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离收假还有两天,邵兴旺与马河山提前上班。

    邵兴旺将自己有关劳动教育的设想,以及在山上放养公鸡仔的想法告诉丁惟实时,没想到,丁惟实竟然大力支持。

    “太好了。不管是城市孩子,还是乡村孩子,现在缺的就是劳动教育。”丁惟实说。

    “搞劳动教育,除了学习劳动技能,其实最主要,能让孩子们从小热爱劳动,敬畏劳动,尊重劳动者,同时,还能锻炼观察能力,培养想象力。”邵兴旺说。

    “我想最起码,孩子们的作文,会多一些素材,至少闭门造车空洞乏味不接地气的作文会少些吧。”丁惟实说。

    “丁局,您确实是教育方面的专家啊!”邵兴旺恭维了一句。

    “和你比,我就是那个闭门造车不接地气的挨砖拍的家啊!啊哈哈哈”丁惟实在电话里大笑起来。

    “不过,这事也在提醒我,给你们拨付的经费,还是不够啊!老邵,你放心,我再想想办法,想想办法,给你们再争取一些经费,尽量让孩子们吃好。”

    令邵兴旺没有想到的事,当他们把自己的小农场建好后,县上每个月又给学校增加了两万元的生活费补助。

    一天下午放学后,几位老师坐在操场边上闲聊。

    “这下孩子们不仅可以吃饱,还可以吃得更好了。”看到每月额外增加的两万元经费已经打到学校账户上,马河山高兴地说。

    “领导,那咱们还继续不?”侯文荣问。

    “继续啥?”邵兴旺问。

    “就是,就是养鸡种菜。”侯文荣说。

    “当然得继续啊!”邵兴旺说。

    “钱都不愁了,这不是就不需要咱们自力更生艰苦奋斗了吧!”李振山说。

    “知道有个成语,叫醉翁之意不在酒?”邵兴旺问。

    “知道。”李振山说。

    “是呀,我们的目的,也不光是为了吃菜,吃肉。吃菜吃肉,其实只是副产品。我们的真正目的,还是为了开设一门实用型课程。”邵兴旺说。

    “劳技课。”李振山说。

    “对,劳动技能课。城里的土地,金贵金贵的,他们想像咱们这样开设劳技课,连最基本的条件都不具备。”邵兴旺笑笑说。

    “这都深秋了,地里还能种啥?”侯文荣问。

    “隔行如隔山。我本身就是菜农出身。在这方面我可是行家里手。”邵兴旺说。

    “您是种菜种得最好的校长!”侯文荣说。

    “您还是菜农里面最懂教育的人,最有文化的人!”李振山说。

    “怎么啦,今天怎么个个都成了马屁精了。啊!以后可不允许怕马屁啊!”邵兴旺说。

    “呵呵呵,呵呵呵”众人笑。

    “其实,这种菜和养孩子的道理都是一样的,种菜和教育也有很多相似之处。比如,教育里有因材施教,菜农也要根据土壤条件、气候变化以及水肥情况综合考虑。比如,这个季节,可以种些更加耐寒的菠菜、蒜苗、白菜、萝卜、大葱等。”邵兴旺说。

    “要是下雪了可怎么办?”侯文荣问。

    “在上冻之前,用塑料地膜覆盖一下,这些菜都可以平安过冬。到了寒冷的冬天,咱们学校的食堂里,不光有肉吃,还有新鲜的蔬菜可食用。一年四季,现吃现采,够新鲜,够美味。”邵兴旺说。

    “嗯,我说领导,那散养的公鸡,到啥时候能吃啊!”半天都没说话的胡力争突然冒出了一句。

    “你看咱们买的都是半大的鸡仔,大部分有半斤重,理论上讲,现在就能吃。但太小,吃肉可惜了。两个月以后,最晚元旦前,我保证让大家人人吃上红烧土鸡块。”邵兴旺说。

    “我想吃小野鸡炖蘑菇。”胡力争说。

    “三百多只鸡,还不够你吃啊,过年回家的时候,给大家一人发两只大红公鸡,两条大鲤鱼,再发些米面油蔬菜,今年好好过个年。”邵兴旺说。

    “不是八项规定里面强调不让随便发东西吗?”胡力争问。

    “我们这是通过自己辛勤的汗水换来的成果。鸡吃不完,地里的菜吃不完,卖掉一些,用卖的钱,给大家买些年货,我想这不会违背国家政策的。”邵兴旺说。

    “胡力争,你能不能不要扫大家的兴?”侯文荣对胡力争刚才说的话并不满意。

    “好好好,我的小侯老师。我错了。”胡力争赶紧道歉。

    “谁是小侯?”侯文荣问。

    “当然是你啦,我难道叫你老侯不行?”胡力争嬉笑着问说。

    “小侯,老侯,都不许叫。”侯文荣有点害羞。

    “那我叫你母侯。”胡力争开玩笑说。

    “你坏!”侯文荣跑过来要打胡力争。

    胡力争蹦跳着赶紧跑开。

    侯文荣紧追不舍,只听胡力争边跑边喊:“那我以后就叫你荣荣怎么样?哈哈哈,哈哈哈”

    “你叫我姐!”侯文荣喊道。

    “你比我小,那我叫你小姐姐,怎么样?”

    胡力争突然停下脚步,转过身。

    侯文荣没有收住脚,还在继续追跑。

    “小心摔倒!”胡力争说着,将侯文荣一把扶住。

    被胡力争有力的大手抓住胳膊的那一瞬间,侯文荣感到既惶恐又兴奋。

    俩人嬉闹的举动,给大家带来了很多欢乐。

    大家正在呵呵呵呵地笑的时候,邵兴旺却发现李振山脸色一沉,低头朝宿舍的方向走去。

    “走,去餐厅招呼学生吃饭。”邵兴旺站起来说道。

    “领导,我们想请一会儿假!”侯文荣说。

    “请假?你和胡力争?天都快黑了,干嘛去呀?”邵兴旺问。

    “今天是侯文荣生日,我想请她到县城吃顿饭!”胡力争说。

    “小侯生日,我怎么不知道。”邵兴旺说。

    “其实,我的生日已经过了。今天我,我想再补过一次。领导,您同意了,啊!我们走了。”侯文荣说。

    “早去早回,路上注意安全!”邵兴旺说完,便朝食堂门口走去。

    不知不觉又一个月过去了。

    邵兴旺没想到,山区的孩子现在也不爱吃鸡蛋,不爱喝牛奶。

    按照“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从2012年开始,新沣县所有学生每天都可以喝到一盒牛奶,吃到一枚鸡蛋。

    国家实施的“蛋奶工程”,对农村孩子们来说,每天可补充更多的营养,利于他们的学习和成长,意义重大。

    走在校园里,邵兴旺天天遇到野猫。有时一只两只,有时三五成群。

    哪里有食物,哪里就有某种生物生存。

    野猫多,是因为学校里老鼠多了。老鼠多,是因为墙角、花坛,甚至操场的大杨树下孩子们乱扔的食物多。

    鸡蛋、吃剩的馒头包子,被到处乱扔,牛奶倒入下水道,盒子也被塞得到处都是。

    邵兴旺规定,所有学生必须在餐厅吃完鸡蛋、喝完牛奶才能离开。

    但总有淘气包,将昨天捡的空盒子递给老师,说自己喝完了。把鸡蛋皮放在手心里,告诉老师,鸡蛋吃完了。其实,剥了皮的鸡蛋还在裤兜里揣着。

    厕所有鸡蛋,还有空的牛奶盒,甚至有学生把一整盒未喝的牛奶连盒子扔到大便池。

    负责清洁工作的保洁员,几乎每天都能从大便池掏出来一两个未开封的牛奶盒。

    邵兴旺试了几种办法,收效甚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