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不好啦着火啦,不好啦着火啦,李家的房子着火啦。”

    一阵惊慌失措的叫喊声,随着冲天飞起地熊熊大火,在秋日深夜的村落里响起,引得村子里面的鸡叫狗吠,这是谁也无法想到的事情。

    此时,在远处的山坡上站立着两道人影,一个影子消瘦而显出倔强的少年,另一个却是孱弱地依偎在消瘦的少年身上。

    再仔细看企业,这二人乃是焚家而去的李牧和他的母亲,只见李牧右手握着一杆亮闪闪的长枪,紧紧攥着枪柄的手指骨节因为用力而发出一阵嘎吱作响,明显地显现了此时的少年心情。

    一柄乌黑的大雕弓被李牧背在身后,从肩后面露出的箭囊里装着一壶满满的雕羽长箭,从现在李牧现在的这副扮相来看的话,还真是有着几分纵横天下的气势,然而又充满了几分落魄的寂寥。

    长枪和雕弓是李五留给儿子李牧唯一的两件物品。

    据母亲说,这把长枪和这雕弓是前几年李五进山打猎的时候,救了一名在山中受伤的老者,老人在伤愈告别的时候便留下了这两样东西。

    那时候,老者还说:“你家孩子,骨骼奇特,相貌不凡,将来定当建立不世之功,只是造化弄人,竟然因为一场大病,让他不辨是非,痴呆无比,这两件东西是我年轻时请工匠大师制作的,不敢说是什么罕绝天下的绝世奇兵,却也算得上世间难寻的良器。我将这两样东西赠与你家孩子,还有抄录的枪术箭术秘笈,全部送上,希望有一日老天爷开眼,让这痴傻的孩子清醒,能够有机会修炼几分本领,可以保你一家三口一辈子安全。”

    老者最后还交代,如果李牧年满十八岁依旧不能好转,那便将兵器和秘笈一同埋于当年李五拯救老人的那处山林之中的一颗巨石之下。

    李牧的老爹李五到最后也不知道老者家的姓名,只知他好像姓什么董,还是童的,也记不清了。

    李五到最后也没有见到自己的儿子好转过来,保护一家子的平安。

    李五就如同这一刻李牧站立之处的山坡上,随处可见的小草一样,天来时抽叶便开始生长,等到秋天来了时便枯萎变黄,只留下了这一地的杂草根。

    看着远处以前栖身的茅屋在秋风中化成飞舞的尘埃,李牧心中没有太多的不舍和难过。都已经穷到这份上了,苦到这个地步了,背到这节骨眼了,哪里还有那么多的好顾忌的!

    重生以前的李牧,那时候,就是一个铁血汉子,典型的部队里面的打不死的硬汉,从来不害怕任何的困难和挫折,一向都是笑对任何的磨难,用自己的实际本事带出了好几支特别的作战勇猛的特战部队,而他自己也从一名连军官得到了上峰的赏识,三年之间做到了正营军官的位子。

    李牧不怕苦,也不怕累,更不怕出身不好,而且也不怕自己武功不好,因为李牧始终信奉着太祖武皇帝的一句话,没有一点点文化的部队是最愚蠢的部队,聪慧的头脑才是征战天下的最强的资本。

    一路向北行去,李牧跟母亲的目的地,是河东的并州上党郡,在郡所的长子县,一个叫做王家庄的地方。

    王氏原名王意如,是现在的王家庄的庄主三儿子王庆的其中一个妾室生的,李庆为人老实本分,在他们家族里的地位很是普通,王意如也是其妾室所出,在王家的家族里面,就更是没有什么地位了。

    当年李五迎娶王意如时,身份是雁门关驻军的一个军候治下的校尉,去提亲上门的时候,王家人也没有太多的要求,随便就将王如意给嫁了出去。

    后来匈奴屡屡进犯大汉犯边境,李五心中很是不安,在其中一次作战的时候,李五负了伤,之后卸甲归田,回到了冀州的魏郡安,炀县的赵家庄,依靠租来的几薄地过日子,闲的时候便进入太行山里面打猎,日子就是这样过来的。

    一直从鞍阳朝西走,这一路上,李牧娘俩二人,几乎是完全就是风餐露宿,遇见了一支经常来往与雁门管外的商队,才知道商队是要从太行山走壶关穿行过去,母子二人便央求能否一路同行。

    商队的领头人杨子成一路走南闯北了十几年,眼神很是犀利见李牧手握长枪背着雕弓,器宇轩昂,完全不像一介凡人,于是立马便答应了下来,一路上,杨子成对李牧娘俩二人也算是比较客气,时常照应。

    一路有了商队的保护,倒是躲避开了一些占山为王的强人,王氏临行前还特意将自己的脸上涂抹了不少黑炭,这样倒是少了许多不必要的是非。

    在路上无事的时候,李牧除了有时间偷偷将身上带着的两本秘笈给拿出来琢磨练习以外,便是与杨子成闲聊。

    在不断的谈话中,李牧这才确定自己现在是穿越在了东汉末年的哪个时期,此时的的皇帝乃是汉灵帝,刘宏,这年是关和四年公元181年,距离黄巾起义公元184年大概还有着三年的时间。

    要说李牧为什么清楚东汉末年的这段历史的?因为前世的李牧是一个彻彻底底的三国迷,不管是三国的影视、书籍、小说、甚至是各种各样的三国的电脑游戏,他完全都是涉及了这每一样,几乎是一个三国通,而且,李牧时常还会产生一些异响天开的想法出来,把自己与马超、赵云、张飞些猛将做一番比较,而且他甚至还专门去了一趟无息的三国城,穿盔戴甲、纵马横枪,摆拍了大量的照片用来满足内心的那种不切实际的三国梦。

    并且,李牧问过了自己的母亲,在得知他其实是建宁元年那年出的,大概就是公元168年汉灵帝开始登基那一年,现在的李牧十五岁,而身体里面的那道灵魂却是老成了许多,已经有三十多岁了。

    在遇到了一处干净的溪水边时,李牧来到了一处僻静的地方,透过溪水,仔细看了看自己现在的容貌,倒是让他的心情稍微好转了几分。

    这一世的李牧,相貌与上一世的自己倒是有八分相似的样子,剑眉星目,俊朗不凡,眼神锐利,面貌清秀,显得很是威严,但又不失亲切,清秀中似乎又透出一股子英武。

    只是自己的嘴巴稍微小了些,下颌有些尖,看上去多了几分倔强和阳刚。

    年纪十五的李牧虽然皮肤细腻白嫩,但骨骼修长高大,并不显得单薄,唯一有所欠缺的便是上一世反复磨炼出来的军中气质,还有那男子才有的小麦色的皮肤。

    自从穿越了过来来唯一令李牧感到满意的一件事情,就是这个外表了,李牧清楚的记得,在这个年代想要出头头地,相貌是十分的重要的一件事情。

    而最典型的有两个反面例子,便是有些猥琐丑陋的庞统和仪表堂堂的袁绍这两人。

    袁绍这人长得的帅,这也是为什么,灵帝比较喜欢他的原因,年纪轻轻,就成为了西苑的八校尉之一,而庞统人很丑,刚开始的时候就连钢针胡张飞、绿帽子关羽都嫌弃他,到了最后是没办法,想到了一一个表现自己的机会,为了显露才华,才会进蜀,只是运气不好,最后惨死了。

    此时的商队,继续朝着西行去,本来以为过了最为难行的路段之后,路途就会太平了许多,却是遇见了前方出现了一伙蟊贼窜了出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