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你今天的话怎么有点颠三倒四的啊。”陈然无奈的看着好友,“我自然知道他们三个都不错,橙子是从进到兴城以来就一直跟在我身边,这孩子一直都是品性很端正的,虽说不是科班出身,最开始也是干着打杂的活儿,但是能安下心来从不熟悉的领域着手,考下来法考证,真正的成为一名律师,很厉害了。”

    “小雪和弋阳这两个人,之前的事情我并没有什么好评论的,毕竟也算是一直在我眼皮子底下的,那段时间我就当他俩叛逆期延后了吧,事情过去就过去了,现在他们都很好。”

    “真心话?”司徒茜挑眉。

    “骗你干嘛。”陈然白她,“还有没有什么要指示的我的好大嫂,没有的话小的就回去睡觉了啊,好累。”

    已经能见到陈然眼底的黑眼圈了,原本还想说点什么的司徒茜打消了这个念头,特嫌弃的摆摆手,“赶紧闪人赶紧闪人。”

    陈然就立马闪人了。

    一个月的时间说快也快说慢也慢,不过在工作的压迫下,也没那个时间去考虑那么多事情了,等陈然拖着疲累的身子回到司徒茜那里的时候,看到就是坐在沙发上正对自己笑的一身白色毛衣的俊秀青年。

    “姐姐!”青年眼中有着光,起身接过她手中的包,放在一边后,才伸出手把人抱在怀里。“我回来啦~好想你~”

    陈然表示自己是不是还在梦里,怎么觉得这么不真实呢?

    “你,你忙完了?”陈然听到自己的声音都带着颤音。

    “是啊,忙完了,接下来的这段时间就可以天天陪着你了。”白墨一一点都没有自己超级不思进取特别愧对广大粉丝的觉悟,反正天大地大都不如他媳妇大,好不容易在外面辛苦一个月了终于能见到媳妇本人了,自然别的事情都被理所当然的抛到脑后去了啊。

    没毛病!

    “我”

    “喂喂,秀恩爱请回自家小窝!”司徒茜扁嘴嚷嚷道,随后往身后一靠,靠在自家老公怀里,好像谁没老公似的,╭(╯^╰)╮,司徒律师绝对不说自己是嫉妒了。

    就算是是,也绝对不说,宝宝委屈,但宝宝不说!

    “额,好。”陈然这才反应过来,他们不是在自己家里啊,脸一下子就红了,说完就要拉着白墨一往外走。

    “哦,这么着急赶我们走啊,那茜姐你的礼物也不要了对吧。”能让自家媳妇就这么被欺负,而且还是当着自己的面儿,那就不是白墨一了。

    司徒茜张大嘴:“有礼物为什么之前你不说啊!”

    白墨一笑而不语,要是你没刚才那句话,接下来我就要拿出来送你了,但是墨神会这么说么,显然不会啊。

    在得到自己想要的礼物后,司徒茜这才心满意足的把俩人给放回去了,还特别体贴的把小锁给扣下了,理由特别耐人寻味

    “你们这可是久别重逢啊,闲杂人等我还是给留下比较好,省的再出点什么特殊状况。”

    陈然刚要说不用,被白墨一笑眯眯的应下,随后拉着自家媳妇就往家里走,连给小锁一个眼神都没有的。

    原本摇着尾巴打算跟着主人回家的小锁:“”

    如果要说这段时间娱乐圈里最火的明星是谁?可能会说出来一大串。

    但如果说这段时间连续霸屏的人是谁?白墨一绝对是榜上有名,先不说央视爸爸连带众大卫视跟着播出的年度大剧《陌香》,再加上紧接着上映的两部已经在国外获奖的电影,以及近些日子最最霸屏的

    “惊爆,白陈恋情终下帷幕,孤岛世纪级婚礼谱写爱情新篇章。”

    是的,二人举行婚礼了,而且还不是那种特别低调的举行,而是请了几乎半个娱乐圈的人,或者说,只要知道这个消息的,都会主动找刘奕要一张请柬。

    岛屿是上官莳友情赞助的,原本也打算要开发成度假区,里面的建筑以及设施都是现成的,倒是省了不少事儿,媒体朋友们也只是请了几个比较熟识而且比较有权威性的,整座岛的安保可以被称作是滴水不漏。

    原本陈然打算就叫几个熟悉的人吃顿饭就过去了,毕竟一想到婚礼那繁琐的程序,就觉得脑袋疼。

    只是除了她自己外,没有一个人赞同的!

    抗争无望,陈然干脆就放手了,对方怎么安排怎么是。

    婚礼的日子选择在过年前几天,正好那座小岛属于地中海气候,一年四季都那个温度,大冬天的去那边还算是比较暖和。

    婚礼举行的挺成功的,只是出现了不少小插曲,比如说

    “司徒祁!你大爷的,为什么接亲的车要用绿色!”一向贵公子范儿的白墨一都忍不住爆粗口了,你不用红色的跑车换成黑色的也行,一水儿绿色的算什么玩意!

    “多喜庆,一路绿灯!”司徒祁抱着胳膊说得振振有词的,如果不是今天日子特殊,白墨一绝对让这货血溅当场!

    成,今儿个日子特殊,他忍!

    看着白墨一吃瘪的样子,司徒祁别提心里多舒坦了。

    其实不过是司徒祁的一个小心机而已,车队是环岛开的,分别在四个地方换车,每个地点都挺着二十八台同色的跑车,分别是绿色、黑色、白色、红色,最后接亲的车是大红色。

    毕竟路线比较长,也得考虑一下车子的里程数和耗油量,别车子开一半没油了,那就有意思了。

    好不容易到了接亲的地方,兴城这群货是放开了整人啊,YQ工作室这几个伴郎一个个弄得灰头土脸的,好不容易保全了新郎官的全副衣服以及妆容没有任何损伤,生完孩子的司徒茜俩手掐腰,冷笑着看白墨一

    “能这么简单的让你把我家小然儿娶了么?那必须不能够啊,来,让我儿子喊我妈,我就让你过去。”

    这绝对是为难人啊我和你们说。

    要知道,司徒茜她家崽子现在也不过是四个月,别说开口说话了,经常的时候连搭理人都拒绝。

    也就是白墨一长得帅,每次过来的时候抱着这崽子不哭,不然就算是王铮这个亲爹来了,爱答不理已经算是他心情好了,惹急了直接给你来个大嗓门。

    白墨一面无表情的抱起小崽子,对方很给面子的乐了一个,随后就见白墨一对着司徒茜的方向对小崽子道,“叫声妈妈听听。”

    小崽子挥舞着小爪子,“嘛~”

    随后就被放在他亲妈怀里了。

    “叫了,让路吧。”白墨一说的理直气壮。

    司徒茜:“”

    完全震惊了好嘛,四个月啊,会叫人了!

    这是自家崽子么,这特么完全就是个神童么,不过还是有点后悔,要是早知道是这样的话,就该让对方教自家儿子一个长一点的句子了。

    不管怎么说,白墨一算是十分成功的把人给接到了,拉着自家媳妇的手,白墨一眼泪汪汪的

    “姐姐,我可算见到你了,你都不知道外面安歇人多凶残。”小狼狗就差汪汪叫了。

    陈然也觉得心疼,但是很无奈,“我也管不了他们啊,忍忍啊。”

    白墨一超级认真的点头,双手一抱,便把人给结结实实的抱在怀里,低头亲了下对方的额头,“不管怎么样,终于能合理合法的把你抱在怀里,遇到什么,我都值得!媳妇,抓好捧花啊,老公我要出去了啊~”

    这天,天气正好。

    蓝天,白云,海鸟,海风,欢笑的人们以及爱着的人们,还有被爱的人们,都围成一圈,看着展台中间的那对新人微笑。

    肖乐擦掉许诺脸上的泪珠,拉着对方的手温柔的笑,袁歌和苏辰已经领证,互相牵着手大大方方的任由记者们拍着,司徒祁抱着自家外甥笑的这叫一个慈祥,司徒茜夫妻低声说着什么,时不时的能见到司徒茜撇嘴,而王铮在一边细声哄着。

    魏子瑜站在百里身边,眼睛亮闪闪的,手上拿着相机时不时地咔嚓一声,苏雪丽则站在刘奕身边,手里拿着一个本子时不时的记着什么,上官莳慵懒的端着一个高脚杯看着台上的新人,嘴角扬起笑,身边是打着哈欠的小锁

    陈妈妈在流泪,陈爸爸在帮她擦眼泪,时不时的说着什么,百里夫妻在一边跟着劝

    总之,时光正好,岁月正好,爱着的人和被爱的人能携手在一起,真的很好。

    一场婚礼从早上折腾到晚上,陈然觉得自己当初做手术都没这么折磨人。

    婚礼再被津津乐道,但还是要回归到正常的生活中

    “姐姐,我们去旅游吧~”

    “晚上的通告你给推了?不要逃避劳动~”

    “嗷嗷~”

    生活就是这样,绝对不会事事如意。

    “姐姐,小锁不跟我走啊。”白墨一可怜巴巴的拎着牵引绳,小锁一脸傲娇的趴在地上,死活不动。

    陈然无奈的从材料中抬起脑袋,叹了口气,起身走到他身边,低下身来拍了拍小锁的大脑袋,“好了啊,别耍赖,昨天你也是这样,今天说什么都得去医院给你打育苗,赶紧的啊,不然我生气了。”

    “是的,姐姐生起气来后果可严重了。”白墨一跟着吓唬道。

    陈然好笑的轻轻拍了下对方,见小锁起身,这才从玄关处抓过车钥匙,顺便拿了件衣服

    “姐姐,你这是要做什么?”白墨一穿好鞋就见已经换好衣服的陈然站在自己面前,“我自己去就行了,你在家休息吧,一会儿回来的时候我顺便去买点菜,晚上做你喜欢吃的。”

    “走吧,一起。”陈然笑着把鞋子穿好。

    “但是姐姐你不是有个很重要的庭要开的么?这样会不会耽误时间啊。”白墨一担心的问道。

    陈然一双眼睛亮晶晶的,把手特自觉地塞进对方的手里,“什么都没有你重要。”什么都没有你能在我身边重要,既然你能放弃那么多的通告,就为了能多陪我一会儿,我为什么不能这么做呢,况且,现在是休息时间啊。

    “好。”白墨一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一手牵着小锁,一手拉着陈然,慢慢的往车库的方向走。

    人海茫茫,在十四亿的人群中,遇到你,爱上你,相伴到老,是有多不容易。

    白墨一,能和你相识,相知,相爱,实在是太好啊。

    陈然,能没有错过你,爱上你,能永远陪伴着你,实在是太好了啊。

    风轻轻地吹着,一张有些泛黄的照片被吹到地上,背面上的字却露了出来

    惟愿岁月正好,现世安稳,如花美眷,岁岁年年。

    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