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别和他提继承权什么这些高大上的词语,白墨一就认准一个道理,百里爸爸手上的产业是在和现任妻子以及百里生活的时候积攒下来的,和他这个长期并不在身边,如果不是因为输血的关系,根本就不知道有自己这个儿子的存在。和他有什么关系呢?

    先不说他本人有工作能力,而且赚的还不少,就算是没有,他也绝对一分钱不会要的好嘛。

    “我知道这两个孩子之前经历过的事情,虽然我没有什么立场,但还是请求陈然爸爸妈妈,能够让两个孩子在一起。”百里爸爸突然跪了下来。

    这一举动不只是陈然爸妈吓到了,连白墨一都吓到了。

    看着被陈然爸妈连忙扶起来的百里爸爸,他艰难的开口,“你没必要这么做的。”

    “你这么喜欢陈然,只要能让你们在一起,让我做什么我都乐意,别说跪下了。”百里爸爸只是淡淡一笑,这是他的真心话,如果不是当时自己在那个地方多停留一段时间,绝对不会错过大儿子的成长,也不会让他受了这么多苦。

    既然之前的事情不能弥补,那他就只能做一些能让孩子得偿所愿的事情,比如说,娶个心爱的姑娘。

    即使他这个儿子对人家姑娘做过很过分的事情,给对方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陈然车祸的事情他是知道的,即使当时并不清楚,但当他知道白墨一是自己的亲生儿子的时候,也调查了很多关于他的事情,看到这一段的时候,百里爸爸只觉得造化弄人,简直就是一条短信引发的血案,结果就是双方痛苦了两年,一个是身体痛苦,另一个是精神折磨。

    当这两个人再次在一起后,他就下定决定,不管用什么办法,一定要让陈然父母同意孩子们的婚事,即使让他失去所有也在所不辞。

    白墨一张张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他本来就是个缺少父爱的人,习惯了有事情自己一个人扛,可能后来有陈然的陪伴,很多事情他都习惯和陈然商量,但像百里爸爸这种主动站出来帮他解决问题的,还真是头一次。

    “我们知道了。”陈然爸爸叹了口气,“闺女,过来。”

    陈然拉着司徒茜的手走了过来,十分自觉地各找各的老公。

    “怎么了爸妈。”陈然刚一坐好,一抬头就见自家亲爹一脸的严肃,忍不住问道。

    “白一墨,我现在作为陈然的父亲,郑重的问你,”陈爸爸严肃的说道,听得白墨一忍不住直了直后背,“你是真的打算娶我女儿,一辈子对她好,不离不弃,不会在外面拈花惹草,心里只有她一个人么?”

    “我发誓,”白墨一举起三根手指说道,“我是真的爱她,想要娶她。不管以后会遇到什么事情,一切以她为重,一辈子对她好,不离不弃,绝对不会有花花草草的存在。”

    百里心里吐槽:“以这货对女人的反感程度,想要让他去拈花惹草都不太可能吧,而且这家伙眼里除了陈然之外,还真没有谁能真正的放在心上,一小部分都不行。”

    杞人忧天了亲们。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如果不是陈然的存在的话,自家爱豆完全有可能孤独终老的好吧。

    这已经不是会不会拈花惹草的问题了。

    “闺女,你的想法呢,真的决定要嫁给他了么?要知道,只要你点头以后,就不能反悔了,从此你的称呼将从‘女士’变为‘太太’,要肩负起一个家庭的责任,不能像一个人的时候这么无忧无虑。”

    陈然认真的想了想,在白墨一紧张的目光中,点了点头,“是的,爸爸,我想好了,我想要嫁给这个人,即使知道以后我要承担的责任很重,但我不后悔,我相信他也不会让我有后悔的机会。”

    白墨一超级认真的点头,“绝对不会。”然后超级期待的看向陈爸爸陈妈妈所以就把女儿嫁给我好吧。

    陈然爸妈对视一眼,这才认真的看向白墨一道,“我们把女儿交给你,并不是因为你说得多么让人信服,而是这么多年,你们两个人之间所经历的这些,以及我们对你人品的承认,希望你不会辜负我们的信任。”

    “然然啊,妈妈一直以来只希望你过得幸福,并不希望你会嫁给大富大贵的人家,也不希望你去经历那些本不该你去承受的事情,”陈妈妈慈爱的看着自家闺女,“一直以来,你都是妈妈的骄傲,有能力,很独立,在别人看来你是个很成功的女性,妈妈并不关心你能赚多少钱,能买多好的东西给我们,我和你爸爸只希望你过得开心快乐,而只有在这个男人身边,你才会真的觉得开心,即使这个人曾经害你受到那么大的伤害,你依然选择原谅,那么妈妈和爸爸便尊重你的决定。”

    “一墨,阿姨知道你是个好孩子,”陈妈妈看着白墨一道,“即使一开始我和她爸爸怨恨过你,请你理解一下作为父母亲眼见到自己女儿被送进ICU生死未卜的那种感觉,但是两年的时间的确是足够给你们的冷静期了,再次相遇的时候,你的眼里全部都是然然,是不是真心把一个人放在心上,这种事情不是只靠说说就能让别人相信的,所有人都看在眼里,我是真的没有任何理由阻止你们在一起,虽然我依旧觉得,你们并不合适。”

    这的确是陈妈妈的真心话,如果白墨一但凡有一点人品有问题,就算视频上这条命,她也绝对不会让这种人碰她女儿一根手指头,但是白墨一不是,经过刘奕的解释,她和老公也知道这件事情不能完全怪白墨一,但伤害造成就是造成了,不是谁对谁错就能时光倒流的。

    这是一道坎,陈妈妈一直觉得心里有这么一根刺在。

    “我知道,我也能理解阿姨。”白墨一语气虔诚,“没有以后,绝对不会再出现这种情况了,我发誓。”后面的话是对陈然说的。

    “好了老伴,日子是他们两个人过得,”陈爸爸道,“结婚的事情算是敲定了,那咱们说说彩礼的事情”

    “我所有的工资全部交给姐姐,”白墨一首先表态,“以及我在YQ工作室的股份转让协议也在这里。”边说边从随身带的包里把一份股份转让协议掏了出来,紧跟着的还有一张赠与协议。

    陈妈妈好奇的拿了过来,随即瞪大眼睛看着白墨一,“一墨,你真的没必要。”

    “这份赠与协议我已经公证过了,”白墨一不好意思的笑笑,“我手里有一份,公证处那边有一份备案。”

    “什么赠与协议?”陈然不解的看着自家老妈和白墨一打哑谜,第六感告诉自己,这份协议一定和她有关。

    “协议上面写得很清楚,如果白墨一因为在外面乱搞或者别的原因,不管是你还是对方,只要其中一方提出离婚并且成立,那他放弃所有财产,把名下所有财产全部赠与给你,债务则由他本人承担,与你无关。”

    这些话说出来,不只是陈然惊了,在场的所有人都吃惊了,眼睛齐刷刷的看向白墨一这是下了多大的决心啊,不管离婚是谁先提出来的,只要法院判决离婚成立,那他就净身出户,陈然只需要接受这些财产,什么都不需要做。

    “一墨,你没必要”

    “没什么姐姐,”白墨一眼神温柔的看着身边人,“如果没有当初你的帮忙,也没有现在的我,所以这些东西对我来说,都是你给我的,如果将来我做错了事情,那么这些作为补偿也没什么,不过是回到了最初的状态不是么。况且,我绝对不会让你有这个机会的。”

    能娶到这个女人,巴不得把所有的一切都交给她,怎么还会主动去惹这人不开心呢?而且他也清楚,自己是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的,谁让他是个实心眼呢,认准一个人就绝对不放手的那种。

    百里妈妈这时候也从包里掏出来一张卡推给陈妈妈,“这个时候我就不叫你陈然妈妈了,直接叫亲家好了,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我和他爸爸都很喜欢然然,但是请你们放心,我们绝对不会去打扰他们的生活,这只是作为长辈的一点心意而已,没有别的意思。”

    陈然爸爸:“”

    莫名的很有压力的感觉。

    陈然妈妈白了自家老伴一眼,心说你有什么压力,这钱是给小辈们的,也不是给你的。

    反正从来她都是把白墨一当亲儿子看,对这种不负责任的父亲,突然蹦出来打算要给白墨一补偿,她是很乐意收的,等小两口资金周转不开的时候直接把钱都给他们,她和自家老伴的退休金就够他们生活了,根本就不需要动每个月陈然固定给的生活费。

    “那我就先替我家然然收下了,谢谢你。”陈妈妈完全没有任何的不好意思,对着白墨一眨眨眼睛。

    知道是陈妈妈替自己鸣不平呢,白墨一忍不住嘴角上扬,这种被护着的感觉,真的很不错,或许只有这一家人才会给自己这种感觉了吧,不掺杂任何的功利。

    “那么嫁妆”彩礼谈完了,那么下一步就是嫁妆了,陈爸爸刚开了一个头。

    直接就被白墨一给打断了,“不要不要,我只要她这个人就够了。”嫁妆什么的,他现在住的房子都是姐姐的,凭什么让对方出嫁妆啊。

    其实陈爸爸的意思是,既然彩礼都给了这么多,那么嫁妆他们也不会少,一下子被白墨一激动的打断,一时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

    “我知道你俩都不缺钱。”陈爸爸对自家老伴使个了眼色,就见陈妈妈起身离开,没多久便回来了,手里同样拿着一张银行卡,陈爸爸继续道,“这是我和你妈的一点心意,或许比不了一墨给你的。”

    “爸。”陈然眼眶有点湿。

    “乖,你幸福就好。”陈爸爸笑着摸了摸自家闺女的脑袋,对着白墨一道,“以后一定要对我女儿好啊,她这一辈子过的太曲折了。”

    白墨一认真的点头,“我会的。”

    “好,好。”陈爸爸这是真心高兴,对白墨一,他就跟看待自己亲生儿子似的,现在真成了自己的半子,能不开心么。

    正事儿算是说完了,麻将桌就被支起来了,让王峥给他妈打了个电话,也让陈然舅舅沾沾喜气。

    一问,百里爸爸居然是资深麻友,于是

    麻将桌旁,王铮、陈爸爸、百里爸爸、梓童爸爸四个人哗啦哗啦。

    厨房里,陈妈妈、百里妈妈、王铮妈妈三个人在这里嘀嘀咕咕,时不时传出一阵笑声。

    而原本应该最忙的陈然、白墨一、司徒茜和百里,则大眼瞪小眼的坐在沙发上。

    司徒茜因为不能长时间站着,不得不窝在沙发上当一颗安静的电灯泡。

    百里特别自觉地窝在角落里戴着耳机掏出手机上网看娱乐消息虽然他现在属于放假状态,但是也不能太不了解圈里的消息不是么,像白墨一这种完全和圈里信息脱节的情况,在圈里绝对是少见又少见的。

    白墨一歪过头看向陈然,傻傻的笑,正在剥桔子的陈然敏感的侧过头,便迎上了对方的笑脸。

    “傻笑什么呢你?”陈然拿了一瓤橘子瓣塞进对方嘴里,忍不住跟着笑道。

    “啊,对了。”白墨一突然想到了什么,赶紧掏出手机,然后就笑的更开心了。

    在陈然觉得这小子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的时候,便听白墨一道,“姐姐,咱们明天去领证吧,日子很好啊,阴历阳历都是双日子。”而且不是周末啊。

    陈然愣了一下,吃橘子的动作也僵住了,“那个,一墨,你刚才说什么了?”她是不是幻听了,或者突然失聪了一下,怎么好像听到这家伙要带着自己去领证呢?

    “我说,明天咱们去把证领了吧。”白墨一依旧笑的傻乎乎的,“虽然刚才叔叔阿姨已经答应把你嫁给我了,但是看不到那两个红本本,我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这是真心话,当一件事情最开始确定后,兴奋劲儿一过,便有种特别不真实的感觉,白墨一现在就有这种感觉,反正就是看不到那对红本本,他就是心里没底。

    “额,大哥,你这是不是有点太着急了。”百里忍不住说道,这才让对方家长同意,直接就打算把人家闺女给拐去婚姻登记处啊,是不是太快了?

    “诶?百里,你不叫一墨‘便宜大哥’了诶。”陈然惊讶的说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