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三月底,艳阳天,清风来,平静的法院门口

    “陈律师,今天状态不错,赢得挺漂亮啊!”一个妆容精致,身着职业装的女人皮笑肉不笑的开口道,而好巧不巧的身子挡在出口处。

    “谢谢您的夸奖,您也不差,刚才好几次差点没接上话儿。”陈然报以得体的微笑,不着痕迹的向右挪了一步,低头看了下手腕上精致的手表,略带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陈律师,我得敢回去和老大交差,有空联系。”说完也不等对面女人说话,略略点了点头,便一个优雅的侧身便绕过了女人,快步朝门外走去。

    气的女人原地跳脚!

    而原本还打算按部就班离开的众人,在见到刚才在庭辩上唇枪舌战的二人堵在门口,便已经不自觉的停住脚步安静看戏了,这会儿见主角闪了一个,自然溜溜达达的三两成群往外走,时不时的还有窃笑声传来。不知道谁没注意,还踩了女人一脚。

    而女人愤愤的瞪了踩她脚的人一眼,踩着恨天高气呼呼的走了。

    众人:“”

    而急冲冲离开的陈然并没有赢了场官司的高兴劲儿,上了助理开过来的车,直接没形象的瘫在后座上。

    有气无力的一边甩高跟鞋一边道,“快快,回所里,艾玛我的脚啊。”

    陈助理,陈诚憋着笑发动车子

    咳咳,别奇怪,助理的确和陈然一个姓儿,据陈然的话说肯定八百年前是一家,所以当初选助理的时候连看档案都没看就把人给要来了。

    然后就各种面条泪啊。

    这货根本就不是科班出身啊,这货是学计算机的啊,这货是因为当初选修听了教授几堂课,对法律产生了浓厚兴趣。于是,就在大三的时候,对,就是去年,给陈然所在的律所投了简历,然后就被她这个铅(2)笔(b)给收了。

    这一年陈然到底经历了什么,反正她是绝对不想回忆的。

    不过好在,她家小助理大橙子同学终于从完全法盲,便成了半完全法盲,现在正被她惨无人道的强迫学习法考外带督促他写论文!

    又当师傅又当娘的陈然默默流泪。

    她这是招了个助理么,不,招了个祖宗!

    到底谁伺候谁啊!

    “然姐啊,一会儿也没有行程了,这么着急回所里干嘛?”陈诚边开车边问。

    把恨天高扔一边,换上运动鞋的陈然这才算是活过来了,“收尾工作做做,然后”

    然后,全副武装,去打仗!

    事情吧,得追溯到昨天下午的时候

    刚开完会到办公室,陈然还没等喝口水缓会儿,便接到高中班长也就是她亲爱的同桌兼死党李小歪的夺命连环call。

    没办法,一般开会的时候她都把手机扔办公室,反正办公室离会议室不过二十步的距离就算有什么急事也能听到手机铃声。

    但是,她忘记了一点。

    今早为了躲闹铃她直接给按了静音。

    所以

    “陈晓然你丫是不是想要绝交!”

    电话刚接通,女高音便传了过来。

    陈然忙把手机拿的远了点,等那边发完牢骚才贴到耳朵上

    “我和你说,明晚你必须来,就算为了弥补我给你打了五次电话都没打通的心理创伤你也得来!陈晓然我和你说”

    巴拉巴拉。

    听对方说了五分钟她才明白,主题思想就一个,明晚有同学会,你丫给姐姐我穿的漂漂亮亮的,别给组织者也就是电话那头那位丢人!

    陈然朝天花板翻了个白眼,心说你丫是吃饱了撑的还是嫌工作太轻松,累了一天回家睡觉多幸福,去什么同学会!

    不过,死党面子还是要给的不给容易绝交。

    想了想明天除了开个庭外,好像没什么别的安排之后就答应了,然后对方便迅速的挂了电话,生怕她反悔似的。

    陈然对着手机抽了抽嘴角,把手机扔一边,把刚才开会发的材料看了看,拨通座机把大橙子了进来,交代工作!

    好的,回忆结束,把时间拨回现在

    把收尾工作毫不留情的扔给大橙子,和老大报备后,陈然迅速开车回家找战袍!

    然后

    陈然:“mmp,谁告诉她这一大排的职业装是怎么回事,她明明记得自己平时也没少买衣服啊”

    抬头看看挂在墙上的钟,恩,下午两点,还有四个小时可以让她思考!

    于是,人就坐在沙发上,对着一衣柜的衣服叹气。

    等再抬头看表的时候,已经四点半,没错,下午四点半!

    陈然:“!!!!”

    咋办,她还没想好要穿啥,总不能真穿职业装去吧,虽然这么搭肯定没错,但是被李小歪那个女人看到

    李小歪:“你丫是来答辩的还是来参加聚会的,把你这身‘丧服’给我换了,换了!”

    陈然一身恶寒!

    然后继续坐在沙发上发呆~

    再然后,手机铃声突兀的声音便响了起来在这十分安静的房间里。

    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陈晓然同学一下子蹿了起来,然后又狠狠的坐在了原地。

    陈然:“!!!破手机你也和我作对!!!”

    想扔,怎么办?

    不想继续魔音绕耳,陈然只能一边赌气一边认命的拿起手机,一看来电,眼睛瞬间亮了,忙接起来。

    “姐姐”清冷带着温暖的声音传来。

    “一墨啊,十万火急,救命啊!”没等对方说完,陈然惨嚎声便响了起来。

    吓得对方一愣,然后忙焦急道,“姐姐,你发生什么事儿了,慢慢说,别急别急”

    “一墨啊,”陈然声音变得哽咽,“你一定要帮帮姐姐,姐姐就指着你了。”

    对方态度立刻摆了出来,“姐姐你就说吧,需要我做什么!只要能帮到你,就算卖,身也行!”说的这个大义凌然。

    陈然:“”

    “那个,我晚上有同学会,该穿什么啊~”声音小小的,弱弱的,特别无助。

    对方默了一下,然后清冷的声音再次传来

    “一衣柜的职业装吧。”

    陈然:“恩。”

    “一衣柜的运动装吧。”

    陈然继续恩。

    “没衣服搭配了吧。”

    陈然声音更低了:“恩。”

    “哼。”轻蔑的声音传来。

    陈然怒:“白墨一,你丫给我端正态度,哼毛线你哼!”

    对方讨好的声音迅速传来,“姐姐,还记得去年你生日我给你寄的衣服吧。”

    陈然继续恩。

    “穿那件吧,佩饰和鞋子都是一套的”

    然后对方说什么陈然就没听了,手机直接扔沙发上,风一样冲进卧室,把那个包装精美的盒子给翻了出来,摆在沙发上。

    “喂喂,姐姐,姐姐,陈然,陈晓然?陈然然?陈”在对方嚎到“陈鼻涕虫”的时候,陈然一脸黑线的把电话接起来了。

    “白墨一同学,你可以选择一下死法。”声音阴测测的。

    把自己包成个粽子的白墨一莫名觉得身体发寒,不由的紧了紧衣服。

    “嘿嘿,姐姐,找到了么,穿上试试看,记得给我拍照片!”从寄过去就没见到她穿过,一想到自己不是第一个见到她穿这套礼服的人,莫名有点生气。

    陈然一边恩恩的答应,一边迅速把衣服换上,别说,还真挺合身,黑白相间的礼裙,布料剪裁什么的都不用说,最最关键的是,露的不多,再加上一个披肩,完美!

    一想到当时自己收到礼物的时候那一脸嫌弃的表情,陈然突然觉得心里负罪感特别重,樱唇微启对着话筒道,“那个,一墨啊。”

    “诶,怎么了姐姐?”还在嘱咐陈然千万别忘了给自己拍照的白墨一问道。

    “谢谢你诶,”陈然笑着说,“迟到的谢谢哦。”

    白墨一听到自己忍俊不禁的声音,“姐,你多大了啊。”还这么能玩,这都快一年了,谢什么谢。

    “对哦,”陈然回应是一串的笑声,“时间差不多了啊,我先化妆去了,你完成采访了吧,赶紧回去吃饭,不许饿到自己,减肥什么的让它死一边去,听到没?”

    “知道了知道了,”白墨一也不知道是敷衍还是认真的声音传来,“姐姐啊,不许喝酒啊,早点回来!”

    “知道啦知道啦,一墨啊,你才多大,这絮叨水平快赶上我爸了。”陈然送了个白眼给天花板,然后看着身上的衣服,笑眯眯的继续道,“我去收拾了啊,姐姐爱你呦,咪咻~”说完就挂了电话。

    经纪人李慧进到保姆车里看到的,就是自家艺人对着手机一脸傻笑,狐疑的把脸凑了过去,心说这是看到什么笑话了这是,笑成这样,然后

    李慧:“对着黑屏的手机傻笑,她家墨一该不会是工作太忙,累傻了吧!!!”

    然后就被自己这个理由给雷到了。

    但是越想越觉得可能,越想越害怕,越想越

    白墨一从“姐姐说爱我,好开心”的状态恢复过来时,看到的就是自家经纪人一脸纠结的对着自己。

    白墨一:“自己刚才没说什么错话吧,明天应该不会上头条吧,应该不会给黑子留下什么把柄吧”顺便摸了摸自己的脸。

    “那个,慧姐,怎么了?”白墨一回忆了一下,确定自己没问题,这才开口道。

    “墨一啊,要不咱们休息一阵子,我也觉得给你安排工作有些多了,工作太多压力太大,精神容易不好”

    白墨一:“鬼才精神不好好嘛!”怒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