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与其说是自己不想去恨,不如说是根本就是无暇顾及。每天只要一睁眼睛,第一感觉就是疼,非常疼,特别疼,疼到最后已经变得麻木,每天盼的最多的时候就是赶紧睡着,这样的话就感觉不到疼痛了。

    白墨一揽着对方的手紧了紧,听着陈然平淡的话,觉得心被揪的这个难受。

    “不过随着手术的成功,身体的渐渐康复,”陈然感觉到身边人的情绪,轻轻地拍了拍对方,“对外界的消息接受的也就多了,不过他们也不知道是怕我多想还是怎么,很少在我面前提你,这两年说你的事情的次数五个手指头能数的过来。”

    白墨一抿嘴,如果换成他是陈然的那些朋友的话,应该都恨不得躺在床上的那个人是自己吧,多可笑,就因为那么一个看似玩笑的试探的话,一切就因为这个

    如果不是自己在那个时候给她发信息,以陈然的敏感程度,绝对会很迅速的躲开,而不是只救下一个。

    “大哥婚礼那天你能来我是真的很惊讶。”陈然继续道,“我以为”

    “以为我只是做做样子,装作满世界的去找你,只为了给自己树一个‘痴情’的人设牌子么。”白墨一苦笑,“我的心意从来没变过,或许在最开始有过动摇,”他也没藏着,直接说道,“那时候只是觉得肖乐总围着你转我觉得不舒服而已,当时我问过梓童哥,他说过,我在你面前的时候他也觉得不舒服,我只是觉得把你当成亲人而已,而肖乐,不过就是想要挖我家墙角的家伙罢了。”

    “但是后来我越来越觉得不对劲,”白墨一声音有些沙哑,也不知道是刚才用嗓过度还是什么,“看到你笑我会觉得开心,看到你难过会跟着难过,看到你受委屈会忍不住冲上去为你讨回公道,看到有异性,特别是优秀的异性在你身边,会觉得心里难过,这一切仿佛都已经超过一个弟弟应该做的事情,那段时间我是真的迷茫了,”似乎自从和陈然再次见面到现在,白墨一一次都没有说过自己的心事,或许是因为气氛在这里,原本很难开口的事情他说起来也没觉得有多么难了。

    “我去查一下资料,看一些电影,去咨询一些人,”白墨一继续道,“我觉得那段时间我应该是病了。”

    陈然只是静静的听着,并没有出声打断。

    “但是后来发生的事情完全超乎我的预料,刚下飞机我打开手机,就收到你人已经进了ICU的消息,最开始你昏迷的那几天我还能天天守在外面看着你,但是突然有一天你消失了”白墨一把脑袋埋在她的肩膀上,带着哭腔说道,“我就好像是个被抛弃的孩子一样,突然就不知道该怎么做了,只知道不想让你离开我,然后就开始了每天除了工作就是寻找你的”

    “你”

    “我拼了命的工作,拼了命的做到最好,这样我就能获得高收入,就能资金很充裕的去找你,但是我根本就不知道应该去哪里找你,世界这么大,真的想要藏起来一个人是很容易的事情,我问过你身边的所有人,他们都恨我,根本就不告诉我你到底去了哪儿,我只能像无头苍蝇似的,只要听到你的一点风声就冲过去,就算是和那个国家那个公司根本就没有合作,也想办法搭上关系,就为了能合情合理的踏上那个国家,接触一些高层次的人,为了能更加方便的去找你,但是我努力了那么久,还是没找到,没有一点你的消息”

    “直到接到大哥电话。”陈然觉得脖子的地方湿湿的,心里一惊,白墨一,哭了?

    “大哥说他要结婚了,婚礼就在第二天举行,你应该会到,”白墨一带着鼻音说道,“天知道当时我有多开心,匆匆结束了这边的活动就赶紧赶了最近的一班飞机飞了过去,果真你在。”

    随后的事情不用白墨一说,陈然也已经知道了。

    “或许你觉得我卑鄙,或许你觉得无耻,但我是真的很想和你在一起,有法律效力的那种。”男朋友什么的,随时都可能被踹掉好吧,白墨一对自己根本就没有信心,如果没有曾经那件荒唐的事情,让他们有这两年多的空白,他可能还不会去想这么多,但,现实永远会先给他一巴掌把人从梦境中打醒。

    “一墨啊”陈然柔声道,“你没有自己说的那样,今天这份生日礼物,我是真的很开心,很喜欢。是真的,没有一点的勉强,我答应并不是因为是在这么多人都在关注的场合,而是因为,问出来这句话的人是你。”

    “姐姐”白墨一抬起脑袋,一双眼睛红红的。

    陈然笑着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好了,快点整理下自己,还得去庆功会呢,别人都到了,你这个主角迟迟不到,明天大家又该不知道说什么了。”说完就要起身,却被白墨一再次拉回到自己的怀里。

    “我也是,很开心,”在陈然想要说点什么的时候,白墨一开口了,“感谢上天把你再次还给我,我今天说的都是真的,以后绝对不会让你难过会让你每天都开开心心的,我绝对会做到”

    白墨一这近一年的表现如何,陈然和周围的人都看在眼里,如果他只是说说而已,为了装出这一副样子的话,大可不必,况且,白墨一本来就是个足够单纯的人,很多事情,只要认定了,那就是认定了,认定了这个人就是他放在心上的,那就是一辈子的事情。

    不会更改,从未更改。

    二人紧赶慢赶到了庆功会场,还是比预计时间晚了四十分钟,只是在亲眼目睹了一场壮观求婚的众人都十分有眼色的当做没这回事毕竟人家那是新鲜出炉的未婚夫妻,在场的各位如果运气好的话,没准儿还能接到一份婚礼请柬呢。

    二人并没有回去换衣服,依旧是白衬衫牛仔裤,很简单的装束,却让人觉得二人站在一起怎么看怎么般配。

    不同于昨天的酒会,今天白墨一没有上台致辞,只是举起酒杯对着在场的所有人敬了一口,是的,你没看错,是酒。

    虽然的度数十分低的鸡尾酒,也只是一小口而已,白墨一的脸还是有些微微泛红。

    与身边举着酒杯慢悠悠品尝嘴角带笑的未婚妻形成鲜明对比。

    一场酒会折腾到凌晨才算结束,陈然早在刚坐上车子之后就脑袋一歪,靠在白墨一肩膀上睡着了。

    白墨一也有点疲累,但并不是很困,毕竟通宵拍戏这种事情他在剧组中那是太经常的事情了,这还不算是通宵,还算能坚持得住,侧过头看陈然熟睡的侧脸,忍不住嘴角上挑,身边这个女人,终于在她生日当天答应自己的求婚了,这次没有让她先自己一步,怎么看她怎么觉得满足,怎么也看不够的样子。

    别人都说有七年之痒,他们之间认识了十四年,两个七年之痒都过去了,但依旧觉得,身边这个女人最最重要。

    白墨一和陈然搭乘当晚的飞机便回了蒂兴,其余人士就地解散,想要出去玩的、去约会的、回家探亲的、赶通告的,在目送二人上了飞机后,便去了各自应该去的地方。

    百里和妈妈回了趟家,既然已经决定回国定居,那边的东西就应该好好收拾一下。

    司徒祁被自家经纪人给丢去赶通告了,为了白墨一这场演唱会,YQ工作室所有人都通告都自觉押后一周,而司徒祁自身的影响力再加上他本身签的那些代言广告商,嘴上答应说工作室的事情优先,到底是为了不得罪工作室还是不想得罪白墨一就不知道了,反正等演唱会刚一结束,宇文涛电话就被各位嗷嗷待哺的广告商爸爸给打爆了。

    宇文涛:“”

    她要求加工资!

    虽然苏辰没机会在演唱会上和白墨一来个“集体求婚”,但第二天也在白墨一没离开前当着所有人的面儿向袁歌求婚了,当然,袁歌也答应了,现在这二人便一起坐飞机打算去袁歌爸妈那边最起码结婚前夜的和丈母娘好好聊聊,彩礼什么的,苏辰表示自己很光棍,他就老哥一个,银行卡早就交给袁歌管理了,唯一的住处还是工作室宿舍,只是,在袁歌不知道的时候,他已经在蒂兴临小区买了房子没办法,自从YQ工作室这几个家伙住进来后,蒂兴这边的房子一直都没有空房子,就算是有人打算出几倍的价钱买,也没人肯卖。

    只能退而求其次了。

    魏子瑜也回家了,毕竟好不容易有个小假期,他还是比较喜欢和家人在一起的,更何况刚经历了这么好的事情,他也是迫不及待的想和家里人分享一下。

    肖乐和许诺去旅游了,好不容易许诺有假期,不用浪费了。

    王铮两口子则决定和白墨一二人一起回去,毕竟自家媳妇的肚子是越来越大了,总在外面呆着,即使自己在身边也觉得不保准儿,还是回家送到陈然爸妈那边放心。

    至于任劳任怨的经纪人们有通告的跟着自家艺人折腾,没有的就地解散,去相亲的相亲,想孩子的赶紧回家,想爹妈的回家找爹妈。

    而刘奕,则打算给自己放个小假,出去旅游一下。

    工作室在第一时间向全网发布了白墨一求婚成功的消息。

    和白墨一交好的艺人们纷纷发布祝福消息,粉丝们有一种自家傻儿子终于娶上媳妇的自豪感,当然,总有那么一些不太和谐的声音出现,觉得白墨一这是在哗众取宠。

    没等刘奕有所动作,便直接被一群特别有战斗力的粉丝给拍下去了有本事你也举办一场五千人,直播观看人数破三亿的演唱会啊,没那个本事你酸什么酸,人家墨神和陈律师是两情相悦,都折腾了这么多年,要给彼此一个名分,你个跳马猴子蹦跶出来凑什么热闹,要不要脸。

    看着网上被墨家军给喷的一点回应都不敢有的评论,刘奕默默的收起了手机,决定以后自己说话前还是思考一下比较好,万一那句话说的不对,再让这群粉丝把他给喷了,他就一张嘴,对方那么多张,肯定吵不过啊,绝对吃亏。

    其实刘奕完全是杞人忧天了,这货无论说多刻薄的话,墨家军们绝对会当小学生一样乖乖的听着,因为众人知道,作为白墨一的专属经纪人,刘奕无论说出来什么过分的话,绝对都是事出有因,而且他是绝对不会做出对白墨一不利的事情。

    墨家军只对外不对内。

    第二天无论是网络上还是实质媒体上,都对白墨一这场震惊娱乐圈的演唱会大肆报道,不仅是规模的问题,也不只是能把单独拎出来一个就能顶起一场演唱会的艺人都给请来的事,而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终于圆了所有墨家军一个梦想。

    墨神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公主,神,不再孤单了。

    很奇怪的,网上无论大家怎么讨论,作为当事人的白墨一和陈然的官微下面是一点动静都没有,时间一天天过去,不由得让那些最开始为白墨一觉得高兴的人,内心有种恐慌不会只是演唱会的噱头吧。

    黑子们见状又蹦跶出来了,各种理直气壮肯定是在作秀,不然按照常理的话,这个时候难道不应该立刻官宣的么,别说什么工作时已经代替当事人说话了,那有可信度么,那么多人观看直播都能翻脸不认人呢,一个官宣能代表什么。

    粉丝们最开始还能回怼几句,但随着时间的推迟,自家墨神那边还没什么动静,众人心里越来越没底,粉丝群中已经有很多人在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参加过那场墨神亲自求婚的演唱会了。

    然后就在粉头打算给刘奕打电话询问的时候,一直当隐形人的整个事件的两位当事人同时甩出来两张结婚证。

    是的,他们领证了,正式成为合法夫妻了。

    文案还是很俗套的

    “白先生,余生请多指教!”这是陈然的。

    “白太太,余生请多指教!(^_-)”这是白墨一的,比陈然多了一个颜文字。

    突然沉默的粉圈瞬间炸了

    墨神这阵子消失不是因为作秀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弄了半天是拽着新鲜出炉的未婚妻,用最短的时间把“未婚”两个字给摘掉了啊。

    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墨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