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众记者跟着应和,的确,放在投影板上的的苏雪丽的照片过于妖娆,那个眼神就让很多一直不是很坚定的男人们眼睛不知道该看哪儿,但是装束上来看,人家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你们看看现在的她。”lee侧身把苏雪丽像一个展示品似的展示出来,“并不是这张脸就是情妇脸,而是根本就没找准对方的点好吧。”

    苏雪丽的脸被放在了投影板上,实在是没法让人同刚才那张照片上的女人联想到一起。

    嗯,除了长相能看出来是一个人,其余的根本不像好吧,额,这话有点歧义,怎么说呢,单纯从感觉上而言,看到现实中的苏雪丽,很难让人把她和投影板上那个妖娆的女人联想到一起。

    “所以大家也请不要纠结我们家雪丽之后会不会因为长相问题,而导致戏路狭窄之类的,这张脸的可塑性极高。”顺便让后台放上几张她不同风格的照片。

    众记者也算是心里有数了,lee这么做的目的不过就是打脸她之前的签约经纪公司,这么好的一个苗子你们不要,专门把人往狭隘方面培养,一点慧眼都没有,看看,在我lee的手中,这块璞玉绝对会亮瞎你的狗眼,让你眼瞎这么好的苗子都给舍去了。

    后面的问题也就变的很温和了,有司徒祁和lee在上面,记者们是没占到便宜,但整场招待会下来,也算是宾主尽欢YQ工作室解释清楚了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维护了自家艺人的形象,如果之后还有谁拿这件事情再炒冷饭,别怪他们动用豪斯嘉里集团亚太区律师团了,如果觉得这群人不太好打交道,或者兴城事务所了解下也可以。

    而记者们出去的时候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实在是这场招待会里面的内容实在是太丰富了说是“酒会事件”,但是明眼人拿脚指头想都知道,以白墨一的性格,那个女人被赶出来,怎么可能会因为是自己的经纪公司没有苏雪丽身后的有实力,让白墨一忌惮,要知道,整个圈里能让YQ工作室称为“忌惮”的,还真不太清楚,毕竟人家一直以来都是自己玩,跟本就不带别人。

    而当时白墨一在视讯上的话就已经让大家有东西写了对方觉得他势利眼,但是人家根本连你这个艺人是谁都不清楚,就更不清楚你背后的经纪公司是谁了,而且当时人家苏雪丽可是一个人过来的,身后根本就没有经纪公司跟着,这么污蔑别人,真的好么。

    再说人家苏雪丽也没避讳过这个问题,既然大家都好奇,而且也是因为这件事情所以才聚集在一起的,那就大大方方的说,无所谓,反正自己也没什么错。

    再就是白墨一亲口说出苏雪丽是YQ工作室签下的第七个艺人,而且还是从C签直接跳到A签的,可以说是YQ工作室头一份儿了,最最让人跌破眼镜的是,lee,那个世界著名造型师,居然是苏雪丽的专属经纪人,而且这人居然考下来了经纪人证,这怎么可能啊。

    反正能写的有很多,就看大家能不能抓住重点了。

    直到苏雪丽跟着工作人员通过后台,回到了工作室休息室中,这才算松了口气,只是一看到刘奕,还是觉得心里忐忑。

    “那个,刘哥。”苏雪丽小心翼翼的开口。

    原本打算去茶水间接一杯奶茶的刘奕停住步子转过身看她,“怎么了?对了,钢材表现不错啊,没怯场,挺好挺好,继续保持,以后这种事情你还会遇到很多。”

    “不是,刘哥,”苏雪丽有点扭捏,“我刚才没经过你们同意就把整个事件给说了,会不会对你们,或者说对工作室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啊”

    “你说的那些不都是事实么?”刘奕不解的说道,“既然是事实为什么不能说呢,而且你说的都没问题啊,又没说什么对咱们不利的话,为什么会造成不好的影响,你又没做错。”一见苏雪丽这个表情,刘奕这才算明白,“啊,你想多了,之前我和lee就和你说过,当时发生什么就说什么就好,反正都是真实的东西,经得起推敲,没什么好遮掩的,如果真的不能说的话,之前我会提醒你的。”

    “这次没事儿的。”刘奕笑着说,“表现的不错,不过,我记得一会儿你好像还有课呢,等结束了过来找我,咱们研究一下你的A签问题。”

    “但是,我不是没通过考试呢么?”苏雪丽睁大眼睛,原本以为刚才招待会上不过是为了搪塞那些记者,刘奕不得已才说出来的,因为在YQ工作室,没有一个C签的艺人,全部都是A签,自己这个身份被说出去的话会不会是一个笑话啊。

    难道不是说说而已的么?

    “啊,不需要。”刘奕笑道,“你这段日子的表现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如果不是真心热爱这个工作的话,也不会这么努力,所谓的考试也不过是对你的日常表现做一个考评而已,你已经及格了,或者说,就让司徒或者墨一他俩去参加的话,也不一定会做到你这种程度。”

    “谢谢,谢谢刘哥。”苏雪丽鼻头发酸,忍不住直接鞠了个九十度的躬,惊得刘奕忙把人给扶起来。

    “干嘛啊干嘛啊这是,不过就是很正常的工作而已,你没必要的,当初决定签你的时候我们已经说好了,你的确是个好苗子,只要用心培养,而且方向对了,绝对会大放异彩,lee这个小子你放心,虽然嘴毒了些,人飘了些,私活多了些,但是只要他承认你,那你在他心里的地位就不可撼动,绝对会一切以你为重,相信我,和他配合,你绝对会收获到之前都没碰到过的许多经验的。”

    “感谢的话别说这么多,”见对方又要说话,刘奕忙打断道,“我说了这么长时间,现在要去喝水,你赶紧去换衣服上课去吧,出了成绩就算是对我,对墨一,对司徒最大的感激了,去吧。”

    苏雪丽还是对他快速的鞠了一躬,这才小跑离开。

    看着对方离开的背影,刘奕笑着摇了摇头,心说这副样子倒是和袁歌最开始来工作室的时候差不多,但袁歌可没她这么感激自己。

    向相反的方向走去毕竟茶水间是在这边。

    正巧碰到同样在茶水间喝咖啡的lee,忍不住自己手痒痒的心情,狠狠拍了一下对方的肩膀,特别不用考虑的对方嘴里的咖啡喷了一地。

    lee忙从一边抽出纸巾擦嘴,然后恶狠狠的瞪向罪魁祸首

    “干毛线啊你,手欠剁了!”

    “我说你反应这么大做什么呢,”刘奕好笑的接了杯热奶茶端着,也不喝,“一副神游天外的样子,思春啊。”

    “滚滚滚,”lee白他,“爷的取向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看咱工作室多少符合的,但我敢下手么。”他拿过放在角落里的拖把,把弄脏的地板给擦干净,这才洗洗手又接了一杯美式,倚在窗台上,对着刘奕说道,“我只是觉得这个世界有些玄幻。”

    “你不是纯正的无神论主义者么,怎么突然说出这么不无神主义的话来了?”刘奕挑眉,“受刺激了?”

    “对啊,”lee叹了口气,“刚才我不是让后台放了几张雪丽不同风格的照片么?”

    刘奕点头,他全程都在现场呢,虽然站在投影板前,没机会往后看,只能靠着下面记者们的表情来猜测后面的情况,不过看表情,反应还算不错,照片选的应该还算成功。

    “这招待会刚结束,我就已经接到了两个一线导演的邀约了。”lee无奈的开口。

    “去当造型师?”除了这个理由,刘奕真想不出来对方还会因为什么给他打电话,而且还是两个一线导演。

    “当然不是,”又送了个白眼给他,lee继续道,“如果是这个我还用纠结,直接去了就行了,是和雪丽有关系。”

    “该不会是对方看了那几张照片,突然觉得雪丽正好适合他们正在拍摄的剧里的某个角色,要把人给要过去试镜吧。”想想也觉得不可能吧。

    然后

    lee就点头了。

    是的,他不但点头了,还说话了,“对,就是这样。”

    刘奕闻言也忍不住张大嘴,这事儿不能说是玄幻了,简直是根本就不敢往这方面去想好吧,“你同意了?我没记错雪丽还有五天的课呢。”

    “当然没马上同意啊,我让对方把剧本发给行政,一会儿我过去看看到底适不适合雪丽再说,总不能什么片子咱们都来者不拒吧。”谁说一线导演就拍不出烂片呢?还是看下剧本比较稳妥吧。

    刘奕已经不太想和面前这个状似烦恼的家伙说话了,这是什么,赤果果的炫耀好吧。

    根本就不是纠结!

    简直想让人暴揍他一顿。

    “那你慢慢考虑啊,雪丽来YQ的第一枪打的响不响就看你这个经纪人怎么选剧本了,我相信你。”说完拍了拍对方的肩膀,端着纸杯就往外走,自然拍对方肩膀的手用力了不是一个百分点就是了。

    lee揉着被拍麻的肩膀:“”

    这货绝对是赤果果的嫉妒你们信不,绝对是!

    刘奕的确是被刺激到了,只是他也明白,要是敢这个时间杀去白墨一那边,绝对会被关门放狗

    所以只能感叹自己手下的艺人太优秀对自己也是种折磨啊。

    而在书房结束了视讯的白墨一,迅速捞过坐在不远处的单人床上正在戴着耳机看直播的陈然,把脑袋埋进对方的肚子,顺便蹭了蹭。

    陈然:“”

    这是养成的什么破毛病啊,自从领完证后,这货就有这个毛病,动不动就喜欢抱着自己蹭自己的肚子,这样是能瘦肚子还是能把肚子上的脂肪给蹭没了啊。

    “怎么了这是?”陈然揉揉对方的头发,不解的问。

    “嫉妒了。”白墨一再次蹭了蹭自家姐姐的肚子,这才一副可怜巴巴的表情看着陈然,“我当时受委屈的时候都没人替我说话。”

    陈然心瞬间就软了,只是看他的眼神还是有些无辜,“现在我们当时特别无助特别弱小的小一墨,也可以成为保护别人的大树了,帮别人说话了。”

    白墨一噘嘴,他并不想听这话啊,他需要的是安慰,是安慰!

    “好了啊你,知道你当年受委屈了,没人替你说话,让你一个人站在风口浪尖上,委屈了啊,不委屈了啊,已经过去了啊。”见白墨一这副表情,陈然忍不住想笑,但还是顺毛捋,毕竟这货年龄再怎么增加,对自己永远都是这一副最开始见到的性子。

    嗯,白墨一满意了,这才再次蹭了蹭对方的肚子,松开手,拎过放在一边的吉他,“我弹曲子给你听吧。”

    陈然放下手机,点点头虽然白墨一已经很少涉足音乐圈,但毕竟也是正宗练习生出道的,对吉他这种乐器并不陌生,而且没记错的话,他现在手里拿着的这把,还是这货二十二岁生日的时候她送的呢。

    书房里的气氛比较和谐,一个安静的边弹边唱,一个十分给面子的安静的听着,一只狗子悄摸的跑了进来,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窝在陈然脚边,时不时的用大尾巴扫陈然的小腿。

    其实换个角度想一想,这就是陈然所盼望的生活不是么,两个人,一条狗,一个家。

    一曲终了,陈然拍了拍手,正要说点什么,她和白墨一的电话同时响起,二人对视一眼,拿过手机点了接听,打电话的人虽然不一样,但是要说的内容却相同

    举YQ工作室全员之力,还让白墨一享受了一次高空降落没安全带的那种的那部电视剧,已经正式定档央视,作为主演以及编剧,许导表示,他们两口子既然现在没什么事儿,是不是可以走走路演什么的。

    原本这种事情让白墨一这个主演跟着就好,但是许导考虑到人家刚领完证,正是和媳妇浓情蜜意的时候,虽然这个时候把人叫出来不是很地道,但为了筹备了这么长时间的剧,许导也算是豁出老脸了,让副导演给白墨一打电话,自己亲自给陈然打电话

    因为他也不确定能不能说动陈然跟着,毕竟人家在自己的圈子里也是领头人物,手里的案子动辄九位数,面对的都是大客户,会不会有时间是一回事,人家在不在乎这部剧啊,毕竟当时人家送剧本可是一分钱都没要啊,而且投资人还是人家大哥坐镇的公司。

    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这个面子啊。

    忐忑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