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妈,我没死,我在这儿呢?”众人循着声音望去,只见湖面上站着霍艺德。

    霍艺德身穿白色长裙,披散着长发,站在水中望着众人。

    众人大吃一惊,看到德德的样子纷纷吓得后退。

    “这是人,是鬼?”郑大夫紧紧抓住小牛的胳膊。

    “不知道,别害怕,即便是鬼,这么多人,她也打不过咱们。”小牛安慰道。

    众人后退,只有母亲赵雨荷向前跑去。

    “德德,德德,你快上来。快,到妈妈这里来。你刚才去哪里了?害得妈妈和爸爸到处找你。”

    赵雨荷说完,看见德德从水中轻轻一跃,翻过石栏,朝岸边走来。

    女儿面无血色,赵雨荷感到奇怪,但并不感到害怕。

    她发现女儿的双腿没有迈步,却离她越来越近。

    女儿是飘着过来的。

    赵雨荷被女儿古怪的举动吓到了。她下意识转身,却发现刚才身后的人都消失了,连自己的丈夫邵兴旺也不见了。

    “狗子哥,狗子哥,你,你去哪里了?”赵雨荷转过身呼喊道。

    身后空无一人。

    这时候,女儿已经上岸,离自己越来越近。

    走到跟前,赵雨荷发现,站在她面前这个人,并不是自己的女儿霍艺德,而是女儿的亲生母亲罗芙蓉。

    “啊!你不是德德,你是罗芙蓉,你不是死了吗?你怎么又回来了?你被医生救活了吗?”

    赵雨荷吓得魂飞魄散,摔倒在地。

    “妈妈,妈妈,我在这儿!”

    赵雨荷身后传来女儿德德的声音,赵雨荷急忙转过身,背后却站着罗芙蓉。

    罗芙蓉身着白裙,披头散发,满脸是血。

    赵雨荷仔细一看,罗芙蓉身上的白色衣物,其实是一条白色布单。

    这正是罗芙蓉当年出车祸死去时的样子。

    “啊!救命啊!救命,狗子哥!救我呀!”赵雨荷大声呼喊。

    “怎么了?怎么了?”

    躺在帐篷里的邵兴旺,听到妻子在睡梦中手舞足蹈“哇哇”哭喊的样子,赶紧把妻子抱在怀里。

    赵雨荷做了一个噩梦,惊出了一身汗。

    “狗子哥,狗子哥,救我,快救我。”赵雨荷嘴里喊着,双臂搂着丈夫的脖子不松手。

    “我做了一个噩梦,梦见德德丢了,梦见德德的亲妈罗芙蓉回来找咱们。”

    “没事,没事。”邵兴旺拍了拍妻子的后背。

    待赵雨荷彻底从梦中惊醒,情绪稳定下来后,邵兴旺说:“我去把俩孩子看一下。”

    “我跟你一起去。”赵雨荷说。

    “我一个人去,你出了一身汗,现在汗还没有下去,我担心外面冷,出去受风着凉了。”

    “没事,没事。我还想出去嘘嘘一下。”赵雨荷说。

    “把冲锋衣穿上,外面冷。”邵兴旺将自己的冲锋衣套在妻子身上。

    夫妻俩穿好衣服,爬出帐篷。

    邵兴旺打着手电筒在俩孩子的帐篷上想找一个可以偷窥的小窗口,却发现小窗帘从里面拉上了。

    “德德,德德!”赵雨荷趴在帐篷外轻轻地叫女儿的名字。

    帐篷里传来了德德迷迷糊糊回答的声音:“妈,叫我干啥?”

    听到女儿的声音,赵雨荷朝狗子哥笑了笑。

    “起来撒尿不?”赵雨荷问。

    “不撒。”

    “哦!”赵雨荷像个懂事的孩子一样回答道。

    “谦宝,谦宝,撒尿不?”赵雨荷又叫了儿子一声。

    “不撒,不尿。”帐篷里传来儿子的回答。

    夫妻俩终于将悬着的一颗心放了下来。

    邵兴旺直起身子,抬头望了望天空,秋雨已停。此刻山风阵阵,空气清新,天空已繁星点点,一轮明月高悬夜空。

    正是午夜时分,山里除了潺潺的流水声,再也听不到其它声响。

    “走,继续睡觉。”邵兴旺拉了拉妻子的手。

    “我去撒泡尿。”赵雨荷说。

    “走,我陪着你。”邵兴旺说。

    赵雨荷和丈夫走出驴友的帐篷群,来到靠着长亭的一处灌木丛。

    长亭里的木地板上,搭着大壮、小牛和随队医生胡大夫的帐篷。

    借着月光,邵兴旺发现橘色帐篷拉链打开着,正在邵兴旺感到奇怪的时候,俩人听到了紧挨着的红色帐篷里,传来了男女之间“嘿咻,嘿咻”的声音。

    赵雨荷感到不好意思,赶紧拉起狗子哥的手,又往前走了一段路。

    月光下,赵雨荷快速脱掉腿上的裤子,将雪白的大屁屁暴露在天地间。

    愉快的哨声结束后,赵雨荷提上裤子。邵兴旺牵着妻子的手,朝自己的帐篷走去。

    路过队医的帐篷前,刚才的红色帐篷还在继续抖动,欢悦的声音从中传来。

    邵兴旺和妻子赵雨荷相视一笑,手牵着手,回到了宿营处,钻进了自己的帐篷里。

    “睡得太早了,睡不着了!”回到帐篷,赵雨荷翻来覆去睡不着,自言自语道。

    一束月光从帐篷天窗处照射进来。

    邵兴旺睁开眼睛,发现妻子赵雨荷衣衫不整,酥胸外露,坐在帐篷里,痴痴地凝望着窗外的月光。

    邵兴旺也坐了起来,将手搭在妻子肩膀上。

    赵雨荷将头靠在丈夫身上,俩人一起欣赏窗外夜景。

    “好美啊!比南山的秋夜还要美!”赵雨荷说道。

    “是呀!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有明月佳人相伴,乃是人生最大乐事。”邵兴旺感慨道。

    赵雨荷含情脉脉地望着丈夫,手不自觉地褪去丈夫身上穿着的衬衫,转过身,将后背紧靠在丈夫胸前。

    邵兴旺双臂揽着妻子细腰,将其拥在怀里,脸贴着脸。

    邵兴旺感受到了妻子的脸颊有些发烫,便用下巴的胡子,触碰了一下妻子粉嫩娇柔的脸。

    赵雨荷柔情似水,转过头,深情地凝望着丈夫。

    情到深处自然浓。

    妻子赵雨荷将自己热烈的嘴唇撅了起来,丈夫邵兴旺给了妻子一个长长久久的亲吻。

    赵雨荷拿掉了丈夫的衬衫,邵兴旺不由自主地将手放在妻子的白鸽子上,轻柔地抚摸着。

    火山就要爆发,岩浆就要喷涌而出。

    “带调料包了没?”妻子问丈夫。

    “带了,带了。”

    邵兴旺急急忙忙从背包的角落里,摸出调料包。

    一只黑豹躺了下来,一只白猫坐了起来。

    白猫披头散发,骑在黑豹身上。

    白猫欢悦,黑豹欢腾。

    雨中山果落,灯下草虫鸣。

    夫妻二人再次醒来,是被外面女儿和儿子的叫声吵醒的。

    “妈妈,爸爸,快起来。”霍艺德喊。

    “别人去吃早饭了。你们两个大懒虫还没有起来吗?”儿子邵谦诚喊道。

    听到两个孩子在外面欢快地叫他们。

    不着一丝的夫妻俩,才缓缓地睁开眼睛。

    邵兴旺再一次用手摸了摸妻子丰满的白鸽子,用嘴唇分别亲吻了一下,又将自己热烈的嘴唇贴在妻子粉粉的脸蛋上,亲了又亲,直到妻子满脸沾满了口水为止。

    “好了,好了,快起来。”赵雨荷催促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