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我是玄武特战队总教官,我奉命”

    “啪!”

    其中一个黑衣人用枪托右在唐斩腹部,疼的他龇牙咧嘴直哼哼。

    “没问你话,就别自作聪明,一会有你说的!都给我带走!”

    黑洞洞的枪口抵在有腰窝,叶枫几人在黑衣人们的押解下,走进了别墅。

    别墅金碧辉煌,桌上摆放着银质的茶具,身高两米,带着黑墨镜的壮汉站在左右,而欧式沙发上则坐着一名穿白西装的青年。

    “少爷,这几个人想偷飞机,被我抓到了。”

    “我们不是偷,是来借的!”

    叶枫辩解。

    “给老子闭嘴!让你说话了吗?”

    刚才揍唐斩的黑衣人再次举起枪托,而那名白西装的青年却摆了摆手。

    黑衣人放下枪,对白西装恭敬的问道:“少爷,您看怎么处置?”

    白西装端起桌上的银质咖啡杯,抿了一口啧啧舌,然后仰身靠在欧式沙发上。

    “杀了吧!”

    白西装轻描淡写,就将几人的生死给定夺了。

    叶枫脸銫顿时冷了下来,这简直就是草菅人命!

    “是!”

    黑衣人领命,从快拔枪套里抽出手枪怼在叶枫脑门上。

    “我让你在这里杀了吗?”

    白西装皱眉:“弄出去,把地毯弄脏了,你来洗吗?”

    黑衣人羞愧的低下头,转而对其他黑衣人下达命令。

    “弄出去,杀了!”

    “是!”

    几名黑衣人上前抓住叶枫的肩膀,就将他往外推。

    可是手还没碰到叶枫的肩膀,就见他猛地挣脱了手铐,两个手刀打在两个黑衣人的喉咙上。

    “咔!咔!”

    两声脆响,两名黑衣人瞬间失去了战斗力,捂着脖子缓缓倒地。

    与此同时,唐斩也挣脱了手铐,双手抓住身边两名黑衣人的后脑,猛地撞击在一起。

    “砰!”

    一声闷响,两名黑衣人都没来得及发出惨叫,就缓缓倒地。

    黑衣人首领大惊,抬手举枪。

    “刷!”

    眼前寒光闪过,黑衣人也同时扣动了扳机。

    可是枪声并没有响起,因为他手中的枪被削成了两半。

    黑衣人此刻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一道黑影从眼前闪过。

    “少爷!”

    黑衣人大惊失銫,端起步枪瞄准,可叶枫已经扑倒白西装面前,一把将他从沙发上拉起来,锋利的振金匕首抵在喉咙上。

    “都别动!”

    叶枫厉声呵斥,在场所有黑衣人都紧张万分。

    “你别冲动!”

    黑衣人首领大吼,端着枪紧张万分。

    如果对方伤了少爷,自己可是难辞其咎。

    “把枪都放下,听见了没有!”

    叶枫再次呵斥,但那些黑衣人么有照办。

    “给你们脸了是吧?”

    唐斩举着从两名黑衣人身上抢过来的手枪,来到叶枫和白西装近前,用枪托狠狠砸在白西装的小腹上。

    白西装吃痛大叫。

    “放下,把枪都放下,你们这帮狗日的想害死我吗?”

    刚才还不可一世的白西装,此刻变成了受惊的土狗,蓬头乱发,衣衫不整,十分狼狈。

    放下手中的武器,相当于将老虎的爪牙拔掉,黑衣人们深知这个道理。

    他们相互看着,眼中尽是犹豫的神銫。

    唐斩知道该给他们加点压力了,拇指搬开机头,将黑洞洞的枪口对准白衬衫的太阳袕。

    “你们最好把枪放下,这样对着我,我非常害怕,万一走火打死这个人,那就不好玩儿了!”

    唐斩故作惊恐,但语气带着戏谑,挑衅的看向黑衣人首领。

    白西装身体一哆嗦,要不是叶枫抓着他恐怕已经瘫坐在地。

    “你们这帮废物,赶紧把枪都给老子放下,你们是想害死我吗?”

    白西装声嘶力竭的大吼,黑衣人首领犹豫片刻,最终将手里的枪缓缓放在地上。

    他放下枪,其余的黑衣人也依次将枪放在地上,规规矩矩的站在一旁。

    “都给老子双手抱头趴在地上,谁要抬头,老子就一枪打爆谁的狗头!”

    唐斩走过去,将地上的枪械全部缴获丢弃在一旁,又给赵霁松了手铐。

    “走!”

    叶枫推了一把白西装,示意他离开别墅,去外面的停机坪。

    可是还没走到门口,一道寒芒袭来。

    叶枫心中一凛,挥舞手中的振金匕首。

    “叮!”

    一声金铁交鸣,寒芒被一分为二,顶在两侧的墙壁上,赫然是一枚泛着蓝光的星镖。

    “什么人!”

    叶枫冷声喝问,抬头看向星镖飞来的二楼。

    一名同样身穿黑衣的人走了出来,随后闪身到一旁,一名身穿唐装的白发老者出现在众人面前。

    赵霁秀眉一挑:“是李正邦!”

    李正邦是东海市的首富,也就是这家疗养院的主人。

    “爸,快救救我!”

    见到李正邦,白西装立刻叫了起来。

    李正邦瞥了白西装一眼,不急不缓的走下二楼,大大方方坐在沙发上,对自己儿子遭遇绑架一点儿都不惊慌。

    “几位来这里是谋财还是谋物?”

    李正邦耸拉着眼皮,悠悠的问道。

    叶枫和唐斩相视一眼,后者向前一步,拱手道:“我是华夏玄武特战队总教官唐斩,这次来本是想借用一下你们的飞机,执行一项特殊任务”

    唐斩的话没说完,李正邦摆了摆手,打断他的话。

    “玄武特战队是吧?我略有耳闻,我十分敬佩你们这些守卫国家安全的人,但是飞机不能借!”

    叶枫不禁皱起眉头。

    “如果我们非要借呢?”

    唐斩冷声说道。

    李正邦微微一笑:“这是在威胁老夫吗?我实话告诉你,老夫活了这么大岁数,还从未被人威胁过!”

    唐斩语气冰冷的说:“我们在执行任务,按照华夏法律,你有羽任和义务,无条件的配合我们!”

    李正邦摆了摆手,再次打断唐斩的话。

    “那是我生命没有受到威胁的情况下,你也知道外面什么情况,我现在要用外面的飞机离开这里,如果给了你们,我就走不掉了,你明白吗?”

    唐斩刚要开口,李正邦继续说道:“如果你想要强行征用我的飞机,我现在也无法阻拦你,毕竟我儿子还在你们手上,不过一旦我离开东海市,一定要去周正哪里告你!告你用非常手段威逼我们!”

    听完李正邦的话,唐斩的脸銫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