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虽然花知溪并没有那样的意思,但不可否认的是,她这话说的就好像是在迫切地希望,复江寒能够赶紧娶她一样。

    尽管风无意并没有揪着这个点说什么,但她自己就已经觉得特别不好意思了。

    而且最绝的是,在她说完那句话之后,所有人的视线就都落在了她身上。

    其中,复江寒的视线更是极其强烈。强烈地让她恨不得找个地缝,立马钻进去。

    风无意是最先将视线从她身上移开的。

    他在听到她那话后,就只是笑了笑。然后便再次将视线,落在了桌上的那一大堆东西上面。

    莫秋词和寒鸦紧跟着在差不多的时间,将视线收回,不再看她了。

    只有墨映弦以及复江寒,还依旧将视线落在她的脸上。

    复江寒为何会一直盯着花知溪看,答案根本不用说,大家都知道是什么。但至于墨映弦为何要跟着他不移开视线,那这就是一件值得让他们思考一下的问题了。

    本来墨映弦都已经将视线落在了一旁的风无意脸上,但突然感觉到有人拉了下她的衣服。于是她就低头看了眼,然后顺着那只手,找到了它的主人。

    很快,莫秋词就知道了那个拉她衣服的人是谁。

    墨映弦。

    “怎么了?”见她一脸有话要说的样子,莫秋词就凑近她问道。

    “姐姐。”墨映弦先是凑近她,叫了她一声。等她应了之后,这才问她,“知溪姐姐她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啊?”

    由于花知溪是要比墨映弦大上几天的,所以按理说墨映弦是应该称呼她一声姐姐。但又因为花知夜的那一层关系,莫秋词总觉得她这样叫有些不合适。

    所以,在回答她的问题之前,莫秋词先是问了句:“弦弦,你以后是打算和知溪各论各的吗?”

    “什么意思?”墨映弦疑惑地皱起了眉头。

    “就是各自论各自的。”莫秋词强忍着笑意,和她解释了起来,“你管叫她姐姐,她管你叫嫂嫂。”

    真的,在说完这问话之后,莫秋词直接就笑了起来。因为在她的脑海中,已经浮现出了那样一副画面。

    真是有够好笑又让人觉得不妥的。

    她们两个说话的声音不大不小,若是院子里的几位稍微听一下的话,肯定都能听得到。但最后除了她们两个之外,听见她们说话的人,就只有风无意一个了。

    “阿言,你这样说其实也不是不可以的。”风无意在她笑的过程中,传音给了她。

    见他在偷听自己和墨映弦说话,她就立马扭头白了他一眼,不过心里并不介意:“嗯,是挺不错的,但这样你也得让花知夜先同意才行!”

    不过说起这个,花知夜呢?

    她们出去之后,在中午的时候,还见过花知夜一面,然后他就走了。本来莫秋词还以为,他是回来了,结果她们现在回来了,却是并没有看见花知夜的身影。

    “风无意,花知夜去哪儿了?”关于这个答案,莫秋词觉得他肯定是能回答的上来的,毕竟他之前是要找他帮忙的。

    所以,若是花知溪真的答应了更帮他的忙的话,那他现在应该就是在去帮忙的路上。

    因为两人原本就是在传音的缘故,所以风无意很快就口答了她的问题。

    并且,还将他和寒鸦之前讨论的那件事,也一并告诉了她。

    在这过程中,莫秋间一直认真地听他说着。除此之外,墨映弦还在一旁问她,那个她还不理解的问题。

    所以等风无意刚一说完,她就抬眼看着墨映弦,回答她道:“这世间的有情人,若是要成亲的话,男方需要去跟女方下聘礼。若是女方收上的话,就代表着她愿意,然后两人才能成亲。花知溪方才那话的意思就是,若是复江寒要去娶她的话,她一分聘礼都不要,就愿意嫁给他。”

    她说的并不复杂,墨映弦很快就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了。

    “那他们两个是要成亲了吗?”

    “????”

    “姐姐刚才不是说,知溪姐姐说若是复江寒去娶她的话,她不要一分聘礼嘛!”

    “对呀!”

    “那他们两个是要成亲了吗?”

    “”

    莫秋词此时的情绪,就只剩下无奈了。

    起初,她并没有理解墨映弦为何要那样问。现在等她了解了之后,除了无奈就还是无奈。

    这破孩子的脑袋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啊!为何有时候就是这么难以理解别人说的事情呢!

    莫秋词长叹了一口气,耐心地和她解释道:“知溪只是那样说了说而已,并不是要和复江寒成亲。而且他们这也不过才在一起了没多久,是不可能会成亲的。”

    怕墨映弦还会不理解,所以她才又加了后面那一句。

    只是,就算是她这样了,墨映弦还是没有完全理解她的意思。

    “那他们永远都不会成亲了吗?”

    “”

    所谓语不惊人死不休,怕就是现在这样的情况了吧!

    莫秋词深吸了一口气,强忍着急躁的心情,再次柔声和她说道:“弦弦,知溪和复江寒在一起就连一个月都还没有呢!所以,他们现在还不会成亲。但这并不代表着,他们以后也不会成亲。”

    她看着墨映弦还是满是疑惑的眼睛,紧接着又道:“现在时机还不成熟,等他们在一起的日子久了,觉得对方是最合适自己的人,又都想着和对方继续生活下去的话。那到了那个时候,他们就会成亲了。”

    都已经说的够明白的了,要是墨映弦还不理解的话,那她可就真的没有办法了。

    好在,墨映弦并不是说了之后还不明自白的人。

    她原本在莫秋词和她解释这些之前,的确是不理解的。但当她和她说了之后,她就知道那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姐姐,我懂了。”在明白了之后,她还跟莫秋词说了一声。

    “嗯。”莫秋词点了点头,心道,“懂了就好。”

    墨映弦也跟着点了点头,她没有再问什么,也没有再说什么。甚至忘了要回答莫秋词之前问她的那个问题。

    不过不说是她了,莫秋词此时也根本没有想起自己刚才问了她什么。她现在满脑子都是风无意和她说的那件事情。

    那边,复江寒还没有将自己的视线,从花知溪身上移开。

    这边,莫秋词就扭头看向寒鸦,问他道:“严期是怎么回事?”

    这个问题她早上出去的时候,并不知道。所以在听风无意提了一嘴后,就再次在意了起来。

    此时寒鸦的思绪就是落在严期身上的,所以在听了她的话之后,他就回过神来,回答她道:“他并没有我们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不过至于他到底是什么身份,又是如何变成现在这样的,我还并不知道。”

    因为严期还并没有告诉他,这件事她已经听风无意说过了。

    莫秋词闻言点了点头,然后又问:“他现在去哪儿了?”

    她方才移动着视线,在院子里看了一圈,都没有看见他的身影。

    在他们回来之前,严期原本是趴在桌上睡觉的。但就像是他睡着时的那么突然一样,很快他就又醒了过来。

    然后,便说自己饿了。

    “他去厨房找吃的去了。”寒鸦的视线起初一直是落在厨房的方向的,在莫秋词问他的时候,他才收回,然后朝她看去。

    “哦。”莫秋词应了一声,而后就不再问他什么了。

    墨映弦将视线从花知溪身上收回之后,就和风无意一起翻找起了桌上的那一大堆东西。

    找了一会儿后,她从里面拿了一个小盒子出来。

    她拿出来的这个盒子,和之前风无意拿起来问花知溪时的那个盒子,看起来大小差不多。

    但,盒子上面的图案,以及盒子里面的东西,可是完全不一样的。

    注意到她的动作,风无意就问她:“你买了什么。?”

    墨映弦那么宝贝那个盒子,还在拿出来之后小心翼翼地打开看了一眼,又勾起唇角笑了笑。那这盒子肯定就是她的,也就是她买的东西。

    他在将这个问题问出来时的声音虽然不大,但还是将院子里其他人的视线都吸引了过来。

    墨映弦正要回答,看见他们都看向了自己,就有些不好意思了。

    不过,尽管如此,她还是回答他道:“一个剑穗。”

    说着,她就打开那个盒子,给他们看了眼。

    盒子里的剑穗还是莫秋词和花知溪帮着她一起挑的,所以她们就没有看。

    “送给花知夜的?”风无意又问。

    “嗯。”墨映弦点了点头。

    “啧!”风无意一边将羡慕的眼神压下,一边扭头将视线落到了莫秋词脸上。

    在他看向她的眼神里,所表达出来的意思是什么,已经再明显不过了。

    他也想要一个像墨映弦给花知夜那样的剑穗,或者是其他的什么东西。

    但,不说自己能拿到那样的东西了,那个应该像墨映弦一样,送他东西的人,却是连看都没有看上他一眼。

    莫秋词其实是注意到了他的视线的,但她就是故意不去看他,甚至还一边在桌边的一小堆盒子里翻找着,一边开口喊了寒鸦过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