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在与邵兴旺、马河山和胡力争的交谈之后,众人把司机柳浪作为了最大的嫌疑人。

    这除了邵兴旺发现过一次司机柳浪半夜离校后,看门的刘大爷还提供了一条重要线索:

    最近一个月,司机柳浪天天晚上住在学校,而且总是凌晨四点半离开。偶尔晚上会在摩托车的座椅上绑一个黑銫的袋子。

    刘大爷提供的重要线索给办案民警带来了侦破此案的突破口。

    民警们先从那天凌晨查起。

    那天凌晨,邵兴旺起床后,也看见司机柳浪骑着摩托车,车上驮着一个黑銫的袋子朝外驶去。

    虽然天没有亮,但校门口的路灯依然泛着耀眼的白光,即便是一只经过的野猫,也会从四楼的宿舍门口看得一清二楚。

    因为学校面临重建,因此大的维修和改造一直没有进行,包括安装监控系统。

    但只要离开学校上了马路,警察还是非常轻易地调出了那晚的监控。

    在公安局的监控室里,办案民警正在仔细查看当晚的监控。

    只见司机柳浪骑着摩托车。车后驮着一黑銫袋子,朝回家的方向驶去。

    也许是后座的绳子没有绑紧,在一处拐弯,摩托车颠簸了一下,后座上的袋子甩到地上,正巧一辆出租车疾驰过来,直接从袋子上碾压过去,袋子破了,里面的东西漏出来。

    柳浪的黑銫包裹被出租车碾压,柳浪指着出租车离去的方面,跳起来指骂几句。

    骂完之后,柳浪捡起从包裹里洒落的东西。

    办案的民警把镜头放大,发现,黑銫的袋子里装的不是别的东西,也不是什么肉,更像是几件换洗下来的脏衣服。

    但司机柳浪的反常举动还是让办案民警觉得先从他开始调查。

    邵兴旺办公室。

    邵兴旺正在接电话:“好的,司机柳浪已经到学校了。你们几点过来?”

    孙警官:“我们半个小时过来。”

    邵兴旺:“我有个要求,孙警官,看您能不能配合一下?”

    孙警官:“没问题。”

    邵兴旺说:“学校餐厅丢失物品的事情,只有我们几个校领导和餐厅的师傅知道,其他师生都不知道。我希望你们过来的时候,最好不要开警车,也不要穿警服,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孙警官说:“没问题。这个你放心。”

    挂完电话,邵兴旺又拨通了门房刘大爷的电话:“老刘啊!半个小时后,有三位便衣警察要来学校,你先不要去打扫院子,就在门房守着。及时开门。”

    刘大爷说:“啥?啊!便衣警察?要来?好,好,好的。”

    二十分钟后,邵兴旺提前下楼,到门口准备迎接。

    刘大爷手里拿着钥匙,准备开门。

    邵兴旺看到刘大爷有一些紧张,便说:“刘大爷,警察也是人,跟咱一样,你不用紧张,不用把钥匙一直捏在手里。”

    刘大爷说:“啊?好,好,好的。”说完,把钥匙又放回到门房,挂到了墙上。

    “不用挂到墙上。”邵兴旺正要准备说这句话,刘大爷把钥匙已经放回到墙上,并从门卫室出来了。

    刘大爷的神情显得有些局促不安,这让邵兴旺感到有点奇怪。

    老刘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村人,也没见过大世面,更很少直接面对警察,难免紧张,这也正常。邵兴旺心想。

    十分钟后,远处开来一辆黑銫桑塔纳轿车,车子停在校门口一百米外的路边,车上下来三个带着墨镜的便衣民警。

    刘大爷赶紧去墙上取钥匙,返回门口,三位便衣警察已到门外。

    这铁栅栏门是用手指粗的钢筋焊接的,两扇门之间拴着一条粗铁链,铁链用锁子锁着。

    刘大爷的手在颤抖,拿着的钥匙不小心掉到了地上。

    “老刘,别紧张。”邵兴旺说着,要帮刘大爷捡起地上的钥匙。

    刘大爷自己捡起钥匙,抖动的手半天把钥匙塞不到钥匙孔。

    邵兴旺接过钥匙,对前来调查案子的便衣警察说:“刘大爷年纪大了,手脚不太利索,大家不要介意啊!”

    说完,邵兴旺拿起钥匙将门打开。

    “走,到我办公室坐坐。”邵兴旺招呼警察。

    到了办公室,邵兴旺对马河山说:“河山,你去把柳浪叫过来,就说我找他。”

    “振山,给三位民警同志倒茶。”

    柳浪不知从哪里拣了半块馒头,正蹲在停靠在校园里的校车旁,给流浪猫喂食。

    “来,过来,小家伙,吃口馍馍。”

    一只成年花狸猫慢悠悠地走过来,低头嗅了嗅地上的馒头。

    生活在校园里的野猫,并不缺少吃的东西,对馒头这种素食并不感兴趣。

    柳浪看到花狸猫转身离去,捡起脚下的小石子扔过去,一下击中花狸猫的屁屁,花狸猫屁屁猛得一缩,向远处逃去。

    柳浪欺负野猫的举动,马河山看到眼里。

    “柳浪,没事干,把校车也擦擦,你看门上的泥巴。”马河山说。

    “打扫校车卫生是安全员的事情,公交公司有明确分工。我不能干了别人的事,抢了人家的饭碗。”柳浪嬉皮笑脸地缩进说。

    “欺负野猫是你的正经工作?”马河山问。

    “野猫,我忘是这只,还是它儿子或者是它老子,总之,上周,就这种花狸猫偷偷钻到我车里,尿到我的驾驶座上不说,还给车厢里拉了一坨,嗯呀,那个臊臭,害得我差点窒息。”柳浪笑着说。

    “那是因为你走了时候忘了关窗户。”马河山说,“走,邵校长找你。”

    “找我?就为这事?”柳浪说。

    “不光这事,还有别的事。”马河山说。

    “还有别的事?到底是啥事?”柳浪问。

    “我不知道。你想知道,得问校长。走,走,走,快点!”马河山催促着。

    柳浪走到邵兴旺办公室门口,看到里面除了邵兴旺,李振山外,还坐着三个气质不凡的中年男子。

    柳浪心里一直惊,感到来者不善。

    “快来,坐,柳师傅。”邵兴旺说,“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柳浪师傅,这三位是咱们辖区派出所民警。”

    “找我有什么事?”柳浪一脸的不高兴,但在三位民警和邵校长面前,还是收敛起平日的懒散举止。

    陈警官问:“柳师傅,前段时间,咱们学校的餐厅被盗,丢失了100斤生牛肉,最近又有食用油被盗。”

    “啊!还有这事?哦,你们是怀疑我干的?”柳浪问。

    “不是,不是,柳师傅,你别紧张,也别生气。警察同志,今天过来,也是在做调查,了解情况,我和马河山,李振山都被问了相关情况。”邵兴旺赶紧解释。

    “邵校长说的没错,今天我们来只是想调查了解情况,咱们学校餐厅的物资丢失案,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在场的每一个人我们都会调查,了解情况。”孙警官说。

    “那好吧,你问,我保证,我说出的每一句话都真实可信。我用我儿子的那个啥保证。”柳浪明显有点激动。

    “别这样,柳师傅,如实回答就可以了。不需要发什么毒誓。”邵兴旺说。

    “问吧!”柳浪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