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小丫头,你走吧…”

    就在千荞为青衣女子先前的那句话而感到吃惊时,原本钳制着她,致使她无法动弹的力道忽然一松。

    重获自由的千荞,活动了一下有些酸疼的手腕,看着女子的背影,欲言又止。

    若是在听到那句话之前,对方就这样将她放走了,千荞自然是求之不得的,可在听了那句话的现在,却是不能了。

    修仙之人讲究因缘际会,既然她来这里的原因很有可能与眼前这名青衣女子有关,她就不可能这样一走了之。

    想了想,千荞决定从龙族入手。

    “前辈,不知您与龙族是什么关系?若前辈愿意如实相告,晚辈也会将自己所知道的信息告知于您。”

    千荞的话让正欲离家的青衣女子脚步微顿。

    虽然从这个角度,千荞并不能看清对方的表情,但她却能清楚地感觉到女子的动摇,于是再接再厉道。

    “实不相瞒,晚辈采摘四方灵花的原因,与龙族有关。”

    从得知四方灵花,再到与女子相遇,这一切都太过巧合,若不是对方先前的那句话,千荞也不会将这两者联系起来。

    原本她并不想过早地将墨昀的事情说出来,但现在看来,这或许会是一个很好的突破点。

    果然,此话一出,原本背对着她的女子立即转身向她看去,只是在看清对方脸上的表情时,千荞却有些不解了。

    “那孩子是不是受伤了?!”

    并不清楚千荞想法的青衣女子,此时正抓着少女的双肩,一脸紧张地开口问道。

    女子眉宇间的紧张与担忧不似作假,千荞也没想到对方会是这个反应,一时间竟不知该从何说起了。

    而她的沉默显然被女子误会了,踉跄着向后退了两步,女子满脸绝望地自言自语道。

    “难道他已经…难怪…难怪你现在不需要四方灵花了…”

    “不是的,前辈您想错了,他很好,并没有出事。”

    千荞见此,赶紧摆手道。

    虽说她现在还不清楚对方与墨昀之间的关系,但很显然这人并不是墨昀的敌人。

    而且现在想想,墨昀渡劫失败好像就是在一万多年前,这女子又刚好是在那个时候被囚禁的。

    如此凑巧的时间点,她可不信两者之间没有联系。

    这个想法才刚生出,女子的声音便传入了她的耳中。

    “那昀儿他现在在哪里?”

    听到此话,千荞立即抬头,就见先前还一脸惊喜的青衣女子,此时却略显局促地搓了搓手,小心翼翼地看着她,问道。

    “我…可以见见他吗?”

    “前辈,冒昧地问一句,您与他的关系是?”

    连“昀儿”都出来了,看来这女人与墨昀关系匪浅,难道是墨昀的亲戚?

    千荞才刚这样想,对方便说出了答案。

    “我是昀儿的母亲,龙青泠,他…有没有和你提起过我?”

    饶是已经隐约猜到一些的千荞,也被女子的这句话惊到了,只是在听到后面的这句时,她却有些为难了。

    墨昀虽然和她的关系还算不错,但与家人有关的话题却是从未对她提过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