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如果对象要是圈里的任何一个演员,不管对方的咖位多高多大,他都有信心一个电话就把人给叫过来,但是对方是陈然国内顶尖律师事务所首席律师,一个靠着自己的力量把原本默默无闻的形成律所给打造成国内排名第一的女律师,对方的圈子和自己完全是两回事。对方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求自己办一件事,但自己却不敢保证以后会不会请对方帮忙,毕竟现在这个社会,谁也不敢保证自己不犯事儿,或者被别人给咬了,有个律师朋友还是很保准的。

    对方根本就没必要给自己这个面子不是么,别说自己了,据说有个比自己腕大的导演求到对方,连面儿都没见到直接被打发了当然,这是传言,具体怎么回事还是当事人最清楚,这个帖子当时被爆出来没多久,这个导演就以受贿罪以及挪用公款罪进去了,现在还在里面消停的接受改造呢,据说有生之年是别想出来了。

    而且特别关键的是,人家当时明确说了,这本书影视剧的版权我可以免费送给你,唯一的要求就是让白墨一当男主角,很明显人家不差钱啊,合同上也明确说明了,她是一点费用都不收取的,更别提什么分红了。

    况且当初要她那本书版权的不是自己这一份儿,人家这么信任他把剧本给了他,还强迫人家过来参加路演,就为了增加话题度,是不是有点不厚道。

    许导这个电话打的是有些忐忑的,不,是特别忐忑的。

    陈然狐疑的“喂”了一声,就听到许导那边特慈祥的声音,是的,让不远处迅速得到白墨一回应挂了电话,好奇凑过来的白大影帝一听这声音,特狐疑的看着陈然,决定掏出手机给许导拨过去,对面那个该不会是假扮的吧,不过在听到对方正在通话中,觉得还是等陈然挂断电话再说吧。

    好玄幻啊,这么严肃的许导怎么给自家媳妇打电话口气这么温柔啊是的,自家媳妇,终于成自己家的了,白墨一骄傲。

    “啊,这事儿啊,”陈然从最开始的疑惑,到听清对方的意思后,想了下,“抱歉许导,可能我要拒绝你了,我现在手头有两个案子下周要开庭”

    许导的声音马上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虽然我知道挺为难你的,但是这部剧怎么也算是你的心血啊,难道陈律师你不想亲眼看着它”

    “虽然我知道打断您的话很不礼貌,但是我不得不说,许导,我当初给您这部剧的影视版权的时候已经说得很清楚了,除了编剧必须是我之外,其余的事情我不进行任何插手,我想您老应该不会这么健忘吧。”意思很明显,我根本就没有跟着你进行路演的义务,况且好处全部都让你一个人占了,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陈然缺钱么,很明显不缺啊。

    所以人家有什么必要非得按照你的标准来呢,有没收你钱,没这个义务啊。

    许导没法说什么了,毕竟人家说的没错啊,总不能说因为你是编剧,必须得跟着吧,没道理啊。

    “那好吧,陈律师您先忙。”施施然的挂了电话。

    白墨一冲着自家媳妇举起大拇指,从他认识许导开始,敢这么和他说话的,而且还没被对方喷回来的,自家媳妇绝对是第一个。

    “怎么了?”陈然把手机放在一边,正对上白墨一举起的大拇指。

    “许导对你的口气我有些嫉妒。”白墨一扁嘴。

    “我对他没有任何义务,即使最开始有,但也是为了你,既然已经合同履行完毕,我没有那个义务继续为他做售后了,况且,哪里规定一部电视剧的路演一定要拉上编剧,我和他之间的合同上可没有这一条。”合同是陈然亲自编撰的,绝对不会吧不利于自己的条件写在上面,她也不傻。

    “这个我倒是相信”话音未落,许导的电话再次打了过来,只是这次打在了白墨一手机上,对方绝对相信自己没这个本事,白墨一出面,以陈然对他的在乎,一定会考虑一下的。

    “许导你好。”白墨一开口,“刚才刘副导演已经和我说过路演的事情了,一会儿会把路演行程表发给我,是不是有什么地方有变化?”

    许导:“”

    怎么觉得这货和律师待得久了,人也变狡猾起来了呢。

    以前这娃多好糊弄啊。

    “没有,那个,你和陈律师在一起么?”许导轻咳了两声道。

    “在啊,不过她正在客厅看开庭材料,我在书房。”白墨一撒了个小谎,冲着陈然俏皮的眨眨眼。

    引得陈然捂嘴笑。

    “额,其实是这个样子的,你也知道咱们那部剧马上就要上映了”

    “嗯,行程表已经进我邮箱了,我看到了,”白墨一一边滑动鼠标一边说道,“我会如期参加路演的。”

    “那个,陈律师能不能有时间”

    “额,我不确定,要不我问问姐姐,我演唱会开完后回来她就一直在忙,经常我在这边陪叔叔阿姨,她一个人在书房里翻资料。”白墨一边说边作势起身,“那个你等会儿啊许导,我帮你问问。”

    “算了算了,没事了,到时候别迟到了啊,我在省城等你们啊,给陈律师带好啊。”说完也不等白墨一说点什么直接就挂了电话。

    没等白墨一松口气,对方电话再次拨了过来

    “对了,还没恭喜你们呢,祝你们幸福啊,一定要把我的话给带到啊,省城等你。”说完这才挂了电话。

    白墨一:“”

    生怕这人再抽风打过来,白墨一愣是看着手机三分钟后才放回桌子上,起身抱着自家媳妇,“我撒谎了。”

    “干得漂亮。”陈然给对方点了个赞。

    “我从来不撒谎的。”白墨一噘嘴,“但是我刚才破例了。”要奖励。

    陈然好笑的戳了戳对方的肚子,“行了啊,别撒娇。我是真的去不了你那边,下周有两个案子要开庭,还有一个特别棘手的。”原本不这么着急的,但是之前的时间都给这货了,不是去省城看演唱会就是回家看爹妈,再就是聚会之类的,把工作圈给耽误了,虽然这段时间于玥给她放了个假让她在家里提前休一个婚假,但很明显,她只是把工作地点从办公室换成了家里。

    司徒茜现在在休产假,她再休假,于玥算是左膀右臂暂时被卸了,万一遇到一些棘手的事情,还真不好办。

    这也是为什么陈然决定不跟着过去的原因之一,再怎么说自己也是兴城的台柱子之一,总不能一遇到事情下面人解决不了,还得于玥亲自出马吧。

    “我知道啊。”所以他才这么黏着对方么,这要一出去路演,没有半个月绝对回不来,陈然一进入到工作状态什么样子他是见过的,那段时间如果自己不主动联系对方,想接到她电话,想都别想。

    拿陈然的话来说,做什么就要全心全意,如果要工作的话,就什么别的事情都不要想,如果要谈恋爱的话,就别想工作上的事情。

    这些她一向拿捏的清楚,也影响了白墨一。

    “好了,我不烦你了,你先看材料,我出去做点吃的。”低头亲了对方的额头一下,便起身离开了。

    陈然嘴角扬起,看着门被带上,这才把注意力集中在带过来的那个文件夹上。

    为了照顾主演们,许导特意把第一站放在YQ工作室所在的省城,毕竟离得比较近,集合比较方便。

    第三天一大早,白墨一和YQ工作室其余人便踏上了路演的道路,而陈然,则带着小锁搬进了司徒茜的家里。

    眼见着自家媳妇肚子越来越大,除非必要,不然很多工作王铮都是在家里解决的,拿他的话来说,天大地大都不如他媳妇大,损失的钱他有本事赚回来,但是如果错过了媳妇孕期的话,那绝对会是让人后悔一辈子的事儿。

    而作为准姑姑的陈然则被司徒祁郑重的嘱托,一定一定要照顾好他唯一的姐姐,虽然这个姐姐没事儿总欺负他,而且还喜欢克扣他零花钱,但在他心里还是姐姐的位子最重。

    司徒茜直接忽略了最后一句话,拿着扫帚把自家亲弟弟给“送”走了。

    闲着无聊二人就开始讨论起了陈然马上要上庭的案子

    “小然儿啊,这个案子是不是有点太复杂了啊。”听完整个案子的经过,司徒茜表示自己的脑容量有点不太够用,“我怎么有点听迷糊了。”

    “这样。”陈然从茶几上拿过笔,在面前的纸上唰唰的画了几条线,写下几个名字,“这下明白了?”

    司徒茜扫了一眼,点了点头,“有思路了?”

    “差不多了,一会儿我让橙子和小雪过来,最后敲一下明天就可以上庭了。”陈然继续在纸上画了几条线,在一个名字上敲了敲,“这个思路”

    “这样呢?”司徒茜有不同的看法,拿过另一只不同颜色的笔把两个名字连在一起,“刚才那样固然没问题,但你能想到的,对方会不会也能想的到,我这个作为备选方案吧。”

    陈然并不是新人了,自然是一点就明白,赞同的点了点头,“的确是个好办法,一会儿等他俩来了咱们再讨论一下,最后敲一下。”对着司徒茜竖起大拇指,“谁说一孕傻三年的,我看你这脑袋瓜子清醒得很啊。”

    “可拉倒吧,我现在每天除了吃就是睡,根本就懒得用脑。”司徒茜叹了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肚子,“也不知道是儿子还是丫头,最好是个儿子,这样我还能再要一个。”毕竟王铮比较稀罕女娃。

    “想再要个闺女?”陈然笑着打趣。

    “肯定的啊,第一胎一定要生个儿子,这样当妹妹会比较轻松,你看我,就是个当姐的,又当爹又当妈的,那死小子也不领情。”司徒茜撇嘴,“要是我儿子像小祁似的,我绝对天天青笋炒肉!”

    陈然默默的为自己未来的侄子默哀一下,“小祁现在已经成熟了很多了。”不过有些事情还是得客观一些说,“对了,我大哥呢?”从她来这儿就没见到王铮的影儿,按理说这个时间段,王铮应该在厨房做饭才对啊。

    “啊,我和他说了你今天开始住这边,梓童那边有点事情找他帮忙,一大早就过去了。”司徒茜道,“说起来,梓童也好久没过来了啊,一会儿给你大哥打电话,让他们忙完一齐过来。”

    陈然赞同的点头,没一会儿的功夫,胥凌雪、弋阳和陈诚三个人便到了,原本弋阳并没有参与到这个案子中来的,但是胥凌雪坚持,觉得这货对数字太敏感了,自己有很多方面欠缺的,陈然也乐得自己团队和谐,知道互相提携一把,便几个人围在桌子边敲定了方案,便快速的闪人了,其实按照司徒茜的意思,是这几个人反正人都来了,直接在这边吃完午饭再走也不迟。

    但几个人觉得太打扰了,况且他们几个回去还得好好整理下资料,明天陈然直接去法院就好,不用先回事务所了,还得绕远。

    陈然就没留这几个家伙,虽然嘴上不说,但是这几个没心眼的家伙,脸上的表情已经完全出卖了心中的想法好吧卧槽,四姐肚子这么大了啊,绝对需要静养啊,赶紧说完赶紧闪人啊,别耽误人家休息啊,不然王总裁要揍人的。

    至于为什么王铮在这几个人心目中是这个形象,那就不得而知了。

    陈然给自家大哥打了个电话,果真这俩人凑在一块不知道再商量什么事儿呢,感觉神神秘秘的,王梓童听说是自家大嫂让他过去吃饭,二话不说拽着自家大哥直奔超市。

    王铮:“”

    作为自从当上总裁后一切冰箱内的东西都是保姆代买从来没去过超市的王大总裁,去了超市后一脸的懵逼让他开超市没毛病,但是买东西,王梓童表示,呵呵。

    最后实在看不下去不会挑菜就选贵的的自家大哥的行为,直接让他干了力气活推车子了。

    “大哥,你这样真不行,怎么地位高了连最基本的生活能力都失去了呢,你这是要是去了多少乐趣啊。”王梓童痛心疾首的说道。

    但是在得到自家大哥一张无限制刷的黑卡后,立刻变得眉开眼笑,“大哥以后你要买啥直接告诉我,绝对送货到门。”话说的要多狗腿有多狗腿。

    王铮:“”

    我需要会买菜么,我只需要会给钱就行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