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失去南疆和水道,岳州城若想粮草补给,便只能依托附近村庄及狭隘崎岖的山道,实在艰难至极。杨一钊出奇兵在岳州城周边抢建堡垒,扰乱岳州城出城夺粮的计划,同时又不断向岳州城附近增兵,实行围城之略。萧昀汐虽富战略战术,但迫于昭胤国力掣肘,只能勉强抵御。时日一久,两军兵力悬殊,拓鞑人终于将岳州城逼成了一座孤岛。

    之后的一月,岳州城中军民,只能靠吃城中囤粮度日,囤粮吃没了,就靠树皮草叶果腹,再后来,就连城中的老鼠都被吃的销声匿迹。若再坚守下去,岳州城中众人注定逃不过尽皆饿死的结局。

    元徵二年腊月十三,萧昀汐以保全岳州城军民性命为条件,开城投降。

    杨一钊俘虏萧昀汐等人,反手便撕毁了协议,命云真率军将岳州城中活口尽皆屠戮。高岚兄妹及神夜来奋力反抗,被云真斩杀于岳州街头。秦筑机、陆徵、江澄则被押往西域。

    整个屠城从白天进行到了深夜。而萧昀汐则被绑缚在岳州城最高的楼台顶上,被迫清清楚楚看完了全程。他低着头,没有人看清他的表情。

    后来有幸存者说起当日的情形,说那日的风里,都混杂着冲天的血腥,令人窒息。

    第二日太阳升起,被绑在楼上的萧昀汐失踪了。没人知道他怎么逃出去的。

    杨一钊大怒,发兵在周边查找了整整一个月,杀人无数,却毫无收获。

    与此同时,押解秦筑机等人的拓鞑士兵也在途中被神秘人士斩杀殆尽,秦筑机等人也消失在人海之中,杳无音讯。

    自此,昭胤王朝正式消弭在历史长河中。拓鞑一统中原,杨一钊大肆推行铁血统治,并启动对周边邻国的征伐。首当其冲的目标便是凌月王朝。

    毕竟有昭胤成例在前,凌月王朝自然有所防备。又因地处西南,气候湿热,又多密林沟壑,拓鞑人水土不服,骑兵亦施展不开。两国交锋,拓鞑并未获得什么优势,而凌月王朝亦受了不少影响。来来回回之间,已到了元徵三年中旬。

    西南的热雨刚刚狠狠下了一波,滋养着这山林郁郁葱葱的茂密植被,使这些深绿色的厚叶也蒙上了一层油腊般的水罩。水积得多了,便压弯了那粗壮的茎,刚刚一弯,那水便扑簌簌的连滴下来,浇了从叶底下路过的穆瞳一头一脸。

    “晦气!”穆瞳骂骂咧咧道。

    今天确实太倒霉了。他刚刚偷偷跑到十里外去见了好不容易盼来的行脚医师,询问了自己身体情况。和以往毫无区别的,行脚医生诊了他的脉,沉重的告诉他,解不了他体内的毒。得亏这两年他不断尝试,已经磨平了大半希望,不然就凭他初时的火爆脾气,早一刀砍了这庸医的脑袋。毒解不了就够烦了,回来的路上还被隔壁的白发大爷撞个正着。

    “呦,又出去了?”大爷笑模笑样的打招呼。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