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牧儿,你慢点喝。”等到了第二天的时候,李牧的母亲便把做好的一碗粥,给拿到了李牧的的面前。

    望着眼前的这个穿着朴素、面显憔悴的年轻妇人,李牧的内心多少还是有一丝纠结。

    “这就是我在这个世界里的亲人,我李牧的母亲,看起来倒是有一些年轻,估摸着也就三十来岁”,在前世的时候李牧其实就已经是三十多岁了,他现在完全不知道这具身体原本的实际年龄到底是多少,看了看四周,家中穷的就是只剩这间破败的红泥屋子,也不可能找到什么铜镜之类的。

    手里拿着破旧的碗,将这有一些味道并不是很好的米粥喝下,李牧感到有一些苦涩。这东西真的并不是很好喝,但是这就是这家人的生活,家里面自然不可能锦衣玉食,想要过上好的条件就必须去改变现在的处境。

    “牧儿,你把这些粥给喝下,明天我把你爹遗留下来的那把大枪给当卖了,买些好吃的给你补补身体。”王氏看着李牧道。

    “对了娘,我到底病了有多长时间啦?”李牧知道自己不能不与王氏交流,这才开口叫了一声娘。

    “你发烧有好几天了,请了一些大夫来给你看病,大夫都说难治,昨日为娘便卖了一些家当,才买回来了一口棺材,还是邻居们帮忙的忙,本想今天就将你给下葬。”王氏轻声说道,或许他现在也有些后悔当初就那么直接把李牧的尸体给收敛了。

    “娘,这地上怎么还放着一张竹席?”李牧看着棺材旁边地上的一张破旧竹席道。

    “那是我为自己准备的,想着将你安葬好了之后,为娘便自己裹身体”,听到这里,李牧的眼眶湿润了,王氏继续说说,“你爹先前就走了,如今你要是再也不在了,为娘在这世上活着便没了念想盼头,不如走上黄泉路,也好走快点,与咱们一家好好团聚。”

    “娘亲。”李牧内心的情绪彻底爆发,眼里满是泪水,无论是前世还是现在,都没有如此的悲伤过,在眼前的这名妇人身上,李牧能够感受得到浓浓的爱,世界最无私而又伟大的母爱。

    从此时此刻开始,杨李牧完全接受了现在的这个身份,从内开始接纳这个妇人。

    他告诉自己,既然老天爷再次给了自己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倘若无法回到前世里去,那就好好的把握今生,好好的活下去,就当做是为了眼前的这位母亲,一定要在这古代做一番轰轰烈烈的事情。

    “娘,我现在完全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了不让妇人对自己有怀疑,李牧这才说道,生怕王氏会问些一些奇怪的话。

    “你能认得娘亲便就好,你这次能醒过来,完全是老天爷可怜。”王氏说道,“你只要活着,娘就有了盼头,娘就有活下去的勇气。”

    这时候的李牧内心完全已经非常的高兴了,在上一世的李牧,其实还得了一个脑瘫病,脑子有一些问题,在好了之后只会叫自己的妈妈,说肚子饿之类的,其余的便什么也不知道了,跟不像现在的李牧能说话脑子还灵活,或者,这真的是老天爷开了眼,李牧这次醒来,脑子比上一世明显好了很多。

    如果李牧知道这具身体原本的李牧还是一个脑子不好使,或许又会懵逼,没想到自己穿越过来的这人也就还是一个脑瘫儿。

    “娘,昨天晚上来咱们家的那些人是什么人?”

    “他们是镇子上的赵员外家的,咱们租了他们的地,他们是来收租钱的。”

    “难道咱们家自己就没有地?”

    “在你爷爷还在的时候,家里还有一些地,你爹还在的时候经历了几次旱灾。咱们为了将你给养活,你爹便把几亩地给变卖了,这也是为什么咱们种地是赵员外家的。”

    “咱爹是如何去世的?”李牧问道。

    赵氏很清楚自己的男人是被赵员外的家将给打死的,但嘴上却是没对李牧说实话,“有一次你爹进山打猎,被一只老虎所伤,回家没多久便就去世了,只留下你我相依为命。”

    抬起头看着屋顶破洞折射下来的阳光,再一看家里的这间破败的屋子,李牧感到了很是茫然,如今这日子到底要怎么过?

    “娘,昨天那些离去的人,我估计他们应该还会再来,其实他们催租并不是真的,就是想将你给买进赵家去。”李牧说道。

    “本来我是想再拖延忌日,等你安葬好了后,上吊自尽,省得活着那么累,”王氏带着几分绝望的神色道。

    “娘,如今只要有我在,别人休想再欺负你!”李牧将拳头给紧紧握了起来,内心里面已经发下了誓言,“从今天开始,只要有人胆敢欺负他母亲,他一定会找人拼命,让他付出惨痛的代价。”

    在王氏的讲解下,李牧在屋内的底下挖开了一个地洞,从里面拿出了一把锋利的长枪还有一把通体乌黑的弓,摸着手里面的这两把武器,李牧感到了体内的热血在翻滚。

    李牧将这两把武器给收好,还有一本武功秘籍,今后,如今不像前世有什么热武器,李牧只能依靠这两样东西来维护自己的生命安全以及怎么在这古代活下去。

    等到了第二天的时候,赵员外的狗腿子没有来,这倒是让王氏的内心安稳缓和下来了不少。

    在晚上的时候,李牧把自己的一个想法给说了出来,“娘,我看我们不能继续再呆在这里了,我估计这赵员外他们是一定不会放过我们的。”

    “为娘倒是知道有一个地方可以去,不过路途遥远,怕你在路上吃不消。”王氏说道……

    “孩儿如今的身体已无大碍,娘你说说,你说的那个地方到底是在那里。”一听到了这里,李牧立马便来了精神。

    “为娘本是并州之人,家在上党,娘家也有一些徒弟,不如且去那里投靠。”

    “那我,我们现在就准备出发,不能在耽误了,万一明天赵管家那些人再回来,孩儿只怕真要跟这些畜生狠狠拼命了。”李牧咬牙切齿道。

    “嗯,好,为娘一切都听牧儿你的安排。”王氏看着李牧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