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时间如白驹过隙,一转眼,已是两年。

    在这两年中,杨一钊作为拓鞑首领,登基为元帝,国号元徵,率领云真、云焕、任青眉等死忠及拓鞑大军挥师南下,开始了吞并昭胤王朝的一系列战争。

    昭胤王朝听信谗言,自绝后路,在燕都城一战中驱逐摄政王萧昀汐,又处理了诸如薛炀等众多萧昀汐的部众,使得朝中能抗击外患的忠良势力锐减。皇帝李深年幼,母后又昏庸,各藩王也不能和睦,终于将一个本来繁荣的王朝,生生作成了一个千疮百孔摇摇欲坠的空中楼阁。

    而萧昀汐则在民间发展势力,广收帮众扩充实力,暗中为抵御拓鞑做出了不少贡献,民间呼声亦越发高涨。

    在拓鞑铁蹄摧枯拉朽般的侵略下,昭胤王朝连连战败,对敌人束手无策、。在一次决定性战役失败之后,李深及其母妃万般无奈之下,为求自保,甘愿禅位萧昀汐,只为换取后世太平。在萧昀汐接手之前,杨一钊已占据昭胤三分之二的国土和资源,昭胤实际只剩岚京、岳州、南疆三个据点。

    萧昀汐不计前嫌,仍容李氏居住宫中养老,同时顾全忠义亦不肯登基称帝,只为保全故土江山毅然剑斩叛国者柴嵩、赵无双,并带领锋锐营的高岚、高蕴蓉、神夜来,创世楼的秦筑机、云中城的江澄、陆徵等人拒敌,并联动南疆据点的死忠创世楼的菱绡、离人阁的姜仲麟互为依托,在昔日创世楼的地盘岳州城中与敌军对峙不下。虽未称帝,但萧昀汐已实际为昭胤话事人,集军政财大权与一身,亦是民心所向。

    萧昀汐本就胸怀丘壑是百年一遇的将才,镇守岳州城,依天险地势及副城分布,设下铜墙铁壁的工事,加上其部众与昭胤人民众志成城,朝廷亦强力支持,全昭胤上下一心,终于使得拓鞑大军在岳州城前吃了第一次败仗,极大的打击了拓鞑大军的士气,让数万昭胤人民又看到了希望。

    在之后一年多的时间中,云真云焕率军征讨岳州城四次,俱被萧昀汐其部奋勇回击,竟不能占到丝毫便宜。

    听说萧昀汐再度出山压制拓鞑攻势,云真云焕损兵折将亦久攻不下,元帝杨一钊勃然大怒,亲率大军御驾亲征,终于与萧昀汐对阵在岳州城前。

    那一仗,萧昀汐与杨一钊在阵前交手,直斗得风云变色。萧昀汐虽武艺不敌,但负隅顽抗,虽伤痕累累,亦不后退一步,其勇武决绝之志,亦使两军汗颜、史官震动。后人称此战为“萧王之战”,便是歌颂萧昀汐在此战之中的王者之风。此战之中,萧昀汐只身拖住杨一钊,同时命部将高岚、秦筑机、江澄分兵作战抗击对阵云真云焕,最终大胜归来。

    此战虽传奇,却只不过是昭胤王朝的一次耀眼的回光返照。

    萧王之战后,拓鞑明着偃旗息鼓了一月左右,未再正面挑衅,却派人抄远道前往南疆,捣毁了萧昀汐南疆据点,杀死姜仲麟,同时调大军断了岚京城与岳州城之间的水道。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