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要说网上一股清流,白墨一绝对榜上有名。倒不是说这人在官微上面发的那些是不是有正能量之类的,而是这货从来都是发完消息以后直接闪人,根本就不管粉丝们嗷嗷呼唤好吧。

    是的,从演唱会求婚的高热度,到众人质疑,再到这人晒出结婚证,仿佛就是个例行公事一样,给粉丝们一个交代,让那些还在可以猜测的家伙们停止没必要的猜测罢了,根本不需要给大家过多的解释什么也应该不需要给大家解释什么,毕竟这是人家自己的事情。

    所以网上那些讨论的沸沸扬扬的话题并没有传到正在一起“宰”大户的众人耳朵里。

    整整一天,YQ工作室的这几个艺人都在陈然家里待着,直到晚上八点的时候,才齐齐出了屋子,奔向全市最大最豪华的饭店宰大户去了。

    被“宰”的大户心里倒是没什么波澜,毕竟愿赌服输么,更何况吃饭的也都是自己家里人,也没把钱给外人花了,苏大影帝表示自己很大度,但是绝对不会再和司徒祁这个欠登再打牌了!

    混小子别的不咋地,运气不错倒是。

    而原本众人觉得这阵子YQ工作室已经算是出尽了风头,是应该适时地消停一阵子了,但是媒体显然并不这么想啊,就在苏雪丽在练习室被摧残的直骂娘的时候,她的名字被送上了头条

    “你说这群媒体是不是吃饱了撑的?”司徒祁坐在工作室的大厅里,看着手机上飘红的题目,忍不住嘴角抽搐的说道。

    “是不是吃饱了撑的我不知道,”宇文涛鼻子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架了副眼镜,此时正用中指推了推镜架,“但是我敢保证,这段时间对方应该是没什么好写的了。”不然也不至于把几年前的冷饭拿出来炒一炒了。

    原本YQ工作室签苏雪丽的事情对外就没怎么大肆宣传过,知道的也不过是当时参加白墨一酒会的那些人而已,而且有些耐人寻味的是,这次爆料的女人,是被当场直接赶出来的那个女人。

    或许宇文涛对那个女人没什么印象,但司徒祁可是印象深刻啊。

    “在签雪丽之前,刘哥不是都已经调查的很清楚了么?”司徒祁觉得有些无聊,把手机随意的放在一边,双手枕着脑袋瘫在沙发上,“现在这几家媒体居然敢拿这事儿说话,不怕得罪了刘哥?”

    要知道刘奕在媒体圈还是有一定影响力的,而且还不是依靠什么背景,完全是自己实力打下来的。

    况且傻子也知道啊,刘奕是一个多爱惜羽毛的人啊,一个人光是业务能力强并不足以打动这个人让他进入YQ,如若不然的话,以YQ在业界的口碑,早就已经是人员爆满了好吧,怎么可能两年内还只是这四个人。

    不过在一年内签了魏子瑜和百里,已经让圈里人大跌眼镜了好吧,就在大家猜测YQ工作室是不是觉得自家艺人太少决定扩充的时候,又没动静了。

    然后就是这次不声不响的签下苏雪丽。

    如果说签魏子瑜大家觉得那是白墨一觉得这人有潜力,而且还是被不公平对待自身有能力特正直,特别对自己眼缘的那种,最开始有质疑,但当这人演出的几部电影播放出来之后,便都成了称赞。

    而百里子真这个人原本在国外就有名气,虽然不如他老哥在外面的影响力,但最起码在自己的圈子里还是没人能撼动地位的,这人也不是靠脸出道,完全是实力说话,再加上在国内发售的第一张专辑的销量就这么好,完全可以让一些心理有质疑的人闭嘴了,再说了,工作室是人家亲大哥的,大哥想要扶植弟弟,有问题么?人家弟弟还这么争气。

    最有争议的不过就是苏雪丽了,只是知道苏雪丽被签进来的人很少。

    宇文涛用食指挠了挠脸颊,“按理说娱乐圈这么大,苏雪丽这么个透明了这么长时间的人,应该不会被人给想起来啊。”每天娱乐八卦那么多,随便写一个都能凑得一天的报纸排面吧,根本就没那个必要找和YQ工作室贴边的人来博眼球啊。

    毕竟前辈们给的经验是只要是莫须有的沾到YQ工作室的,送你律师信已经算是很温和的解决方法了。

    “新媒体不知道天高地厚吧。”司徒祁并不觉得担心,反正上面说的的确有一大部分是真的,比如苏雪丽是文艺片出身,但是文艺片怎么了,有多少影视经典都是文艺片,有些人非要自己的思想不纯洁非得往禁忌类影片上靠,怪谁?

    只是还有些不实的报道,比如说苏雪丽恃宠而骄,在白墨一酒会上特别不给人面子大闹酒会,墨神碍于对方经纪公司的面子只是把自己给轰出来的云云。

    “诶,这是把咱家墨神也给带进去了啊。”看到后面,宇文涛眉头皱了起来,“这女人为了出名也算是豁出去了啊。”

    “所以我一直都秉持着‘宁可得罪小人也绝对不要得罪女人’的宗旨么,”司徒祁随手从茶几上拿过一个洗好的苹果,啃了一大口,“毕竟这种生物真的发起狠来,男人根本就不是对手。”

    对于这个碎嘴子的家伙,宇文涛不置可否,“刘哥这几天应该要回来了吧。”

    “应该是吧,刘哥不是说要给自己放个假出去旅游么,不过我分析无论他在哪儿,只要有信号的地方,看到这条消息,绝对会火速赶回来的。”这就是大管家的悲哀,刘奕整个儿就是个劳碌命,不容反驳的那种。

    刘奕回来了么?没呢,此时他正在回来的飞机上。

    是的,对方很成功的把他给惹毛了,他家白墨一这阵子应该是忙着和自家新鲜出炉的媳妇腻歪,虽然这俩人平时已经很腻歪了,当然,主导人还是他家艺人自己,以及和老丈人丈母娘处好关系,毕竟那场车祸虽然过去很久了,但在几个当事人心中,这是个过不去的坎儿。

    如果要说白墨一娶陈然是不是仅仅因为心里愧疚。

    刘奕对网上的这些质疑已经懒得去回应了,如果仅仅是愧疚的话,直接给钱不好么,算是经济补偿了,他也没见哪个车祸现场,事故责任方把受害者因为内心愧疚给娶了的啊。

    哦,你说白墨一是因为惧怕陈然哥哥那边的势力,不得已而为之?

    这就更笑掉大牙了,他这算是攀高枝了吧,不管从哪方面来说,虽然他是白墨一的专属经纪人,但也不可能睁着眼睛说瞎话,他白墨一如果没遇到陈然,现在能不能在这个世界上好好活着都是两回事好吧,能有现在,再说了,现在的白墨一有什么?一大群粉丝么?

    而陈然呢,稳定的工作,事务所的重心,最重要的是人家独立好吧,根本就不是那种离了男人就活不了的女人。

    现在白墨一住的房子还是人家的呢。

    这些舆论根本就不需要他亲自下去掐,已经有墨家军毫不留情的给怼了回去。

    总之来说,人家俩在一起那算是天作之合,都是你情我愿的,和那些阴谋论一分钱沾不到边儿,阴谋论家们,赶紧收起你们的脑洞,人家就不过是普通的情侣到了要结婚的阶段,而进行了结婚而已,没你们想的那么复杂,停止你们的发散思维。

    好吧,言归正传,白墨一现在是根本没时间关注网络。

    这也是为什么在演唱会结束后几天都没见到他在网上的动静,大部分关于他的事情还是由工作室以及YQ工作室的其余几个人爆出来的。

    因为忙着娶媳妇。

    现在就更没时间看网上消息了。

    再说他本身也不是一个热衷于八卦的人,即使这个瓜是自己的。

    所以这个时候,他这个本来打算去旅游远离尘世喧嚣的经纪人只能从“修仙”状态回到这边了。

    讲真,当刘奕最开始看到那篇报道的时候还觉得没什么,不过就是一个女人不甘的反击罢了,而且反击的还是这么的苍白无力,报道里面陈述关于苏雪丽的内容不过就是她之前是拍文艺片出道,而且还有几个提名而已,长着一张被包养的情妇脸,在公司内部因为自己的小有名气打压新人之类的。

    在国内娱乐圈这已经算得上是最皮毛的招数了,刘奕最开始根本就不打算回应的,冷饭能炒成这样,他也不得不佩服这家敢报道出这篇文章的媒体了,或者说某个媒体雇佣的某一位撰稿人。

    仅仅是这样也就算了,后面居然还把他家墨一给牵连出来了,说他家白墨一欺软怕硬,并没有让苏雪丽也给赶出来,因为忌惮着对方经纪公司的背景。

    刘奕冷笑,对方公司有背景么?他怎么不知道?

    原本当时这个女人被人架着扔出来的事情除了参加酒会的这些人之外没有别人知道,既然这个女人现在并不怕丢人,那他也不介意让他更丢人一点。

    果不其然,当他刚出了机场,就已经被一群闻讯赶来的媒体朋友们给堵住了。

    “我倒是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己也有这么大的排面,劳烦众位朋友们大冷天的在这里堵我了。”刘奕脸上是职业化的笑容,但是很明显,这个笑意并没有传达到他的眼睛里,一双眼睛冷的吓人,原本站在最靠前的几位忍不住往后退了半步。

    这就是金牌经纪人的气场么原本以为白墨一的气场就够强了,没想到刘经纪人也是这样,一直以来这人都是站在白墨一身后,这还是记者们第一次主动堵这位一直带着公式化笑容,做事总是这么完美,让人挑不出一点错误,就是这么一个人,现在却让这些久经沙场的记者们忍不住后退半步。

    “刘经纪人,我们只想知道关于墨神酒会被赶出来女人的事件的真相。”一个胆子还算大的男人忍不住说道,这么好的机会绝对不能错过了。

    众记者见到现在有人开口了,心里都松了口气,枪打出头鸟,这句话说的是一点也不假啊,你没看到刘经纪人看向那个记者的眼神已经快能杀人了么。

    “众位这么不辞辛苦的在这里等我,也是为了这件事情么?”刘奕回来的时候坐的是头等舱,特凑巧的是整个机舱里面算上他一个就三个人,两个还都是在处理自己手头的工作,倒是让他难得清净了整个的飞行时间,也让他能头脑清醒的在整个路程中考虑该怎么最好的解决这个问题,但是刚一出机场就能碰到这么多人,到真是没让他想到。

    见大家都不言语,只是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刘奕心里就有数了,“这样,我刚从外地回来,先让我回去换件衣服,大家先移驾YQ工作室吧,我一会儿在那里会召开记者招待会,到时候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也会回答大家提出的问题。”

    见刘奕并没有发难,原本还忐忑的记者们脸上顿时浮现出了笑容,纷纷点头应是,人家一路奔波的回来,没来及换上一件衣服就被他们堵在这里,的确有些不太地道。

    完全忘记了这群家伙是怎么在机场蹲同样是来回奔波来不及化妆们的艺人们的。

    毕竟欺软怕硬这个优良传统,一直都在大家的骨子里很开心的流传着么。

    “刘经纪人,我可不可以这么认为,你这么着急回工作室是为了和团队紧急协商如何应对我们的问题。”一个不怕死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

    原本还很和气的氛围突然变得紧张,众人集体把视线集中在那个说话的记者身上。

    一些老油条心里忍不住叹气,年轻气盛可以理解,想要表现自己也能理解,但是总要分清楚场合好吧,圈里面流传的话难道这个年轻人不知道么“宁肯得罪艺人,也不要得罪他背后的经纪人”。

    特别像刘奕这种有人脉而且在圈里地位还不低的经纪人。

    果真刘奕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并没多说什么,“那大家一会儿见。”说完便进了招的出租车里面。

    留下众人笑眯眯的看着汽车渐渐驶远,直到再也看不见了才收回目光,一个个的不怀好意的看向刚才说话的那位“勇士”。

    “年轻人,想要表现自己的心情大家可以理解,但是你想要自己找死,能不能不要拉着我们这群人跟着?我们不熟。”一个有血资历的记者一边整理自己的记者牌一边皮笑肉不笑的说着。

    “年轻人,你该庆幸自己今天遇见的是刘经纪人,他的脾气还算好的,如果换成别人,呵呵。”另一个拍了拍那个年轻人的肩膀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