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在一片黑暗中。

    李牧隐隐约约听见有一个女子哭泣的声音。

    苏醒中的李牧脑袋似乎还有些昏昏沉沉。

    “牧儿啊,我的苦命地孩子啊,你可才十五岁啊,老天爷就要把你给带走,你让孤苦伶仃的我今后可怎么过啊?!”

    突然,外面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只听见一个粗矿的声音由远及近响起:“喂,你们李家欠我们家赵老爷的租子准备好没有,今天便是最后日期,若再抵赖,便一把火烧了你们家房子!”

    “没错,要是再敢拖欠,现在就拉你去府衙见官!”另外一个尖锐的嗓子响了起来。

    “WOC!外面的那些人到底是什么人,怎么像是旧社会家的狗腿子呢?”李牧听到这段对话后一阵惊讶。

    “赵管家,还希望你再宽限几天。”女子苦苦哀求道,“牧儿他爹去年过世,家中为了安葬他四处借债。今年收成又不好,收得粮食还不够我和牧儿过日子,这些倒也罢了,奈何我苦命地牧儿染了风寒,几天不见好转,今天竟随他爹去了,为了安葬牧儿,我变卖了所有的家当,眼下实在是拿不出多余的钱来”

    “我竟然在棺材里?”,身体逐渐恢复了知觉的李牧慢慢能够抬起手了,他开始四处寻找,“原来是在棺材里面,难怪眼前是这么的黑”,已睁开了眼睛,但却什么也看不见的李牧有点明白自己的处境了。

    “听你说地也怪可怜,欠债还钱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你今天要是不把钱给我交出来,我们回去没法向赵老爷交代。”赵管家道。

    “看你家什么也没,现在又是成了寡妇一个,不如在这卖身契上划个押,以前的债务咱们就一笔勾销,以后进了赵老爷家,日子也好过很多,不必再整日挨饿受冻了。”赵管家道。

    棺材外面,赵管家的话,棺材里面的李牧也已经完全听见了,他推了一把,看看能不能够将棺材盖子给推开。“WOC!居然被钉死了!”费尽了力气也推不开棺材盖子的李牧悲哀地叹气一声。

    李牧真地有点急了,棺材虽然没有全密封的,从木缝之间甚至还有空气透进来,可他需要马上出去看看现在的处境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一直躺在棺材里面真地挺危险的,万一要是被人抬出去给下葬了,那就完蛋啦。

    “今天你如果不同意,我们就只能先拿这口棺材抵债了!”赵管家道。

    “请赵管家别!我家牧儿还在里面!你们这些人,要是敢动我家牧儿一下,我就立马死在你们的面前!”女子忽然大喊大叫了起来。

    这时候赵管家他们也愣住了,不敢继续做下一步动作,可棺材里面的李牧自然不干了,李牧大声吼道,“快点把老子放出去!”

    “砰砰砰”李牧拼命地用手拍打着棺材盖子。

    在寂静地晚上,棺材外面几人都听到了里面传来的砰砰声!

    “赵赵管家,好像有声音,你你听见没有?”赵家的一个随从战战兢兢地向赵管家问道。

    “砰砰砰快把你家爷爷给我放出去!”李牧继续在里面大声大叫。

    “到底什么声音?是谁在说话?”赵管家被震惊住了,有点心虚地望着自己的家丁,虽然他也听到了那响动声,可也着实不敢转身往棺材那边瞅。

    “CN大爷!赶紧快放老子出去!”李牧在棺材里放声大骂,外面的这些人总算是清清楚楚地听到了这一声叫喊。

    “难道是诈尸啦!”赵管家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叫之后,连忙就从屋子里面跑了出去。

    “牧儿,真的是你吗?”先前的女子的声音再次在棺材外面响起了起来,“你可不要吓唬娘,娘听到了你的声音。”

    “待会儿,可不能再把外面的那名女子给吓跑了”李牧心里想着如此的想着,刚才李牧听到外面两个男子似乎是被吓跑了,害怕又把这女子也吓跑了,只好语气客客气气地道“外面的人,麻烦你找一些人来帮忙把这棺材盖子给我打开,我可还没有死。”

    “真是我的牧儿,真的是我的牧儿”棺材外面的女人高兴的不停念叨,丝毫没觉得李牧并没有喊她娘,说话的方式也是与平时不一样。“牧儿,你稍微耐一下,为娘这就去叫人来把这棺材盖子给打开。”

    过了大概好几分钟的时间,李牧躺在棺材里面就快要绝望了的时候,终于听到外面响起了一群人的脚步声,“王嫂子,你家牧儿真的活着?不会是闹鬼了吧?”外面的几个男人胡乱的咋呼道。

    “我家牧儿确实活着,他刚才还和我说话,不什么闹鬼!你们快点帮帮忙吧,快把他从里面救出来,我这苦命地牧儿啊。”那女人对着几个男人哀求说道。

    “王嫂子,你别哭,我现在就帮助你打开!平日里牧儿见了我还要叫三叔呢,我才不信他回来害我了。”一个粗壮的声音响了起来,李牧听见了一个那字的声音。

    “没错,我们这么多的人,根本不用害怕的!大家赶紧动手吧!”于是在众人的努力下,他们将本已经被钉死了的的棺盖给打开了。

    “真是太感谢你们啦!我终于出来了!”呼吸道外面的空气,李牧长长的叹息了一口气,甚至是哭了出来。

    接着,李牧就看到了一群很好奇的人张望着脑袋伸了过来。

    当李牧被一群穿着古代粗布麻衣的人从棺材里面抬出来的时候,他没有说话,他来不发出欢呼,整个人便已经彻底的懵逼了。

    前面的这些人说着一口文言文,穿的衣服也是很奇怪,李牧不停地反复询问自己,这里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但他想破了脑袋,也很难以作出一个准确地判断!看这些人,明显是又是自己那个世界的里的人,说的话虽然难懂,不过多少还是能听得懂,可这衣服除了在影视剧里面见过,现实里面几乎还从没有看见有人穿过。

    “你们,你们是来把我绑来当群众演员的吗?,我的上峰到底知不知道这件事?”李牧好奇的问道。因为李牧清楚,没有那家硬是公司有权利动用海军陆战队来做群众演员。

    “什么?什么叫做群众演员?你这孩子八成是被发烧了吧?”先前那个中年汉子把粗糙的大手放在了赵兴的额头上很不解的问道。

    “牧儿啊,你还不快点谢过你三叔,是他救把你从里面给救出来的!”边上女子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我这是在哪里?你们难道不是在拍戏?”李牧问道。

    “王嫂子,看来你家牧儿虽然没有病死过去,可这脑子我看应该是被烧糊涂了啊。”那男子叹了一口气说道,“好了,咱回大家伙还是回去吧,让他们母子两人好好相处。”

    到了这个时候,一直不相信穿越这么神奇的事情的李牧大概知道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了。他在心里震惊道:“这该死的老天爷,居然跟我玩起了穿越,穿了也就穿了,可人家穿过来的命是大富大贵,不是太子就是公子,轮到我这里怎么就被关在了棺材里面的呢?还是那种最穷的身份!这到底还怎么活啊?”

    “我,我感觉好累,我还是先睡一觉吧”李牧对着面前的女子说道。

    这时候一听见从自己身体里面传出来的声音,明显是带着是一副童音的样子,李牧顿时脑子就有些懵了。

    “嗯,牧儿,你就快点睡吧,为娘看着你。”女人连忙脚为李牧盖上了一条破旧的棉被。

    这一晚上,望着破烂的茅草屋顶,李牧却是发现怎么都无法睡得着,他的心里面感到了纠结还有迷茫,这或许只有穿越了的人才能体会他现在的心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