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三日过后的大中午,慕云书刚在喂慕云蓉吃饭,柳士青火急火燎的就破门而入,气喘吁吁的站在他们俩面前。

    “柳秘书,您这是又怎么啦?什么事情这么着急?”慕云蓉咽下嘴里的一口饭,看到柳士青这样子就跟着着急问到。

    “总裁,嫂子,好机会,好机会来了!”柳士青高兴的急忙回应,才走到慕云书身旁小声嘀咕了什么,而慕云蓉也非常好奇,想要知道他们俩都聊了些啥,人家却一下子就嘀咕完了。

    “你们俩刚刚神秘兮兮的偷说什么呢?有什么事我不能知道吗?”慕云蓉表示不满的撤回刚刚探出的头,就闷闷不乐的说到。

    “嫂子,您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好好养胎,其他的事情您还是不要知道的好,还有您尽管放宽心,我们一定会保证您跟总裁的安全。”柳士青笑着回答,说完他就向慕云书点了一下头,然后拍了拍手,门外边就走进来几个护士。

    “嫂子,这几个都是我们自己人,还有这群保镖,这几天他们都会守在您身边保护您,照顾您,”柳士青指着身后刚刚进来的那几个还有一旁站着的几个就说。

    见慕云蓉脸上的表情还是臭臭的,柳士青就龇牙咧嘴的继续说到:“嘿嘿,嫂子,总裁最近都陪着您,公司里还有很多事等着他处理,所以我必须向您借走一会。”

    他说着就拉起慕云书,不等慕云蓉同意,他就把慕云书手里的汤勺拿走,放到后边的一个护士手里,然后带走了慕云书。

    “喂你这样是强抢民男啊!”慕云蓉皱着眉横着脸大声叫喊,而那两个却无一回头的。

    这时候,拿汤勺的护士微笑着走上去,声音温柔的说:“夫人,您放心吧,我当护理已经多年,保证无微不至的照顾您,还有我身后的这一帮姐妹,她们都是自己人,有事您就吩咐,尽管安心养胎就是。”

    “自己人?”慕云蓉对于这个词非常好奇,就斜着头看着那护士问到:“刚刚士青也说你们是自己人,所以自己人到底是指”

    “哦!嘿嘿,这个自己人呢,当然都是我们这样身份的人,平时我们按照大人的规定生活,跟普通人类一样也遵守纪律法律的,也会结婚生子,唯一一点不同的是我们每天都需要一口鲜血维持,不过这血也是动物血,您不用害怕。”

    那个护士微笑着继续回答,站在她身后的那几个也跟着走上前去,就挨个点向慕云蓉头鞠躬,介绍自己

    而刚刚从医院里溜出来的那两位呢?

    坐在小车里,柳士青把车速提得飞快,两个目标已经确定就没有再交流,一脸严肃的就朝着郊外赶过去。

    这一回,他们好像赌定了未来,如果没有抓紧消灭那一帮害群之马,那么,好不容易维持起来的几百年僵尸幸福生活,即将因为他们而毁于一旦!

    可能真的是因为潮湿,车子开到了一条烂泥路居然抛锚了,慕云书黑着张脸急忙下车,就跟着柳士青一起,在一只蝙蝠的带领下终于去到了一条暗河。

    到达目的地后,慕云书便觉得这个地方有点眼熟,顿时间皱起了眉头,目光转向柳士青。

    “怎么啦总裁?”柳士青好奇的小声问到,脚步也放得很慢,显得他小心翼翼的样子。

    “这个地方我来过。”慕云书连忙回答,就朝着那暗河的洞口里面探了探头,继续小声的说到:“上次我还隐隐约约听到里面有声音,当时我进去看过了,本来以为你嫂子逃跑会跑来这里,但进去之后又没有什么情况。”

    “声音?大约是什么样的?”柳士青更加好奇的问,就跟着弯下腰低着头,向暗河洞口探了探。

    “就是哗哗的水流声,但又不像平常的水流声音,对了!是有人在水流中走!快点!”慕云书回忆着当时的声音,忽然间想起来那个感觉,就急忙拉着柳士青往暗河上游过去。

    “我们到时候分头行动,你直接拦在河道中间,我下水去往上游找,有必要时你再往上游继续找过来接应我。”慕云书紧张的分工,分完工作他就放开柳士青的手自己先闪了,而柳士青就留着那洞口再进去一点点,也就是这条暗河的最中央。

    就在慕云书刚进那个河道,就感觉到一股不大对劲的味道,他仔细的嗅了一会,这个味道仿佛是铁锈混合着血液的味道:哪里来的铁锈味?难道那些都是

    就在他还疑惑之时,水里忽然间就冒出来一只手,一把就将他拽入急流,不容他半刻回神的,而他根本来不及防备,就随着那急流被往回冲。

    “总裁?您怎么回来了?敌军呢?”柳士青看到河道中漂流回来的慕云书,远远的还以为是敌人被打过来了,就急忙降落在河面,再仔细一看才发现是给他发工资的!

    “可恶!趁我不注意居然偷袭我,他们的面我都还没看到,就很突然的被一只手拽入急流漂回来了。”慕云书一头乱糟糟的,气红了眼回答。

    他没有想到的是,此刻的柳士青却嬉皮笑脸起来,急忙的伸出手去扶起慕云书,很好玩的样子看着他问:“白白玩了一趟漂流,怎么样?感觉如何啊总裁?”

    “你要不要玩一趟试试?”慕云书爬起河岸瞥了一眼柳士青,就不冷不热的问到,吓得柳士青连忙摆摆手:“不用了不用了,这倒是不用了,嘿嘿。”

    “这次你去!水里面有一股铁锈味,血腥味也非常重,我怀疑那些尸体是吃铁块的,到时候可能都刀枪不入了,自己小心点。”慕云书凶凶的命令到,就转身走到一旁去,瞪着两颗大眼珠子一直盯着柳士青。

    “总裁,您可安排的真适当!呵呵!”柳士青一脸被迫无奈的回应到,才走两步回一下头的,眼神可怜巴巴的看着慕云书,最后嘴角一抽一抽的终于下了水。

    慕云书亲眼看着他下了水,才把目光转向别处,没想到柳士青又冒出他“高傲”的头,冲着慕云书依依不舍的说:“总裁,我可走啦!”

    “快点吧你磨磨唧唧的。”慕云书很无奈的回过头说到,就自顾自的飞到水面上,眼神犀利的望向暗河里面。

    “真的不够人家死活,无情!”柳士青自己嘀咕着,才把头又埋进水流中,然后永着往暗河里面过去。

    有了刚刚慕云书的那个提醒,柳士青可把头脑逼得特别清醒,进入水流后他的眼睛睁得贼大,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就在下一刻,忽然间一只手又冒了出来,然而这一次,柳士青耳朵一听到什么声响就回过头去,反手一甩就把那只手拽着扭向后边去,只听到咔嚓的一声,那手居然还把柳士青扯断了!

    “呵!给人家你的手干嘛!拿回去!”柳士青一副不情愿的就把手往身后一丢,连忙在水流中搓了搓,假装非常嫌弃的洗着手。

    “哼!还人家的手过来干嘛!那我勉强接回来。”那具肿胀的僵尸学着柳士青的口气回应,急忙就接过手往自己的臂上安装。

    “哎呦!给你脸了还!”柳士青被学了这么一下就气不过,但有一个意识提醒着他:不能被带偏了!我不气我不气!

    “怎么样啊臭小子?现在我的胳膊可是回来了,就你这三脚猫功夫也想来找死?趁现在爷还不想找你麻烦快点滚吧。”那具肿胀的僵尸得意的笑着说,转身就想要躲回水里。

    “嘿!看不起谁呢你?”柳士青被他这么一说感觉受到了侮辱,就更加气不过,立马叫起来说到,还一下子钻进水流绕到他后面,一脚就踹得他飞出几米外。

    “哎呦,啧啧啧,可真的打脸了!”柳士青得意的笑起来说到,就急忙追赶过去,拽起他继续打起来。

    不过,还是那句话,打得了一打不了全部,以一抵众这种事情向来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

    就在柳士青只顾得打他时,柳士青的身后却又冒出来几具浑身肿胀的僵尸,朝着柳士青就要大打出手了,而刚好这个时候,观大局的慕云书匆匆忙忙的就赶过来,左一个右一个的先帮忙处理掉。

    以他们这种低级僵尸,刚刚只是慕云书没有注意才能被偷袭了,而现在,慕云书一只手就能打掉两个!

    紧接着,那些可怕的尸体一会比一会还要多,就像是打不完打不死一样,慕云书才回过神来,发现刚刚打的那些还只是零头!

    “呵!总裁,这一次我们还真的是剿到这些家伙的老巢了!”柳士青得意的笑着说,挥手又让一具尸体领盒饭去了。

    “错了你,是新巢!这个地方我那天过来还没有这个可怕的味,想必是最近才搬过来群居的吧。”慕云书反驳了柳士青的话,就简单分析了一下。

    “总裁小心身后!”忽然间柳士青瞪大了双眼大叫一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