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此山是老子开,此树是老子栽,若想从此过,留下买命财!”一个粗矿的声音大声地在商队前方的路上响了起来,就连跟在队伍后面的李牧老远都能听见。

    “糟了,遇到拦路打劫的山贼了,也不知道这几天临临时修炼的一些枪法能不能保护得娘亲的安全?”李牧的内心却是咯噔了一下,“就算怕也没用,就让我上前去会他一会!”

    来到了商队前面,却没有看见刀光剑影。十来个商队请来的壮丁懒散地拎着大刀,用一种冷漠的的眼神围观着这时正站在道路中间的两个看不见面容的人。

    为什么说是看不清面貌呢?因为这两人灰头土脸衣衫破烂,其中一人满脸的络腮胡子,一双眼睛虽然如铜铃一样,却也掩盖不了此时落魄潦倒的样子。

    很快跟上前来的杨子成看到这里也是纳闷了,任自己走了这么多的地方,也见过不少人,却是也没见过两人看上去饥饿的连手中棒子都拎不稳的家伙,居然还大着胆子来到这里拦截一个上百人的商队,虽然感到了很是奇怪,杨子成却也不手软,连忙对着商队的护卫头目道:“让他二人让开,否则送他们上黄泉路!”

    “对面的两位好汉听着,我们是冀州陽平郡商队,曾经杀过太行山的蟊贼贼,还打过关外的鲜卑人,如果识相的立马让开道路,还能保住性命,不然,就别怪我手中大刀不认人了!”商队头目大声威吓道。

    对面的络腮胡听到这里面无惧色,一边的另一人却是拽了几下他的衣袖,小声道:“大哥,咱还是别劫道了,咱还是回山里做个小喽啰,也好歹有一口饭吃,在这里要是被人给乱刀砍死那就是真的不划算了。”

    “你这小子,真是胆小,我周仓既然不与你们太行山的山贼为伍,自然是不能反悔,再回去就是自取其辱,你看我现在就弄一些盘缠过来,咱们在返回常山。”络腮胡依旧是粗声大气地说道,一副生怕对面的商队不知道他们两人是跟太行山上的山贼不是一伙。

    这说者无意、听者自然是有心,当李牧闻得对面的络腮胡自称周仓的那一刻,内心一阵波动起伏,“来到这乱世还不到一个月,遇见的第一个人,居然是在三国时代颇有名气,曾给关绿帽抗大刀的猛人,不过这家伙与那绿帽关塑像便的周仓确实是有几分神似的样子,一副活脱脱的水浒里面李逵的造型。”

    “既然被我给赶上了,只好现在就把这家伙收了,一来省得这家伙真被商队的护卫给乱刀砍死,将来关绿帽少了个小弟,二来自己也多了一个肉盾随从。”李牧的邪恶的念头已经在内心里已经想好了。

    “动手。”一旁的杨子成下了命令。

    “扬大哥且慢点动手,让小弟上前说服一番,保正让这二人离开,也避免一场腥风血雨发生,也少一些晦气。”李牧急忙抢上前去劝道,开什么玩笑,就样让你们把誓死跟随关绿帽的随从给宰杀了,那这样也太浪费人才了吧。

    杨子成立马便答应了李牧的请求。

    “对面黑汉子,请听我说一句”走上前去的李牧抱拳见礼道,“刚才听说两位好汉不愿意与太行山中山贼为伍,可是为什么在这清平大道上打家劫舍?你们可有不便与人知晓的事情?”

    “其实,是我俩完全身无分文了,肚子太饿,如果不这样做,就快要饿死了。”周仓身边的随从抢先道,生怕周仓不开眼,马上就要动手,眼瞅对面来的年轻人手里拿着一杆长枪,一看就知道不是好惹的人。

    “提到这件事,说起来真的是有些羞耻!我俩本来是居住在河北真定,现在家中已经没了亲人,前段时间变卖了家产,凑了一点钱,正想要赶着去河东做贩马的生意,没想到途经那太行山的时候,却是被数百名山贼拦住了去路,咱们打不过那些人,被抢了钱,还胁迫我们上山共事,我俩人自然是不愿意,便被他们关了起来,饿了四五天后,趁他们不备,寻找了一个机会便逃到了这里,现在却是饿的完全两眼发花,在也没有力气走,迫不得已,才做了这抢劫的拦路勾当。”周仓满脸愁容地道。

    “哈哈,原来还是第一次做打劫啊,难怪你们这么没一点点的经验。”李牧的心里完全就是乐了,“其实你们还是很有做山贼的命的,在演义里面,出身山贼,直到最后能够漂白的,除了名气最大的赵云,你周仓倒也算一个。”在三国演义中,赵云在公孙瓒灭亡了以后,有一段时间,确实是做起了山大王的这等勾当。

    “这真是一分钱难倒你们这些英雄汉啊!”李牧继续说下去,脸上却是的一副惋惜之情,接着用诚恳的话语,哀怨的眼神盯着周仓二人道:“既然你们现在如今已经是无家可归了,倒也是跟小弟我的的境遇有一些相似,既然相逢再次,咱们何必曾相识呢,你我皆为天涯沦落人,不如你们两个跟我同行,一路往北,投靠长孜县母亲娘家所在的王家庄,这也比四处漂泊强,你们看怎么样啊?”

    被李牧一直盯着的周仓听到了这句话,多少是有一些感动,但是他也是看了出来,对面的这人是绝对没安什么好心,合着是劝说他们兄弟二人今后跟着他混呀。

    “大哥,我看形式逼人啊,咱们不如就从了,以后再也不用做那山贼的勾当,我们还有饭吃,而且还有落脚的地方。”一旁的那位哥们满眼含着泪水,非常的高兴劝说着自己的大哥周仓。

    “二位好汉尽管放心,李牧在此做保证,今后只要有我吃的,就不会你们二人饿肚子,只要跟着我,不用再继续欺凌乡里,行凶作坏事,也不用在过上苦日子了。”李牧继续蛊惑着内心纯洁的而且天真的就像一张纸一样的周黑子跟他的兄弟。

    这不说吃的还好,但是一听吃、碗之类的这些话,李牧发现眼前的这二人脸上几乎全是饥饿如同野兽看见了猎物的表情,这时候有点紧张的心情才彻底的放松了下来,看来,这来到了东汉末年,第一次招揽下属的行为应该马上就要成功了。

    “你说的这些可都是真的?我们二人要真跟了你,以后如果要是真的感到你是骗我们的话,就别怪我们翻脸无情了”周仓直接说道。

    “没问题。”李牧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两眼更是充满了十足的光彩。

    看到李牧耍耍嘴皮子就忽悠到两个随从,商队里的众人除了感到下手晚了以外,对李牧的态度也是愈加的尊敬了起来,尤其是杨子成,更是一眼将先前发生的不落地这一幕看在了眼底,心里面完全对先前认为李牧不是一般人的念头愈加肯定了起来。

    李牧在收了周仓二人后,大家都觉得他这个人应该高兴才对,这时却是见他满面的愁容,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这是因为,周仓这两个饿死鬼眨眼之间,已经将李牧和他们母子剩下的一些干粮给吃了个精光,连一点点的渣子不剩一点,而且还望着李牧流出了出一副期盼的眼神,意思是还没吃饱。

    这时候,在李牧边上陪着的杨子成看出了情况,拉了一下李牧的依旧,来到了一旁僻静的地方,说道:“兄弟啊,你可是在为添了家将后盘缠、干粮不足而发愁?”

    看着杨子成并无耻笑、嘲讽的样子,而且隐隐还有着关切之情,李牧点头答应道,“正是。”

    “我看兄弟你面貌不俗、举止老练,将来必是不会久居人下之辈,日后定会有一番大作为,不知可愿意接受杨某的资助,这来日方长,也好与你留下交情,等日后再相见。”

    “既然如此,多谢杨大哥,将来若果真如你所说,必定不忘今天杨兄你援手之情。”李牧坦然应道。

    在解决了盘缠食物这个迫在眉睫的难题,李牧显得心情一片大好,嘴里面哼哼着一些奇腔怪调的歌曲“哎~~今天是个好日子~~吉祥的事儿都能成~~”随即拍了拍一旁周仓身边的哥们儿,问道:“不知这位兄弟尊姓大名?”

    “在下裴元绍。”还在埋头大吃的家伙撂出了一句话,李牧眼睛水都笑了出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