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虽然千荞从进入秘境到现在还不到半个月,但在这段时间里,她的神魂接连受创,又强制修改了芥子空间里的时间流速,精神再好也有些受不住了。

    “”

    这边胤辙见千荞径直走到不远处那张明显是墨昀的床榻上躺下,本想出声提醒,但见少女苍白的脸色,还是默默将话咽了回去。

    他现在终于有点理解零的担忧了,主子哪里都好,就是不把自己当女人这点,让他有些忧心。

    其实在冷颜出事之前,千荞虽然也不在意这些,但到底还是有几分顾虑的,可从冷颜出事之后,她便完全将自己当成男人来看待了。

    有时候,胤辙甚至有种千荞是在走冷颜未走完的路,代替他活下去的感觉。

    说实话他并不希望千荞这样,他希望她能够活得肆意洒脱,而不是背负这些本就不该由她来背负的东西,负重前行。

    只是想归想,他却知道自己并不会将这样的想法说出口。

    毕竟这种话,胤漓也曾对他说过,而他呢?还不是在自己坚持的道路上继续前行。

    因为知道千荞与自己是一类人,所以他才会放弃劝说,开始主动为她分担重量,只是有些事,并不是他想要分担,对方就愿意给的。

    “主子,你可以对我再多依赖一些的…”

    只有在千荞睡着后,胤辙才敢说出心里话,因为他知道,就算他说了,以千荞的性子,也不会真的去依赖他。

    不,或许曾经有一个人,让她真心依赖过,只是那个人,却已经永远地留在了过去。

    *

    千荞以为自己只是小睡一会儿,很快就能醒过来,却不想她这一睡,就足足睡了两天。

    眨了眨有些干涩的双眼,千荞才从床上起身,一杯冒着热气的灵茶便递到了眼前。

    “谢谢。”

    虽然胤辙对她这样无微不至地照顾已经不是一两天了,但千荞直到现在也还是有些不太适应。

    而且也不知是什么原因,每次被胤辙照顾,她都有种既视感,就好像很久以前,也曾有一个人,这样无微不至地照顾过她。

    可无论她如何回想,都始终想不起自己是在何时被谁这样照顾过,但她可以肯定,那个人并不是胤辙,而是一个她十分依赖和信任的人。

    每当千荞的心中涌出这种感觉,丹田里的金灵珠就会开始发热,随后这种感觉便会在转瞬间消失不见。

    当初冷颜曾说过,等她晋升到元婴后期,就助她炼化金灵珠,可现在金灵珠还在,那个说出这句话的人却已经先一步消失不见了。

    强压下心底的苦涩,千荞抬手将杯中的灵茶一饮而尽,随后侧头对守在一旁的胤辙说道。

    “叫白瑞过来吧,我有件事要告诉墨昀。”

    *

    “咚咚咚…”

    千荞才刚从空间里出来,便听到了敲门声。

    匆匆将阵盘收进储物镯后,千荞打开房门,说话间侧身示意对方进来。

    “龙前辈,抱歉,让您久等了。”

    “没事,我也才刚到…”

    龙青泠跟着千荞进入房间后,便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很明显是想要说些什么,可几次张嘴,都没能将后面的话说出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