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啪!”

    古烨的房门忽然被推开,只见言沐凡出现在门前,他看着屋内盘膝在床上,周身缠绕着剑影的古烨,也是瞬间明白了什么,看样子古烨应该是忽然领悟了什么,无法转醒,该死!

    言沐凡就只能这样看着古烨,却又无可奈何,毕竟他也是知道能进入一种状态十分的不易,更何况,同为剑修,他自然能看得出来古烨进入的这种状态的不易,所以他没有去直接叫醒古烨。只不过,如果古烨再不醒的话,那边比赛过去,古烨可就真的失去参与北御盛赛的机会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古烨依旧没有转醒,这可是将言沐凡给急坏了啊!这一战对于剑宗来说十分重要。

    而古烨这边,依旧盘膝在床上,此时他浑身的气息已经膨胀到了极点,周围剑影的飞行速度已经极快了,而且此时古烨的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竟然是剑意四重巅峰,只差临门一脚便是跨入剑意五重。

    言沐凡也是看着古烨浑身不断攀升的气息,也是十分惊讶。

    演武场这边,此时第一场比赛已经结束了下来,剑宗的路霖对战来自百花宫的顾星元,毫无疑问,占据修为以及剑道修为的路霖毫无疑问取得了胜利。

    第二场比赛倒是巧了,战神门的两位晋级选手抽到了同样的号签,这也就表示着,林秋和拓雷需要来决出胜负。

    很快,二人便是站在了擂台之上,他们皆是看向对方,拓雷嘴角勾起,林秋却是脸色阴沉,似乎受到了什么打击。

    “林秋,不要忘记我父亲和你说的事情。”

    闻言,他目视着对面拓雷,似乎陷入了回忆之中,在昨晚,战神门门主便是找他谈过了,如果在比赛中遇到拓雷的话,就直接认输,战神门会补偿给他的。

    呵呵!这就是战神门,不公平随处可见,但是他无法反抗,因为他的父母就在战神门!

    “我没忘记!”林秋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说出了这句话。

    “那就好!”拓雷冷笑一声,随着裁判的一声比赛开始,竟然直接出手,根本不给林秋反应的机会。

    林秋也是见状,直接闪身躲开。就这样,拓雷一直进攻,而林秋也就一直躲避,这一幕,直接让看台上的人暴动了。

    “有没有搞错!反击啊!”

    “别和傻子一样躲避,进攻啊!”

    听着台下不断传来的辱骂之声,林秋也是捏紧了拳头,直接一拳头将拓雷轰飞出去。

    拓雷被忽如起来的一拳头击飞,也是怒视着林秋,似乎在询问你是不是想死。

    林秋直接取出一柄长枪,一记强龙压,直接朝着拓雷的脑袋砸去,虽然没有砸中拓雷,但那散发出来的强风也是直接让拓雷再次暴退数十步。紧接着便是一记横扫,直接砸在拓雷的胸口,后者直接吐出一口鲜血。

    “林秋,你妈的!”拓雷也是没有想到林秋忽然会突然反悔,当即祭出自己的弓箭,朝着林秋便是搭弓射箭,只见一根雷霆弓箭射出。

    看着自己儿子不断的被压制,平台之上的战神门主也是怒不可言,直接传音给那林秋,“你难道要我给你父亲断药吗?”

    听到这话的林秋当即愣在了原地,而原本能躲开的那一箭也是直接射在了他的胳膊上。他的父亲因为一次意外,便是需要一直服药,但是这种疗伤药只有战神门才有,于是他便是努力的修炼,终于得到了门主的赏识,最后才是换来了不断的疗伤药。

    现在那门主居然用这件事情威胁自己,可恶!

    看到林秋忽然停留在原地,拓雷也是面上一喜,当即明白肯定是自己的父亲和这个家伙说了什么,直接再次搭上三根雷霆之剑,直接朝着林秋射去。

    林秋想要躲避,但是一想到刚才门主所说,一瞬间不敢动弹了,那三根剑直直的射在腹部,以及四肢上。

    “我认输!”林秋直接抬手认输,因为那三根箭羽的雷霆之力太过霸道了,不断的摧毁着他想要凝聚的元力。

    “我让你认输了吗?”拓雷听到林秋认输,当即怒不可言,直接横跨过去,一脚踢在了林秋的腹部。

    “噗!”好不容易坚持下来的林秋被这一脚直接踢的倒飞出去,鲜血滑落半空。也幸亏那裁判即使阻止,不然恐怕林秋会被拓雷活活踩死。

    “算你走运!”拓雷冷哼一声,随后直接跳下了擂台。

    那裁判看向林秋,伸出手说道:“用不用我帮你!”

    林秋却是倔强的很,“不用,我自己能走!”说着,便是强撑着身体站起,将四根雷霆之箭拔出,上了些药,随后便是一瘸一拐的朝着战神门的方向走去。

    裁判看着林秋倔强的背影,无奈的摇了摇头,他自然是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也明白林秋明明能躲开为什么不躲开,有时候,人真的很无奈。

    “这是什么比赛啊!明显是放水!”

    “北御盛赛居然如此不堪!”

    看台上,很多激动的人都是为那林秋感到不值得。

    那裁判看了一眼看台上,也是无奈的喝道:“安静!下一场比赛,控元门于禁对阵飞羽宗孟然!请双方选手上台。”

    “等等!我飞羽宗弃权!”

    就在这时,平台之上的飞羽宗主也是无奈的说道,他自然能看得出那于禁的厉害,光是木偶术这一项,他便是不能让孟然上去冒险,飞羽宗已经失去了罗徽,不能再失去孟然了。

    “既然如此,那么我宣布”裁判也是无可奈何,正准备宣布接过,另外一边的声音便是响起,“我不同意!”

    只见孟然直接出现在擂台上,他看向平台之上的飞羽宗主,道:“父亲!让孩儿再放肆一把,如果此次能活着下了擂台,孩儿任凭父亲处置。”

    原来,孟然竟然是飞羽宗主的儿子,这倒是让很多人大吃一惊。

    飞羽宗主也是将这些话听在耳中,然儿自小便是和罗徽关系要好,没想到此时居然为了给罗徽报仇,连命都不要了。

    不等飞羽宗主回话,孟然便是直接扭头看向那裁判,喝道:“比赛开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