最后的结局是什么?”

    话都已经说到这里了,那他再了解一下也是没有什么不妥的。

    “关于那位的结局,我只知道原本的,并不知道现在的。”

    这种话莫秋词已经说了很多次了,所以其他人都知道她是什么意思,又为何要这样说。

    等复江寒他们点了点头后,她才继续和他们说道:“在本来的结局里,齐幽幽最后去了青幽山,并且在那里遇到了另外一个让她心动的人。然后,她就一直留在那里,就像是追逐风无意那样,去追逐那个人去了。”

    这就是原著里,关于齐幽幽最后的结局。但就是不知道现在,她的结局还会不会是这个了。

    “青幽山!?”花知溪在听她说完后,很快就发出了疑问。

    “嗯。”莫秋词以为是自己刚才说错了,但等她想了一遍后,并不觉得哪里错了,所以就又重复道,“青幽山。”

    青幽山就在青澜城旁边不远的地方,说起来也算是一座仙山。不过,那里和福泽山这种有名并且纯净的仙山相比,其中多的是心术不正的人,以及吃人肉喝人血的妖怪。

    因为,当花知溪听到这个地方时,所以才会觉得有些惊讶。

    她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就又问了一遍。但莫秋词却告诉斥她,她没有听错,那个地方就是青幽山。

    见她一脸难以理解的表情,莫秋词就看出来了她这是在担心什么。然后,她便再次和她说道:“青幽山上是有心术不正的修士,以及吃人肉喝人血的妖怪。但是除此之外,还有好人和好妖怪。而值得一提的是,齐幽幽的运气不错,就遇到的那个,就是一个好人。”

    说到这里,莫秋词停顿了下,而后又道:“不过至于最后他们两个有没有在一起,那我就不知道了。而且之后的情况会不会按照这个情况发展,我也不是特别确定。”

    情况很有可能会发生改变,但不管如何,现在他们已经触发到齐幽幽这条线了,所以应该用不了多久,她就会见到那位的真容了。

    见那边拉着手的两人,脸上皆是一片复杂的表情。莫秋词就拉过墨映弦,走到花知溪旁边又拉过她,然后一边强行拉着她们两个往前面的一个铺子里走,一边开口说道:“船到桥头自然直,该发生的事迟早都会发生的。若是不该发生的话,那不管如何它都是不可能会发生的。所以,我们就不要想那么多了,当下最重要。”

    活在当下才是最重要的,与其去想那么多根本不知道会不会发生的事情,还不如开开心心地去买些喜欢的东西。

    因为墨映弦原本就没有进入他们此时这个状态的缘故,对于这件事她始终都保持着一种局外人的态度。所以,当她听到莫秋词这话时,还极其认同地点了点头。

    花知溪在看到她们两个这样时,就觉得挺有道理的。然后她就没有再想那么多,回过神来,将注意力落在了她们身上。

    而她们此时正在走去的那个铺子,是一个专门卖首饰的铺子。

    花知溪扭头看了莫秋词一眼,见她身上什么都没有戴,头上也除了一根木簪子之外,啥都没有,就觉得她们现在去的确实是一个好地方了。

    虽然莫秋词是随便挑了个地方,带着她们往那里走去的。但当她看见那个铺子里面卖的是什么后,就觉得自己随便挑的这个地方,还是很可以的。

    刚好可以趁着这个机会,进去买个簪子。

    她每天早上挽头发的时候,就总是会担心,自己头上那根木簪子会突然断了。所以,就算是现在还用不着,买一根防备着也是很不错的。

    如此一想,脚下的步子就瞬间轻快了好多。

    在花知溪被她拉走后,复江寒就立马回过神来,抬脚跟在她们身后。

    看到她们进了一家卖首饰的铺子,他便在门口犹豫了下,然后跟着走了进去。

    复江寒没想到,自己这一进,今天一天他需要做的事情,就直接并且彻底地变成了进店、等待、掏钱以及拿东西。

    等晚上他们一起从外面回来的时候,他的手里已经拿满了东西。而且,还特别夸张。

    三个姑娘家是走在前面的,所以在看到她们的时候,风无意就朝她们笑了起来。但当视线越过她们,落在跟在她们身后的复江寒身上时,那笑意就瞬间在脸上消失,然后震惊的情绪就爬上了他的脸。

    “你们这是都买了什么啊!”他站起身来,一边情绪复杂地往复江寒那边去,一边看着花知溪她们问道。

    直觉告诉他,在那些东西里面,肯定绝大多数都是花知溪买的,要不然的话,她也不可能在注意到自己看向复江寒时的表情时,脸上悄悄生出了些许愧疚的神情。

    “哎呀,也没有什么了!就是一些小东西而已!”花知溪见他朝复江寒走去,就回答了他的疑问。

    确实是小东西没错,但却是一大堆小东西。

    风无意从复江寒手里接过了一些,然后又将莫秋词手里拿着的东西拿了过去。

    莫秋词手上空了,便低头看了眼墨映弦和花知溪,然后分别又帮她们拿了样东西。

    她们买的东西是真的多,虽然并不是特别重,但在将那些东西拿回来的过程中,还是挺累的。所以,等将那些东西全部放到桌上之后,花知溪就给复江寒倒了水。

    复江寒接过茶杯,送到嘴边喝了一口。

    她在他旁边坐下,而后一边和风无意说着话,一边偷偷给他揉起了手腕和胳膊。

    “这是什么?”风无意拿起放在最上面的个小盒子,朝花知溪晃了晃。

    花知溪抬头朝他手里拿着的那个盒子看了眼,然后回答他道:“一副耳环。”

    刚回答完,她突然想到了什么,就皱起眉头看着他说道:“你别乱晃了,一会儿该给我晃坏了!”

    光是听她说这些,风无意就能断定,自己方才的那个想法是没错的。面前桌上这一大堆的东西,其中一大半甚至几乎全部都是花知溪的。

    “复江寒啊,你要不去找我父亲给你再加加月钱吧!”他将视线落在复江寒脸上,一脸担忧地和他说道,“要不然的话,我担心你以后会吃不饱饭啊!”

    就凭花知溪这购物能力,复江寒现在那点儿钱可是远远不够的!

    听明白了他是什么意思,花知溪顿时不乐意了:“你能不能管好你自己!说的好像我就没有月钱了似的!”

    在他们花禅派,只要是成年的弟子,就全部断了零用钱的供给。只有每个月下山做任务,或者是听自家师父的话,认真修炼不偷懒,才会有月钱拿。要不然的话,就没有银子可花。

    花知溪之前给元朝的那些银子,就是她的月钱。而她现在花的,则是花知夜的月钱。

    不过,他们两个是亲兄妹,所以花对方的月钱,和花自己的月钱是完全没有什么区别的。

    见她对于自己的话十分不乐意,风无意就和她说道:“我这不是想着让复江寒早日攒够聘礼嘛!”

    说到这里,他的语气里就掺杂了些许委屈之意:“真是的!好心为你们两个好,你居然还说我!”

    见他刻意做出这副委屈可怜的样子,花知溪就十分不屑地回了句:“我根本就不需要聘礼!所以就不劳你费心了!”

    本来是为了让风无意收起那副让人没眼看的神情的,结果刚一说完,花知溪就立马后悔了。

    喜欢穿书指南之翻身做女主请大家收藏:()穿书指南之翻身做女主搜书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