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见到陈然本人了,王梓童和王铮兄弟俩也就不藏着掖着了,直接大大方方的说明王梓童找王铮讨论的就是关于自家老姐的婚事。“我爸妈他们定好时间了?”陈然这阵子都在忙案子的事情,完全把自己的婚礼给抛在脑后了而且白墨一这个时间还和剧组在外面路演,根本就没人提醒她要考虑这件事情啊。

    “这倒还没有。”王梓童刚实话实说,这阵子他都在家里住,时不时的往姑姑家跑,就为了自家老姐的婚事,“但是最起码的婚礼的风格你们应该考虑一下啊,姑姑说听你们俩的意见。”叫自家大哥过去的原因不过就是人家是过来人,应该能给一些比较靠谱的意见。

    “等一墨忙完的吧。”一想到司徒茜和自家大哥的婚礼那一套繁琐的程序,陈然瞬间就没了想要举行的欲望,虽然说每个女生都想要一个能够回味一生的梦幻般的婚礼,但对于陈然来说,太过繁琐反而让人望而却步了好吧。

    司徒茜好笑的看着陈然一脸“敬谢不敏”的表情,忍不住点了点对方的额头,“这事儿啊,我看根本就用不着你们跟着掺和,就墨神那完全把小然儿给捧在手心的性子,就算你们不提,他也绝对记在心里了,规划什么的绝对心里有数,反正这段时间他在外面路演,小然儿,你们通话的时候可以问问对方。”

    “我拒绝。”这种事情就算是让她问也绝对问不出口的好吧,弄得她好像多恨嫁似的虽然证已经领了,但是国人还是讲究一个形式么。

    “好吧,”认识这么多年了,自然知道好友的性格,司徒茜也不逼对方,毕竟是人家的事情,“一会儿咱们吃火锅呗,梓童和你大哥买了好多菜回来。”

    “鸳鸯锅,你只能涮菜。”陈然抱着胳膊特别没同情心的说道。

    司徒茜:“”

    死丫头,你等我生完崽子的。

    全给你记小本儿上,等我身体准许的一点一点的都报复回来,╭(╯^╰)╮。

    第二天的庭出乎预料的开了整整一天,虽说案情稍微复杂了些,但其实线路特别鲜明,在法官说出了“择日宣判结果”后,陈然这边的几个人才算呼出一口气,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下来。

    “我的妈啊,几个小时啊这是,腰酸背疼啊现在我是。”胥凌雪一边抱怨的说着,一边揉着已经僵硬的脖子。

    “我现在就想回家洗个热水澡,然后睡他个天昏地暗的。”陈诚抱着资料轻松地说着,昨天他们几个可是快半夜才在事务所休息室眯了一会儿,能保持高度紧张的神经这么多个小时不松懈,已经算是极限了。

    “三姐,我们明天可不可以请一天假啊。”弋阳打着哈欠问道。“想回去补个觉。”

    “给你们三天假,”陈然说得爽快,自己团队的假期她还是可以做主的,“但是橙子不能休这么长时间了,后天我还有个庭”

    “明白,今晚让我睡过好觉我就能缓过来,没事儿师傅。”陈诚笑的憨憨的,“师傅一会儿去哪儿,我去把车开过来。”

    “我们蹭车。”来的时候就是蹭陈诚的车过来的,这俩人特自觉地跟着过去,“三姐在这儿等我们就好哈,马上就过来。”

    “顺便想象一会儿吃点什么,我请。”陈然手里还拿着一个文件夹,冲着他们离开的方向挥了挥,几人应了一声快速的朝着地下停车场的方向跑去

    虽然陈然特别不理解,一共就他们四个人,后面坐俩一点都不拥挤,为嘛还这么兴奋的像是早去就能抢到一个好座位似的。

    “老陈”就在陈然神游的时候,一个声音传来,引得她回过头,就见对方的辩护律师快步朝自己走了过来。

    “喲,老刘啊。”一见是老熟人,陈然笑着伸手打招呼。

    对方是个看起来只有二十多岁的年轻干练的女人,但是熟悉这货的陈然却知道,这女人只是长了张比较有欺骗性的脸而已,这货实际已经三十六了好吧。

    “刚才的辩护简直了,好帅。”被叫做“老刘”的女人笑出一口白牙,“你都不知道,我那个小助理一个劲儿的拽我衣服,就怕我一个冲动直接鼓掌。”

    陈然保持微笑,心里吐槽:“这种事情你不是没干过好吧,咱俩第一次交锋的时候我正在说话呢,你那边拍巴掌的声音就传出来了,如果不是你是对方的辩护律师,缺你不行,当时法官就打算让法警给你带出去了太干扰法庭纪律了。”

    但后来熟识了就知道这女人就是这个性子,立场什么的不重要,只要你有水平,她才不管你是不是对方的辩护律师呢,绝对是一脸崇拜的看着你。

    “你是怎么想到我会从那两条线入手的啊,难不成未卜先知?”女人歪着脑袋问道。

    “嗯,商业秘密,如果一定要听的话要付费用的。”陈然特别懂得什么叫做“打蛇打三寸”,这女人你可以和她提任何事情,但是唯独不能提钱,赤果果的守财奴,一点都不夸张的那种。

    “(ˉ▽ ̄~)切~~”女人撇撇嘴,“老陈你学坏了。”知道是不可能从对方嘴里知道什么了,女人突然想起来,由衷的笑道,“还没恭喜你结婚呢,祝你幸福啊。”

    “谢谢。”陈然这次看向对方的眼神算是带了些和善对一个企图打探她秘密的人,维持表面微笑已经算是她的最高休养了好吧。“你家二宝上幼儿园了吧。”

    “ε=(ο`*)))唉,一言难尽啊,我现在就要去接我家吞金兽了,有时间我和你细说啊,先走了。”一提她家二儿子,女人一个头两个大,瞬间就没了聊天的兴趣别人生孩子那是报恩的,她家二宝绝对是过来报仇的,上辈子她绝对是对这小子做了人神共愤的事情,不然怎么上天要派这么个吞金兽来折磨自己啊啊啊。

    看着女人快速离开的背影,陈然脸上浮现出笑容也不知道在不久的将来,自己会不会也像她似的,为了孩子的事情着急上火的,不过相比刘律师家那个同样忙的脚打脑后勺的老公,她家一墨更靠谱一些?

    一想起来白墨一脖子上骑着一个板着脸的小团子,陈然嘴角忍不住又扬起来了一些。

    嗯,不管怎么想,都是很期待呢。

    在等陈诚的功夫,又出来了一些熟悉的面孔,打过招呼就安静地站在一边看天儿,老实说,陈然绝对不是那种见一眼就忘不了的长相,但确是那种只要是和你接触后,就绝对不能忽视掉的那种人,特别是现在在圈里的地位这么高。

    “师傅,上车。”熟悉的声音把她从放空中唤回来。

    熟悉的车牌号,熟悉的车子,熟悉的司机,以及熟悉的那几张笑脸,陈然看着已经打开的副驾驶,笑着坐了上去

    馆子是弋阳订的,还是他们经常去吃的那家,坐在熟悉的包间里,陈诚难得的拎着一瓶啤酒往面前的杯子里倒要知道这货在他们面前可是绝对不喝酒的类型,今儿个算是破了戒了。

    看着菜一道道被端上来,坐在最边上的弋阳关上了门,原本还在说笑的胥凌雪和陈诚也都闭上了嘴,陈然正好奇这小子要做什么的时候,就见这三个人突然站了起来,端起酒杯当然,里面都是啤酒。

    “三姐(师傅),我们敬你一杯。”三人齐说道。

    “三姐,谢谢你能不计前嫌,让我们再次回到兴城这个大家庭中,还能像以前一样帮我们,给我们俩当后盾,当靠山。”胥凌雪道。

    “三姐,我们俩之前太不懂事了,惹你伤心了,我们知道错了。”弋阳道。

    “师傅,谢谢你这么长时间没有嫌弃我,在我最难过的时候第一时间站出来。”这是陈诚。

    三人也不等陈然说点什么,一仰脖直接把杯子里的酒给喝了,随即又倒上一杯。

    “这一杯是我们三个敬你和墨神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不管在什么时候,我们永远都会最忠诚的站在你这边。”弋阳道。

    “三姐,我们是真的很高兴你和墨神终于能走在一起。”说到这的时候,胥凌雪的眼泪已经掉下来了陈然无语的看着她,这女人的泪腺现在已经这么发达了么。

    “师傅,我,我喝了”陈诚比较实诚,直接就把酒给干了。

    陈然:“”

    见这三个货还打算倒第三杯酒,忙给叫停了

    “有什么话坐下来说啊我和你们说,再来第三杯酒你们几个这是想把我给送走的节奏啊,”什么酒得敬三杯的,自己想去呗,见三个人特听话的坐了下来,陈然这才继续说道,“既然你们叫我一声三姐,叫我一声师傅,那我就有这个责任,有这个义务在你们受委屈的时候站出来不是么,而且,小雪,你和弋阳你俩在我出事的时候没少帮忙张罗,虽然我那个时候没能力也没那个机会对你们说谢谢。”

    陈然拿起酒杯当然,她杯子里的是饮料,白墨一离开之前千叮咛万嘱咐的,知道他们案子结束肯定会在一起聚餐,绝对不能喝酒,果酒也不行他在的情况下随便喝,不在的时候,王梓童和王铮不在的大前提下,一口也不许动。

    在这些事情上,陈然一向是白墨一说什么就是什么的,反正也是为自己好,没有争执的必要都。

    “谢谢你们,弋阳,小雪,如果当时不是你们的话,那个家伙不会这么快的被判决,整个案子不会这么顺利的下来。”当时司徒茜完全是发疯的状态,绝对是逮谁咬谁的脾气,根本冷静不下来,被锁定的那几个嫌疑人,她根本就是无差别对待,因为这件事情于玥找她谈过好几次话,但都无法让她冷静下来。

    “三姐,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弋阳道,也不知道是两杯酒下肚,胆子大了些还是什么原因,弋阳脸有点红,原本沉默寡言的性格也变得开朗了不少,“实话和你说,我和小雪刚离开就后悔了,到了那个事务所,他们根本就不把我们当成是律师,只是当成是撑起一个事务所的门面而已,根本不顾在乎我们能不能接案子,一直晾着我们。”

    见陈然张大嘴,显然她是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情,弋阳苦笑,“在兴城的时候,虽然我们的业务水平不错,但还是经常会被你和四姐说,我们很不服气,但到了那个没有任何人盯着我们生怕我们出错的地方,才知道,原来在兴城,我们俩是多幸福。”

    “很多次我和小雪都提议要回来,毕竟当时我们太能作了,小雪虽然有这个意思,但不敢开这个口,当时走的的确很不光彩,很惹人嫌弃,我们不知道就算是找你提出这件事情,你会不会再给我们一次机会。”弋阳忍不住又往嘴里灌了口酒。

    “正当我们决定不管你给我们的答案是什么都要争取回去的时候,听到兴城出事了,随即就是你车祸的消息。”胥凌雪接着说道,“而且该死的,那家事务所居然敢接那个混蛋的公益诉讼。”

    说到这儿,陈然就算了解了,虽然她在德国做手术的时候已经听司徒茜提过一嘴这件事,但是亲耳听到还是觉得为自己这两元大将的遭遇委屈,这俩人的水平,不管去了哪个事务所,绝对能在一个领域面前独当一面的,居然被雪藏到只能充当门面谈资的程度,对方简直了。

    当然,那个事务所已经解散了,在这俩人离开后不久毕竟当时于玥说的话并不是空话。

    “谁要敢接这个案子,兴城绝对追究到底。”

    那个事务所曾经的几个律师现在也都转行了,毕竟于玥在圈子里的影响力还摆着呢,而且还是这种顶风作案的。

    实在是不知道当时那家事务所的执行事务合伙人怎么想的,这样能扬名么,就像当时陈然接的那个案子的时候这根本就完全是两回事好吧。

    当年陈然的确是一个案子一举成名,也是对方扬言谁敢接这个案子绝对追究到底,但是问题是,那时候是错在对方啊,现在人家兴城是受害者可以吧,而且还是很明显的买凶杀人。

    于玥能忍得了自家的两员大将这么白百折损,一个在医院生死未卜,另一个已经急红了眼睛,完全是无差别攻击,差点就要把自己给毁了。

    真当他是纸老虎么?

    喜欢墨守然规请大家收藏:()墨守然规搜书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