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百里突然就不想说话了,现在是纠结这个问题的时候么?这个女人到底抓没抓住他这句话的重点啊,为什么关注点是在称呼上啊!

    “这个并不重要好嘛,”百里无奈的说道,“领证这件事”

    “我觉得刚刚好啊,”司徒茜笑眯眯的开口,“我和老王当时也是见过家长得到同意后第二天领的证,只是婚礼办的时间比较晚而已。”

    陈然捏了捏司徒茜的手指,为什么婚礼办的比较晚,还不是在照顾她的身体,当时司徒茜已经放话了,如果自己的婚礼小然儿不能参加,那干脆就别办了司徒爸爸司徒妈妈根本就拗不过她,王铮这边大家觉得没必要,当然,这是在陈然表明态度后才这么说的。

    如果不能参加司徒茜的婚礼,陈然或许会觉得遗憾,但有整个婚礼的记录在,没事儿的时候自己还能翻翻看,也不算是没参与,只是换了种方式罢了。

    但司徒茜不同意。

    这么重要的日子怎么能少了陈然呢,作为另一个当事人的王铮也觉得没什么不好,不过就是把婚礼延迟办了一阵子而已,反正人已经是自己合法妻子了不是么,仪式什么的,正好自己可以更用心的去准备,不然仓促准备的婚礼,也不会让司徒茜觉得开心这女人也不是一个特别注重仪式感的人。

    “小然儿啊,”司徒茜笑着回捏了一下她的,“明儿个真是个好日子,作为结婚纪念日不错哦,考虑下。”

    百里:“”

    就这么草率的决定结婚纪念日真的好么。

    “墨神,虽然这么多年你和小然儿经历的那些,我都看在眼里,小然儿这女人吧,看着比较精明,其实很傻,认定了一个人就死活不放手的那种,”司徒茜看向白墨一,眼中是少有的认真,“之前的那场车祸,虽然大家都认为原因在你,但我知道,真正的原因还是在我”

    “茜儿”陈然担心的开口。

    “没事儿小然儿,”司徒茜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继续道,“如果不是我当时在法庭上留了那么大的隐患,就算是你在那个时间段发那条短信,也绝对不会有事。”

    “那只是巧合。”陈然道。

    “所以一个巧合就让你在病床上躺了两年?”司徒茜说着说着眼泪就掉下来了,吓得百里忙起身拿纸巾盒,递了过去。

    “茜姐,你别太激动哈,对身体不好。”百里怯怯的劝道。

    “我没事,就是觉得对不起小然儿。”司徒茜抽了抽鼻子,接过纸巾把眼泪擦干净,带着鼻音说道,“看到你们能修成正果,我这是高兴的。”

    “你从来都没有对不起我,”陈然拉着司徒茜的手说道,“如果一定要怨恨的话,那也只能是那个买凶的家伙。好了,事情都过去了,我这个当事人都没当一回事,你说你们一个个的啊,怎么比我还看不开呢,现在这样不是很好么?”

    好什么好?

    司徒茜特别想吼回去,但一对上陈然那双清澈的眼睛,这句话就像堵在嗓子眼里似的,根本就说不出口。

    “我和你说啊白墨一,”司徒茜眨着一双泪眼看着白墨一道,“以后如果你敢对小然儿有一点不好,别怪我不客气。”别的她是代表不了,但是整个兴城,还是能说得上话的。

    惹怒一个在业界排名前几位的律师事务所,对任何一个人来说都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知道司徒茜这是在给陈然撑腰,白墨一却一点觉得被冒犯的感觉都没有,反而觉得高兴。

    姐姐也是被这么多人所关心爱护着,很好。

    “我不会的。”白墨一看着陈然,一双眼睛都带着笑意。

    而在另一边的麻将桌上

    “怎么,担心你媳妇啊。”陈爸爸笑着对频频往沙发那边看去的王铮道。

    “没什么事儿。”王铮摇摇头,“有小然在,没事。”

    “有些话还是让她发泄出来比较好,”陈然小舅舅开口道,“这种情绪一直憋在心里,不是什么好现象。”

    虽然不知道这几个人在谈论什么,但百里爸爸还是附和着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刚才他还真有冲动打算找个人接手,自己去陪媳妇聊聊,但一看自家两个家长都是老谋深算的表情,也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些多余了人家和自家小姐妹互诉衷肠呢,他一个大老爷们跟过去算什么意思,自家媳妇绝对不会感谢自己,反而觉得他多余。

    便也就放下心,认真的开始摸起了牌。

    厨房里

    几个女人倒是挺和谐的,大部分都在说自家孩子小时候的糗事

    “小铮小的时候明明还是挺萌的一个小正太,也不知道是我的教育方法出了问题还是怎么回事,现在是越来越严肃了,站他身边我都觉得冷,”王铮妈妈边说边缩了缩身子,“不过夏天的时候站他身边还是不错的。”最起码凉快。

    “小铮那是有气势。”陈妈妈笑着开口,“我家然然就不行了,小时候要是没小铮照看着,还不知道长大长歪成什么样呢,小时候可娇气了,你再看看现在。”边说边忍不住叹了口气。

    百里妈妈跟着说,“孩子们总会长大的么,我家子真也是,小时候可乖了,你看看长大了之后,自己那叫一个有主意,说跑去玩音乐就去玩音乐,根本就没和我还有他爸商量过。”

    陈妈妈、王铮妈妈:“”

    那是因为知道你根本就不会同意的吧,所以为了防止和你们起冲突,干脆就不和你们打招呼了。

    这事儿如果落在自家孩子身上,二位妈妈忍不住打了个哆嗦,绝对不可能。

    先不说陈然那个性格,五音不全就不说了,有那个时间去玩音乐,不如去图书馆坐着看书,而王铮呢,看外形这人在青春期的时候应该也不是什么特别纯良的少年事实上也不是啊,不然怎么和某些国家的h帮关系那么好。

    但是,还真没有一个冲动去玩音乐,也只有和王铮熟识的人才知道,这家伙根本就是一个音痴,简谱都看不明白。

    至于为什么有那么好的眼光去发掘新人,呵呵,那也只有他本人知道了。

    “不过话说回来,我是知道你挺喜欢一墨这孩子的,但也没想到你会这么简单的就同意这俩人的婚事。”王铮妈妈由衷的说道,“如果换作是我的话,宝贝女儿哪能这么容易就给嫁出去。”

    其实不止是王铮妈妈意外,连百里妈妈也觉得意外,“是啊,亲家,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或者为难我们一下么?”这么好说话,简直让他们当时在家里以及飞机上所做的那些应对方案无计可施啊。

    陈妈妈把菜从锅里盛出来,笑着看她俩,“女儿可是我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怎么可能不心疼,但是这两个孩子是真心想要在一起的,既然是自己女儿的真实想法,而且一墨这孩子又对我女儿这么好,作为父母,我们有什么资格去阻碍这两个人呢。宁拆一座庙不毁一桩婚么,恶人这种东西,只有在绝对女儿眼睛被什么东西给糊住的时候才有必要出来当啊。”

    二人觉得有道理,赞同的点了点头。

    “作为父母,我们能做的,也就只有祝福了。”陈妈妈道。

    “嫂子,没事儿的,然然不会受委屈的,如果真有那一天,小铮绝对是然然的后盾。”王铮妈妈道。

    “我相信墨一这孩子不会让然然受委屈的。”虽然知道自己没什么立场帮白墨一说话,但百里妈妈还是忍不住说道。

    “嗯。”妯娌二人对视一眼没多说什么,现在如此,谁知道以后如何呢?谁也不敢为没发生过的事情打包票不是么。

    “我和你说啊,小铮小时候可好玩了,有一次啊”觉得气氛稍微有些僵硬,王铮妈妈笑着开口道。

    百里妈妈则觉得心里不是滋味,总觉得是不是把白墨一这个人想的太坏了呢,这明明是个好孩子不是么。

    晚上回到宾馆的时候,百里妈妈忍不住把这事儿和自家老公说了。

    “墨一这孩子多好啊,怎么会有这么多担心的事情呢,如果我有女儿的话,能嫁给这么好的男人,我绝对不会担心的。”百里妈妈盘腿坐在床上,气鼓鼓的说道。

    百里爸爸换好睡衣坐在他身边,“那是因为咱家的是儿子,如果你生的要是个闺女,绝对不会这么说了,”他笑着说,“墨一这孩子的确很优秀,但你得体谅一下陈然妈妈的心情,陈然是因为墨一的原因在鬼门关绕了一圈,如果不是医疗技术发达,可能直接就白发人送黑发人了,那种感觉,你身为医生,应该不会陌生吧。”

    百里妈妈闻言沉默了,她怎么忘了这个茬了。

    “作为一个母亲,能心里一点担心都没有的把亲生骨肉交给曾经让女儿受到这么大伤害的人的手里,你觉得可能么。”百里爸爸看着她道,“如果换做是你,有个女孩害的子真差点没了,这人想要嫁给他,而且还是双方同意的大前提下,你能同意?”

    “绝对不可能。”百里妈妈斩钉截铁的说道,随后愣住了,是啊,只是这么设想了一下,她都不会同意,那作为当事人的陈妈妈呢,看着女儿和那个人携手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心里又该多难受。

    “所以以后不要随意把自己的想法乱加在别人的思想上,我们没有经历过那些事情,根本就没有资格去胡乱评论。”百里爸爸叹了口气道,“不管今天你听到了什么,都忘了吧,以后日子还得这两个孩子过,咱们要做的,只是不给他们添麻烦就是了,还有,你千万不能插手人家小两口的生活,听到没有?”

    百里妈妈点点头,她有什么资格去插手白墨一和陈然的生活呢?后妈么?

    别搞笑了好吧,这种恶人她才不去当呢。

    百里爸爸也只是叹气,别说今儿个百里妈妈觉得提心吊胆了,连他也这么感觉,如果陈然爸妈不是那么开明,不好说话,他真不知道自己该做出点什么表示才好,还好,对方都是大度的人,就如同刚才他打的比方那样,如果换成是自己的话,那个女人是绝对绝对不准许和自家孩子在一起的。

    没有什么比自家孩子的安全更为重要。

    好在今天的结果很好。

    “对了,有时间的话去咨询一下比较出名的婚礼设计工作室吧,能帮上忙就帮上一些,但是一定要尊重这两个人的意见。”百里爸爸嘱咐道。

    能亲自参与自家爱豆的婚礼设计,百里妈妈自然特别开心,“放心吧,我只是帮忙参详一下,不做决定。”

    白墨一婚礼这笔钱其实百里爸爸已经准备出来了,并没有上限预算,作为父亲,他也只能从这上面给儿子补偿了,至于他会不会要

    这件事情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必须要有这个态度,也必须要抓住一切机会补偿,这是他作为父亲的责任。

    百里夫妻想什么对陈然和白墨一并没有任何影响,晚上在这边吃了顿饭,和众人说了他们打算第二天领证的事儿,在得到了大家的同意后,便欢欢喜喜的离开了,至于什么时候举办婚礼,大人们自己定吧。

    陈然父母和百里父母之间怎么聊的,白墨一不去多问,只要告诉他一个具体日期就好。

    不过就如同司徒茜当时说的那样,婚礼一定要好好准备,绝对不能操之过急,不然到时候绝对手忙脚乱,丢三落四。

    至少在他们离开的时候,这一点是达成共识的。

    回去依旧是白墨一开车,这次他俩回来并没有带着小锁,而是让李小歪帮忙照顾了一下,毕竟这次回去是说正事,结果还不知道如何,小锁就没带过去,这个时间段,嗯,该去接小锁了。

    一路上二人没怎么说话,陈然是因为刚才吃了太多,根本懒得开口,而且还有点昏昏欲睡的感觉,而白墨一,则是还是没有平复好内心的激动情绪,心里只想着快点回家,好好和身边人说说话,毕竟刚才在陈然爸妈那,那么多人,饶是他自觉自己脸皮不是很薄,也有点不好意思拉着自家新鲜出来的准媳妇在角落里嘀嘀咕咕。

    不过回到了家里就不一样了。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白墨一愿意称蒂兴那个房子为“家”。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好像有陈然在的地方,不管是什么地方,总会让他觉得特别安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