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从前有一个传说,谁能得到碧灵,谁就是天下霸主。

    碧灵究竟为何?流传的版本千奇百怪,谁都未曾亲眼见过。有人说,碧灵是一本武功秘籍,有人说,碧灵是一柄绝世宝剑,亦有人说,碧灵是一种玄幻莫测的神秘力量。世人皆想称霸,纷纷寻找碧灵,却总是毫无结果,不过这也并不影响世人寻找碧灵的激情。

    而十七岁的小叶子怎么也不会想到,过了今天,“碧灵”会使她所在的念妃村村破人亡。

    这一日的开头其实非常平凡,小叶子一大早拿着一只旧木笛,边走边练习吹奏着乡间小调。谁知刚路过村头转角,就遇上了一群“日常讨厌鬼”。

    “常小宝!上哪去啊?”领头的少年十八九岁年纪,中等身高,体格瘦削,盯着小叶子的眼睛里充满着戏谑。他生得其实还算清朗,却因为一双眼睛长得有些冷漠凶狠,加上笑时总爱斜吊起嘴角,显得不那么讨喜。他一身绸缎,看他衣服上繁复艳丽的花纹,便知是富贵人家的孩子。

    “小爷我今天得了个宝贝,你赶紧过来伺候,伺候好了,宝贝就赏你了。”少年背着手,藏着掖着不让小叶子看到自己手里的东西。那是崭新的一支竹笛。这竹笛在阳光下呈现暗绿色,笛身花纹清雅,却又坠着一串艳红色珍珠的流苏,这搭配并不和谐,不过一看就知价格昂贵。其实少年有点紧张,却又装作若无其事,表面谑笑,却又生怕小叶子看到他手中的东西,又往身后藏了一藏。

    小叶子根本不想搭理他,即使他当着本就狭窄的路,小叶子也没把他放在眼里,只是冷冷一笑:“去你的破宝贝吧!我叫小叶子,不叫常小宝。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不要再叫我常小宝,不然我就叫你好看!”

    少年身后的伙伴们爆发出一阵参差不齐的笑声。少年自己也忍不住,笑了:“我就叫你常小宝,怎么?”少年身后的某个小青年边笑边说:“常小宝,别不知天高地厚。我们李厘哥要不是看你有几分姿色,还够格做个侍妾,这才没下狠招整治你。不然就你这混混劲儿,咱们早把你轰出村里了。你可走点心,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小叶子翻了个白眼,看着领头的少年,呸了一口:“侍妾?呸,不就是小老婆么?”她突然伸手抓住了少年胸口的衣服,脸上冷笑转为媚笑:“我说李厘,你爹上个月又娶了第三个小老婆了吧?要不这样得了,看在你家还算有钱,我也嫁给你爹做个小老婆,你觉得怎样啊?到时候你可得叫我作四娘!乖儿子,有功夫可得多孝敬孝敬你四娘呢!”

    被称作李厘的少年闻言脸色突变,还未发话,身后青年早已将小叶子团团围住,抓住小叶子的衣服头发就要动手教训。这时,突然听得一声大吼:“一群姓李的小畜生,动到太岁头上来了!”

    小叶子一听这个声音,顿时喜笑颜开:“高大哥!”说着拼命挣脱包围,就躲到了“高大哥”的身后。这个“高大哥”獐头鼠目,一看便知不是善茬。

    “高大岭!常小宝是李厘哥的人,你少打歪主意!”李厘身后的青年愤愤不平的叫道。

    小叶子哈哈一笑,躲在高大岭身后道:“高大哥才是我心里的真男人,李厘这种瘦杆子小弱鸡,我可不稀罕!”

    李厘气得脸色青一阵紫一阵,一挥手,身后青年已经扑了出去。高大岭不出几下,就把几个青年撂倒在地。李厘见兄弟受伤,自知不敌,只能忿忿一挥手:“走!”几人慌忙爬起来,跟着李厘离去。

    李厘一走,小叶子看了个机会就想溜走,却被高大岭一把拽住:“小叶子,小妹子,哥哥帮你解决了李厘,你就不谢谢哥哥?”

    小叶子忙换上一副感激涕零的表情:“谢!谢!高大哥义薄云天,是妹妹的好哥哥!”说着一边后退,一边抽手。高大岭却只是不放手,一把环住小叶子的腰,就凑到小叶子脸边上:“今晚有没有空,陪哥哥一起喝个酒?”

    小叶子眼睛一转,媚笑道:“有,有,有!”说着就往高大岭身上靠,靠到足够近的时候,她突然伸出手去,在高大岭腿上狠狠一掐!高大岭猝不及防,一声惨叫,小叶子趁机挣开怀抱,一溜烟跑了。只留下高大岭恨恨的坐在当地,大声道:“小狐狸精,早晚你得落我的手里!”

    小叶子一路狂奔,直跑到村外的小河边,见高大岭没有追上,这才放下心来,一屁股坐到河边,歇上一会儿。

    今天阳光正好,不远处,几个渔夫在撑船打鱼。小叶子趴在河边,掬水洗了洗脸,河水荡漾,映着小叶子眉目如画,细细的远山长眉,弯弯的月牙黑眸,小小的白玉鼻尖,润润的粉红丰唇,长长的青丝因为奔跑略见散乱,却更增了一份绰约风姿。虽然不算什么倾国倾城,却也是百里挑一。

    她用手拢了拢头发,忽然想起外婆之前说的一句话:“女人生得美,就要生事端。”看来,这话果然不错。方圆数里中人虽然大多淳朴,却总是不免有善有恶,自己偏又生得出众,这一二年里,惹了不少冤家,这李厘和高大岭便是其中的主要人物。

    这李厘乃是念妃村东头一家商户之独子,商户早年敛财有道,混了个员外,听说在镇子上也有几所大宅,但他家眷儿子都在这里居住。李厘从小富贵优容,身边也聚了不少跟班儿小弟,养就一副少爷脾气,各种仗着有钱有势捉弄自己。自己借着高大岭这地痞打压李厘,在夹缝中左右逢源,日子倒也勉强过得去。但近日高大岭越来越放肆,对小叶子来说,实在是旧祸未除,新烦又来。她有心想离开这地方,自己独自闯荡一番,便未雨绸缪,开辟各种零工谋路费。这些日子以来,她倒也攒了点散碎零钱,不过距离目标还是远远不够。

    她正愁眉苦脸想着怎么挣钱,村中一个年轻渔夫已经驾着船来到小叶子面前,发问:“小叶子在想什么呢?”

    小叶子只好收拾心情,微微一笑:“想着咱什么时候能一夜暴富呢!”

    渔夫哈哈大笑:“你这丫头还这么不正经!最近镇子里来了一批商人,专门收晒干的香昙花。现在有好几家都夜里去后山上摘采,你也去采点卖给商人,也能换些钱用!”

    香昙花?那真是小叶子从小玩习惯了的东西。小时候和外婆相依为命时,便从外婆那儿学认了各种乡野植物,这香昙花也是其中之一。

    无论是什么样的药草野菜,外婆也总有诀窍用草药变着法儿的炮制美食。可惜外婆去世早,也没能来得及把这些方子都教给小叶子。但在念妃村里,也确实找不到几个人比她更熟悉这样花草了。

    如今一听说这花草还能换两个钱,小叶子立刻喜上眉梢,笑道:“好!太好了!谢谢啦,我准备准备,今夜就去采它个几筐!”

    是夜,月明星稀。小叶子提着个破筐,一个人早早来到后山。她平时一个人闲来无事,喜欢乱逛,知道哪里的香昙花茂密,当下避开村中女人,直奔目标地。

    来到后山偏僻处,看着眼前一簇簇怒放的香昙花,小叶子心里满是欢喜。她平常没有几个钱,天地间生长的野花,便是她最不平凡的装饰。她摘下一朵,仔细看着,月光下,香昙花幽幽的反射着紫色的光彩。小叶子叹口气,可惜这么漂亮的花,只能开放在夜间,作为这夜色中独一无二的美景。她把花别在鬓角旁边,坐在花丛中感受着天地化作自己心中的一隅。

    忽然远方传来缠绵的乐声,与这夜色花香的氛围融为一体。

    小叶子一听便知,是住在村口的乐师又在吹笛怀念他去世的爱人。平时闲来无事,她也常找乐师砸牙,学过几招吹笛子的技巧。乐师有时也带她进城去看教坊的表演。那些简单的舞蹈,小叶子也是一看就会。如今听得这一首笛曲,正是她昔日听过的一支舞曲。

    山村静谧,乐声也传的甚远,小叶子捧着脸,如痴如醉的听着,直到乐声止绝。她回忆着曲调,张开双臂,在月光下随性的舞了起来。她肢体柔软,又有韵律天赋,虽然舞的没有什么章法,却也甚有美感。

    她舞的太过兴奋,丝毫没注意身后,两只大手无声无息的袭来,突然捂住了她的口鼻!

    她猛地跳了起来,却挣不开那双有力的手!她惊恐的抓着这双手,想要掰开他的掌握,却无能为力。意识渐渐模糊时,一个瘦削身影出现在她已经朦胧的视野里。

    “放手!”这一声怒吼叫醒了小叶子即将昏迷的意识。是李厘!李厘来救我了!

    来人正是李厘。他深夜睡不着,又听着乐声,心乱如麻,忍不住偷溜出来,在山野间漫步。岂料远远的碰上小叶子跳舞,他心中一动,便停下脚步远远看着。岂料却撞见了小叶子遇袭。他大惊失色,一个箭步就冲了上去,一拳打在那劫匪的脸上!

    小叶子正在挣扎,只听得一声惨叫,劫持自己的人似乎受到了重击,手劲略松。小叶子趁机逃脱,一个踉跄,晕晕呼呼的趴在了地上,深呼吸了几口,这才恢复意识。她记挂着身后的争斗,忙从地上抓起一大块石头,就要回头助阵。一回头,却看到李厘被一个壮硕的身影压在身下殴打,那身影不是别人,正是自己再熟悉不过的高大岭。

    敢偷袭?小叶子怒从心起,看准高大岭的头部,搬起石头就砸了过去。高大岭正在与李厘纠缠搏斗,让小叶子得了空,发现时已躲闪不及,猛地一下被石头击中肩膀。高大岭红了眼,抽出随身佩刀,站起来就要砍杀小叶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