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话音刚落,便见于禁飞速的捏了几个手印,随后直接打出一道深紫色的印记,落在那罗徽的身上,只听咔擦一声,罗徽犹如被控制了一般,竟然站在原地不动弹了。

    “什么情况,罗徽怎么不动了。”

    “难道说罗徽陷入了幻境?”

    看台上,很多人在看到罗徽不动弹了之后,便是发出疑问,毕竟站在擂台上不动弹了,这不是找死吗?

    “这是控元门的木偶术!没想到木偶术竟然重现人间了。”

    有知情人士也是直接看出了于禁所使用的功法,纷纷赞叹。

    剑宗看台这边,古烨也是看向坐在一旁的月媚长老,问道:“长老,什么是木偶术啊!”

    月媚睁开眼眸,道:“木偶术是控元门的一种高级术法,可以将人控制,成为自己的提线木偶,不过木偶术的使用禁忌极多,而且那个于禁使用的木偶术更强悍,似乎直接将人控制了,无法动弹。看来一定是于禁身上有什么加持了使用木偶术的时间。”

    平台之上,控元门门主也是哈哈大笑,看到了吗?这边是我控元门的高级术法,可以将修士控制成为自己的提线木偶。没想到苍天有眼,在控元门衰落的情况下居然会赐予我如此强大的一个天才,于禁空降控元门,并且拜入控元门,很快他便是发现了于禁的天赋之高,学什么都很快,而且在于禁手中展现出来的术法更加霸道,持续时间也是更长,就算是他也好几次差点让于禁的木偶术控制。

    擂台上,于禁看着陷入自己木偶术的罗徽,也是冷笑了一声,手掌抬起,随后合上,便是见到罗徽竟然直接一拳头砸在了自己的躯体上,导致后者直接吐出了一口鲜血,但是他的身躯依旧挺立,倒不是不痛,而是在于禁木偶术的控制之下,根本没有办法脱离。

    就这样,罗徽在于禁的控制之下不断的自残,很快罗徽便是浑身鲜血淋漓。

    剑宗休息室内,古烨看着浑身鲜血的罗徽,问道:“月长老,难道控元门的木偶术没有什么限制吗?又或者是如何打破。”

    月媚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控元门可以使出木偶术的人本就少之又少,我这也是见出了控元门主之外第二个可以使用木偶术的人。”

    古烨摸了摸下巴,道:“这样的话,难道就只有不被那道紫光碰到吗?”他看到清清楚楚,当时罗徽就是在不经意间被于禁打出的那道紫光碰到才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或许宗主师兄会知道呢!”月媚道。

    古烨也是点了点头,打定今日比赛结束之后必须要去问问杨志淳,毕竟他很有可能会在下一场比赛中遇到这个于禁,如果到时候没有办法破解这木偶术的话,那么就真的可以能栽在这个家伙手中。

    随后于禁的不断控制,罗徽的身上已经没有一块好肉了,此时的罗徽已经清醒,但是依旧无法摆脱木偶术的控制,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不断损伤自己的肉体,这种痛苦可想而知。

    平台之上,飞羽宗主终于忍不住了,直接站起,便是要冲下去终止比赛,毕竟罗徽身为灵元境五重修为,乃是飞羽宗未来的中流砥柱,如果在擂台上陨落,那么对于飞羽宗来说那将是不可挽回的损失啊!

    但是,就在这时,龙阳教分教主此时也是直接将飞羽宗主挡下,并开口说道:“飞羽宗主,这是要干什么去,擂台上可是在比赛,您中途打断可是不太好啊!更何况,擂台上便是分生死,飞羽宗主这样做难道要让天下嗤笑你飞羽宗输不起吗?”

    闻言,飞羽宗主也是脸色漆黑,没想到自己说过的话这么快便是降临到了自己的头上,正如龙阳教分教主所说,如果他贸然出手中断比赛的话,或许会救下罗徽,但是却是会让飞羽宗陷入一个十分危险的境地,他不能救

    而就在两位宗主交谈之际,擂台上的战斗已经分了输赢,罗徽在于禁的木偶术之下,根本无法说出认输的话,在于禁的控制之下,罗徽直接抬起右手,随后只听一拳挥出,直接砸碎了自己的脑袋。

    不得不说,于禁的做法真的是十分的残忍,竟然让罗徽自己打爆了自己的脑袋,而且还是在罗徽清醒的状态之下,这样的做法无异于虐杀。

    看着面前那具无头的尸体,于禁冷笑一声,抬头看向天空上的裁判,阴冷一笑,道:“是不是可以宣布比赛的结果了。”

    那裁判也是刚刚从罗徽爆头的惨案之中转醒过来,罗徽是他们飞羽宗的弟子,他自然认识,没想到居然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就这样,他怀着悲痛的心情宣读了比赛的结果,“控元门于禁获胜!”

    结果宣读,场中便是落下欢呼的身影,他们这些人都是来看战斗的,没想到这个于禁居然如此厉害,兵不血刃啊!

    就在于禁即将下台的时候,一个身穿飞羽宗袍服的男子走了过来,怒视着前者。

    “你叫于禁是吧!罗徽是我兄弟,你杀了他,我一定会血债血偿!”

    于禁停下脚步,看向面前的男子,邪魅的舔了舔嘴唇,道:“你的兄弟?你不知道罗徽当时即将自己爆头时眼神中的恐惧,哈哈!”说完,于禁便是大笑着走下擂台。

    男子捏紧拳头,满腔怒火,他看着于禁的背影,心道:如若不杀你,我孟然誓不为人!

    裁判也是深吸了一口气,随后道:“下一场,飞羽宗孟然对阵战神门丁磊!请双方选手上台。”

    孟然这边,怀着满腔怒火便是直接跳上了擂台,这一场,他要速战速决。

    对面丁磊还不知道,孟然将挚友死去之痛直接强加在了自己的身上,也是直接跳上了擂台,但是他很快便是发现事情的不对劲,只见在裁判一声令下之后,那孟然竟然直接冲了过来,浑身燃起一层炙热的黑色铠甲,竟然直接和丁磊扭打在了一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