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近日,我市接连发生群众失踪案件,从报案人发现到报案,再到警方接手调查已有数日都无线索,但今天晚上发生的一系列恐怖杀人案件,足以证明这些天的失踪人口遇害事实,某某市记者将持续为您”

    一个记者摄像头正对着远处的血尸,吓得镜头哆哆嗦嗦的报道着血尸咬人,可没想到他刚刚要结束报道时,却被一具忽然出现的血尸直接扑倒,摄影机也啪嗒的一声摔在地上。

    接收到柳士青的紧急通知后,隐藏生活在其他市区的僵尸纷纷出动,大家分工明确,瞬间赶到血尸所攻击的城市,跟那些无情的血尸开始展开血腥搏斗。

    “林护士,扶我起来一下。”慕云蓉听到血尸要冲进窗户,就毅然决然的做了一个决定。

    “夫人您要做什么?”林护士惊讶不已的问,就急忙过去,把手给了慕云蓉。

    “他们不是要进来吗,那就让他们进来吧,现在你们准备一些水过来。”慕云蓉很镇定的回答,下了床后就往窗户那边走:“我的血听说能辟邪,你们吃不得,这个你们知道吗?”

    “知道的夫人,其实这件事大人已有警告,上次那些趁机喝您的血的,最后都化为乌有了。”林护士看了看大家,便小心翼翼的回答。

    “那就是了,现在我们来赌一把,看看他们是不是也怕我的血。”慕云蓉忽然微笑起来说到,就顺手拿起了那铁护栏旁边的一根小铁丝。

    “夫人您莫不是您可万万使不得啊夫人!”林护士发现慕云蓉的异常,立马紧张的叫起来,还想要去抓回来她手上的那一根铁丝。

    “没有什么使不得的,只要我出一点血,掺和在这水里往窗户外边倒,他们如果也害怕还喝了,那不就减少了几个敌人。”慕云蓉一下子就躲过林护士的手,把铁丝往自己的手臂上扎,而她的鲜血也顿时流淌而出。

    “快点,能水过来接,别浪费。”慕云蓉很激动的催促那些照顾她的人,连忙伸出手臂,任自己的鲜血流淌在那水当中。

    “行了行了,够了夫人,这样子会伤害您的精神气的,您的主要任务是养胎待产,不是做这些。”林护士眼看着那血液一直流,她吓得连忙握住慕云蓉的手臂上端,急忙止住血液,还接过来另外一个护士递过来的纱布。

    “我真的没事,你们怎么就不相信呢!”慕云蓉乐呵着说,忽然间,她却皱紧眉头,表情痛苦的样子,腿脚都软了下去,立马抓住林护士的手臂。

    “夫人您您这是怎么啦?”林护士看到她忽然这样子,吓得不知所措。

    “肚子,肚子痛,啊”慕云蓉疼得说不出来,一手捂着肚子才无力的回答,话还没说两句就该叫喊了。

    “林护士,莫不是要生了?”旁边一护士急忙说到,就迅速走过去帮慕云蓉把脉,紧接着她便激动的喊到:“要生了要生了,夫人要生了!快!”

    “你们几个快点准备热水,你们几个把接生工具拿出来,快!”林护士马上安排道,就扶着慕云蓉赶紧回到床上。

    另一边,准爸爸还在与血尸打斗。

    只见他魔爪锋利细长,对着血尸身上左一划右一爪的,那一具尸体就被分成四分!

    “士青,这么多什么时候才能结束!”慕云书厮杀得满身血渍,扯着嗓子继续喊:“你嫂子那边不知道怎么样了,你先顶着我去看看。”

    他说完这一句,立马消失的无影无踪,扔下柳士青还在跟两具血尸纠缠,他才一回头都还没答应什么,愣是瞪着眼睛呆掉了。

    忽然门外一声剧烈的撞击声,而慕云蓉这边还疼痛的一声声叫喊着,林护士急忙帮她顺气,准备好一切要帮她接生,然而那一声声的强烈撞击让林护士一次次分神。

    “怎么办呐林姐?这眼看着就要撞开了,不然我们先杀出去维持一会?”护卫在房间窗户还有房门的几个保镖紧张兮兮的说到,眼神犀利盯死了外界。

    “不行!你们现在出去外面已经来不及了,还是做好准备当城墙吧,刚刚那些血给我灌出去,毒死那些个臭尸体。”林护士眉目肃静的感觉,就非常气愤的说到。

    “嘿嘿嘿,慕云蓉,你可让我好找啊!”这个时候,吴云芳妩媚的身影忽然间出现在门口的那一具具尸体之间,不紧不慢的拨开那些血尸就走靠近门。

    “林护士,好像是那个叛徒出现了,这下怎么办?”一个护士神情紧张的看着林护士问。

    “管不了这么多了!先祈祷这个小宝宝能乖一点顺产吧。”林护士很着急的回答,就拍了拍自己的脸让自己清醒点,就开始弯下腰继续接生:“夫人,夫人您使劲啊”

    “哟,这是要生了吗?哈哈哈,刚好,这个时间段出生,放心吧慕云蓉,只要你生下来,我保证一定好好帮你栽培。”吴云芳高兴的笑着说到,就随手一挥扬言:“都等着,这里面的混世魔王一出生我们就进去。”

    “呸!吴云芳你个大贱人!臭不要脸”慕云蓉把所有的力气都使出来了,忍着痛也要骂回去,毕竟她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机会继续活下去了,那还不如痛痛快快!

    没曾想

    “生了生了!夫人加油,小宝宝出来一半了加油啊!”林护士激动的跟慕云蓉说,还继续给她加油鼓劲。

    “吴云芳你个大贱人”慕云蓉拼尽全力再次怒吼到,但这一次,林护士却又紧张了。

    看到孩子只出来一半,而另外一半身影却迟迟不出来,着急的林护士满头大汗,比慕云蓉还大声的嚷嚷到:“夫人加油!快点啊夫人,就差一点了!”

    “蓉儿加油!为夫来陪你了!蓉儿加油!”

    忽然间,房间外边来了一声非常带劲的加油声,瞬间点亮了房间里面所有人昏一半的灯。

    “是大人!大人回来了。”一个护士开心的大叫起来,其他的也跟着激动起来:“夫人加油啊!大人回来了。”

    “大人!您怎么”吴云芳看到来者一脸的惊讶,吓得语句都卡顿了。

    “我怎么回来了是吗?你个大叛徒!贱人!枉费我那么袒护你,让你跟在身边这么久,却换来这么可怕的回报?”慕云书满脸气愤的指着眼前的吴云芳骂到。

    “大人!是云芳一直照顾您,您居然为了一个小贱人这么待我,我不服!”吴云芳也很气愤的说,都开始不想用敬语了,横着脸就走近慕云书。

    “你好,那我现在就跟你说清楚,里面那位你口口声声骂到的人,她是我八百多年前的结发夫妻,要论先来后到,你怎么也排不到队,我救下的大有人在,不仅仅是你。”慕云书放下手就大声嚷嚷着。

    “不可能!她是你的结发”吴云芳惊呆了,连忙又后退几步默默嘀咕着。

    “还有,留下你纯属因为你会做那款下午茶,是蓉儿前世最爱吃的,我怕她有一天会想起来自己的前世,会回味跟我在一起那清贫但又甜蜜的幸福生活”慕云书边回忆着边说到,眼眶明显湿润了。

    “你骗人!”吴云芳更加激动的回应,就在原地跳脚:“不可能!不可能是这样的!你在说谎!”

    “原来,原来我一直错怪你了,云书”慕云蓉没有力气生了,刚好停下了听到慕云书说的这些话,就跟着也湿了眼角,叫到慕云书的名字时却顿时又来了劲。

    “哈哈哈,这是事实,你以为我有什么好骗你的?”慕云书忽然间大笑起来说,说着就一脸的嫌弃继续道:“自己几斤几两也不掂量掂量,还这么的自以为是,都是你阻隔在我跟蓉儿之间,才害得我跟蓉儿复合的这么慢。”

    听到他越来越大声,最后还怒吼起来,吴云芳才瞬间清醒,双眼发亮,张开血盆大口横着脸,再也不是那一张妩媚的狐狸脸。

    只见她忽然间亮出双手,爪子长而尖的就非常愤怒的冲慕云书划过去!

    “慕云书!没有想到你居然这样,原来你对我的温柔都是假的!”她痛苦的怒吼到,而慕云书却又笑哈哈的回答:“那你再听一句,我的温柔向来只值得蓉儿拥有,你不配!对你们下人我只是同等待遇。”

    听到这话,林护士接生的手忽然颤抖了一下,就面无表情的像是沉思着什么。

    “林护士,大人不是这意思,你也别放心里,手里的工作先做好。”旁边一护士连忙安慰到,她倒是比较理性。

    大家其实都懂,那么高高在上的一总裁大人,原本面无表情的他却还那么照顾下属,换哪一个女的心里没有一点小九九?

    听到同事的这一安慰后,林护士才假笑了一下回头看了一眼,不紧不慢的回答:“没有,只是夫人迟迟生产不出来,再这样下去孩子该憋坏了!”

    “那怎么办呐,夫人,您加加油啊!”护士着急的反复鼓劲慕云书,而那血水换了一盆又一盆,要不是她们都戴手套穿防护服了

    “诶,那什么,你们有血水不要浪费,我可以继续喂养那群狗币崽子。”守护在窗户边的一个保镖打趣的说到,他本来只是瞟了一眼旁边放着的血水,想缓解一下房间里的气氛。

    “有道理,那这些你都端过去吧。”林护士又一次不冷不热的说到,就继续埋头接生。

    而那个保镖尴尬的收了收嘴,立马挪了挪脚步,侧着头蹲下,小心翼翼的端起地上的一盆血水就叫一个同伴赶快打开窗户。

    由于刚刚已经倒出去一些,那扇窗户外边已经安静了许多,而打开窗户之后,那爬到一半的血尸被淋这么一下,一具具的激动起来,顿时挣着抢着要去喝,为了舔对方身上淋到的那一点点血水,他们还互相打斗撕咬起来。

    这时候,忽然飞过来一具戴高帽子的,三两下就打倒那些给自己丢脸的,立马张开血盆大口就冲那扇窗户飞过来。

    看到这一情形,保镖立马又端起一盆血水冲了过去,而那具戴高帽子的却已经要冲进来了,于是乎,那个保镖只好迅速扑出去,带着血水扑向那血尸,临了还不忘交代房间里的关好窗户。

    是的,他们注定是同归于尽了!房间里的其他保镖跟护士都把目光转向了窗户,眼神里充满了不舍与气愤,而那扇窗户又被紧紧关上了。

    房间外边,慕云书还在跟吴云芳纠缠着,他们俩打斗不休,旁边的那一具具新血尸这时候却在看戏磕瓜一样,都傻傻愣着看着他们打。

    见他们一会飞起,一会又冲来扑去的,那一具具血尸眼睛瞪得圆溜,头跟着一会上一会下,一会前一会后的。

    “服输吧你,吴管家,如果现在收手,我可能还会念及旧情留你个全尸。”慕云书不急不躁的看着对手说,嘴角还微微扬起,一副得意的样子。

    “这是不可能的!慕云书,如果你输了,就乖乖当我的新郎。”吴云芳气汹汹的回应到,才顿了这么一下,那两只利爪又冲慕云书身子过去。

    “哈哈哈,你是当我唐僧吗?你看当年的白骨精不也没有娶到新郎官。”慕云书大笑起来说到,就一闪而过,让吴云芳的气愤利爪划在了墙壁上,墙壁立马被剥了一层皮。

    “哼!三打白骨精不适合我们,那只是演戏,我今天一定要得到你!”吴云芳没有打到慕云书,就回头看了一眼他,咬牙切齿的说到。

    “啧啧啧,一个女人说这种话,不知羞耻的东西!”慕云书生气的回应,就揪起自己身后的两具血尸冲吴云芳丢过去。

    真的是躺着也中枪!

    “啊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吴云芳看着向自己飞过来的两具尸体,来不及躲就气得大骂到:“一群废物!没有用的东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