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也不知道小锁今天的领结会是什么颜色。”陈然拄着下巴懒散的开口道,她现在是真的有些困,如果不是知道快要到家了,弄不好她就直接在车上睡着了。“小歪姐还是这么热衷给小锁打扮么?”这段日子他关注的重心都在演唱会上,根本没关注小锁的状态。

    “嗯,团子就是这么被打扮出来的,看人家小姑娘一天天的被她这个娘亲给打扮的跟芭比娃娃似的。”陈然都带着鼻音了,“困。”

    “一会儿你先回家,我去接小锁。”白墨一道。

    “你一个人啊,”陈然转过头看他,微微挑眉,“小锁能跟你回来么?”这倒不是陈然看不起白墨一在小锁心目中的地位,而是小锁这条狗啊,真的除了陈然的话以外谁也不听,能让它消停的在李小歪家,还是陈然亲自给送过去的,而且说的很明白,晚上绝对会亲自过来接它,这才让那家伙消停了。

    被这么质疑白墨一也不生气,或许他可以对很多事情都有办法,但小锁绝对不在这个行列中,在尝试了n次(n≥50)和小锁沟通让它听自己的话拿些东西什么的,可以,大前提是陈然必须在家,如果陈然不在小锁身边的话,绝对宣告失败。

    至于为什么在求婚现场小锁能这么听话直接过去那是去找他主人,能不直接跑过去么,又不是做些别的,跟本就不用训练的好吧。

    虽然特别不想承认,但小锁的确是白墨一万能男友这个称号里的一个bug,而且还是修复不好的那种。

    “还是你跟我去吧。”白墨一傻笑,“别的我一个人能办了,但小锁,你不出马还真不行。”

    想到家里小锁和白墨一的“斗智斗勇”,陈然也忍不住弯了嘴角。

    二人敲开李小歪家的门,出现在门口的果真就是甩着大尾巴的小锁,李小歪随后跟了过来,“你俩回来了啊,怎么样,今儿个谈的如何,顺利不?进来聊会儿?”

    “还好,”陈然打了个哈欠,“我们定了明早去领证,虽然我有挺多话想和你说的,但今天就算了,真的挺困的。”边说边揉眼睛,被白墨一把手给拉到手心,狐疑的看向对方。

    “别用手揉眼睛,容易得结膜炎。”白墨一的声音是少见(对外人)的温柔,听得李小歪差点捂脸尖叫好帅好帅好帅。

    “那我们就先回去了啊,等忙完的叫你们过来聚聚,好困。”用另一只手捂住嘴,又打了个哈欠,陈然接过小锁的牵引绳对着李小歪摆摆手,拉着白墨一往自家房子的方向走。

    看着二人走远的背影,李小歪缓缓的从刚才脸红的状态中回过神来,随后

    “卧槽,团子,我刚才是不是幻听啊,然然刚才说明天她要和墨神扯证,是真的么?”李小歪关上门,捂嘴看着一直站在她身后乖乖当大型可爱摆件的自家闺女。

    “是的呢。”团子一脸的萌萌哒,“干妈要和白叔叔结婚了呢。”然后跟着自家老妈一起捂脸,“好般配好般配,妈妈我以后也要找一个这么帅的老公。”

    虽然对自家团子的惊世豪言有些吃惊,但一项也没毛病啊,反正男人到最后总会有那么一两次的出轨情况,找个帅的最起码能让对方还爱着自己的时候让她舒坦一阵子啊。

    当然,最后当一个板着脸和隔壁姓白的长得有八分像的高个子男生拉着自家闺女站在她面前,对他说“干嘛,我要娶团子”的时候,她不是那么淡定就是了

    “是的,我家团子以后绝对会找到一个特别特别爱你特别特别帅的老公的。”李小歪一下子抱起站在地上个闺女,笑呵呵的往卧室走,“不过现在呢,我的小公主,时间不早了,咱们该睡美容觉了,只有咱们美美的,才能然对方被你迷的神魂颠倒不是么?”

    回应她的是自家闺女软糯软糯的“嗯”。

    再说白墨一和陈然这边,刚把门给打开,小锁就自动自觉的跑去卫生间把脚丫子给擦干净,然后叼着一个大毛巾站在白墨一面前,意思很明显给擦擦肚子和身上,不然主人不让进屋。

    至于为什么不去找自家主人小锁表示,自家主人现在就是一副“我很困,谁敢这个时间过来给她添麻烦,她就让对方知道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麻烦”的样子,十分懂得趋利避害的小锁表示,整个家里还是有个人类可以帮它擦身子滴,根本用不到自家主人亲自出马。

    毕竟让主人亲自出马的代价应该挺大的。

    它还是不要轻易尝试了。

    白墨一好笑的看着面前这只特别势利眼的高加索,弯下腰把它嘴里的毛巾给接了过来,“成了祖宗,您老还是跟着我过来吧。”毕竟是自己求婚成功的大功臣不是么,怎么也不能让它希望落空不是么。

    陈然笑着看一人一狗去了卫生间,自己则懒散的跑去卧室,快速的换上衣服洗漱完毕,窝在沙发上,一双眼皮一搭一搭的,好像随时能睡着的样子。

    白墨一牵着小锁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懒散的女人,穿着一身淡蓝色的睡衣,歪在沙发上,手中拿着书,脑袋却一点一点的,好像随时都能睡着,亦或许,已经睡着了。

    忍不住嘴角上扬,拍了拍小锁脑袋让它自由活动,自己则伸手把人抱在怀里。

    身体的移动一下子吓醒了还在迷迷糊糊的陈然,“嗯,你忙完了?”

    “嗯,困成这样直接回去睡觉多好。”白墨一抱着人往卧室走去,把人轻轻的放在床上,随势跟着躺在了一边。

    “想等你一起。”陈然闭着眼睛哼哼,往他怀里蹭了蹭。

    白墨一失笑,低头在这女人额头上亲了一下,还没等自己开口说点什么,就听到这女人均匀的呼吸声。

    知道这是睡熟了。

    拽着被子往上拉了拉,把二人的身子完全罩住,伸手关了灯,这才满意的蹭了蹭对方的脑袋,闭上了眼睛

    随后就是第二天的民政局了

    是的,依旧是造成了不小的骚动。

    二人本来打算早点过去,早领完早回去,还能顺便去吃个早饭看个电影什么的,谁知道

    看着婚姻登记处外面排的长长的队伍,陈然拉了拉白墨一的袖子,有点不太确定的开口,“这真的是婚姻登记处么,不是说现在来这边办理离婚的比结婚的多么?”这里好像正相反的样子。

    “或许是我们来早了,一般来办理离婚的时间都会晚一点?”白墨一歪着脑袋给这种现象想了个还算过得去的解释。

    回应他的是陈然一副“你当我是小孩子”的无语表情,引得白墨一忍不住笑出声来。

    也不知道是因为声音太过好听还是什么,总之排在他们前面的一对闻声回过头来,“我和你们说啊,其实根本就不是这回事,卧槽,墨,墨神,陈律师”在看清身后站着的是谁后,忍不住结结巴巴的说道。

    他的声音不算大,但也能让传到原本就还算安静的等候区的各个角落里。

    随后,这二人就成了众人视线的聚焦处。

    陈然

    我是不是嘴太欠了,如果不多嘴问这么一句的话,就不会让前面的人好奇的回头,也不至于发生现在这种情况了,莫名的,有些尴尬。

    白墨一则是表示自己还算适应良好,毕竟是长期生活在镁光灯下的人物,不过就是被大家围观罢了,不算什么大事儿,反正他和陈然总会有这么一天来这里领证的,能早一天就早一天吧。

    至于别人的想法,那么重要么?

    “你们,你们二人也是来领结婚证的?”众人呼啦一下子就围了上来。

    白墨一拉着陈然的手笑着点头,“是啊,我俩原本打算早点过来,但没想到已经拍了这么长的队伍”

    “第一让给你们。”前面排着的人毫不犹豫的说道,把二人推到了第一位现在婚姻登记处还没到上班的时间,也没有进行预约,大家都是在外面自觉排队。

    “这不好,不用,我们在后面排着就好,”陈然忙退了出来,“而且我们也不着急,你们一大早就在这里排队,哪有我们一来你们就把一大早的辛苦给让出来的,这对你们不公平。”

    “谢谢大家的好意,我和姐姐是过来领结婚证的,但是我们就站在这个位置上就好,对我来说,只要今天能和姐姐把证领到就可以了,不用麻烦的。”白墨一笑着说。

    除了在影视剧中能见到白墨一的笑,媒体上白墨一的形象大部分都是冷着一张脸,像这样能亲眼见到本人并且本人居然对他们温柔的笑,这种事情根本想都不敢想好嘛。

    之前说过,白墨一的粉丝群覆盖面是很大的,不只是女性,小孩和老人,男人们也有不少是他的铁粉毕竟这样一个有颜值、有演技、不浮夸、正能量还这么谦虚的人不多见了,被一个人夸赞可能说明你和这个人的关系比较好,但是一群人都在夸你,而且还是那群根本不可能被买通的老艺术家们,那就少见了,最最重要的是,白墨一这个名字已经被上面记住了。

    光看着人代言了多少公益宣传就能看得出来,这个大使那个大使的,据说他从很早的时候就已经接这种公益代言了,而且还都是被上面点名的。

    这么多年出道,唯一的一次黑料(学历)还被直接打脸,人家那是已经读完了的,以后再没什么黑料。

    虽然和陈然之间的感情纠葛,嗯,在某些媒体眼中的确算是感情纠葛,但在当事人心中,不过就是一些误会加上巧合罢了,现在二人刚经历了演唱会求婚,现在出现在婚姻登记处,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吧。

    难不成让这俩人继续谈恋爱,一直谈恋爱也没什么名分的?

    这一笑引得不只是女生,男人们都忍不住红了脸侧了过去尼玛这个男人长得这么好看做什么。

    到了最后,白墨一和陈然还是站在最开始站的位置上,在顺利的拿到结婚证,和这些真心向他们问候的人道别后,几个送货员走了进来,每个人手中都拎着不少奶茶。

    “这是?”众人迷茫的看着手中突然出现的奶茶,不解的问送货员。

    “具体什么情况我真不知道,”送货员把奶茶杯整整齐齐的放在桌子上,“但是据老板说,有一个白姓的主顾让她往这边送奶茶,说今天是个好日子,让过来结婚的人都沾沾喜气。”

    于是,不只是工作人员,连过来登记的新人们手中都多了一杯暖呼呼的奶茶。

    “白姓主顾?”一个工作人员一边用奶茶捂手,一边歪着脑袋想,突然瞪大眼睛看着对面的同事,“该不会是墨神送的吧。”

    “卧槽,不是吧。”正在作登记的那对夫妻也瞪大眼睛,他们来的不算早,白墨一和陈然离开后才来的,闻言忍不住说道,“今天墨神和陈律师过来登记了?”

    工作人员点头,“是啊,就在半个多小时前吧。”

    “那绝对是他们送的了。”另一个工作人员翻看了下电脑上的记录,“今儿个过来登记的姓白的,就墨神一个。”

    然后,白墨一又上热搜了。

    在结婚证晒出来引起轩然大波的同时,一个同样是今天拿到结婚证恰巧和白墨一前后脚的新人爆料说,今天来本地婚姻登记处办理登记的,每对新人都得到了墨神免费送的一杯热呼呼的奶茶。

    虽然一杯奶茶没几个钱,与白墨一的收入相比真的是不算什么,但是耐不住人多啊,还有过来咨询的也得到了一杯奶茶。

    算一算,今儿个墨神也没少破费啊。

    没在本地的墨家军们一个个捶胸顿足,特别嫉妒在本地的粉丝们的好运气,不但亲眼见到墨神了,而且还能得到一杯免费的墨神亲自安排的奶茶这和在演唱会上送给各位粉丝的那些礼包不同,一杯奶茶啊,多接地气儿啊。

    这样的偶像哪里找去。

    知道他们在婚姻登记处门口排队,天还挺冷的,给他们这是送温暖来了,这样的偶像,不追他追谁。

    当然,在看到了网上评论忙冲到前面的某位负责人就更后悔了她这么得天独厚的条件,居然错过了见到墨神本尊的机会啊,后悔药哪里能买啊,o(╥﹏╥)o。

    而同时,兴城和YQ工作室的每个人都收到了两杯暖呼呼的奶茶白大少爷表示,不能厚此薄彼不是么,不认识的人他都送了一杯,自家人怎么也得两杯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