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至于白大少爷这是个什么样神奇的脑回路,这里暂且不表了。单说网上已经炸开锅的消息。

    “墨神和陈律师算是有情人终成眷属了,这都让粉丝们盼了多久了。”这是粉丝A。

    “虽然我为这两个人能在一起感到高兴,但是不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么,这两个人能走得远么,你看圈里有多少在恋爱期被大家称作‘金童玉女’的,到最后的结果都是什么,离婚的离婚,上法庭的上法庭,最后不都闹得不欢而散么,现在见面跟见仇人似的一个个。”这是悲观的粉丝B。

    “都是被捧出来的好吧,你就说这些离婚的哪一个不是在谈恋爱的时候就已经被爆出来在外面不干不净的了,最后得到这个结果不是很正常的么,你再看看咱家爱豆,有黑料么?没有!劈腿?根本不可能好吧,你看每次出席活动的时候,咱家墨神哪次不是恨不得离女演员十万八千里的,就算是女主角,中间绝对要把导演给塞进去,与其担心墨神劈腿,不如担心一下陈律师万一哪天审美疲劳了不要咱家墨神比较实际。”这是理智粉丝C。

    “墨神这么优秀,陈律师怎么可能会不要墨神,又不是没长心”这是对自家爱豆蜜汁自信的粉丝D。

    “得了吧,如果陈律师真的像你们似的恋爱脑,怎么可能让墨神追了这么长时间,再说了,你们嘴里的墨神除了那张皮囊以外,还有什么,你们这些粉丝们么,人家陈律师在自己的圈子里混的超级好成不,不愁吃不愁穿的,还有不少人追呢,要担心的怎么也是墨神好吧。”这是陈律师的死忠粉A。

    网上已经就“如果二人离婚到底谁会出轨”这个问题展开了激烈的讨论。

    在讨论的最激烈的时候,突然有一个人冒了出来

    “这是在讨论什么,我没记错的话,墨神和陈律师是今天刚领的结婚证吧,他们有说要离婚了么?如果没有的话,你们在这里吵的这么热闹做什么,换句话说,就算是这俩人离婚了,对方的再婚对象能是各位?”这是被众人讨论看的直懵逼的某路人甲。

    没错,人家俩今天刚领的结婚证啊,怎么话题都讨论到离婚身上了。

    网上的讨论特别诡异的突然停止了。

    然后众人的话题就被带到这俩人结婚后第一胎到底会生儿子还是生女儿身上了。

    特别的没有立场。

    司徒祁冷笑着看网上的那些评论,忍不住翻了个大大的白眼,通告完成后就赶紧回来了,结果刚一敲开陈然家大门,就看到一屋子的人原本应该各回各家的家伙们,都齐刷刷的坐在客厅里。

    当然,百里也在,只是离得小锁远远的而已。

    司徒祁:“”

    说好的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各忙各的事儿呢,弄了半天就他一个人在外面忙么。

    这群丝毫没有义气的家伙。

    无视司徒祁的腹诽,作为亲姐的司徒茜挺着大肚子走了过来,吓得司徒祁什么想法都不敢有了,忙伸手扶着自家老姐,生怕这家伙磕到碰到一点。

    “姐啊,你一定要记着啊,你现在不是一个人啊。”把自家老姐护送坐在沙发上后,司徒祁这才松了口气,特苦口婆心的说道。

    回应他的是自家老姐一个大大的白眼。

    “小祁过来了。”陈然端着果盘从厨房走了出来,笑着和他打招呼。

    司徒祁勾起嘴角,“嗯呐,然姐,我忙完了就赶回来了,对了,白狐狸人呢?”

    “在厨房。”陈然指了指厨房的方向,果真里面传出来菜下油锅的刺啦声,“你们先吃水果,我进去看看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刚要离开,便被袁歌给拽了回来。

    这个原本带着苏辰回家向父母说明情况,并且打算躲在家里住几天的当红女星,则在爹妈特别痛快的回答中,直接一脚给踹了出来

    她妈当时的原话是这样的

    “你俩的事情呢,我和你爸爸一点意见都没有,日子是你俩过的,以后有什么事情都要你们两个自己去承担自己起面对,作为家长我们只能说,我和你爸爸永远是你的后盾,好了,这就是我和你爸的态度,现在该干嘛干嘛去吧,什么时候领证告诉我们一声,我和你爸好帮你们准备婚礼。”

    是的,一点母女情分都不讲的,直接给踹出来了。

    连让他们在家里住一宿的意思都没有,弄的苏辰一度以为是不是自己哪里表现得不好让袁歌爸妈不开心了。

    后来才知道,袁妈妈让他俩回来是过来帮白墨一的,要知道袁歌爸妈可是白墨一的纯纯死忠粉。

    是的,这种连自家亲闺女的婚礼都特别敷衍而对自家爱豆这么用心的爹妈,是袁歌亲爹亲妈无疑了。

    得知真相的苏辰也表示很无语,但是也不能因为这个和自家老丈人丈母娘不开心吧,毕竟对方是他真的惹不起的存在啊,所以只能哑巴吞黄连了。

    不过谁让白墨一是自己好哥们呢,如果不是当时他向自己抛出橄榄枝的话,他也不可能会认识袁歌,自然也就不会有这么好的媳妇了。

    二人算了一下,决定回来之后算算日子,然后去领结婚证毕竟这次回家最大的收获可能就是把袁歌的户口本给拿到手了吧。

    “辰辰你去吧。”袁歌笑着对自家准老公说道,有些事情男人和男人之间比较方便说。

    苏辰表示秒懂,笑着对陈然道,“我过去看看,你们聊天,想吃什么招呼一声,我给你们带过来。”

    陈然丝毫没有觉得让客人亲自动手有什么不妥,毕竟这几个人一只只来也把这里当成在这边的第二个家,在家里自己做个饭怎么了,好不好吃另说。

    打算苏辰的厨艺还算是能过得去的,虽然不如白墨一的那样精湛。

    司徒祁也跟着起身,和苏辰一起去了厨房,自然先把手给洗了。

    毕竟要吃进自己嘴里的东西,还是健康第一。

    见原本想要见到的人没进来,反而是两个似乎一点忙都帮不上的大男人,原本嘴角还噙着笑的白墨一瞬间变成了冰山脸。

    苏辰、司徒祁:“”

    能不能不要表情变得这么明显啊亲,他们是过来帮忙的啊,不是过来讨债的。

    司徒祁顺手把厨房的门给带上了,“我说你小子手够快的啊,这刚求婚成功就马上把证给领了。”暗戳戳的嫉妒了一下。

    “你要如果有喜欢的特别想要给娶回家的人呢的话,只会觉得慢。”白墨一快速的切菜,刀尖和案板上传出均匀的“嗑哒”声,“老苏,你和袁歌怎么样了,顺利么还?”

    “还算顺利。”苏辰就比较有眼力见,把放在水流冲泡的蔬菜给洗干净放到一边备用,“袁歌爸妈都比较好说话。”忽略了这么焦急地把他俩给踹出来这一点简直是完美好吧。

    “那你俩回来这么早干嘛?”白墨一切菜的动作顿了一下,特别不解的问道。

    原本今天陈然打算请YQ工作室的留守儿童们来家里吃顿饭沾沾喜气,没想到一问,好么,全在家,这下子就全过来了。

    弄得白墨一简直就是措手不及原本准备的菜不够了,还特意和陈然去了超市。

    这群家伙果真毫无例外的没有带菜过来的~!

    但是好酒倒是拿来了不少。

    回应他的是苏辰一个怨念的眼神,只是突然发现这人的注意力在手上的刀上,根本没在自己身上,无奈只得开口,“还不是因为你。”

    “我?”白墨一不解的给了对方一个眼神,随后继续切菜,“我怎么了,挺好的啊,没让你们操心啊。”

    “但是袁歌爸妈不这么想啊,”苏辰无语了,“叔叔阿姨觉得你这边应该会比较忙,把我俩踹回来帮忙来了。”

    司徒祁:“”

    这神奇的脑回路啊,袁歌的爸妈啊,好想见见。

    白墨一闻言也是哭笑不得,“帮我谢谢叔叔阿姨哈,我这暂时真没什么需要你们帮忙的,如果有我绝对会说的。”

    “婚礼呢,”司徒祁给了苏辰一个同情的眼神后,看向白墨一问道,“证都领了,想好什么时候举行婚礼了么?”

    白墨一老实的摇摇头,“没有,具体日子由百里他爸和陈然爸妈研究,订了时间会告诉我的。”

    “你现在还不叫他‘爸’么?”这话是苏辰问的,他以为以白墨一的性子,虽然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便宜爸爸不是那么记恨,也不应该这么长时间了,连称呼也不改吧,毕竟当年的事情,还真不怪他。

    “嗯,”白墨一道,“他没提,我也没主动说,暂时先这样吧。”把切好的菜规整的码在盘子里,换了块砧板,开始切肉。

    “然姐呢,给过你什么意见么?”司徒祁也觉得这样的话不是个长久之计,暂时这么叫可以说白墨一过不去心里这关,但真到了婚礼那天,介绍的时候说对方是“百里他爸”,让那些参加的宾客们怎么想,特别还是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的。

    铁定误会好吧。

    “她没说。”白墨一道,这倒是真的,陈然对他和百里父子的事情从来都不过多评论,最多在他觉得烦的时候,安静的坐在一边,给他分析一下事情而已,“姐姐觉得这件事情还是让我自己做主比较好,毕竟是我们父子之间的事情,不过她有和我分析事情的利害关系。”

    “额。”二人对视一眼,心里忍不住吐槽,这是把给对方留出的空间拿捏的多准啊,不会让对方觉得太累,恰恰好,有事情不是帮对方出主意,而是让对方自己做决定,她能做的就是帮对方分析一下而已。

    “不管怎么说,兄弟,恭喜你。”苏辰叹了口气,伸手揽住对方的肩膀,由衷的说道。

    就算是他和袁歌交往这么长时间里,也会有过争吵、分歧、甚至冷战的时候,而在这两个人身上,根本就不存在这种情况,当问题存在的时候,并不是一味的坚持自己的观点,而只是把自己的观点提出来让对方知道,至于对方会不会采纳,那就看对方的决定,自己也并不会因为这种事情而生气。

    或许在某一段时间,陈然会想要发脾气,但一对上白墨一那双眼睛,什么火都消了。

    而白墨一在陈然面前根本就不可能发火有事说事,没事儿总和女朋友发火算什么,有本事朝外面的人发火去。

    “谢谢。”这也是白墨一的心里话。

    特别是在已经领证后的现在,白墨一简直恨不得把世间最好的东西都白子安陈然面前,当然他也知道,陈然并不看重那些奢侈的东西,越是平淡的东西她越开心。

    这也是她和很多女人不同的一点。

    有些女人或许因为男朋友送了个限量版的包包感到开心,而陈然则会以为白墨一给她做了一桌子自己特别喜欢吃的菜而欢喜。

    或许之后会因为他们的孩子。

    “虽然这件事情的主角是你,最后做决定的人也应该是你,”司徒祁斟酌着开口,“但是你和百里父亲的事情,我觉得你应该好好考虑一下。”

    “我知道。”白墨一叹了口气,虽然嘴上说着暂时就这样,但他心里很清楚,这根本就不能解决问题,再说了,将来他和姐姐婚礼的时候,这人请还是不请,要知道昨天他去陈然爸妈那的时候,这对夫妻原本根本不需要大老远从德国飞过来的,但他们还是来了,对此,白墨一说不感动那是在撒谎。

    但让他直接改口叫爸,或许也有些太过为难他了。

    “得,我俩在这里面也是净给你添乱,先出去了,外面等你。”见自己该说的都说完了,司徒祁拍了下对方的肩膀,和苏辰二人便离开了厨房。

    留着白墨一一个人在厨房看了砧板发了会儿呆,最后忍不住笑笑,等晚上没人的时候可以找姐姐出出主意,自己想不明白的事情,自己不还有一个智囊在呢么,急什么。

    白墨一做好最后一道菜从厨房出来的时候,见到的就是一群人围着桌子打扑克,另一群人围在沙发边聊天,小锁趴在自家主人脚边打哈欠,百里躲得远远的,戴着耳机拿着纸笔时不时的在纸上写着什么,陈然闻声望了过来,迎上白墨一温柔的视线,嘴角忍不住上翘。

    “赢了赢了,然姐然姐,咱们晚饭有着落了,宰大户啊。”司徒祁拍了下桌子,对着陈然开心地说道。

    “好吧好吧,愿赌服输,晚饭我安排。”苏辰无奈的举手投降,引得大家又一阵大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