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莫秋词当着风无意的面,柔声喊出了寒鸦的名字。

    闻言又见状,寒鸦先是瞥了他一眼,然后这才小心翼翼地朝莫秋词走了过去。

    等他乖巧地走过去,在她旁边停下后,莫秋词就扭头将视线落在了他身上:“诺,我也给你买了礼物,你看看喜不喜欢。”

    说着,她就把找到的那个盒子递到了寒鸦面前。

    寒鸦再次瞥了一旁的风无意一眼,见他根本不愿意看自己,就有些难堪地舔了舔嘴唇,然后抬手接过盒子,慢慢打开看了眼。

    很快,他便又将视线落在了莫秋词脸上。

    他看清楚了那个盒子里放着的是什么东西。并且,特别喜欢。

    注意到他看向自己的眼神里,尽是惊喜的情绪,莫秋词就朝他笑了起来:“君子佩之如玉,玉则温润养人。这块儿玉佩叫做“如愿”,取自如愿以偿之意。希望你以后能像它的寓意一样,做到你想要做的事情。”

    “当然,这块儿玉只是一个祝愿而已。就算没有它,你也一定能如愿以偿的。”觉得自己说的那些话有些欠妥,在说完后,莫秋词就又紧跟着加了两句。

    闻言,寒鸦看向她的眼神里,就顿时出现了感动之意。

    这是他第一次收到礼物,而且其中还夹杂着对他美好的祝愿。他真的很开心,又很感动莫秋词这样的行为。所以,一时间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在说完那些话后,莫秋词并没有将自己的视线移开。

    见他保持着那样的神情,只盯着自己看,就是不说话。她就心领神会,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了。

    “好了,不要太感激我,也不要胡思乱想,这是我对你的祝福,你只管开开心心地收下就行了!”莫秋词一边说着,一边看着寒鸦朝自己笑了笑,然后她便也朝他又笑了笑。

    在这期间,完全忽略了一边坐着的,正满脸幽怨地盯着她看的风无意。

    其实,她也并不是根本没有注意到风无意,而是故意不去看他的。

    早在墨映弦找到那个盒子之前,她就有要给风无意送礼物的意思。但因为一直没有时间的缘故。所以她就拖到了墨映弦将那个送给花知夜的盒子打开,并且风无意在看到了那个盒子里面放着的礼物,然后朝她投来羡慕的眼神时。

    甚至在到了那个时候,反而突然改变了自己的想法,并不打算直接把那个继续送给风无意了。

    她先是绕过他,把要送给寒鸦的继续给了他,然后又催着寒鸦去将严期找来。

    “虽然认识还没有多久,但我也给他买了继续。”莫秋词一边和他说着,一边在桌上的那堆礼物里面找了起来。

    见状,原本就不怎么乐意的风无意,此时就更是不乐意了,

    他收回了落在莫秋词脸上的视线,然后低着头,面无表情地喝起了茶。

    寒鸦收下自己的继续,然后就按照莫秋词说的那样,去厨房找严期去了。

    在他走后,花知溪和复江寒就同时将视线收回,然后不约而同地落在了对方的脸上。

    在视线交织到一起的瞬间,两人的脸上皆是出现了十分不好意思的神情。

    当然,要是比起来的话,此时更觉得不好意思的那个人,是花知溪。

    她的脑海中还是之前因为疏忽而说出来的话,而复江寒在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后,就将她担心会发生的事情发生了出来。

    “知溪,你刚才说的话是真的吗?”复江寒依旧将视线落在她脸上,看着她和她传起了音。

    当脑海中响起这个问题的时候,花知溪先是愣了下,而后快速回过神来,看着他回答道:“若那个人是你的话,我想我不会要任何一点儿聘礼的。”

    虽然觉得很不好意思,但她依旧会这样回答他。因为,在她的心里,她就是这样想的。

    复江寒听了她的话特别高兴,他的唇角是隐藏不住的笑意,和花知溪说起话时,那道语气也变得欢快了起来:“知溪,我跟开心你会这么说。但,该有的礼数,我一样都不会少的。就是”

    他看着花知溪的脸上,出现了些许为难。

    见状,花知溪就问他:“就是什么?”

    因为自己此时也是局中人的缘故,所以花知溪就一时间没有明白他是什么意思,更没有理解他那未说完的话是什么。所以,她就直接问了起来。

    “就是”复江寒在她问完之后,接过她的话,回答道,“就是可能没有其他人条件那么好,能给出多么贵重的东西。”

    他这是实话实说,就算知道在听了自己这话后,花知溪肯定会不高兴,但他还是得将这个情况给说出来。所以,他就说了。

    在他说完后,花知溪确实不高兴了。但并不是因为他这么说的缘故,而是因为他说的那些话。

    “怎么没有贵重的东西了!难道你不喜欢我吗!?”花知溪的声调稍微比之前提高了些,但也并不是特别高。

    在传进复江寒的脑海中时,那声音就和平常说话时的声音差不多,就大了一丢丢而已。

    “当然喜欢!”这个问题根本想都不用想,答案就是喜欢的,也是肯定的。复江寒觉得她根本没有要问的必要,但他很快就知道她为何要这样问了。

    “那不就得了!”花知溪舒展了原本因为他的话,而微微皱起的眉头,“既然你喜欢我,那你喜欢我的那颗心就是贵重的。”

    她说着说着就笑了起来:“复江寒,你只要带着喜欢我的那颗心来娶我就行了。”

    只要他喜欢她,并且一直喜欢她,那不管是什么,都好说。

    复江寒这下明白她是什么意思了,于是便朝她笑了笑,并且借着这个机会,和她保证道:“知溪,我会一直喜欢你,然后努力去娶你的。”

    就算她根本不需要那些聘礼,但他还是要给的。这是礼数,不能乱了。

    所以,从今天开始,他可就要努力挣钱,争取早日能去娶她了。

    不知不觉,两人就定下了这么个约定。

    直到约定好了之后,花知溪居然才答应过来,自己方才都和他说了些什么。

    “复江寒,那你加加油,争取早日来娶我吧!”

    此时的花知溪已经完全不觉得这是一件让她很尴尬的事情了,反而在和复江寒说的过程中,觉得有一丝甜蜜的感觉在其中。

    可能,这就是爱情里的蜜糖吧!

    两人偷偷说起了话,除了他们两个之外并没有第三个人可以知道。

    等他们说完后,视线都还没有从对方身上移开,依旧互相注视着。

    这边,他们正甜蜜着。另外一边的两人,关系却是变得不快了起来。

    因为风无意并没有拿到属于自己的礼物的缘故,所以他此时就有些不开心,再加上,除了他之外,寒鸦甚至是严期都有礼物,他就觉得更不开心了。

    但不开心归不开心,当莫秋词和他说话的时候,他还是得回答的。

    “风无意,花知夜大概什么时候回来啊?”莫秋词丝毫没有问起或者是说起关于风无意的事情,而是问起来她并不应该问的人。

    这,无疑是在火上浇油。

    本来风无意就觉得特别不开心了,听见她又问起了花知夜,他就有些生气了。

    “不知道。”他语气生冷地回答了她的问题,在回答她的过程中,更是看都没有去看她一眼。

    见状,莫秋词就知道他这是生气了。

    意识到自己有些太过分了,她就赶紧凑过去,笑意盈盈地哄起了他:“不要生气嘛!我只是和你开个玩笑而已,并不是真的没有给你买礼物!”

    此时严期还没有回来,而且对于她来说,风无意的事情是比较重要的。所以,她就先专心地哄起了他。

    莫秋词将原本手里拿的那个盒子放回了桌上,然后从那堆东西的最下面,抽出了一个稍微大一些的盒子出来。

    那是他送给风无意的礼物,一件专属于他的礼物。

    就算她那样说了,但因为之前的事,和莫秋词刚才对他的态度,风无意还是没有立马理会她。

    见状,莫秋词就一手拿着那个盒子,一手轻轻扯了扯风无意的袖子,甚至拉住了他的手。

    “这个礼物我可是挑了很久才挑好的,而且里面也不单单只是一件礼物,你确定不要看一眼吗?”

    “”

    虽然差点儿都要忍不住自己的手和视线了,但风无意还是在最后一刻强忍了下来,让自己既不看她,又不收她给的那个所谓的礼物。

    尽管心里已经幻想着接过那个礼物千百回了,但他目前为止还是可以忍住的。

    当然,这是在莫秋词不说出接下来的那一句话之前的想法,当莫秋词将那句话说出来的时候,他就瞬间破防了。

    “无意哥哥,这可是我一家店一家店,挑了好久才挑好的。”莫秋词用一副可怜兮兮地眼神看着风无意,风无意先是在听到她这话时,没忍住抬头朝她看了去。

    当他看到她此时脸上的表情时,不说再继续接着刚才的气来不理会她了,而且他几乎是在她话落的瞬间,就把她手里的那个盒子,给接了过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